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请大家不要围观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148字
  • 2022-02-22 19:50:37

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

顾辙在实验室里醉心于自己的科研大计、脑补着“伽马高聚谷氨酸甘油醚水合隐形眼镜材料”这一系列项目研发成功后,动辄百万数量级的科研成果授权费、转让费进账。

他是真的没有哪怕一点心思,能分配给外界那些关于他的不痛不痒报道。

但是,顾辙不关心,不代表普通同学们不关心。

同一时刻,在竺院同学所住的那片宿舍楼底下,已经有数十个同学在那围观吴丹青刚按老师要求贴上去的报纸。

而且人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一批人看完了之后,感慨叹息着走了,很快有更多的人挤上来填补了空位。

虽然02年早已进入互联网时代,大部分大学生已经彻底没有看报纸的习惯了。

但是对于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他们还是关心的。尤其是有同学上了报纸,肯定要八卦一下。

此刻又是午休时分。刚刚吃完午饭回寝室路过的人络绎不绝,很快就形成了拥堵。

而且,紫金港校区这边的宿舍区一共也就分成三四片。每一片都有至少几千学生一起住、共用一片公告栏。

所以看到这个报纸的,绝对不止竺院的学生,还有其他四五个住得比较近的理科院的过路同学。

“卧槽!这不是三班的顾辙么!上星期还看到有人在校内论坛上发帖,说他这成绩下学期肯定不配继续拿邱成桐奖学金了。居然这么厉害?”

“他已经发了一篇《学报》A辑的第二作者论文了?太夸张了,才大一上学期,他都已经开始布局论文了?”

这样指点江山解说的,显然是竺院的人。虽然说的不是自己的事迹,但话里话外依然带着几分与有荣焉。

那种对其他普通院学生的鄙视链优越感,也是油然而生:你们这些普通院的,估计连本校的学报是不是SCI期刊、有没有影响因子都不知道吧?这种话题也是你们配聊的?

不过这些学霸也确实有自豪的资本,因为相比之下,其他院新生们的关注点确实相对小白:

“我们学校的学报还有英文版的嘛?为什么只有理科有英文版文科没有呢?”

“学报?听起来像个没什么含量的杂志啊,这上面发第一作者文章就能硕士毕业?”

问出这种小白问题的人,自然会惹来内行人怜悯同情的眼神。

人过一百,形形色色,很快,当初暗中质疑过顾辙的李森然,以及帮他当出头鸟的冯涛,也出现在了围观人群中。

李森然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低声暗恨:

“没想到啊,郑教授这种平时风评不错的,也会给顾辙开小灶、特殊照顾。这家伙的运气真是……居然被各方拿来树典型了。”

他最后半句话憋住没说,潜台词显然是很绝望的:他再想争下学期重评邱成桐奖学金,估计是没戏了。

顾辙这个卷面成绩最差的邱成桐奖得主都拉不下来、墙里开花墙外香。其他几个考试成绩始终最顶尖的同学,就更拉不下来了。

一旁的冯涛见状,也是面如死灰,无奈地商量:“这种分量的成果都被他得了,估计后面两年都不可能质疑得了他的水平了……咱还是认了吧,唉。”

反正顾辙已经越跑越远,跟他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了。当初他还觉得双方有利益关系、顾辙是抢了他的机遇,所以憋着口气。

现在看来,比他强得多的李森然,都抢不过顾辙。顾辙估计都不会正眼看他、再拿他当竞争对手了吧。

偏偏李森然之前只是在校内论坛匿名发帖,而冯涛是跳出来直接质疑的。现在随着顾辙的成功,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认出冯涛的,都凑过来跟他打趣。

冯涛也没脸继续围观,连忙无声遁走了。

“真是井底之蛙,自讨没趣,这种人怎么会觉得自己是顾辙的竞争对手的。”人群中几个顾辙的同班同学,包括张涵她们几个女生,见状哄笑目送冯涛狼狈而走。

……

心怀恶意的围观者,毕竟是极少数。

而顾辙的朋友们,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围观同乐的机会。

竺院宿舍区周边住的,主要是其他几个理工科院的同学,包括物科院和生化环材。

所以林静静、叶小敏那些文科生们,暂时还没机会注意到这一切。

学化学的邵佳、学环境的陆幽幽,则是吃过午饭回宿舍的路上、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非常热心地过来围观。

尤其是陆幽幽,内心的惊讶比谁都强烈。

她并不是不关心顾辙,而是她确实太忙了,之前请假久了,期中考试之前恶补了很久,才算没挂科。

考完后成绩刚出来、她确认自己都考了70几分,也算是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然后她11月底就又请假飞了一趟扶桑,照顾住院的父亲,12月8号那个周日才再坐飞机回国。

中间偶尔有点时间空下来,她还得了解一下家里的生意经营状况、慢慢熟悉起来,连睡前都得每天抽半小时看一点工商管理的书。

她知道未来几年,父亲可能都不能太操劳,她也应该多关心家里的事儿了。

好在陆谨明那边,后面应该就不用女儿再飞出国探病照顾了。医生说肝脏的恢复生长状况很好,而且切除非常干净,没有任何复发残留的迹象。

按照原本估计的痊愈期,四个多月就能把损失掉的肝脏完全长回来。所以到一月中旬、农历过年前半个月,陆谨明就能彻底康复回国了。

到时候陆幽幽也刚好考完期末考试、直接回老家过寒假和父母团聚就行。

如今,距离陆幽幽最后这次回国,才仅仅两天。看到公告栏里贴出来的报道、还有顾辙发的论文,她内心觉得暖暖地,很是骄傲,又有些愧疚。

自己应该对顾辙表示贺喜和关心的,居然这么后知后觉了。

“幽幽你怎么了?看个公告都能看哭,至于么,竺院的人本来就比我们强嘛。”

“哦我想起来了,这个顾辙跟你高中就同班是吧?上次听说他入学报到的时候就闹了不小动静,我还问过你的。你不是说他还不是你男朋友么?怎么这么感动?啊……不会吧!”

陆幽幽旁边几个跟她相熟的女生,看陆幽幽看着看着居然微微有些抽泣,不由纷纷拿她打趣。

这些女生都是环境工程学院的,有陆幽幽的同学,还有高年级学生会的学姐,长得普遍都还算漂亮。

可能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顶级美女身边的朋友、闺蜜,总不能太丑,丑的也不好意思往同一群人里凑。

环境工程本来是典型的理工科专业,按说美女不该多。但是这两年的东海大学环院却是个特殊情况——

作为跟农科院并列的收分倒数、被调剂学生比较多的院。环院最近两届有不少原本报文科类专业被刷的女生调过来,美女自然就多了。

报文科的比报理科的美女多,成绩相对差的女生里美女也多,双重BUFF加持之下,那两年的环院女生倒也算得上东海大学的一道风景线了。

其中甚至还不乏有钱人,因为有钱人才能在“同等条件、都要被调剂”的情况下,尽量想办法调到环院。

贫穷又不知道运作的,自然是一股脑儿塞到农科院去了,这也属于合理的校方自由裁量权行使范围,无可指责。

陆幽幽被同学们这么打趣,连忙飞速擦去眼泪,表示没什么,她只是为老同学高兴。

不过,她的表态却没能让大家满意。她们这群人中,一个大二的学姐主动提议道:“呦,你还不好意思呢,不管是不是你男朋友,既然是老同学,出名了也该去道喜看一下。

你知道他的实验室是哪一个么?反正下午没课,去看看热闹呗,说不定学校老师都会去参观视察。”

陆幽幽自己本来也想去看,被人怂恿不过,就去了。

不过她心中也存了一个警觉:“这些人想干什么?总不至于我说阿辙还不是我男朋友,她们就也想认识一下吧……

算了,没什么好紧张的,他暗示过会等我的,再说他要是想提前确定关系,只要他表白……大不了就接受好了。”

一群人就本着看热闹的心态,都不回寝室午休了,直接去了化科院的实验楼。

让陆幽幽没想到的是,她们到的时候,居然已经有不少人在走廊上围观了,还有竺院和校学工处的领导来视察。

“居然这么受重视……这是要被当成样板案例了么?”陆幽幽心中生出一股警觉,又有些骄傲。

就在这时,她在远远的围观人群中,听到了顾辙站在实验室门口,跟前来的一个校学工处领导不卑不亢的交涉:

“各位老师,各位领导,我很欢迎你们来视察我公司项目租赁的实验室。不过部分内容不能看,涉及技术和商业机密,请谅解。

如果你们坚持要全程视察,我只能请你们等一个月后再预约一次。到时候不出意外的话,我可以把这儿正在实验的几项材料技术的相关专利申请递交上去,到时候一定给你们看更多东西。”

顾辙此言一出,原本只是远远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彻底哗然了:

卧槽?!他这是不仅仅做出了论文成果,难道还有真金白银的高价值创造发明?

这是要产学研一锅端的节奏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