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爱登不登,哥不关心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4128字
  • 2022-03-04 10:35:47

顾辙身上的猛料,远远超出了陈丹、胡茜的想象。

秦潇跟顾辙聊着聊着,又挖出了一些足以证明“市中院知识产权庭积极推进调解结案的优越性”的政绩:

调解结案后,顾辙和苏珀尔公司“相逢一笑泯恩仇”,重新成为技术合作伙伴,达成了多项专利技术交易,把停留在纸面的科研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进行了高效转化……

这样的段子,向来是《法制日报》的记者最乐于看到的。

毕竟要是按照传统打官司的路子、拼到最后,原被告双方肯定是彻底撕破脸、老死不相往来了。

现在市中院在最高院的《人民调解工作的若干规定》下发后、首个以调解结案的知识产权案子,就达到了这么好的社会效益、让司法系统充分助力了经济建设、帮助企业双赢做大做强促成合作……

这怎么吹都是不为过的——当然,秦潇要吹的肯定不是顾辙,而是调解法官潘筱婷和知识产权庭、乃至市中院领导。

但不管怎么说,顾辙肯定会不可避免地在报道上作为一个“相信政府相信法律”的背景板出镜。他的大学生创业的成就,也会不可避免地得到一定程度鼓吹。

站在东海大学的角度,他们上上下下肯定都希望这样一个体现本校学生产学研转化成绩的事迹,广为宣扬流传。所以才特地把三路记者的采访、约到了一个时间点。

陈丹和胡茜听了顾辙那么多谈笑风生,心中早已明白,今天这一切都是学校做的摆拍局。

但她们也不得不承认,顾辙身上确实有值得挖的料。

“这顾辙太争气了……再要把他作为东海大学邱成桐奖学金评选失格的证据来报道,怕是绝对讨不了好了。这次的采访还是稍微低调处理一下,随便写点东西,也算是给李主任一个交代了。”

受人之托而来的胡茜,也是没办法,心中如是暗忖。

她此刻心中想到的那个李主任,是市教育系统的,也是顾辙那位邱成桐奖学金有力竞争者李森然的叔叔。

相比之下,陈丹就毫无心理负担了,她本来就是负责来吹嘘的,有什么就报道什么。

……

顾辙足足跟三路记者谈笑风生了将近一个小时,才面无表情地离开院学工处办公室。

匆匆赶回实验室,忙着验收孔超凡和吴丹青的实验操作结果。

关于他的事儿,最近在校内论坛上也是引来了不少阴暗的讨论,所以办公室外的走廊拐角处,已经有不少人在那偷偷看热闹了。

这些人也未必都是跟顾辙过不去,绝大多数纯粹就是八卦而已。而那几个利益相关的同学,也正好混入路人当中。

“顾辙出来了!不知道他应付那些记者应付得怎么样。”

“看他这脸色,估计结果不好吧。肯定是被问得哑口无言。”

“咱也别冒然招惹了,等几天好了,到时候肯定有对他不利的报道放出来,到时候还怕院里下学期不取消他的邱成桐奖学金么?”

李森然和冯涛等人见状,便选择暂时先撤,再观望一手。

顾辙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泰山崩于前而不动色”,居然给了别人那么大的信心,让别人多开心了几天。

……

此后两天是周末,顾辙当然是继续忙于组织科研实验。

周一课业繁忙,吴丹青和孔超凡也有很多别的事情,所以实验进度暂时拖了一下,只有下午下课后抽时间加班做实验。

顾辙原本打算最近采购一台新的专业实验设备,也是搞隐形眼镜材料实验所必须的设备。他看周一实验室白天没人,就也顺延到周二。

至于购买的财务手续、合同签约跑腿、催货,叶小敏这种打杂同学自会搞定。

周二上午,难得又是化学课的点,顾辙和孔超凡照例请了假,早早来到实验室。

这些日子,他们已经制取了不少不同分子量聚合段的伽马高聚谷氨酸、以及各种浓度配比的甘油醚交联剂,先预存在保温保湿的存储箱里,以免变性。就差最后的性能测试了。

(注:稍微解释一句,聚合氨基酸类的分子量是不定的,要看聚合度。比如单个谷氨酸分子量是147,也就是C5H9NO4。

顾辙实验里的聚合度要从几十个测试到几千个,最大分子量能到几十万。但不是每个都测,那样工作量太大了。可以跳几十几百个测一组,分析趋势变化即可。)

直到目前这一步为止,孔超凡也还不知道顾辙的全局实验计划,毕竟他只是一个实验操作人员,顾辙也没必要提前说太多。

但孔超凡至少能看出来,仅仅靠目前的实验产物,是没法完成“隐形眼镜新材料”研发的——

你把材料做出来后,总要结合生产实际、做成隐形眼镜的样子,然后测试其光学性能吧?不然这些材料哪个好哪个不好,也没法验证啊。

所以今天到货的新仪器,就是来解开这个谜底的。这种仪器都是产业界专用的,大学的化学实验室里肯定没有,租也租不到,只能顾辙自己掏钱买。

孔超凡本着对化学的热爱,早早就做好了全部准备工作,等待神秘仪器的到来。

早上九点刚过,几个专业的调试装卸工人,把一台比复印机大几倍的东西,在实验室里预留的位置上摆好、鼓捣安装,花了足足几个小时,一直忙活到中午。

顾辙还让叶小敏给工人师傅们买了盒饭、发了红包,奖励他们的“操作稳健”。

孔超凡看着这机器,虽然还不懂是干什么的,但直觉告诉他这玩意儿就挺厉害的,热切地好奇追问:“这是什么机器?”

“一种离心机。”顾辙摸着下巴随口回答。

“噗——离心机?提纯浓缩铀的离心机?”孔超凡直接吓尿了,差点儿误会顾辙是要搞核材料。

顾辙这种表情一贯面瘫的冷静者,都被孔超凡惹笑了,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想啥呢?生化实验用到离心机来分离不同密度的物质还少么?一定要离心浓缩铀不成。”

孔超凡摸摸脑门,也知道自己反应过激了,惭愧笑道:“这不才大一,没见过么。不过离心机化学实验室里应该能租到啊,而且很贵吧,你才几十万钱,怎么可能买到?”

顾辙:“只是同名而已,或者说用到的原理相似。但这玩意儿比生化实验的离心机糙得多,只是用来离心甩高聚氨基酸水合物、或者是硅水凝胶,生产隐形眼镜的。

实验室里的泛用离心机,都是把试管离心管插进去甩的,这个底下有非球面弧度的半模具。把凝胶滴进去之后转起来甩,凝胶就会因为离心力被甩向模具边缘、变得中间薄边缘厚,不就形成了近视所需的凹透镜了么。

这台还是二手货,二十几万就搞定了。不过离心法有个缺点,目前要甩老花镜很难实现,因为离心力甩出来的肯定是中间薄边缘厚的凹透镜,而老花镜是凸透镜,要中间厚。

而且甩出来的表面弧度曲率控制不是很精确,近视度数也很难做精密。之前只能做做两百度以下的镜片,甚至带着玩的平光隐形眼镜。

两百度以上的就掌控不好了,要二次光学研磨,或者干脆靠全模具的模铸法。模铸的机器倒是不比离心机贵,但生产效率很慢,要很长时间定性、凝固硬化、脱模。

脱模的时候还容易损伤表面、导致必须二次打磨,所以生产成本肯定比离心法高很多。光学器材贵的都不是材料本身,而是研磨工艺。

我们要是能研发出用离心法就做出达到模具法一次光学精度的隐形眼镜材料、克服目前的离心精度短板,还怕不能大卖?”

孔超凡听完,心中已然非常热切。

他苦学化学多年,如今终于第一次有机会、跟一项全新的实践生产技术如此接近,化学人的热血已经被彻底点燃了。

虽然研发出来的东西,经济方面的利益与他无关,他只是拿死工资的。但光是那种成就感,想想都振奋。

立志当科学家的人,谁不想改变世界呢。

“那我们赶快把做好的材料拿来测试啊!”孔超凡撸起袖子就要开干。

顾辙:“别急!预制的聚谷氨酸和甘油醚交联剂,都是要在离心前再混合的,混合后的质检也不能省!准备工作千万不能马虎!”

孔超凡:“知道!这种低级错误我是不会犯的,早就预习过操作流程了。”

顾辙研发的这类隐形眼镜材料,基材和交联剂在生产之前,是不能提前太久混合的,水合物所需的水都不能提前加,不然就直接凝固定形了。

其实框架眼镜用到的合成树脂材料也是如此,要造型之前再完成最后一步的交联剂混合,混合后赶紧造型、造好后过一会儿就硬了。

孔超凡和顾辙配合着,有条不紊进行着操作,配好一切材料,用离心机甩了几分钟后,离心机停下的那一刻,镜片也刚好稍稍变硬——

当然,这第一片测试用的镜片,理化特性肯定是毫无亮点,跟目前市面上的大路货相比,也没有任何优势。

因为顾辙前世也不可能记得住最优的各种成分配比,他只能慢慢试,慢慢测。

“我们总算做出第一片定型了的隐形眼镜了!我先看看透光效果。”孔超凡却不知道这些,第一次做出实际能用的产品,当然令他兴奋。

可惜,他也就兴奋了几秒钟。当他把那个半软的透镜放到眼前看了一下,立刻就本能地拿开了,还揉了揉眼睛。

“我靠……我们造出了什么怪胎!这玩意儿没散光的戴上都能得散光了吧。连最基础的离心均匀都没做到啊,好多坏点有厚有薄。这都不用精细检验了,目测就不过关。”

顾辙拍拍他肩膀:“正常,第一次就当调试机器了嘛,要是发明那么容易搞,别人早搞出来了。”

顾辙信心非常充足,他至少教会了孔超凡全套的实验操作流程,后续就是重复的试错了。这不就是一个大进步嘛!

他正为跑通了流程而心情愉悦,实验室门口终于传来一阵响动,果然是他另一个实验助手吴丹青来了。

顾辙看了看表,无奈苦笑作敲打状:“吴大班长,说好了今天化学课请假,继续做实验,你去哪了?这都中午了,我要算你旷工半天扣五十。”

吴丹青却是满脸喜色,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顾哥,你这就不仗义了吧,我是没来实验室,但我也是在为你的事儿忙啊。

你上周五接受采访的事情,周日和昨天先后见报了。院里把我找去,让我在宿舍楼下公告栏、把报道你事迹的那两版报纸都贴好、还要在院里组织宣传你的成绩呢。”

顾辙听了,也是以手扶额,觉得有些小题大做。

他原本觉得那些专业细分的报纸,哪有普通吃瓜群众会看呢?正常人会看地方上的《法制报》、《教育报》嘛?还不是圈内人的自嗨?

见吴丹青那么兴奋,他也只好让对方冷静一下:“你兴奋什么?不就是两个没什么人看的报纸嘛。这种需要当事人刻意炫耀才有人知道的荣誉,我根本不稀罕。”

吴丹青一阵无语,觉得自己完全败了。

上了报纸之后,特地把报纸上相应的版面剪下来、主动张贴显摆,这不是正常的么?

但凡谁能上个电视,哪个不是挨个打电话通知亲戚朋友“别忘了几号几点看某某频道,我上那个节目了”。

顾哥还真是淡泊名利啊,居然得知自己正式登报的时候,还在这儿戒骄戒躁地做化学实验!

吴丹青跺了跺脚:“嗨,你非要浪费机会,我也不管你了,反正你做点准备吧,一会儿院领导肯定会来表扬你的,你这儿说不定也会被视察。

你有什么要保密的,那就自己藏好。我算是明白了,你根本不稀罕学校的每学期两万块钱了,最多只是稀罕个荣誉。”

“你总算能算是知我者了。”顾辙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孔超凡第二次做好的一片镜片,对着日光灯目检,

“我今天到了台二十来万的机器、做价值大几百万的科研项目实验,我还有空去关心那几份没人看的报纸登没登我?爱登不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