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顾哥的每一步,都是有后招组合拳的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461字
  • 2022-02-23 11:41:57

陆幽幽等人赶到实验楼围观的时候,正好赶上了顾辙在他租赁的实验室门口维持秩序,拦着一些今天临时来视察的院、校领导不让随便进,场面几乎一度混乱。

顾辙也是没办法,他并不想装清高,实在是他的实验室里,还有很多做了一半的研究,不能暴露过程和思路。

否则万一让别人受到了启发、知道了实验的整体策划布局,也模仿着跟他进行科研竞赛,甚至投入数倍的人手和设备,顾辙可没把握绝对跑赢。

还是谨慎一点比较好。

而此刻被他拦在外面的,有校学工处的柳处长、本院化学系的徐主任,还有一位省厅基教处的秦科长——

顾辙并不知道,这位秦科长和柳处长,暑假里的时候还帮他说过话,当时为了树典型,把顾辙拉到了邱成桐奖学金的名单里。

说来也是顾辙争气,这个典型居然越成长越拔尖,大一就能发《学报》英文辑的论文,还实打实搞出了一个似乎很有产业界前途的科研项目。

这让秦科长他们不能不好奇,在看到媒体上的两篇报道后,专门过来安排了一下视察,看看自己当初树的典型到底成长到什么程度了。

如今被顾辙拦住,他们肯定是有些不快的,毕竟他们内心还以顾辙的恩人自居。

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在竺院的地盘上,一切交涉还是要本院的徐主任出面。

徐主任也不想来客拂了面子,尤其秦科长是省厅来的,跑一趟不容易。柳处长那边倒还好说,反正每天在同一个校区里办公。

但顾辙是以公司的名义租赁的实验室,手续齐全,真有商业机密不让看的话,学校也没办法。

徐主任就耐着性子跟顾辙讲道理:“小顾,院里也知道你的顾虑,国家和学校也都是注重知识产权保护的,不会侵害任何合作单位的权益。

不过,这也是一个展示成果、获得荣誉的机会,希望你配合,尽量挑一些不涉密的实验环节和研发内容,让大家评估一下。”

徐主任的话里,显然还隐含了一层潜台词:校、院两级也是想宣传你,做得好了,以后荣誉接踵而来,还有其他好处。

顾辙想了想,钱他是不在乎了,奖学金这每学期两万算个毛线。但如果可以谈谈别的条件——比如将来提前攒够学分、提前毕业,那倒是不错的。

作为一个想要横跨产学研三界的存在,学历和科技界的名声还是很重要的。他不想在大学里混太多年,但该拿的荣誉一定要拿,而且要尽快拿。

正所谓华尔街有华尔街的鄙视链,波士顿有波士顿的鄙视链,硅谷有硅谷的鄙视链。

单一方面做到再强,如果不能在另外两条鄙视链上也占据话语权,依然是成不了真正的跨圈大佬的。否则华尔街早杀进硅谷或者同化波士顿了。

双方一番短促地斡旋后,顾辙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那就给你们看看我们用预制取好了的新配方材料、最终试产隐形眼镜的环节,以及检验评估环节。

至于前置的材料配比区,你们就别过去了,也不能接触其他实验员。剩下的内容,我保证本学期结束的时候,你们再来、一定让看。”

徐主任连忙居中打圆场:“那也行,秦科长,柳处长,反正你们也不是搞化学的,最后成品阶段看个热闹就好,也不算白跑一趟了。”

双方都能接受,也算皆大欢喜。至于其他闲杂人等,当然是被远远驱赶开了,不能围观任何具体技术细节。

实验室里,本来就被隔成两个部分,顾辙就把吴丹青和孔超凡等人关在內间,连同聚谷氨酸和甘油醚交联剂的配比设备一起,不让外人看。

这样顾辙只拿刚配好的凝胶出来、直接上隐形眼镜离心机,别人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材料,完全不会泄密。

而且,顾辙做实验的时候,还特地把预配的原料自行单独编号,编号规律只有他自己知道。

如此一来,哪怕是配料的孔超凡,也不知道“最后到底是哪一个配方生产出来的隐形眼镜,性能可以超越现有技术”。

质检确认成果的环节,只有顾辙亲自掌控。

为此,顾辙还专门租赁了一台类似眼睛店里给镜片验光的机器,可以检验最后成品的光学镜度、离心分布特性。

做试产和检测实验的时候,顾辙还很注意一次性用十中配比连续生产十片,然后再统一验光,进一步混淆视听,让旁观者如雾里看花。

秦科长柳处长徐主任三人,虽然对化学不是很精通,但毕竟也是懂一点工程管理、这些年视察下来见过不少高校科研项目。

看了顾辙有条不紊地调度,首先就对顾辙的项目管理能力高看了一眼。

“这个顾辙是个全才啊,不但亲自实验做得好、化学有天赋。连科研管理都做得那么好,这放到那些新材料科研公司去,怕不是直接当个项目经理都行吧。”

三人心中如是暗忖,愈发惊讶不已。扶这个顾辙真是扶对了,将来绝对给学校争气。

没办法,顾辙自问在科研管理上不算有天赋,但吃多了猪肉,自然见过猪跑。前世二十年专利管理搞下来,如何防技术泄密已经是熟得不能再熟。

足足视察了二十多分钟后,顾辙总算把十片隐形镜片离心好了。

他先目检一遍,把肉眼看上去就肯定存在散光不匀的不良品剔除掉,没必要浪费验光机的时间了。

剩下肉眼看不出问题的六七片,才上验光机。最后居然还真就给他挑出两片能够和目前市面上大牌隐形眼镜光学质量相差不大的货色。

然后,他就把这两片成功的样品,给徐主任三人目测评估。

“这……这就研发成功了?”三人有些没反应过来,顾辙刚才还说要研发到期末呢。

秦科长因为他女儿在家里也戴隐形眼镜,对这个比较熟,就拿起一片放到眼前仔细观察,稍微评估了一下之后,问道:“这两片,是按照多少度数做的?离心精确么?”

顾辙“预设是按三百度近视做的。”

秦科长顿时露出一副“不出所料”的神色:

“那还真是巧了,我女儿戴的也是300度,那你这个精度质量看起来都不如依视路啊。这个真的有市场价值嘛?”

另外两个视察领导当中,柳处长没怎么接触隐形眼镜过,便不予置评。

徐主任对化学还算懂,也接触过,听了秦科长的话后,也用专业的眼光审视了一下,用公允的口吻居中评判:

“确实,小顾,你目前测试的结果还不行啊。不过,我也了解过,离心法的因为只有单侧模具限位,精度确实不如双面限位的模铸法。

秦科长,据我所知,目前市面上好像半月抛、月抛这些软镜低度的用离心法生产,便宜。半年抛甚至年抛的高度数、高硬度款,还是模铸法的。

令嫒用的依视路是国际大牌,精度高也正常,不知是软镜硬镜。如果是模铸年抛,比小顾这个质量好,也是应该的,本来成本就差几倍,不能这么比的。”

在徐主任的解说之下,另外两位不懂化学的,才算理解其中艰难,秦科长点头道:“原来这样……那小顾这个研究,还是很有前途的嘛,软镜能和外面疑似硬镜的精度一样高了。”

顾辙在旁边,始终没有辩解,他也不在乎这些看热闹的人怎么看他。不过,当秦科长提到“疑似”硬镜这个说法时,顾辙还是本着科普的态度,追问了一句:

“秦科长,看来你对于我的材料技术能否胜过依视路的软镜,还有怀疑。我是无所谓,不过,想要确定令嫒戴的是软镜还是硬镜,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

她的镜片是完全透明的,还是带有一些颜色的?如果带颜色,那就绝对是模铸法生产的,依视路目前也没本事用离心法生产出染色隐形眼镜。”

秦科长一愣,仔细回忆一下,他女儿带的还真是带点颜色的眼镜,因为女生喜欢带美瞳嘛,特地买的当世还很罕见的依视路大牌货。

他不由好奇:“为什么离心法不能用来生产染色的隐形眼镜呢?”

问出这个问题时,他已经完全没有架子了,纯粹是一个为女儿配眼镜的父亲角色、想向商家的技术支持人员,了解一些产品技术原理、为什么现有技术无法给他女儿提供更好的东西。

顾辙智珠在握地一笑:“很简单的原理,目前包括依视路在内的所有隐形眼镜厂家,使用的离心法凝胶材料,都无法做到在密度上跟镜片染色剂高度一致。

而模铸法是静态凝固的,染色剂在镜片胶体内均匀分布,最后成品也会颜色均匀。而离心法是动态凝固的,要不停地甩,自然会导致密度大的东西被甩到外侧边缘、密度小的留在中间。

凝胶密度比染色剂稍大,最后甩出来的美瞳就是只有中间颜色深、边缘透明。反之如果凝胶密度比染色剂稍小,甩出来的美瞳就是中间白边缘颜色深。这是目前依视路都不可能解决的技术难题。”

除非,他们能研发出一款密度和染色剂足够近似、同时其他理化特性也完全满足隐形眼镜的新材料。

这款新材料还要有特殊的水合锁水性、能在凝固过程中把染色剂均匀锁住不分层……

技术细节说来太复杂了,一言以蔽之,那就是没有顾辙的话,按照地球人原本的研发轨迹,至少要到2010年代才能搞定这种材料。

到时候美瞳的生产成本才会突然暴跌,廉价的离心法都能用来生产低度数的美瞳了。

不过,顾辙也不急着把一切都拿出来,他眼下还是先研发手头的基本款新材料、找到客户把授权费先收起来。

至于美瞳什么的,明年再说也不迟。

三位领导听得一愣一愣的,不明觉厉。他们感觉得出来,虽然不知道顾辙要干什么,但他绝对是有长远规划的!

眼下这个科研项目,绝不是一时灵感拍脑门定的,后面还有连招组合拳!

“是不是该给他弄点儿将来提前毕业之类的好处,拉拢他后续多跟学校合作……”徐主任和柳处长内心,竟不约而同地如此想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