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人与人的差距,有时候比人与狗都大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2786字
  • 2022-02-16 17:20:11

听到顾辙这自信满满的宣言,陆幽幽心中一下子就踏实了很多。

“原来是这样……赢了官司还能不得罪人,那就最好了。你最近肯定累坏了吧,细节我暂时就不多问了。”

其实,从刚才跟顾辙重逢的第一瞬间起,她内心就充满了千言万语,还有惊艳与诧异、甚至有一丝陌生和神秘感。

毕竟之前她是七月底出的国,考察旅游一个多月,后来又赶上父亲的病,已经整整八十天没见到顾辙了。

要不是顾辙沉稳坚毅的气质始终没变,陆幽幽都差点认不出来他了。

好在,陆幽幽心细如发,擅长观察,刚才在隔壁等候时,她就注意到旁边还有几个像是同学的家伙,似乎也在等顾辙。

剩下的话不便当众说,还是晚上回校再抽时间聊吧。

她大大方方转过身,朝站在旁边略显手足无措的吴丹青等几人说道:“你们也是顾辙的同学吧?来看他调解官司?你也真是,怎么都不介绍介绍。”

最后半句话,她显然是对顾辙说的,语气显得自然而然。

吴丹青这才敢上前开口:“顾哥,我们也是怕你官司棘手,过来看看,没想到太多虑了。这是你女朋友吧,真漂亮。我说你平时对本院的女生正眼看都不看呢。”

顾辙大大方方轻拍一下陆幽幽的肩膀:“陆幽幽,高中同学,老朋友了,环境工程系的。这位是林静静,也是高中同学,日语系的。”

然后他又一一向陆幽幽介绍吴丹青他们。

陆幽幽大大方方和张涵等女生握手,她们顿时颇感压力。

哪怕陆幽幽很和气,她们还是羞愧得抬不起头来,有一种半夜三更被月火术净化的感觉。

吴丹青则趁着这个时间,在旁边找林静静搭讪。

他已经看出来了,虽然顾辙口风很严,不承认这俩妹子中任何一个是他女朋友,但显然是跟陆幽幽更为亲近。

可惜,吴丹青很快也失望了,林静静才稍微跟他聊了几句,就很照顾他面子地暗示:姐已经有男朋友了。

“美女果然容易名花有主啊!”吴丹青心中哀嚎,却是丝毫不敢再动别的念头,一切就此打住。

大伙儿又稍稍聊了一会儿案情,顾辙也不藏私,挑能说的说了一些。

他也知道,自己这次表现出来的实力太强了,如果什么都不解释,同学们反而会把他脑补得更为恐怖,说不定没几天学院里就会乱传各种不可控的小道消息。

那还不如诱导一下,让这种脑补在顾辙希望的方向上生长。

顾辙便很是随和地指点江山:“今天这个案子,之所以能和和气气调解完,关键也不是我多强,也靠对方公司内部大公司病严重,做不到上下同欲,做不到将能而君不御之。

他们内部那个跟我过不去的山寨剽窃研发负责人,本来在事业部内部就有挺多人不待见他的,觉得他钻空子刷公司KPI、搞小圈子利益。

所以这次是趁着我把事儿闹大,对面有人顺手里应外合把那个山寨负责人搞掉了。要是对方内部没有这种矛盾,光靠我也没那么容易搞定的。

专利圈子里这种事情也很多,大公司遇到大案子都会耐心较真,他们一旦较真起步成本就很高。所以小事儿反而花点小钱息事宁人的很多,跟我硬来,省的钱还不够花律师费。”

吴丹青等人听得似懂非懂,但心中都充满了一个念头:顾哥好懂!从法律到人情世故到行业潜规则,都是如此。哪怕咱听不懂,但至少知道他很厉害的样子!

……

大伙儿就这么一边轻声聊着,一边往法院门口走去。

忽然,背后传来一阵皮鞋鞋跟的急促响声,众人连忙下意识往旁边闪身让路,随后就看到两个穿着黑西装制服的女人路过。

南方的十月份天气还没转凉,法官和书记员穿夏装秋装都行,夏装也有西装小筒裙的,不过尺寸都很严谨,筒裙全部是过膝的,而且工作时都不会化妆。

眼前路过的这俩女性,穿的就是这种筒裙夏装,手里拿着不锈钢饭盒直奔食堂,应该是刚才判案子拖了时间,所以至今还没吃午饭。

其他同学没见过世面,也就更怯场,顾辙只是象征性地往走廊侧面退了一步让出路,而其他人看到法官都恨不能直接退到墙根了,就显得顾辙很突兀。

那女法官正是才去吃饭的潘筱婷,看到顾辙就朝他得体地微笑点头,随口说两句:

“这不小顾么?今天这案子表现不错,能一次性调解通过,我们也省事儿。刚才卷宗结掉报上去,庭长还表扬我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法官当然不会在结案后跟当事人聊天。但潘筱婷今天是第一次独任制处理案子,之前两年都是助理身份,自然记忆深刻一些。

顾辙得体地微微欠身:“多亏潘法官专业水平过硬,斡旋高效,主持正义,也让我这种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将来更相信政府,更相信法律。”

顾辙都不需要过脑子,直接一套“胜诉人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的标准感恩感言”抛了出去,一看就是会家子。

潘筱婷虽然明知这是套话,但人性都免不了喜欢听好话,也就春风得意地说:“不用说这些客套话,有个事儿提醒你一下。

今天这个案子,是《人民调解工作的若干规定》下发后,我市第一个调解结案的知识产权类民诉案件。后续省里的法制日报或者经济频道,可能会有相关跟进。

真到了那时候,具体该怎么说话,你最好自己准备一下——不过我看你现在就挺会说的,应该问题不大。”

顾辙脑子飞速一转:

“哦,想起来了,《人民调解工作的若干规定》嘛,那不是最高院9月26号刚发的,今天10月17……中间还有长假,才11个工作日,难怪呢。那我运气还真好,多谢潘法官的关心,我知道该怎么说。”

潘筱婷和旁边的秦暖闻言,心中对顾辙的认识又加深了一分:这个年轻大学生不一般呐,准备个案子,不仅直接用到的法律和司法解释了解得很充分,连周边外围功课都做得很扎实,而且反应非常快。

而与此同时,吴丹青等同班同学,看着顾辙和潘筱婷不卑不亢地侃侃而谈,更是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

卧槽!顾哥怎么做到的?

他和潘筱婷事先肯定是不认识的,否则对面肯定会要求回避。这也就意味着,顾辙仅仅打一个官司,就可以跟对方混脸熟,虽然谈不上私交。

而且那法官和书记员,看上去还都是比较高冷的那种。

大神啊!吴丹青简直想恳求顾辙收下他的膝盖了。

所有吃瓜群众中,只有陆幽幽是一脸的骄傲,完全不觉得意外。直觉已经让她无条件充分信赖顾辙的能力了。

姐看上的男生,就是这么优秀!

顾辙聊完天,回过头来,才看到同学们一个个或是张大了嘴,或是下牙床跟乌蝇哥一样前伸咬住了上嘴唇,久久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走啊,哦,刚才那个是本案法官,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

顾辙唤醒众人,这才出门,准备坐车回校。

他今天来的时候是打车的,回校按说应该坐公交车。毕竟那么多同班同学来关心他,给他捧场,他也不好脱离群众。

不过,看到他和陆幽幽出门,陆家那辆辉腾已经远远开了过来,停在大门侧面五十米开外的道旁。

陆谨明在扶桑手术恢复的这几个月里,这辆车也没人用,所以陆幽幽这次回国时,她母亲就让司机把车开到省城来接机,顺便让女儿用几天。

顾辙盛情难却,也就顾不上“脱离群众”了,只好抽出两张五十块跟吴丹青他们道歉:

“真不好意思,劳烦你们来关心我,还不能跟你们一起回去。你们还是打车吧,免得下午的课迟到。我是无所谓,请了一整天假的。”

同班同学见状更是羡慕不已,但绝谈不上“嫉妒恨”,只是羡慕得心悦诚服:

顾哥结交的女神不但知书达理,美貌惊人,居然还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唉,人与人的差距,有时候比人与狗都大。也只有顾哥这样文理兼通的才俊,才配得上这样的女神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