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多赚哪有不赔爽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701字
  • 2022-02-19 18:08:30

处理孙镇岳那边的揭盖子事宜,前前后后也拖了顾辙一周多的课余时间。

期间甚至跑了两趟经侦、一趟证监局,才算是彻底搞定,顺便也长了点见识、稍微混个脸熟。

本来以顾辙一个大一新生的身份,要不是上面急于解决问题,是肯定不可能让他去证监局的,估计连大门朝哪边开都不知道。

10月25日,星期五,省证监局终于紧急下发了一个临时通知,要求所有在省内开设有营业部的券商加强自律。

从11月1日起,禁止发送任何宣传预测个股走势的广告电子邮件和广告短信。一经发现,就要吊销违规人员的从业资质、处罚相关营业部。

同时把本地发现的新情况、总结的新经验,第一时间上报京城的证监会。

这方面省局还是很有底气的,非常敢于上报。毕竟是率先帮着揭盖子、防止更多人民受骗。

而且这次的事情,严格来说也不是“本省券商率先违规经营”,因为犯事儿的那几家友商,总部都是设在魔都的,在东海省只是有几个营业部。

如此一来,就相当于“病毒是外来的,杀毒软件是本地的”,省局一点错都没,只有满满的正能量和政绩——

顾辙最初做的那点事情当然不能算病毒,因为他没有做坏事。只是他所用手段的外部表征和后来那些做坏事的人相似、用了同一套数学逻辑。

所以严格来说,顾辙算是“灭活疫苗”,模仿他的那些人才是病毒。

……

看到省证监局下发的临时通知后,孙镇岳才算是彻底踏实,可以安心回明州,等着年底被总部嘉奖、升迁。

次日正好是星期六,孙镇岳临走前非要请顾辙吃个午饭。

为了不显得生分,他还特地让其他一起打过工的同学都来蹭饭。

那些人显然不会拒绝到高档餐厅搓一顿,顾辙也就得给个面子随大流。

孙镇岳选在市中心的雷迪森西餐厅请客,在02年绝对算是方舟市的高端场所了,一碗艇仔粥都要70块。(别问为什么西餐厅有艇仔粥,那地方混搭)

他很敞亮地让大家想吃啥点啥,林静静叶小敏她们倒也不敢奢靡,最多就点点菲力牛排、红酒焗蜗牛和芦笋鹅肝什么的尝尝鲜就算了,没敢要龙虾帝王蟹。

顾辙就点了个最简单的凯撒沙拉、一份鳕鱼排和银鲑TAPAS,优雅地慢慢切。他知道孙镇岳是来找他表示感谢和聊天的,志不在吃。

否则的话,干嘛不请吃中餐?不就是不方便私聊么。

中餐适合一大群人喝大酒拉交情,分餐制适合两三个人形成小圈子。

孙镇岳看他的吃相,不由笑道:“怎么牛排和主食都不要,光吃鱼怎么吃得饱。”

顾辙:“连续几年住校、食堂里肉吃多了,比当初住海边胖了那么多。现在要好好管理,身体是自己的。”

孙镇岳不得不服:“你是个狠人,别的不用看,光看长相变化就看得出来,我第一次见人能几个月瘦二十多斤的。”

说完客气话,他也擦擦嘴,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桌,发现没人注意,就自然地掏出一个信封:

“这里面有一张卡,十万。之前跟你约好,你收手之后,我按你的套路继续做,得到纯利我七你三,最高不超过十万。

不过,最后还是没赚到那么多,我一共得了不到三十万,分三成才八万多——你要是不信,可以给你看私下的内部账目。

不过,这次揭盖子揭得漂亮,友商被拉下水的超出我预期,我就自掏腰包,多补你一万多,最后还是凑足了十万,大家交个长远朋友。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人眼光远得很,说不定以后迷茫了还会经常找你聊聊。对了,信封里除了卡,还有个红包,三千,你给叶小敏吧,汤药费是汤药费,这个就当是压惊的。”

顾辙面不改色地先把信封揣好,随口问:“如果年底调去魔都,具体做什么,有眉目么?你自己有没有想法。”

顾辙这人就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看在对方多给了一万多块钱,他就多送对方两句话。

反正又不用本钱。

孙镇岳:“还不知道呢,一开始肯定还是先从营业部副职开始干起吧,不过魔都的营业部和外地肯定含金量不一样,也算是高升了,我已经满足了。”

顾辙点点头:“也好,所谓转行不转庙,转庙不转行嘛。跳槽、升迁和转型,都要一步步来,换单位部门的时候,不能换岗位性质。换岗位性质的时候,不能换单位。

这样才能无缝切换、尽量把前面的积累用上。等你在新部门旧岗位稳住之后,再想别的也不迟。”

孙镇岳眼神一亮,顿时深以为然。这个道理他也只是朦朦胧胧有所觉悟,但没有顾辙总结得那么精辟。

他由衷叹服道:“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不过,听你这说法,你也觉得在证券营业部混下去前途不好?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急于捞一笔渡过难关就走的么?”

顾辙端起香槟抿了一口:“这不是显然的么——这大熊市还得熊几年,你说得好?华人向来是最有‘远见’的,去年大牛把未来三五年的想象空间都透支干净了吧。

送你一句话,我觉得你不适合待营业部、面对二级市场的股民。不如看看内部有没有往一级市场转的机会,哪怕暂时降级都行。

你这人脾气适合面对大客户,长期主义者都适合面对大客户,有机会强化一下资产评估、风控评估的业务水平,前途绝对比留营业部强。”

顾辙这个人情也是白拿的,因为这个道理原本孙镇岳后来自己就想明白了——这波A股大熊一直要熊到06年,整整四年多。

顾辙记得孙镇岳前世撑到04年底了,终于撑不下去,肯相信混营业部没前途了,想尽办法转到沪通证券负责保荐的一级市场部门,负责对接大公司的IPO上市承销。

这才有了后来两人的业务交集。

所以,顾辙如今无非是把孙镇岳原本前世两年后会看清楚的道理、提前两年告诉他,白卖一个人情:

别等了!大A的二级市场就是个垃圾,趁机早两年跳出去!服务2B市场的企业大客户吧!抛弃股民!

而且正因为02年还有不少人不信“未来会连续多年大熊”,所以急于跳出营业部的人不多,二级市场转一级市场的竞争压力也就没那么卷。

谁让01年的时候,二级市场营业部不少人都赚得盆满钵满,很多人还在怀念那时候的好日子,不肯放弃幻想呢。孙镇岳真要是早走这两年,未来绝对能往上爬得快五六年。

而这么劝对顾辙自己当然也有点好处,毕竟提前把一个朋友引导到股权融资圈子,等孙镇岳提前结交更多人脉,说不定以后顾辙需要融资、搞转股债的时候,也好多几个朋友介绍。

顾辙这辈子要做的是硬科技实业,所以融资渠道也是相对保守一点的。

那些投互联网的风险投资(VC),估计跟顾辙交集不大,就算有交集,他们给出的估值,也不会让顾辙满意。

那还不如找给传统产业股权融资的机构、发转股债。这样只要顾辙到时候有信心还钱,就不会被稀释掉多少股权,只要多还点利息就行。

孙镇岳听了之后,果然大为意动:“你也是这么觉得的?道理我也知道,无非是有点舍不得,不知道二级市场的熊市能熊多久……

唉,真要是恢复了牛市,肯定还是混营业部有赚头。不过你的眼光,我算是服了,这次就跟着赌一把,有没有命大富大贵就看这了。

谢了,要是以后我爬上去了,忘不了你这个哥们儿,要是没爬上去,也是我自己技不如人,怪不了别人。干了。”

孙镇岳也知道,既然下了决断,这时候就该说漂亮话。反正他要是赌失败了、想怪顾辙也怪不到啊,那还不如说得大方一点呢。

顾辙拿起香槟,跟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孙镇岳拿上西服:“我已经买过单了,你们慢慢吃,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便出门坐车回明州去了。

目送孙镇岳离去后,陆幽幽第一个凑过来,坐到顾辙对面,其他几个同学倒是没什么反应,依然坐在隔壁桌胡吃海塞。

显然对他们而言,菲力牛排和红酒焗蜗牛的吸引力,要远超跟顾辙多聊几句天。

顾辙也不避着陆幽幽,大大方方拆开信封看了一眼,又拿出信封里的红包,把三千块抽出两千块,只留一千交给陆幽幽,低声说:

“这个你晚上回女生宿舍时,私下交给小敏,算是给她压惊。”

陆幽幽没有出声,不过还是惊讶地捂了一下嘴,凑到顾辙耳边,这才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音量说:“不至于吧?这是孙镇岳给小敏的安慰钱?这都克扣不好吧?”

顾辙:“升米恩斗米仇,我不会黑她钱的,该她的自然会换个名目给。但为了这种被人推打了几下的理由,就一下子拿太多,容易让人觉得来钱太容易,养成碰瓷的侥幸心理就不好了。

再说,你当孙镇岳不知道我会私下里抽掉一些?他肯定知道,他只是假装不知道,让我做这个人情,让我过手。”

陆幽幽诧异:“他……知道?那他为什么还要费这个事儿?往你卡里多打两千块不就是了?”

顾辙忍不住摸着陆幽幽的头发,轻笑着说:“他已经打了我十万了,再多打两千,你觉得我会有感觉么?在一千的红包里,多塞两千,这感觉就不一样了,因为心理账户不一样。

你暑假里去扶桑的时候,总逛过伊藤洋华堂吧?如果伊藤洋华堂给你所有买的货打九折,会激起你的购物欲么?但是店家不打折、仅仅只是给你全退6%的消费税,感觉是不是不一样了?

打折,别人会觉得这是他应得的,是‘赚’的部分,而退税免税,别人会觉得这是帮他避免了损失,是‘少赔’的部分。

人天性有损失厌恶,所以股民和赌徒哪怕赚了一万陪了一万,还是会很不开心。应得而没得的痛苦,远不如自己兜里真金白银掏出去的痛苦。

卡里的钱,是我应赚的,红包里的钱,是补偿我们损失的。”

顾辙这番话绝对不是瞎吹,只是把商学院案例课信手拈来。历史上90年扶桑人刚搞消费税的时候,很多百货业就是销量重挫、怎么搞打折促销都没用。最后还是伊藤洋华堂先反应过来,要给消费者免税而不是打折,挽救了生意。

陆幽幽听得一脸懵逼,顿时觉得自己好惭愧,顾哥怎么什么都懂,他哪来的那么多社会阅历。

不过,她只知道:严格按顾辙说的去做就好了,顾辙肯定不是为了这点钱,他是为了叶小敏好。

而且,孙镇岳也是个算计人心的老江湖了,他为了跟顾辙结交、肯下那么大工夫揣摩,可见他对于跟顾辙的交情有多看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