第52章 细节暖人心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397字
  • 2022-02-24 13:17:15

12月23日,星期一,平安夜前一天,也是顾辙的生日。

不过,今年的生日,他却过得非常仓促忙碌,周末积压下来的手续,全都得赶在这一天跑完。他还特地请假翘了一天课,来专门处理。

整个上午,他都在操心专利申请的事儿,寄出了足足四项发明专利的申请文件:

首先是一种基于伽马聚谷氨酸的交联剂水合物隐形眼镜新材料。在保护范围方面,顾辙也是尽量发挥他的法务专长,把权利要求写得尽量宽泛而又滴水不漏、减缓将来发明公开后、最优配比暴露的时间。

换言之,就是虽然专利法的本意是“用公开换取保护”,但他依然跟很多材料化学领域的企业一样,事实上打打“不充分公开,但别人又抓不到我把柄”的擦边球。

其次,是这种材料的实验室小规模制取方法。

再次,是用这种材料配合传统的隐形眼镜离心机进行生产的工艺、以及为了该种工艺而改良的离心机模具底膜材料,进行工业化生产的方法……

这第三项专利,外行人听起来或许会有些懵逼,大致解释一下就理解了:原先的离心法生产隐形眼镜,有一个对精度影响比较大的点,

就是镜片在凝固后、从碗状模具里取出来的时候,表面容易被粘黏拉扯出瑕疵、毛刺。如果凝固过程之前加润滑剂的话,虽然可以防黏,但润滑剂也会被离心力影响出现厚薄,所以不能用。

这也是原先旧工艺不得不配合二次光学打磨、导致生产成本暴涨的重要原因。

而顾辙把隐形眼镜用料改良之后,原先的模具表面镀膜,就更没法用了,因为每一种化学物质凝固后容易跟哪些其他物质粘连,都是有其独门特性的。

顾辙把材料改了,镀膜当然也要改,要选最契合此种“伽马聚谷氨酸水合物”的镀膜材料,确保成品脱模的时候一点都不会粘出瑕疵,或者至少黏连精度下降比原先低一两个数量级。

最后,既然离心机镀膜的改良发明都申请了,那第四个发明,自然就是这种镀膜本身的合成方法了。

顾辙一天之内,拆分构筑起了由四个发明级专利形成的专利集群,让未来对他有兴趣的竞争对手,想绕都不可能绕过去。

当然,顾辙也不是全知全能的,这种“伽马聚谷氨酸水合物”的后续工业化大规模制取,他是完全没办法,只好将来找合作伙伴来研发、让渡分润几个工厂化阶段的次要发明出去。

谁让他绝对实力还太弱,至今只有一台买来的二手离心机和一个租来的实验室呢。

此外,除了这四个发明级别的专利,顾辙还不忘堆了一些次要的、不那么值钱的外围实用新型。半天之内足足寄出了十几份申请文件。

上午搞定了专利申请之后,下午他还不忘继续布局投稿他的论文,把科研过程中一些可以披露、相对不涉密的环节,都投递出去——至于论文的内容,当然不可能是当天写的,而是之前两个周末陆续写好的。

这次的论文,大部分就跟郑教授没关系了,因为这本来就是顾辙公司的科研项目。

顾辙直接以自己的名义,投了一篇希望能尽快刊登的文章、到《东海大学学报-英文A辑》。

又投了两篇不那么急、但确实有点干货的文章,到《PI》上。因为是第一次投外部期刊,而且没有教授的背书,估计编辑那边可能就要卡两三个月,同行评审也不会快。但没关系,也算是为以后铺路了。

02年PI的SCI影响因子大约在1.5到2之间,期刊名字意译过来应该是“国际聚合物”的意思,专门刊高分子聚合材料的文章。比《东海大学学报》的0.35影响因子,至少又高了三四倍。

……

投完了一切申请文件、论文之后,天色都已经黑了。

顾辙在书包里塞了一大堆的“快递面单”、和一本刚刚拿到手的12月刊《东海大学学报-英文A辑》,往约会地点赶,连回宿舍放个东西的时间都没有。

期刊上有他上个月投、这个月刚登的文章。

东海大学的新校区附近,当时实在是没什么高档餐厅适合请客,所以陆幽幽约的店在文一西路上,距离学校有一公里多。

顾辙打了个车过去,穿着运动服、单肩背着书包,怎么看都不像是成功商务人士的样子。

一路上还能看到有不少今年才刚刚建成的小区,造型格局和配套设施,在当时的眼光看来已经非常体面。一看就是为新校区的教授们准备的,如今还卖得很便宜。

顾辙坐在出租车里时,心中便暗忖:等这波专利授权费到手,或者是专利卖出去之后,可以稍微花几十万在学校附近买房了,以后也方便。

他并不喜欢投资炒作,但是自住还是可以的。说不定还能找机会说服父母早早退休别干了,来省城享福。

胡思乱想之间,已经到了地方,顾辙旁若无人地直奔短信里写的包厢,一进门就眼前一亮。

陆幽幽今天是特地打扮过了,顾辙还是第一次见对方化妆——初中时的陆幽幽还太小,不会化妆,而高中则不需要化妆,大部分女生也无心化妆。

明天就是平安夜了,天气自然是寒冷的,陆幽幽穿了黑色的绒质连裤袜,不算黑丝。套了一身哥特萝连衣裙,估计上身也是穿了保暖内衣的,否则绝对会冷。

有那么一瞬间,顾辙忽然觉得自己穿着运动服来吃饭,有点不合时宜。

尤其桌上还摆了烛台。

陆幽幽看他发愣,浅浅一笑:“怎么了?生日快乐,忙坏了吧。”

顾辙连忙把外套脱了挂得远远的,只穿毛衣落座,才显得没那么尴尬,一边随口赞美:“没什么,今天好漂亮,差点没认出来。你最近每次都是半个月不见又瘦一点,注意休息啊。”

陆幽幽很是得意:“我很注意休息,所以才减成功的,还多亏了你上次教我的压力大要练冥想。我练了一阵子后,心里就没那么焦虑了。这两个月,我每周减一斤,很稳哦。还有,谢谢。”

顾辙:“谢什么,我谢你才对。搞那么大阵仗。”

陆幽幽:“认识那么多年,你从来没夸过我漂亮,只会夸我成绩有进步。难得今天夸了,这不值得谢么?今天其实是我第一次自己化妆,看来我学得还挺不错。”

顾辙闻言,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虽然两人的感觉已经挺不错了,但他答应过再等等的,实在不想在自己生日这种时候趁人之危。

很多男人,都会趁自己生日,向女朋友索取一些贵重的礼物,甚至是女方最珍视的东西,顾辙很不喜欢这种趁人之危。他心中已经定下了时间表:

这次给对方一点安全感,让陆幽幽相信他会等她处理完家里的一切。等下个月陆幽幽过生日的时候,如果一切顺利,他再主动表白。

男人就该有担当,怎么能暧昧不清让妹子倒追呢。

陆幽幽看顾辙不好意思了,也知道自己有点没把握好分寸,连忙知心地转移话题,问起了他今天的工作,

然后就自然而然得知顾辙今天提交了那么多专利申请、还刚刚拿到了印着他论文的12月刊学报。

陆幽幽很用心,知道如何满足顾辙的成就感,连忙把话题往论文上引,还要看学报。顾辙当然也不会推脱,直接就意气风发地拿了出来。

“这次你是第一作者了呢!郑教授是通讯作者。好厉害。我记得上个月听人说过,这样两篇第一作者一发,本校硕士研究生都能顺利毕业了吧,你才花了大一一个学期而已。”

陆幽幽是真心为他高兴,因为她知道,把这本期刊珍藏下来,寒假的时候带回家,在父母面前敲敲边鼓,父母应该就不会管束她的个人感情问题了。

作为净资产几千万人家的大小姐,感情从来不是完全自由的,家里人总是会各种设限把关。

不管家人的要求有多高,反正她继续给顾辙超级加倍吹嘘就是了。相信吹出去的牛,不用几个月半年就会成真的,一定会。

趁着顾辙被人恭维、意气风发的时候,陆幽幽恰到好处地拿出了她的生日礼物:“阿辙,真为你高兴呢,论文和专利都那么顺利,我也不知道你别的喜欢什么,先送你点小东西吧。”

顾辙接过盒子,光看形状,就预感到可能是手表——毕竟男人又不可能收珠宝首饰,这种小盒子可不就只能装手表了么。

他深呼吸了一口,打开一看,果然不出所料,是一块康斯坦丁。

顾辙叹了口气:“你的心意我早就收到了,真不用靠这样表达,你现在花的还是你爸的钱,有这十几万干点别的不好么。当然,还是非常感谢的。”

陆幽幽有些急切,也不管包厢里的餐桌有些长,不顾风度地把餐椅拉到桌子侧面、靠近顾辙坐,一边抓着他的手帮他戴,一边解释:

“我也是发现你不喜欢玩手机,还会用表看时间。所以送你一块好一点的,你可以戴很久的,以后你事业大了总用得上,这种都是终生保修。

至于你说我拿的是家里的钱,这也是我爸妈允许我支配的。我最近有些生意上的事情会经常请教你耽误你。大家那么多年交情了,谈钱多生分,所以送你点礼物表表心意呗。”

顾辙确实有尽量压制碰手机频率的习惯,但那是他重生前养成的自律,毕竟人工智能时代的手机就是个时间黑洞,要尽量减少触发情境。

没想到,陆幽幽对他的观察还挺细致的,虽然这学期大家都忙,聚少离多,这些细节她依然有关心到。

顾辙心中一暖,没有再说什么,收下了十几万的手表,就当是不伤面子的咨询费了。

顾辙戴好手表:“你这么说,反而轮到我很有压力了,到时候可别嫌我的建议值不回票价。说好了我只懂技术,最多给你们看看什么技术有前途、值得发展,商务上的事情别问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