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高光时刻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703字
  • 2022-02-15 18:42:51

顾辙知道,这种需要对方丢脸服软的事情,是急不得的。

石韬晦显然需要时间慢慢消化他的说辞。

顾辙便拧开自己带来的矿泉水,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用自言自语的节奏,潜移默化施压:

“老子曰: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车子的轮毂没做死,才能转起来。拿陶土做碗,中间空的才能盛东西,造房子,中间有空间才能住人。童双庆因为忍不住,乱惹事,所以才被降职,没人会不服的。”

“我知道怎么暗示领导找台阶下了,谢谢。”石韬晦终于融会贯通,彻底整理好了对内的说辞。

他知道顾辙说的这些大道理是否真的有用,其实不重要。但至少有价值,而且冠冕堂皇,适合作为台阶下,那就行了。这种推卸责任的时候,本来就可以花里胡哨一点。

他很快去跟陈清风汇报,陈清风再跟公司领导请示——当然,陈清风肯定不会提顾辙,只会说这些道理是他自己想出来的。

这样也是给领导留面子,免得他们觉得家丑外扬了。

顾辙也不在乎,这本来就是打一棒给个甜枣附送的。

十分钟后,石韬晦便回来,跟顾辙承诺:

“您希望的那个长期合作的框架协议,可以通过,就作为表达我们调解诚意的附带条件好了。

这个案子我们该认的认、该赔的赔,另外之前你想卖的那几个专利,也全部按你当时的报价全部买下。您看这样行了么?”

“可以,合作愉快。”顾辙伸出手跟对方礼貌地握了一下,似乎从来就没有不愉快。

石韬晦最后补充了一句:“有一点要提醒你,大领导只会把童双庆降职,不会开除。因为降职的话好歹还能继续控制,他干不下去自然会自己辞职。

而如果直接开除,一来是没那么严重,容易引起人心反弹。二来公司也会对其失控,这种涉及技术领域的前管理人员,怎么也得先慢慢边缘化两年再说。”

顾辙抬手示意不必说下去了:

“放心,我不在乎,这些东西本来就不用跟我说。要是真开除了反而麻烦,他肯定会设法报复公司,也不利于竞业、保密条款的执行嘛。”

石韬晦彻底松了口气:“您理解就好。”

各方都打电话、要授权,确认清楚之后,调解休息时间也到了。

大家回到潘筱婷的调解庭,最后陈述了双方意见,都表示愿意调解结案。

潘筱婷了解了双方最后开出的条件时,饶是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依然忍不住惊诧,

她略有深意地看了顾辙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羡慕和佩服。

书记员秦暖更是连羡慕都羡慕不来了,只有佩服。

这小学弟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调解之前,自己和潘姐都觉得他肯定是没戏的啊。

名校的高材生都这么可怕了吗?

“没问题的话,就在调解书上签字吧。”秦暖最后制作好了调解书,送到双方案头。

顾辙微笑签字,飒爽退场。

……

顾辙在知识产权庭调解时,隔壁的民二庭,今天的旁听人员似乎也特别多。

几个情商略显逗比的男生,在那儿看什么都好奇,随时会惹祸的样子。

“隔壁还没结束么?在这等好无聊啊,听都听不懂。”

“我们这种理科生,果然不该来法院凑热闹。再拖下去,可别下午上课迟到。”

这三人正是顾辙的室友吴丹青、孔超凡和蒋从文,他们旁边还有几个同班的女生,也是昨天顾辙跟郭导员请假的时候听见的,所以趁午休过来见见世面。

顾辙那个调解庭应对方当事人要求不公开,关心他的同学就只能先在隔壁庭打发时间、等他散场出结果。

因为听不懂,孔超凡的耐心渐渐耗尽,就打算先中途退场。

还是吴丹青来之前查过诉讼法和法院条例,提醒他:

“出去可就进不来了,诉讼法虽然规定公开审判可以旁听,但也得遵守法庭秩序。开庭前就得到,中途只能退场不能进场的,否则小心被法警抓走。”

孔超凡、蒋从文只好继续耐着性子,百无聊赖东张西望。

结果这一张望,蒋从文就眼前一亮,看到侧后方靠窗的位置坐着两个惊艳的美女。

他瞬间肾上腺素多巴胺内啡肽全频段疯狂分泌,拿胳膊肘无声地捅捅旁边俩哥们儿。

吴丹青和孔超凡朝他眼神的方向看去,也是瞬间就不困了。

“哇塞,刚才我们进场的时候没看见,肯定是比我们来得更晚吧,难道也是来凑数随便听听的?左边那个美女好瘦啊,有90斤没?这身材真不容易,脸也不错,咱们院……”

情商不足的蒋从文刚想说“咱们院全部的女生,跟这俩比没一个能打的”,但随即被吴丹青掐了一把,让他注意生命安全。

果不其然,前排那几个同班的女生,听到他的窃窃私语,立刻竖起耳朵,扭头怒目而视。

其中一个班上最虎的妹子,名叫张涵,是个一百三十多斤的肌肉妹,那想刀了蒋从文的眼神都藏不住了。

虽然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谁让竺院每年女生都不到五十个,还都是理工科学霸。三个年级加起来也就一百三四十号,全加起来都找不出一个比墙角那俩美女漂亮的。

吴丹青作为班长,为了保护室友连忙岔开话题,压低音量安抚说:

“嗨……要我说,左边那个其实也就那样,身材确实骨感,脸也还行,我们系花不比她差多少。”

听他这么说,妹子们那想刀人的眼神才渐渐平复了下来。

这就好比跟妹子说“刘亦菲确实比你漂亮一点”,那对方多半不会生气。

至于靠右边那个美女,吴丹青压根儿就没敢评价。

毕竟绝对颜值摆在那里,良心不容许他睁着眼说瞎话,哪怕是为了帮哥们儿保命都不行。

那美女虽然微胖一些,但不瞎都看得出她比左边的还漂亮很多,站起来绝对长腿高挑,身材极品。

脸型弧线非常完美,唯独下巴不是很锥,有一点点跟林青霞那样削平的棱角。脸颊稍稍有点苹果肌,但却丝毫不显突兀,反而能在梨涡浅笑时更显魅力。

两个妹子都是黑长直的如瀑秀发,但右边那个发质更有光泽一些,整个人也就显得更有元气,皮肤也光滑白净如水煮的蛋清。不似左边那个,似乎是太瘦了,有点干枯憔悴。

只可惜,右边那美女看上去情绪有些低落,不时看着窗外蹙眉哀伤,心事重重。

但凡有男人注意到她的表情,都有一种忍不住上去问问她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的冲动。

三个男生在安抚完同班女生、恢复安静后,此后的旁听时间里,就一直侧着头看向窗边,那脖子肌肉的僵硬程度,简直跟昨晚睡落枕了差不多。

“靠,还以为他们心里只有学习呢,真不要脸。”张涵偶尔回头,注意到这个情况,心中暗暗啐了一口。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安静的走廊上,终于传来一些动静,原来是隔壁知识产权调解庭终于完事儿了。

顾辙和陈清风谈笑风生地离场,似乎从没有任何不愉快,反而跟老朋友似的。

可惜,吴丹青他们注意力全在美女身上,已经忘了今天是来关心哥们儿的官司的,甚至连听力似乎都下降了。

顾辙在走廊上的轻声说话、从后门传进来,他们都没分辨出来。

最后,还是那俩美女更警觉,听到顾辙的声音后,立刻悄悄地起身闪人。

吴丹青他们在美女消失的一刹那,才猛然弹簧似地扭回脖子,蒋从文还闪了一下,不由捂住脖子颇为痛苦。原来保持那个角度太久,肩颈肌肉都彻底僵硬了。

好在脖子的疼痛并不影响行动,他们总算清醒过来,也悄悄追了出去。

结果刚走出后门,就看到顾辙在走廊上颇有气度地跟几个西装男女谈笑风生,而那俩美女正站在顾辙对面十几步远等着、并没有上去打扰。

“卧槽?这俩美女也是来等顾哥的?我们看见了什么?他去哪儿认识来的?总不能是同学吧?

我们学校有这样的美女么?至少右边那个绝对不可能,不然有这样的校花,军训的时候早就传开了。”

几个男生内心顿时很是崩塌,但情商略高的吴丹青稍稍受挫之后,又升起一股希望:

“没关系!那边有两个美女在等顾哥!大不了最漂亮那个咱不敢想,剩下那个不就有希望搭讪了么!我好歹比他俩帅,衣品也好,真要有机会肯定是我的!”

而张涵等同班女生,原本跟着一起来关心顾辙,内心肯定也是有所期待的。

看到这一幕,则是彻底死心不想了,太碾压了呀。

顾辙因为在聊天,反应稍微慢一些,直到眼神余光注意到前面站着两个女生,他下意识一撇,这才眼神一亮,充满了温柔。

“陈经理,那就这样吧,希望保持合作愉快,以后有机会再聊。”顾辙也不跟陈清风他们握手,只是直接抬手在额角小幅度一挥,示意他们自便。

陈清风原本聊得挺投机的,忽然被顾辙掐断了话题,微微有些不快,但也没表现出来,随后才意识过来。

这才笑着告别:“顾总真是年少有为,才俊不凡,这种小调解,都有那么多人关心,那我就不打扰了。”

顾辙不跟对方客气,直奔陆幽幽,趋到相隔两步的距离,精准停下:“今天回来的?怎么知道我在法院?”

陆幽幽眼神中充满了复杂,有感激,有感慨,有歉疚,也有羁绊,深呼吸了一口,扫去脸上的忧郁,强行挤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嗯,今天刚下的飞机,落地才收到静静的短信,说你今天有案子,就让她带路来看看。医生说,我爸的手术创口已经初步愈合了,剩下三个月就是静养等肝慢慢长回来。

真是多亏了你,不然我都不敢想我家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但我现在心情很乱,我别的什么都没心情想,希望你……给我一点时间。”

顾辙笑得很阳光:“胡说些什么呢,我们不是一直是最好的朋友么,都互相帮助了这么多年了。有些东西,本来就只是愚者千虑,偶有一得,说什么恩不恩的。我这学期本来就忙。”

顾辙非常珍藏这份友谊,故意把自己说得日理万机,这样陆幽幽也就不会觉得他是在等她,不会有太多歉疚了。

陆幽幽听了这个善意的谎言,果然好受了些,她的关切之心,也自然而然被拉回顾辙的事业上。

她连忙抹了抹眼角,走心地问:“对了,刚才那案子……是你调解赢了么?我对你有信心,不过怎么看你跟对方有说有笑的,这也不像是撕破脸的竞争对手啊。”

顾辙傲然一笑:“你的信心很准。江湖不是非友即敌的,打赢了别人还不招恨,这才叫本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