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负责?我负责!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4031字
  • 2022-02-10 10:57:26

顾辙的英语估分最终达到了140,比前世足足进步了38分。总分也能从621涨到659。

这分数除了清北复交,其他都可以随便去。

没办法,谁让四大顶级名校在东海省名额少呢,加起来才能消化掉省内前四百名的顶级学霸。

在东海省,第四百到四千名,都是一锅端地去省城读东海大学,只是专业不同。

而顾辙也没打算读计算机、医学这些热门专业。他只想为了长远布局、本科阶段读个基础学科,所以有个640就绝对够用了。

心里有底之后,顾辙有些小得意,脸上表情则是依旧平静。

有几个跟他关系不错的同学,在下课闲聊时、跟他淡淡地道了句喜,但也不至于有更夸张的反应。

毕竟镇洋中学卧虎藏龙,英语考140的大有人在,顾辙只是让人比较意外。

铃声很快再次响起,紧接着就是语数理化估分。

对顾辙来说,这些其实更容易穿帮。

好在其他课老师不像班主任那么较真,所以顾辙遇到没把握的就空着,说自己忘了。

同桌也知道他数理化牛逼,便不愿多事,被他顺利糊弄过去。

……

转眼到了11点多,台上只剩最后出场的化学老师金萍,在忘我讲解着大题的解法,试图让学生们精确理解每一步的得分点。

这些知识顾辙都有些陌生了,但他毕竟有基础,所以听得聚精会神,就当是温故知新。

金萍偶尔回头看在眼里,愈发对这个得意门生充满骄傲和欣赏:

看看,小顾跟别人就是不一样!这么简单的题还听这么认真,这学习态度多谦虚!不愧我这三年在他身上花那么多心血。

而随着金萍即将讲完最后一题,王雨菲早已悄悄等在教室门口,第一时间冲进来统计结果:

“静一静,还没完呢。大家把所有科目的估分都上报给我,学校会给大家提供志愿指导意见。”

这本来没金萍什么事儿了,不过她好奇关心顾辙,就拿着保温杯站旁边看戏。

几分钟后,预估分就统计出来了,班上前四名在670几到690几,差不多依次分布在清北复交。

第五就是顾辙,从他往下直到第十名,都是640以上,都能上东海大学。再低一些的也不是完全没机会,只是有点冒险。

王雨菲虽然不喜欢顾辙,但作为班主任,看了顾辙的分数后,她还是惋惜地说:

“顾辙啊,你说你要是早点醒悟……我是说你语文也跟外语这样最后关头开开窍,复交还不随便上?前几年我带的第一届学生,就是前五名过了复交线,比你们这届强一点。”

王雨菲此言一出,金萍立刻放下了保温杯,凑过来看个究竟:“王姐,顾辙到底多少分?”

她知道顾辙在文科上牺牲了不少,还一直担心他总分不行。

王雨菲:“660,第五。小金你说他要再加个几分,不就稳冲沪交了吗?现在这不尴不尬的,第五跟第十也没什么区别,太可惜了。”

金萍听说顾辙考了那么高,也真心为他高兴。她脑子飞速运转着,设身处地想为顾辙利益最大化。

加上她一个教化学的,情商也不高,不怕得罪人,想到什么立刻就直说了:

“顾辙你不错嘛,别听你们王老师的,660有什么浪费?我知道东海大学每年都会选理工科尖子生进竺可桢学院,你这分数构成刚刚好。

不过你最近可别松懈啊,录取线出来后肯定有内部选拔考试的。真要是过了,那不就跟当初省决出线一个待遇了?殊途同归啊!老天都多给你次机会!这次要争取抓住啊!”

金萍提到的竺可桢学院,前身是东海大学的理科实验班。

近年来,东海大学进行了一系列兼并扩招,又增加了工科试验班,合起来组成竺可桢学院。

要是能进这个院,就能享受到三加二的本硕连读。

顾辙重生之前、高三上学期参加化学奥赛的时候,如果能在省决里拿到一等奖,那也能享受到直接保送竺院的待遇。

但他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没那个命,金萍才有此一说。

听到这话,顾辙还是有点心虚的:让重生后的自己再去考竞赛级难题?能行么?

不过面对金萍一番好意,顾辙只能先表个态:“谢谢您提醒,我一定努力。”

管他呢,先空口白话答应着。

能进东海大学的普通院系,已经比前世起点高了不知道多少,顾辙挺知足常乐的。

至于竺院,考不过就考不过呗,万一考过那就算意外之喜。

……

终于忙完了估分和预填志愿,一群早就饿透的家伙,立刻飞奔向食堂干饭先。

因为拖堂,食堂里人不多,剩下的菜也不太好。

或许是大家对自己的去向已经大致有数了吧,买饭的时候,人群自然而然分成几个小团队、各自扎堆排一个窗口,高谈阔论展望大学生活。

很显然,同学们已经开始重新分化、物以类聚了。

顾辙身边这五六个人,多是640分以上的,不出意外能继续到东海大学当校友。

尤其顾辙是唯一可能进实验班的,大家对他也就挺热情。

顾辙一开始不是很适应,这些人里只有徐嵩和林静静是有交情的,其他的他前世就不太熟,都记不清了。

不过,既然都重生了,他如今的情商也不低,重新跟这些人交朋友就是了。

不一会儿,顾辙就半靠回忆半靠攀谈,弄清楚了剩下三人的禀赋:

那个叫刘凯的小个子男生,数学比顾辙还好,家境也还行,算是个电脑发烧友,还会写代码。可惜东海大学的计算机系分数很高,他还在犹豫能不能填。

顾辙便本着授人玫瑰、手有余香的心态,善意拉了对方一把,劝他别冒险。

当年计算机系的收分都接近670了,刘凯绝对没戏。

等分数线出来后,相信刘凯会感激他的。

另外两个女生名叫叶小敏和邵佳。

叶小敏数学也挺好,主要是概率特别擅长,想报经济或者财会类。

邵佳则发展比较均衡,属于那种“如果高考能考文理大综合,她绝对更赚”的存在。

她俩想报的专业也不算热门,分数应该够,顾辙便没有介入。

短短几分钟,一个新的圈子就搭建起来了。

不过,攀谈的过程中,顾辙却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心里空落落的。

打饭的队伍很快就排到了,林静静拿出一张饭卡,雀跃地说:“今天有人请客哦,这张饭卡懒得退了,刷完为止,荤菜尽量拿就是!”

充值饭卡到毕业时没吃完,当然是能退钱的,但手续麻烦。有钱的同学就懒得折腾,请大家吃完拉倒。

虽然食堂也没什么硬菜,最多就是白斩鸡和蒜泥白肉、葱焖鲈鱼可劲点。

邵佳跟林静静比较熟,闻言立刻问道:“你的卡?余额剩这么多?不会吧。”

林静静狡黠一笑,伸手朝旁边一指:“当然不是我的,小富婆的呀,她不懒得排队让我带嘛。”

邵佳一翻白眼:“幽幽的呀,我说呢。”

她们那几个寝室的女生,都知道陆幽幽家里开公司的。

而顾辙也被邵佳这句话给提醒了,终于意识到哪儿不对劲了。

陆幽幽怎么没跟大家一起?

他明明记得,陆幽幽前世也考上东海大学了呀,好像是641分来着。

他顺着林静静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陆幽幽一个人坐在那儿,有点不合群。

一群人刷爆了她的饭卡后,立刻坐了过去,她还自觉地往旁边稍微挪了挪,坐在人群的最边上。

顾辙大大方方坐到她旁边,关心地问:“怎么了?忘了问你多少分了。”

顾辙重生前对其他同学的分数都不记得了,但唯独记得陆幽幽,毕竟双方交情那么深。没想到也因此有点灯下黑,刚才唯独没问她。

妹子挤出一个笑容:“还行吧,肯定不如你们了,638。对了,没想到你真能帮我躲过写检查,谢了。”

顾辙:“这有什么谢的,你本来就是为了帮我。你估分可能不太准吧,或许稍微低了点呢,我觉得……一会儿再看看吧。”

林静静看顾辙和闺蜜说悄悄话,立刻就要起哄,还是叶小敏拉住了她,因为大家都看出陆幽幽情绪不好,顾辙说不定能帮她出出主意呢。

毕竟在省内,东海大学是全国前几名的名校,而省内排第二的东海工大,就连211都不是了,全国排名一百开外。

这都是东海大学前几年疯狂兼并省内其他大学遗留下的恶果。对于不想出省读书的考生而言,有时候差几分就能差上百名的大学排名。

顾辙一开始以为是陆幽幽估分不准确,所以一边吃饭,一边细细地一门门追问。

但他很快发现,对方报出来的语数理分数,几乎都跟前世一样,唯独外语比前世低估了些。

“这应该是估分误差吧?”顾辙第一反应也是如此,但旋即就意识到不对劲。

因为英语是选择题最多的,按说估得最准。

快速复盘了一下后,顾辙又让陆幽幽拿出刚才对答案的英语卷子让他检查。随后顾辙便心中咯噔一下,隐约升起一股负罪感。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语数理三科,都是在他重生之前就考完了的。所以没有任何蝴蝶效应影响,历史不会有丝毫改变。

唯独外语是在顾辙重生后考的,莫非是因为她考前火急火燎在走廊上给自己打电话、略微影响了心态,导致诸如听力之类的地方稍微多错了几个?

分析出问题后,顾辙心中颇为过意不去。

大丈夫怎么能让女生因为帮他而承受损失呢。

他便立刻开始想办法解决问题。

好在这个答案也不难想,因为他前世就考虑过冲东海大学,对其投档线很清楚,甚至还专门看过有哪几个冷门专业刚刚卡线、接受调剂。

顾辙记得今年东海大学也算小年,只要631就投进去了。

之所以这么低,还是跟前年东海大学的一系列兼并有关——东海大学在20世纪末的时候,把省内的某文科强校、以及省医科大、省农科大都兼并了,这导致东海大学成了C9中唯一有农学院的大学。

于是,01年开始,有些原本觉得“只要能混到东海大学文凭就行,专业无所谓”的考生,忽然面临了一个窘境:如果刚好卡线进去、服从专业调剂,极有可能被调到没人报的农学院。

今年很多人都被这点吓住了,不敢勾“专业服从调剂”,宁可滑档都不去学农。这就导致投档线一下子降低了将近十分。

既然知道这个情况,顾辙也就敢帮忙出主意了,他果断地安慰:“你这分数,跟我们一起去东海大学还是可以的,填点冷门专业好了。”

陆幽幽闻言,眼神中闪过一丝希望,但又担忧地问:“什么专业敢担保足够冷门?总不能被调剂去种田吧。”

顾辙想了想:“那就填个环境工程吧,那专业算是生化结合,还带点植物学。国内如今也不重视环境,还有很多人觉得跟植物学沾边的都算农学,所以看不上。”

环境工程不好就业,当年也是冷门到跟投档线同分,631就够了。顾辙因为这个专业跟化学沾边,所以前世关注过。

而陆幽幽有家族企业能继承,她也不用担心就业问题,听起来不丢人就行。

另外,她家的公司是做化纤外贸的,勉强也算对口,大不了将来抓抓生产环保治理。

“那要是还滑档了呢?我这分数,去魔都上个比同济差的985,肯定是稳的。”

毕竟事关自己前途,陆幽幽眼神迫切地看着顾辙,几秒钟也没等到顾辙回应,她才诱导性地追问:“你负责?”

顾辙这才知道如何回答,干脆利落地许诺:“我负责。”

他一开始没这么说,并不是不想负责。只是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信用、让对方相信他能负责。

陆幽幽盯着他又看了几秒钟,咬唇一笑:“你凭什么负责,不过还是谢了,我相信你的判断,到时候就这么填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