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一气呵成(五千字大章)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4615字
  • 2022-02-18 19:51:56

因为顾辙进不了女生宿舍,所以林静静电话里跟他约的地方,是在校图书馆自习区。

如今距离期中考试还有一个月,也没什么人学习,所以说话轻声一点也不会影响别人。

看到顾辙后,陆幽幽第一个主动说明情况:

“阿辙,你看这事儿怎么处理才好?事情倒是不大,但总觉得憋屈,静静刚才差点闹着要报案,我暂时拦住了。如今你来了,我们总算有主心骨了。”

顾辙一抬手,示意大家不要急,然后大大方方走到叶小敏旁边,对着她坐下,先仔细打量一下。

叶小敏被他看得稍稍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扭过头去。

顾辙心中倒是完全没有邪念,陆幽幽也深知这一点,非常大度,完全没有吃醋的意思。

叶小敏这女生,在顾辙这帮高中同班同学里,论综合颜值倒也排得上班上前五。如果光看脸,五官甚至比林静静更精致秀气一些,算是仅次于陆幽幽了。

但是,高中三年从没任何男生对叶小敏有过想法,叶小敏自己也从没任何想恋爱的念头,始终是个低调没存在感的好学生。

主要是她的身材……完全看不出任何女性特征。苗条倒是很苗条,该凹的地方都有凹,该凸的地方比泉此方还平。

当然,这种女生穿男式西装的样子还是很帅很飒的,气场超A,或许将来职场上还是挺受欢迎的吧。

顾辙用法医和司法鉴定人员的眼光观察完之后,坐直身体,双臂如温庭筠一样叉在胸前,思忖着说:

“没受伤就好,就眉毛和耳侧这边有擦破磕破?别的没问题吧?怎么闹起来的?验伤了么?”

叶小敏这才止住了紧张,一五一十陈述:“事情是这样的,昨天去见的开户客户,本来应该是孙经理那边已经谈好的。这几个签完之后,我和静静就不做了。

谁知,昨天起冲突那个客户,身份是一家小企业的管理层。他之前已经被另一家‘友商’撒的网给骗过一次了,而且‘友商’做得很过分,不但用我们这招骗人开户,甚至还骗人直接买基金,那客户还亏了一笔,所以怀恨在心。

孙经理群发邮件筛选潜在客户的时候,他几次收到邮件,还以为我们跟那个‘友商’是一伙的,至少是同类,他就想钓鱼报复,假装答应开户。结果我上门后,才发现他们是想找人算账……

好在最后他们也没太过分,发现我跟之前骗他们的友商确实是两家单位的,也怕把事情闹大,又把我放了,也没怎么伤到,就是被推搡摔了一跤,磕破了一点。”

顾辙点点头,虽然叶小敏说得有点跳跃,但他已经捋顺脉络了。

孙镇岳那边,是八月下旬开始学他这套“概率二分法”拉客户的,九月中开始往省城这边蔓延。

省内其他几家券商“友商”的反应,平均比孙镇岳晚了半个多月。但根据林静静上次和顾辙透露的情况,那些“友商”为了捞快钱,吃相更难看,而且敢做越界的事情——

顾辙和孙镇岳,从来都只是用这招拉人开户,不会承诺帮炒股包赚,那些宣传也都是违法的。

但其他券商来晚了,容易赚的钱容易拉的客户都被赚走了,获客成本陡升,就有一些为了业绩铤而走险的、虚假承诺忽悠投资的。

这种情况,被骗亏损的投资客,肯定是憋了一肚子气的,再遇到第二个来忽悠的,就有个别不冷静的情况。

这种被骗者确实也有点可怜,也不知亏了多少钱。但一码事归一码事,因为亏钱,就与其他合法经营的券商从业者发生冲突、肢体推搡,那肯定是不对的。

冤有头债有主嘛,谁骗他的,那就找谁,找不到就直接报警嘛——事实上,叶小敏和林静静之前肯定也遇到过已经被友商骗了的客户,但那些人就比较忍得住,没冲动。

只是人过一百,形形色色,跑的客户多了,难免遇到个冲动、没文化、喜欢不走法律途径解决的。

顾辙想了想,这事儿倒是容易处理,顺便还能借此契机敦促孙镇岳彻底把揭盖子的步骤做完。

这也算是有始有终,当初顾辙自己想出来的计策,利用完后就该他亲手终结掉。

顾辙自己,也好重新整肃一下这支老同学组成的团队,确立自己的绝对领导。

微微吃过一次小亏后、有正反对比,才知道顾哥的好,这也是免不了的。

顾辙很快梳理了几条要求:“你现在立刻去医院设法验伤。验好之后,明天一早立刻就去昨天发生冲突的辖区派出所报案。

再把推人的那个客户的信息给我,把他弄到派出所之后,想办法让他也走法律途径,下决心把他受骗的事儿报案。

这种事情派出所应该不管,但是市经侦支队绝对会管——毕竟承诺炒股包赚买基金包赚,就已经算得上金融诈骗了。我们给他们指个路。”

另外,顾辙一会儿还会给孙镇岳打个电话,要求他今晚或者明早立刻赶来省城,到时候也能作为报案的广义利益相关人,想办法申诉一下。

比如,可以到经侦配合说明情况,强调“他们是合法经营的,但因为友商的非法经营,导致市面上鱼龙混杂、给正常经营者都造成了不良影响、导致合法证券业务的开展受阻”。

这样一来,也算是功德一件,能加速揭盖子的推动进程、倒逼着管理部门加快整肃。省里的证监局应该也会很快介入。

(注:证监会在地方上的机构叫证监局,设在省一级)

几个女生显然没见过大世面,只是听顾辙说要去医院验伤,就有些怯场了。

叶小敏还不好意思地说:“我都不知道要验伤……我就是被人推搡摔了一跤,也没什么伤呀,验不出来怎么办?”

顾辙摇摇头,只能是手把手教:“所以才让你别耽误嘛!一般有伤情的治安案件,冲突后24小时肯定要验伤的,不然谁知道你是不是那次冲突中伤到的。

你这点小磕碰,再睡一觉说不定就验不出来了!现在么,眉角那点擦破不是还看得见?而且你自己回忆回忆,身上有没有淤青,有的话就算‘软组织挫伤’,跟医生仔细指明一下。静静,你陪她去医院!”

顾辙也不跟人商量,直接就分派任务指挥上了。

几个同学看得一愣一愣的,对顾辙的镇定自若很是佩服,心中也萌生了一股念头:

“以后还是一切严格跟着顾哥干,哪怕是之前顾哥干过的业务、干得好好的,只要顾哥收手了,那咱也第一时间收手!哪怕明明还有钱丢在地上、都不能检!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可以白赚超额利润?真能捡的钱顾哥会不知道?顾哥都不捡,那就说明这钱肯定有陷阱或者有风险!”

顾辙这样带原始团队,当然也会产生问题。

比如就像项羽、拿破仑,因为过于强调个人微操(当然他们的微操也确实强),就导致手下将领缺乏大局观,容易沦为“执行超强、独当一面不行”的偏科生。

但顾辙也没办法,眼下自己实力还弱,原始团队凝聚力和忠诚度才是最重要的。

任何生意,初创阶段靠的就是劲往一处使、有一个绝对大脑就行了,主意多只会坏事。

……

顾辙帮着敲定了行动计划之后,具体的执行当然是非常顺利,这种小事也不可能折腾出什么意外来。

当晚林静静陪着叶小敏把验伤手续全部做好、拿到报告顾辙过目。第二天就顺利去报案。

孙镇岳倒也负责,得到消息之后也第一时间赶来省城,还带了一个助理,亲自帮忙在场外斡旋、处理各方关系。

那个跟叶小敏冲突的“受害基民”,当然是被弄到了派出所,接受了一番讯问。好在事情也不大,他也很快认怂了,派出所就希望叶小敏这边也接受和解。

如果叶小敏不肯和解,那么仅凭对方动手,让对方去看守所蹲五天还是做得到的。

那样的话,叶小敏应该也得不到什么赔偿,因为她的实际损失实在是太小,就一丁点擦伤和淤青,以02年的物价和医疗费,拿着医院凭证报销也没多少钱。

但顾辙在乎的不是这点小钱,他也是不想做人做绝,何况对方还有利用价值呢。

另一方面,叶小敏自己也不是什么脾气非常强硬的人,如果不是顾辙让她报案,她自己说不定就放弃了。

所以最后就答应了和解,让对方道了个歉,然后连汤药费和其他所有损失,累计赔了一千块钱。

和解之前,叶小敏按顾辙交代她的说辞,劝对方“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前天为了被人骗买股票的事情都敢冲动打人,为什么不去经侦/证监局报案”。

话里话外的暗示,无非是“只要你去金融监管报案,把那边的事情闹大,这儿打人这点小事咱才肯和解”。

对方当初只是一时冲动,如今冷静下来基本智商还是有的。为了不进去蹲五天,就果断表示一定秉公告发。

反正这么做、那个被骗基民自己也只有好处没坏处,属于双赢。一个“只有搞证券诈骗的友商受害的世界”,就这么皆大欢喜地达成了。

此后两三天,无非是各种跑手续的过程。顾辙七月初搞出来的“概率二分法群发垃圾广告邮件吸引人开户”的证券拉新商业模式,总算是在顾辙亲自酝酿的揭发之下,被终结了。

过程中,顾辙本人倒是也被经侦和证监的人喊去喝茶聊了几句——主要是复查之后,发现这个赚钱套路,最初似乎是从顾辙的暑期兼职营业部、由他出业绩的时候出现的。

顾辙暑假里毕竟拿了二十万提成,这是怎么都躲不过查的,也不用隐藏,他大大方方主动就说了。

只不过,所有证据都显示,顾辙只是拉人开户,从来没骗人炒股、更没骗人买基金,所以他持身非常正。

只是后来新的宣传方法扩散后,学了这招的人越来越下作,变种变得越来越无耻。

最后导致顾辙几个还在做的老同学、前同事,也成了这场混乱的受害者,他才出面仗义执言,劝受害者揭发友商的乱象。

经侦的人也不是没想方设法从顾辙身上捞点结果,最后就抓住他“为什么同时给不同的客户发内容完全相反的个股宣传邮件,一半宣传让潜在客户关注利空、一半宣传让潜在客户关注利好”。

毕竟,这也是顾辙身上唯一有可能被攻击的点了,如果他“明知自己发的两部分邮件,内容完全相反,那就说明你发的时候就知道有一半肯定是错的”。

虽然,证明了这一点,也不能把顾辙怎么样,最多就是留下一点道德谴责的空间,而法律上顾辙确实没做错。

但顾辙何等老江湖,他敢做这事儿,显然是早就把局做得非常完美严密。

他直接如实坦然相告:“有么?我怎么不知道。哦,你说有同时看好和看空同一支股票的邮件?没有吧,这些看好的,不是这个邮箱发的么?那些看空的,是另一个邮箱发的。这是两个独立的人的操作啊。

前者看好是我发的,后者是另一位同事发的,我跟她平时对股票的看法就很不一样,我比较乐观,对股市有掌控感,所以我经常发看好消息。她是新人,刚接触,比较悲观,所以只发警告信息。”

邮箱地址和邮件内容里留的电话号码都不一样,显然一个是顾辙干的、一个是陆幽幽或者别的女生干的嘛!

经侦和证监的人回去查了历史记录后,发现还真是完美符合这一点。

这就没办法了,只能说两个人就是这么巧、刚好所有问题上天然看法就是相反,没有通谋预设。

哪怕他们再把顾辙和陆幽幽之间的短信记录、邮件纪录/QQ聊天记录都拉出来,也看不到任何预设立场分配通谋的操作。

最后,经侦和证监的经办人员也不得不感叹:

“还真是正直啊,是个目光独到、数学洞察敏锐的高材生。自己对照摸索出了这么厉害的宣传手法,最后还不畏得罪人、发现这东西有可能被坏人利用后,亲自揭盖子终结。”

有些事情,非要弄得太难看也没意思,确实有实打实黑心的友商该对付,何必揪着顾辙这种“仗义执言”的不放呢?

通过这个审查之后,顾辙就摇身一变,在这事儿里成了绝对的正面吹哨人、堵漏黑客。

孙镇岳也在场外帮忙斡旋打点了一下,期间也作为举报者所在营业部的领导、出面接受谈话,并且帮忙揭发了友商的一部分手法。

最后结果皆大欢喜,好几个明州和省城这边黑了心骗人买基的券商营业部经理,被处罚地处罚,吊销执照地吊销执照,倒是没人直接进去,可能事情还在萌芽阶段,损害也不大吧。

孙镇岳估计,这番折腾后,友商的好几个营业部遭到重创,他还立了揭盖子的功劳,年底他肯定够资历和成绩调回魔都总部了。

而这一切,都是顾辙帮他做局的,他对顾辙的感激也是溢于言表,在给顾辙结算尾款时丝毫不敢克扣,甚至还主动多给了一点,继续结交顾辙这个朋友。

孙镇岳还给为这事儿被打的叶小敏单独封了个红包——当然,孙镇岳很会做人,他知道叶小敏以后不可能再跟他干了,

所以暗示叶小敏“这是看在小顾的面子上,给你的红包”,让叶小敏领顾辙的人情就行。

至此,顾辙在证券和金融圈里的所有隐患,彻底抹平翻篇,还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吹哨人美名。

他总算可以一身轻松,全身心投入到科技行业中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