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人生是一场长跑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660字
  • 2022-02-13 12:14:21

顾辙是躺在床上、思维都还不太清醒的情况下,闭着眼睛跟林静静打的电话。

他最近实在太累了,军训,读书,操心生意和法务博弈。

挂断电话后,他本想再睡会回笼觉,但只觉眼角干涩发疼,眼屎都硌得慌,只好起床洗漱。

很多学习好、高度近视的人,都有这毛病,疲劳时眼睛分泌物特别多。尤其昨晚睡前顾辙还照过镜子,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唉,不能再这么拼了,好不容易重生,就该全方位自律。不但要锻炼、减肥,也要控制近视。那种健康换事业的人生,过一次就够了。”

洗完脸,顾辙对着卫生间里的镜子又检查了一遍,确认眼内血丝消退了,才如是暗暗告诫自己。

反正家里的难关也过了,有什么好急的,是时候放慢一点节奏了。

仔细回想,重生后他居然连续拼了四个月。如今距离17周岁还差两个多月,高三体检时近视600度,虽然也很高了,但还能挽救控制。

前世因为太拼,加上高中毕业后彻底放纵了用电脑,成年后最终近视恶化到了900多度。

后来去医院看的时候,医生还说他眼角膜太薄,可切削部分不够,即使做激光也无法完全抵消近视,他也就放弃了手术。

人到中年后,三高和脂肪肝、肥胖这些,倒是随着自律锻炼慢慢恢复了,近视眼却是一辈子恢复不了的。

如今重生了,一定要保住这最后300度不再如前世那样恶化。

顾辙对着镜子稍微想了想,脑中就大致有了规划:

首先,这两年一定要少用电脑,除了机密的事情以外,其他日常的工作,比如打字,准备日常文书,可以私下雇个可靠的同学帮他做。反正现在有钱了,他自己口述就好。

熬过这阵子后,视力也完全发育稳定了,届时的液晶显示器技术也能比现在更进步一些,刷新率更高眩光更低,也就更护眼。

至于打游戏,顾辙那中年人的灵魂本来就过了沉迷游戏的年龄,忍两年不打绝对是做得到的。

有时间空下来就多运动,大不了有钱后玩点贵族运动作为消遣,绝对能兼顾健康和趣味性。

收拾完之后,顾辙看时间才十点半,跟林静静约的午饭见面还有点远。

他想了想,还是先回趟办公室收下陆幽幽的邮件——

都怪02年东海大学的宿舍里,还不给学生开通网络,搞得顾辙都懒得把笔记本带回寝室,又不安全还没用,每次上网还是得去办公室。

(即使后来通网了,最初几年也是不允许大一新生申请的,只有高年级寝室可以申请)

……

几分钟后,顾辙回到校外那间多日没用的办公室。到处都脏兮兮有点积灰。他也没空打扫,只是稍微擦了擦桌子,打开电脑。

登陆邮箱后,他很快从一堆垃圾邮件中,找到了陆幽幽的邮件,是五天前发的。

邮件上先是说,很感谢顾辙之前的提议,没想到她父亲真查出问题来了。是8月20出的体检结果,幸好查得非常全面深入,发现了一个极早期的病变。

然后陆谨明进行了接近一个月的控制治疗、术前准备,最后经过观察,加上家人的劝说,决定手术根除。

安排在9月15动的刀,9月20日确认手术算是成功,切掉了小半个肝脏。陆幽幽又稍微陪护了父亲几天,等他精神清醒,才回的国。

不过她也就回国了不到一周,赶在最后期限前把新生报到和军训考核等等实在拖不了的事情料理完之后,就马不停蹄继续请事假飞扶桑了。

她家公司的生意,只能是停止扩张,暂时进入保守经营,日常交给小股东、经理人打点。她们家的企业,她爸还是绝对控股的,在75%以上。

她母亲朱盈盈一开始想陪护丈夫术后恢复,后来发现那样只会让丈夫更焦虑,不得不承诺会回国盯着公司运营,免得被人架空挖角。这才导致术后陪护不得不交给女儿。

好在,陆家也有钱多请护士,最初的半个月过了之后,陆幽幽就不用亲自照看了。

邮件的最后,陆幽幽还说了些情绪上的倾诉,顾辙从字里行间看得出她的感激和心乱如麻、憔悴。

甚至,还有几句话,隐晦地试探顾辙,说什么“大学生活是不是很多姿多彩,有什么人生机会就抓住”。

顾辙太了解老同学了,他稍微一琢磨,就知道对方是在试探他“是不是进了大学之后就很急于找女朋友”。

顾辙当然不急,陆幽幽这摆明了是“因为父亲还在术后危险期,身为人女无心在这种时候想别的”,但又不好意思正面明说让顾辙等。

“你都等了这么多年了,我再等你几个月怎么了。大一上学期本来就特别忙,哪有时间谈情说爱。”

顾辙心中如是暗忖,又揣摩了一下措辞,回复了一封得体的邮件。

他知道一般的手术恢复其实是挺快的,陆谨明这次会拖得久,主要是得花2~6个月的时间等肝脏重新长回来。

肝跟心肺肾等其他脏器最大的不同,就是肝本身可以靠细胞分裂把残缺的部分补上。所以亲体肝移植的时候都是从供体切三分之二个给受体,供体自己的肝慢慢会重新长好。

陆幽幽在邮件里也提过,她原本还想签字跟扶桑医生申请,切一点肝给父亲用。

但陆谨明了解之后,知道自己的肝并没完全坏,当然不肯用女儿的半个肝,医生也觉得没必要,坚持只需做陆谨明自己的半肝切除。

顾辙看到这时还挺感动的,至少陆幽幽挺孝顺,这样的人应该也更让人放心,值得等等。

……

回完邮件后,顾辙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回到学校的临湖食堂,上二楼点了一些菜。

东海大学的紫金港校区原本是湿地改造而来,校区里有不少疏浚出来的小湖,还有堆积的人工岛。

临湖食堂就位于西校区的湖心岛上,环境还不错,一楼中式快餐,二楼偏西餐可以点菜。

顾辙倒不是喜欢吃西餐,只是中餐人少不好点菜。西餐么每人一个牛排、意面就行了。

刚坐下没多久,林静静就一个人来了,顾辙不由问了句:“徐嵩没空?你们闹别扭了?”

“没,他踢球呢……”林静静刚回答了几个字,就愣住说不下去了。

懵逼了五六秒钟后,才忽然想起要呼吸,大喘气了两口,细细解释:“国庆节他也有安排,我就没拉他,反正是聊之前暑假兼职的事儿嘛,他又不知道。”

顾辙也就没再问这个话题,反正徐嵩不吃醋就好。林静静的脾气有些莽,也正因如此,茶艺的事情她是做不出来的,单独和她吃吃饭也没关系。

林静静坐下后,喝口蜜桃冰茶平复一下视觉冲击,才心直口快地夸道:

“我之前就听说了,你入学报道的时候因为跟照片差太多,闹到招生办老师出面证明你身份,还传说竺院有个入学就拿了邱成桐奖学金的。

没想到啊,比我想象的还夸张。我觉得我算熟悉你的了,八月初还见过,还是差点没认出来,你这至少又瘦十五斤了吧,

幽幽要是知道,肯定羡慕死你了。她高考之后也很努力了,最多才减回去七八斤吧。当初真没看出来你连这方面都挺潜力股的。”

林静静没有看错,毕竟顾辙报到时就比高考前最重的时候减了二十多斤了,军训这一个月锻炼强度那么大,顾辙又掉了四五斤。

军训结束时他称了称,已经只剩143了,对于一米八出头的人而言已经非常标准。

顾辙相信,所有的高中老同学,将来第一次再见他的时候,惊讶程度都绝对不会比林静静小。

两人聊了几句,牛排和意面、沙拉都端了上来,每人一套,顾辙就一边吃一边聊起正事儿:

“对了,孙镇岳后来又怎么找上你和小敏的?他现在还让你们做电话销售?你们都人在异地了,效率肯定不高,这不合常理啊。”

林静静:“孙经理没让我们做电话销售,反而是让我们俩按照他提供的已经谈妥的客户资料、上门找人签约开户,跑手续走流程。

因为要跑来跑去,每天能做的量不多,他给的提成也加高了点,签一个合同给三十块。我和小敏觉得虽然不如暑假里赚得多,但毕竟也是钱,还不费心,就继续做了。”

顾辙一愣,随即从对方的话语中捕捉到两个信息:第一,孙镇岳这家伙,居然用那套法子在明州本地开户拉新已经不满足了,现在开始捞过界,到省城找人开户了。

券商炒股客户异地开户,在后世那根本就不叫事儿,因为后世电商和网络支付太发达了,炒股根本不需要肉身去营业部。

后世的开户提成之所以比02年还低,就是因为一个人可以在很多券商同时开户,户头的含金量暴跌了。

不过在02年,异地开户还是比较罕见的,没有支付宝的时代,就只能靠电话委托远程操作。

也正因如此,券商不太管下面的营业部是否越境拉客,能拉到就是本事。也难为孙镇岳居然想到这种吃干抹净的打法。

顾辙估计,肯定是因为之前他暑假里在明州本地用这套打法做得太成功。所以明州有电子邮箱的潜在炒股客户,基本上被他大水漫灌割了一茬。

孙镇岳接手想扩张,本地那点剩余价值一榨干,就不得不往邻市和省城捞过界,能拉一点是一点。

如此环境下,明州本地那些“友商”的证券营业部,就算学了顾辙的招,也没法大规模复制,容易上钩的都钓完了。

所以友商要么也学了招数之后在外地用,在空间上腾挪。要不就只能在“业务质量”上深挖,比如对已经开了户的人,开始搞虚假宣传、骗人委托基金,把浅割过的韭菜再深挖刨根一次……

一旦出现这种恶劣的情况,孙镇岳肯定得收网吧。

顾辙心中对局势也算大致有数了。

问清楚这些情况后,顾辙又想起一个问题:“不过,你们现在相当于做的是最后签约的活儿,就是暑假里我们让李姐做的那一步?这得要证券从业资格证吧?你们可别做有法律瑕疵的事情。”

林静静连忙表示请他放心:“我们知道,孙经理也有关照的,我们俩其实在八月底收手的时候,就突击复习了几天,考了这个执业证了。

这个证很简单的嘛,年满18周岁,高中毕业就能考。而且考到的好多知识,都是之前兼职时候就了解过的。”

顾辙揉了揉太阳穴,这才想起所有高中同学里,也就他和陆幽幽因为曾经是并校跳级生,比别人都小一岁多,其他人年龄早够了。

对于镇洋中学的高材生而言,一个高中毕业就能参加的文化课考试,能有什么难度?当然是秒杀式通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