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连搞几个大新闻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636字
  • 2022-02-23 14:03:13

听了胡茜的提问,顾辙就已经判断出,这记者应该是代表了那一派见不得他好的人。

问题里面的诱导、串联非常明显。

好在顾辙也是老油条,当然不会中对方的招,他一板一眼地逐条分析道:

“首先,我不觉得你提到我的考试、竞赛成绩有波动,有什么问题,这是很正常的自然现象,难道你想说,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不成?”

顾辙主动一句反问,立刻把胡茜堵得哑口无言,她也没证据,如果由她直接说出哪怕半句这种猜测,都是有可能被缠上诽谤的。

顾辙怼住对方之后,这才侃侃而谈:

“不过,作为一个去年奥赛省决的亲历者,我愿意主动说一句:去年我一开始觉得自己竞赛保送无望,所以专心准备高考,化学省决之前荒废了难题的复习,最后只得省三等奖也不奇怪。

后来我才听说那年选送国家队的机制有所调整,我们这种外市考生也有机会拿到一个保底名额。所以竞赛结束后,我非常悔恨,最后反而在高考结束后加强了化学复习,一个月后就拿了补录加试第一。

这一切,我要感谢省里的政策,给了我们这些外地考生继续努力下去的信心。虽然我本人没有从中直接受益,但我却学到了一条人生信条: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不到最后关头不能放弃。”

顾辙这番话说得非常漂亮,听得代表市里来的胡茜脸色很难看,

而代表省《教育信息报》的陈丹,则是面露欣慰之色,心中暗忖:

“这都是省厅基教处的陈处长,去年那个新政的好处!激励了一批有才的年轻人,重新鼓起了努力的勇气!这一条一定要在报道里大书特书!如果顾辙后续表现确实可以的话。”

而看到这俩人的表情反差,顾辙虽然无法知道她们具体在想什么,但他也已然心下雪亮,知道为什么今天会被如此重视了——

哪怕他原本没往那个方向想过,但暑假里胡老师找他签邱成桐奖学金协议时,多多少少透露过,他可能成了省市基教系统博弈的样板了。

去年省厅基教处那个“禁止单一学校和地区垄断选送国家队名额”的改革,受害的显然是省城方舟市。

因为如果没有这个政策保护,方舟二中是可以在竞赛领域屠尽全省其他地区的。

这里面的差距,绝不仅仅是数理化生每科各一个保送生名额那么简单,更关键是给外地人看到了希望,会让外地人也继续陪着你在竞赛领域投入资源、玩下去。

这样一来,或许省二、三等奖也会被更多外地考生瓜分。原本一家独大的方舟二中,可能会每科少掉十几个高考加分的人。

对于全省最顶尖的几十个尖子生来说,差了这一块之后,说不定对于“哪个城市的中学才是全省高考第一”的政绩角逐,都会有明显倾斜。

事实上,此后十几年,镇洋中学就是渐渐成长起来了,后来也得到了“面向全省提前批掐尖招生”的待遇,再往后方舟二中就在奥赛和高考领域,都对镇洋中学没有优势了。

顾辙的稍微一点小举动,都有可能被双方背后的媒体盯上。市教育频道的人肯定要抓他把柄,省教育报的人则要尽量给他鼓吹。

这是一柄双刃剑,如果顾辙做得不好,他的坏处会被放大。但如果他做得好,优点也会被放大。

……

知道如何分别应对省市媒体后,顾辙的后续问答就变得愈发游刃有余了。

他继续说道:“胡记者,你的第二个问题,关于奖学金的条件,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会觉得这里面存在不公。评选条例说得很清楚,看的是综合表现分,而不是单一的考试得分。

你来之前,有了解过这个综合表现分的算法、有哪些结分项吗?了解过我个人有哪些成绩吗?我最近考试成绩差,只是我对于基础课不求甚解、观其大略,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胡茜听到这儿,还在酝酿和组织语句,她也不想给顾辙太多装逼的机会。

但是没办法,还有一个跟她立场相反的陈丹呢,她是省教育报的,怎可可能放过这个捧哏的机会,连忙配合地追问:

“那么,顾同学,能说说你最近有什么其他方面的成绩么?”

顾辙对陈丹投去一个转瞬即逝的感激目光,随后用谦虚的语气说道:“你们不知道也不奇怪,我最近提出了一个材料化学领域的课题,也是跟我的大学生创业项目有关的。

但是我很快发现,在最初的行业技术短板综述调研方面,我无法一个人驾驭,所以后来又请教了本校的郑健郑教授。得到了他非常多的帮助,才帮我完成了起步阶段。

目前,我已经有一篇第二作者的论文,被《东海大学学报-英文A辑》的11月刊刊载了,可能你们圈外人,暂时还没法拿到刚要发售的刊物,所以不了解。

另外,我还有两篇后续论文,也在12月刊被预审通过了,目前还在走后续流程。凭这些学术成果加分,目前看来,我的综合考评在全年级排进前5%绰绰有余。”

那些记者显然来之前是不知道这个消息的,谁让顾辙这个成绩也是刚出呢——甚至院里帮他挡了两三天、特地拖到今天才让他接受采访,就是因为今天才有证据。

果不其然,顾辙刚说完“你们还拿不到期刊”,旁边院学工处的刘处长立刻主动拿出一本新鲜出炉刚刚到手的期刊,帮顾辙说道:

“小顾没说错,这就是我校学报A辑的11月刊,你们可以翻到第45页看一下。”

此言一出,胡茜也不得不服,而陈丹则是饶有兴致地帮着捧哏:“是么?刘处长,这个期刊含金量如何?我看都是英文的,除了署名我们也看不懂内容啊。”

她也不懂学术,居然用了“含金量”这种庸俗的词汇来形容学术期刊。

不过刘处长也不介意,继续帮着背书:

“我们《东海大学学报》的英文A辑,去年的SCI影响因子是0.35。可以这么说,我校硕士研究生在这上面发两篇第一作者,就可以毕业了。

当然顾辙这个只是第二作者,但即使如此,作为本科生的综合考评,这个表现也是远远超过了后续邱成桐奖学金续评要求的。他的基础课成绩也不差,至少是年级前20。”

陈丹闻言,由衷地点点头:“原来如此,顾同学,能帮我们讲讲你这个学术课题选题、以及与你的创业项目有什么关联么?”

看得出来,她此时此刻已经不再单纯是为了来之前被交代的任务、才给顾辙捧哏。她是在省教育报工作多年,确实很少遇到顾辙这样表现卓异的大一本科新生。

哪怕没人关照,她也觉得这个新闻值得深挖,后续顾辙要是做出更多成绩,还值得跟踪报道。

大学生能学以致用、还是用本专业的知识搞科研……真要是实现了,找些大词往上一套,妥妥的是值得宣扬的政绩啊。

多好的产学研结合样板!多成功的科研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

顾辙看她完全占据了采访的主场,也只好稍微陪着聊几句发散的话题,但他也是尽量简明扼要,不能说的不说。

“……我这个项目,主要是涉及到有机高分子聚合眼镜片新材料的研发,也是跟我个人的生活痛点有关,就想着帮千千万万跟我一样近视眼的学子造福……”

“……目前的树脂镜片和隐形眼镜的材料痛点,主要在于刚脱模的镜片光学精度不够,所以无法模铸法直接使用,还要反复的光学研磨,导致成本居高不下。

隐形眼镜虽然不一定要靠模铸法,还能用离心法,但离心法对曲率精度的控制更差。此外,隐形眼镜还有镜片含水量持久性较低……等等难点需要解决。”

“我已经有了一些努力的方向,后续您如果有兴趣,可以等我做出成果了再来关注。”

顾辙只是侃侃而谈,稍微聊了聊努力方向,至于怎么努力是只字不提,反正就是画个大饼给外行人扫扫盲而已。

很多内容就是期刊上论文摘下来的,无非记者看不懂技术英语。

最后,顾辙虽然目前在隐形眼镜方面还没有专利技术可以炫耀。但他自己前面搞的那些“受化学实验仪器启发而发明的厨具”专利,却也能稍微遮遮羞,显摆一下他的创新能力。对于外行人来说,这已经很值得羡慕了。

陈丹把能记的材料统统记下。最后终于意识到这事儿不可能立刻搞定,就决定过一阵子再观察观察。如果上面真要跟踪报道,再细问不迟。

而到了这一步,胡茜为代表的市教育频道的记者,已经彻底失去了挖料的兴趣。顾辙从期刊到专利,各方面都显得那么优秀,简直拿三次奖学金都绰绰有余了,

其他人对成绩的质疑,简直是小孩子过家家啊。

然而,这一切还没算完。

就在胡茜和陈丹都没什么问题可问的时候,之前一直没开口、只是默默听默默记素材的《省法制日报》记者秦潇,终于轮到开口了。

她恰到好处地切入,问道:“顾同学,你刚才提到的那些专利,包括两项发明、五项实用新型。

我发现,其中有两项实用新型,涉及今年9月底在市中院起诉、10月18日调解结案的一个专利诉讼案。所以,那些涉案标的、也是你大学生创业项目的成果之一么?

你觉得,作为一个科技创业者,目前我省司法系统推进的知识产权侵权案快速调解机制,对你的创业有什么影响或帮助嘛?”

顾辙微微一愣,立刻反应过来,这不就是一个多月前、他那起案子调解后,审判长潘筱婷提醒他、说后续可能有法制传媒圈子里的记者采访他么。

法制类的新闻不太讲究时效性,喜欢等尘埃落定、没有反转之后再报道,拖个把月也是很正常的。

对此,顾辙当然要花花轿子人抬人,说一堆“多亏了市中院知识产权庭、各级相关司法机关,急人民之所急、想人民之所想,帮助人民尽快维护了合法权益……”云云的话了。

而旁边的胡茜和陈丹听了,愈发惊讶不已:这个顾辙到底会多少东西?

怎么前脚还在聊学术和专利、行业技术痛点,转头就开始大谈特谈专利保护法务了?

而且,虽然很多术语听不懂。但不管是技术还是法律,顾辙说的那些话似乎都很厉害的样子,一听就很有条理很有气势。

“今天真是挖到一个大新闻了,这个顾辙身上绝对还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以后也不能轻易放过,没东西写的时候就从他身上多榨点跟踪报道。”陈丹越想越兴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