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吾不如张良萧何韩信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4203字
  • 2022-02-12 13:18:48

9月3日,星期二。暑假最炎热的日子,总算是过去了。

清晨六点半的明州湾海面上,一个矫健的身影正在渐渐向北岸靠拢。

这一带是海湾最狭窄的地方,只要三公里就能横渡到海峡对岸的象山港。

从七月底到九月初,顾辙生意上也没什么要操心的,就养成了每天趁黎明和黄昏下海的习惯。

暑期的烈日简直能晒死人,只有早晚凉快的时候才敢露天游泳。

一开始是游几百米就折返,多往复几次。渐渐习惯了、找回初中时的感觉后,他就偶尔挑战一下横渡海峡。

昨天是开海的日子,在餐馆里做了四个月兼职厨子的父亲,终于要重操旧业、今早凌晨四点多就起航,去远海碰碰运气。

渔船出港时的操作比较多,顾辙也就顺便搭把手,帮船开到南岸的主航道,然后他再穿个救生衣跳海游回北岸。

登陆的时候,海滩上都还没什么人,顾辙只穿一条泳裤闲逛也不至于惹人注目。

摸着自己终于有点分块迹象的腹肌,顾辙总算觉得这个暑假的辛苦没白费。

终于彻底回到自律精英的人生轨迹上来了,这辈子他要做到从始至终不得脂肪肝,而不是跟前世那样先患后愈。

过几天开学之后,面对老同学们必然会出现的惊讶眼神,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你们见过凌晨四点的明州湾么?”

几分钟后,顾辙光着脚徒步回到家里,简单冲洗了一下,吃掉母亲留在桌上的早餐。

早餐是不伦不类的燕麦海虾粥,海虾照例是家里卖不完的,燕麦片倒是顾辙暑假里特地跑了好多地方才买到的。

经典的农科院麦片,也就是经常被后世减肥人士吐槽为“包装袋跟化肥似的”那款。

简单的早餐中,依然透着顾家人的节俭,但至少该花的钱已经敢花了。母亲知道顾辙要好好锻炼减肥,也全力支持他。

吃完早餐后,顾辙正想休息一会儿,恢复一下游泳消耗的体力,突然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

顾辙还有点小激动,立刻扑到书桌边拿起来看。

他还以为是陆幽幽终于回国了——陆幽幽原本说好八月底就回国的,前几天顾辙还给她发了好几条短信,但都石沉大海,显然是还在国外没收到。

当时顾辙心中就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莫非是陆幽幽给她父亲安排的“体检游”,真的查出了大病?所以全家人都拖延了行程、要给陆谨明就地治疗?

现在看到手机短信,他又有些期待,如果回来了那就说明没事。

可惜他很快就失望了,短信不是陆幽幽的,而是孙镇岳的。

内容是通知他:八月份发放的提成,如今公司那边终于把代扣的劳务所得税手续办好了,可以在税务局查到。

如果顾辙需要打印纳税凭证,现在就可以去了。

顾辙之前跟孙镇岳提过几句,说他需要纳税记录证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以便开公司,孙镇岳倒一直帮他记着了。

“也罢,不想幽幽的事儿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先把自己的事情办了。”

顾辙揣好手机,收拾一下形象,跟母亲打过招呼,就出门办事了。

“妈,我去税务局打个纳税凭证,再开点别的证明。你帮我再收拾一下行李,我打算明天就去省城。”

褚秀还在厨房里收拾店里用的食材,闻言擦了擦手跑出来:“不是下周一才开学嘛?”

顾辙:“我打算注册一家公司,搞点技术创新的小生意。想了想还是在省城注册吧,以后几年也方便。

注册至少也要一周,提前去也好打打前站,做点准备。你的证件和授权书这些,也准备一下,公司至少要两个股东。”

顾辙可不想读了大学之后还两头跑,所以在学校旁边租个办公室开公司就最好了。

以后不想睡寝室的日子,还能直接在办公室里对付一下,反正皮包公司大部分时间应该就他一个人。

第一家公司也不会干什么大事,所以股权不重要,自己家人随便伪装一下就好。

褚秀也知道儿子一周前进账了二十万提成,如今对他是彻底信赖了,便没有质疑:“你也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负责就好,反正是你赚的钱,妈支持你。”

……

此后几天倒也没什么大事发生,顾辙无非是到处跑,开各种证明。

到省城后先在学校附近找了个最便宜的办公室租下,每个月也就几百块钱。然后花一周时间,办手续开公司。

因为本钱足够,顾辙这次也没打算再开咨询类的公司,那样以后的业务范围受限太大——咨询公司最大的好处,只是启动资金比较少,有个实缴3万块就能开起来。

而普通的有限公司,按照当时《公司法》至少还要50万注册资本,但首期实缴出资只要30%就行,也就是15万,所以顾辙是够的。

剩下七成认缴金额可以在后续一年里慢慢到位,反正顾辙肯定来得及搞钱。眼下就有一笔摆在手边的进账——

等公司注册下来,顾辙就可以用公司的名义,去苏珀尔找石韬晦把那几个凑数专利买了,应该问题不大。

开公司的具体手续没什么好多说的,有些环节实在麻烦,顾辙就稍微花点小钱让人代理跑腿,这方面他很看得开。

时间转眼来到9月9日,星期一,也是东海大学新生报到的日子。

顾辙的公司还要几天才能走完流程,他就先去学校报到。

……

因为租的办公室离学校很近,顾辙是安步当车空手走着去的,行李先放办公室里没拿,显得颇为异类。

其他大一新生,就算不坐火车站的接送校车,至少也得打个车。东西多基本得有家长送。

以至于顾辙好不容易找到“竺可桢学院”的接待处时,负责给新生办手续的学姐,差点把他当成高年级的,或者是来捣乱的社会人。

“同学?你是来报道的?你行李呢?”

一个勉强还算看得过眼的学姐,看到他的录取通知书时,意外得一愣一愣的。

没办法,都是理工科竞赛级别的生源,女生能漂亮到哪去。

要是陆幽幽今天能陪他一起来报道,肯定会觉得贼有安全感。

顾辙两手一摊:“这有关系吗?还在酒店里,办好了再拿。不然我一个人也顾不过来啊。”

学姐一想也有道理,就继续检查证件,一边也在心中暗喜:

我们院向来只进书呆子,居然还有这种有型帅气的学弟,今年新生质量不错嘛。看这大高个,这扎实的身板,气质就挺拔……

顾辙这样子,拿到别的院系或许不算特别出众,但跟旁边排队的同院男生一比,已经是鹤立鸡群。只能说胖子都是潜力股。

不过几秒钟后,学姐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逆转:“这录取通知书明明写着顾辙啊!你是顾辙?”

“我就是顾辙。”

“你是捡到了顾辙的证件吧!这照片是你吗?”学姐直接指着顾辙的身份证质疑。

刚才光看录取通知书时她还没看出来,谁让通知书上没照片呢。

原来,顾辙身份证上的照片,是将近两年前拍的。

原本的他一直不注意形象,性格自闭还怕跟女生说话(除了陆幽幽),人一胖还容易满脸痘,还从不梳头。

顾辙也没办法,只能坚持:“这就是我,那时候我还很胖。”

学姐:“这就不是你!你别动,不然我叫保安来核实了啊!”

这番争执着实闹了不小的动静,结果附近好几个院等办手续的新生,全围过来看热闹了。

“这男生看着好有气质啊,不会是捡到证件的社会人吧。”

“那照片也差距太大了吧,从来只听说过丑的冒充帅的,第一次见到帅的冒充丑的。”

好多女生忍不住八卦。

顾辙无奈,急中生智说道:“这位女同学,请你不要无理取闹,如果你非要核实,找招生办的胡老师来,他一个多月前见过我。”

接待学姐见他说得有鼻子有眼,立刻就去旁边找,一分钟后就带着人回来了。

新生接待日,招生办的部分老师都是在现场待命的。

顾辙也顾不上低调了,老远就打招呼:“胡老师,我顾辙啊,上个月你来明州找我签过邱成桐奖学金协议的!还记得吧。”

此言一出,围观同学更是轰动:哗?真的假的?

这家伙不但帅气挺拔,还是尖子生、还是入学就拿到邱成桐奖学金?这得多强?

在场的女生,不免都心中悸动,开始脑补: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要怎么搭讪。如果是假的……这骗子胆子也太大了!

几个脑子好使的,已经灵机一动,帮顾辙说话:“这位同学说得那么具体,应该不会是假的吧,学姐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

此言一出,其他反应慢的女生有些也醒悟过来,暗叹这些家伙真是好手腕。

要是顾辙是假的,她们也只是“疑罪从无”,帮人说话也没损失。

要是真的,她们不就先送了个人情过去么。

到时候顾辙肯定得道谢啊,一来二去不就认识了。

想通了之后,她们也纷纷开始帮顾辙说话,只剩情商反应最慢的或者自视甚高的女生,依然在那冷漠看戏。

胡老师开始也有些怀疑,但忽然听到那么多女生七嘴八舌关注,他颇感压力,仔细辨认了一下后,连忙顺水推舟: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顾辙嘛,化学补录加试考满分那个,前一天的奥赛真题都能直接考满分,连实验都满分,还研发了好几项专利,才拿的邱成桐奖学金。不过你怎么又瘦了这么多。”

胡老师后半段话,其实是说给场内吃瓜群众听的。

他见事情闹大了,怕学生回去之后再脑补什么“奖学金评比内幕”,就大大方方把前因后果大致说一下。

要怪只能怪顾辙刚才情急之下先提到了奖学金。

胡老师话音刚落,这下不光附近的女生人人瞩目,连男生们都不得不佩服起顾辙来了。

顾辙有些尴尬,但也没办法,他挠了挠头发,觉得自己的大学生活是不可能低调了。

报个到都惹出那么大动静,找谁说理去。

他也还算懂礼貌,真相大白后,不忘对刚才最初为他说话的那几个女生道谢,并没有更多举动。

只可惜架不住还是有个别女生趁机主动要他号码,他也只好给了,但也仅此而已。

……

二十分钟后,顾辙办完手续,精疲力竭地空手来到寝室,先认认门。

他还想着怎么自我介绍呢,结果已经有一个瘦小室友站起来,一副“久仰”的表情,拉着顾辙对其他几人介绍:

“哇塞,他就是顾辙诶,刚才惹出大新闻的‘大发明家’呢,居然是我们室友。

对了我叫吴丹青,刚才也在报到处。这是蒋从文,这是孔超凡。孔超凡也是跟你一样参加过化学奥赛的哦,去年省决第二保送进来的。”

东海大学的紫金港校区是新盖不久的,条件还不错,所以都是四人寝室。

看得出来吴丹青是室友当中最热心随和的,也最没有“学霸包袱”。

他口中的孔超凡,则明显是另一个极端,一看就沉默寡言,偶像包袱很重。

不过想想也正常,因为去年省决第一那位方舟二中学霸,最后是通过了京城的冬令营集训、成功入选最终的五人国家队,后来在荷兰拿了全球总决赛金牌的。

(注:三大奥赛的全球总决赛都有600名选手参赛,每个国家最多派出5人。前300名都有奖牌,前50名都是金牌,别以为金牌只有一块。)

那种人肯定保送清华了呀,所以能到东海大学竺可桢学院的,最强的也就是省内第二名。

这还是因为这孔超凡偏科、高考估计也考不上清北,才忍了保送东海大学,他内心其实都觉得屈才了。

见顾辙一来就闹出那么大动静,孔超凡也有点不好拿捏自己的态度,憋了半天,只是问了一句:

“我听冯涛说,你确实很强。真有这本事,去年怎么不发挥。”

顾辙笑了,主动伸出手去跟对方握手:“有些人是会二次开窍的嘛,我就属于这种人,开了一次还不够。”

顾辙的表情如沐春风,充满了真诚。

他还是很喜欢结交顶级理工科学霸的,因为他心中从没有跟对方竞争的想法。

在他眼里,这些人越强,以后给他打工产生的收益就越大,何乐而不为呢?

刘邦会嫌萧何太能治国、张良诡计太多、韩信太会打仗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