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大一新生都有新闻发布会的待遇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449字
  • 2022-02-22 13:30:52

顾辙得到张涵的通风报信后,也是完全不慌,没打算主动找导员解释——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不就是考试成绩不是最顶尖、有人觉得他不配拿邱成桐奖学金么?刻意解释反而显得自己心虚。

就算有事儿也该别人找他,他自己急什么。

此后两三天,顾辙安之若素地让叶小敏、邵佳帮他走流程,他自己也东奔西走,以公司的名义,手续完全合法合规地租好了学校的一间实验室和相关器材。

所谓“手续完全合规”,自然是做到确保这个实验室里、具体到这个项目、所做出来的一切材料学科研成果,都是属于顾辙本人的,外人完全没法分享任何经济利益。

这种事情,如果是外面的社会人想操作,当然没那么容易,02年的大学实验室,还没有一套对外租赁给企业的成熟制度。

但顾辙本身就是东海大学的学生,还是最有前途的竺可桢学院。

当时国家和教育有关部门,都已经有一些“鼓励大学生创业”的政策扶持下来了。本校学生想开公司、搞技术创新,是可以开绿灯的。

无非是需要多跑几个办公室、多盖一些公章。

校、院两级领导对这种情况也是喜闻乐见的,手续上当然不会卡顾辙,这才能两三天内就跑完。

毕竟顾辙在租赁实验室和器材方面给的钱也很公道,学校并不吃亏。

实验室本身的租金也还行,只是比写字楼稍微贵几倍,大约每平每天几块钱。(实验室的洁净要求比较高,所以场地值钱,无尘实验室就更贵)

真正贵的主要是仪器设备,顾辙这次要做高聚氨基酸水合物实验,用到的几台设备都不算很便宜,单台都有每个月五位数租金的。

万一顾辙干出点成绩来,学校面子上也有光,还能作为今年的“大学生创业”样板案例宣传,属于双方皆大欢喜。

这些繁冗的手续揭过不提,一切办妥后,顾辙就立刻开始组织孔超凡和吴丹青帮他做实验,还给了八百块一个月的津贴,并且签了严密的协议——

之所以卡八百,也是为了方便。那俩都还是在校大学生,不能有全职工作,只能算是兼职打零工性质。

兼职算的是劳务报酬,没有保险,每月八百块以下不纳税,对账目要求也低,很适合顾辙这儿的灵活现状。

至于给他们签的那些协议,当然是顾辙自己拟定的,他本来就是技术和法务双精通,这种科研任务分包的法律风险,顾辙肯定会绝对规避,同学们也压根儿不会多想。

孔超凡他们也觉得有八百块很不错了,是顾哥给他们机会练手。

刚好期中考试也考完了,后面有至少一个半月学习不会太紧张,尤其孔超凡是真心热爱化学,何乐而不为呢。

……

转眼到了12月6日,周五。这也是顾辙的实验项目正式开工后的第一个周末。

顾辙本人穿着白大褂,也在实验室里亲手参与,跟孔超凡他们一起配置着各种比例的甘油醚交联剂,

乙二醇缩水甘油醚、到聚乙二醇缩水甘油醚,再到二甘醇缩水甘油醚……

以便一会儿制取各种聚谷氨酸水合物的时候,能配比各种成分百分比、排列组合出各种效果、再加以测试……

后续的体力活和精细操作,顾辙可以交给别人,但一开始的起头环节,他还是要亲自带一带。

先把实验思路和逻辑演示清楚,才好让同学们能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

为了今天的实验,顾辙是翘了有机课的。再连带午休的时间、才能凑出连续四五个小时泡实验室。

好在郑教授也给他们开了绿灯,知道他们在搞什么。

也知道这几个学生都是化学尖子,本科的《有机化学》完全不上都没问题。他们当初高三参加奥赛的水平,已经可以充分覆盖大一甚至部分大二的基础课了。

顾辙在实验室里忙到大约下午一点,外面估计都吃完午饭了,他这才准备停手,让邵佳帮他们几个带点饭。

结果,他刚收拾好仪器、洗完手出门准备打电话,就在实验室门口遇到了辅导员郭老师。

郭老师看起来神色有些焦虑,也不跟顾辙客套,一见面就直切主题:

“顾辙,你应该听到风声了吧?自从期中考试查分出来之后,一直有人质疑你的成绩配不配继续拿邱成桐奖学金,都两三天过去了,你也没回应。”

顾辙一脸平静,淡然笑道:“我很忙的。这种事情,我连是谁质疑都不知道,要我怎么回应?去论坛上跟人对喷不成?清者自清嘛。”

郭老师叹了口气:“我也知道你不屑于回应那种捕风捉影,不过今天估计是真躲不过去了,有一些利益相关的学生家长还找来了记者,在关心我们后续的奖学金评比。不解释一下是过不了关的。

你拿了好处、每学期两万块,还有荣誉,还有未来优先交流的机会,就要经得起质疑,拿出实打实的成绩来。不然不可能一直让你拿下去,当初评选条例里也有写的。

好在院里是知道你的情况的,上面帮你稍微压了压时间、统一约了今天接受采访。一会儿你要好好表现。”

顾辙这才振作起精神来:“哦?终于有人明着跳出来了?”

郭老师无奈的摊了摊手:“一个是冯涛,他暑假里加试的时候,就跟你有过节对吧。还有两个应该是隔壁班、原本也有点希望冲邱成桐讲学金的同学。

他们家里似乎有在教育局和省厅工作的亲戚,这次考试成绩也都绝对是全院前5%,其中有个还是隔壁物理班总分第三名、去年物理奥赛省决一等奖的,名叫李森然。”

顾辙点点头,已经大致猜出是什么个情况了。

刚跳出来的李森然等人,估计是不会彻底撕破脸的,只是稍微质疑一下。

因为他们还有求于学院,将来真把顾辙质疑下去了,他们也想拿交流生出国名额,哪怕去不了斯坦福,去UC伯克利也好的。

所以,跳得最凶的主力,最不在乎被学院贴标签的,应该还是冯涛。因为他已经无欲则刚,反正成绩在院里只算中等偏上,什么交流怎么排都轮不到他。

而保研又是不担心的,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竺可桢学院本来就是3+2的学制,只要你愿意,百分百本校保研。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就给人当枪使呗。

“行,这也是质疑者的合法权利。我得了荣誉,当然要经得起考验,我一定准时去。”顾辙心态很好,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嘛。

再说了,见记者又不是坏事,只要能折服对方,事情还能反转,趁机宣传一波。

过去这一个多月里,自己似乎零零散散攒了不少成绩,好几次按说都是有机会见记者的,但是都被他以没时间为理由推后了。

……

二十分钟后,下午第一节课的点。顾辙在抽时间草草吃了点东西后,就去了院学工处办公室。

到了地方之后,要不是事先得到了郭老师的通风报信,那阵仗还真会让他意外。

院学工处的刘处长都亲自在那儿陪着,还有好几个媒体界朋友,看上去既有报社记者、也有电视台的记者。

“至于么?一个大学的荣誉分配是否合理,居然能动用这么多采访力量,也不知道背后究竟有多大的利益。我这不会是被人当典型来树和扳了吧。”

顾辙非常有觉悟,下意识居然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不过他心中丝毫不慌,很礼貌地跟刘处长问了好,然后按老师的示意坐下,大大方方接受采访。

刘处长交代完顾辙之后,才转向那几个记者:“各位记者同志,顾同学的时间也非常繁忙。他不仅有繁重的课业,还有一个在学校报备了的大学生创业项目。

所以我们今天特地给你们都集中约了一个时间,一会儿你们按顺序慢慢问,不会怪我们耽误大家时间吧。”

正常情况下,采访一个大学生,当然是应该一事一约,媒体记者才是大牌的一方,而顾辙应该抽出三段时间一一应对。

今天这局面,倒像是顾辙是大人物、所以开个“新闻发布会”,把有问题的记者召集到一起,集中问完,显得很有牌面。

院方这么安排,显然是知道这三家记者要采访的重点不一样,所以故意创造这个环境,让他们把自己“没想问”的问题,也全部听进去。

到时候如果记者脸皮不够厚,也就不好意思断章取义只报道自己问的那部分了。

要不是其中个别记者是得了背后的关照,急于采访挖料,估计都不肯接受这样的条件。

事到如今,大家也没法拒绝,几个记者便先后亮了身份:

“你好,顾辙同学是吧?我是省《教育信息报》的记者陈丹,今天有些信息想向你确认,不要紧张,随便聊聊。”

“我是方舟卫视教育频道的胡茜,这位是我们的摄影师沈老师。”

“我是省法制日报的秦潇。”

顾辙微笑着跟三个记者一一握手,端坐接受提问。

很快,市教育频道的胡茜率先发难了:“顾同学,听说你去年参加过化学奥赛省决,最终只拿了三等奖。但今年暑假里、竺可桢学院补录加试当中,你化学却考了满分。

那次考试的实验题目,甚至还是前一天在荷兰格罗宁根举行的化学奥赛全球总决赛的真题。你也因此得到了学校的嘉奖、最后被评上了新生的邱成桐奖学金,对吧?”

顾辙点点头:“这些都是公开信息,有什么问题吗?”

胡茜立刻跟着追问:“那你是怎么做到奥赛省决的时候只有省三等奖,后来第二年加试、却连全球总决赛的实验都能做满分的呢?是你去年放弃了还是发挥失常?

另外据我所知,你入学之后,这半个学期,各科成绩也不是学院最顶尖,甚至化学都没做到满分。我查过贵校的《邱成桐奖学金评选条例》,里面可是有硬性规定:

要确保学生长期综合表现保持在年级前5%,最好还有别的加分项贡献,才能保持享受奖学金资格,否则学校方面可以随时中止。你当初跟学校签的评奖协议里面,应该也有这一条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