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迎接大学生活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5010字
  • 2022-02-21 14:04:34

乍一听顾辙的介绍时,陆幽幽对“体检游”还挺感兴趣的。

但冷静下来后,她就觉得有点难办——她太了解父亲了。

陆谨明是个非常自负勤奋、独断专行的人。最近几年虽然精力有所下降,妻子也多次劝他注意身体,他都讳疾忌医,总觉得公司正在转型的关键节点,要全力以赴不能被杂念分心。

毕竟,如今的有钱人还不像20年后那样、天天被震惊部的负面健康新闻轰炸,这方面的意识还不警觉。

顾辙听了她的难处后,也只好帮她一起想办法:

“你都是大学生了,又懂日语,完全可以自己做主。我在网上看过,一场全面深度体检不超过三十万日元,折人民币一万多。

你就拿前阵子打暑期工赚的钱,再贴个一万块零花就好了。到时候你爸知道这里面有你的辛苦钱,肯定会领情的吧。”

陆幽幽一愣:“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就当是我尽尽孝心了。到时候我就和我爸说,这是你教我赚的钱……”

她出于感激,不由自主就想在家人面前多说些顾辙的好话。

不过这个提议很快被顾辙拒绝了:“别!千万别!这是你的孝心,别提外人。这种忠言逆耳的话,只有最亲密的人说才适合。”

顾辙很清楚,这种事情不能掺和。

一来是涉及健康问题,由外人提议显得不吉利。而且陆谨明也未必已经病了,经过这次之后,能让他接受定期全面体检的好习惯就行。

二来么,顾辙也不想让人觉得他早就在讨好陆幽幽的家人。

他都重生了,自身实力也硬,成功是必然的。即使追陆幽幽,也要追得堂堂正正。

比尔盖茨成为首富之后,被多少人说“第一桶金全靠他母亲认识IBM的高管”。

顾辙但凡留下一点瑕疵,后世历史书绝对会写“顾辙第一桶金靠老丈人提携”。

他做这事不掺杂任何利益,只是想帮陆幽幽改命、避免她年纪轻轻就被迫接班、卷入残酷商战。

前世她爸刚走那几年,公司的骨干频频被挖角。盟友、客户也都想方设法安插年轻帅气有为的棋子,摆明了是想靠联姻把陆家连锅端了。

陆幽幽识破肃清了几个之后,就变得对男人疑神疑鬼,看谁都觉得别有用心,最后抑郁症耽误了终身。

……

陆幽幽并不知道这些弯弯绕,见顾辙如此“做好事不留名”,便对他愈发敬重。

到底是贫贱之交啊,这友谊太纯洁了。

“谢谢,我全听你的。”她答应得很诚恳。

“不说这些了,不就是个体检么,本来就是随口提到,也别扫兴了,唱歌唱歌。”顾辙见目的已经达到,也很自然地岔开话题。

俩人又唱了几首歌,心情恢复阳光了些,其他同学也陆陆续续到了。

他们立刻把麦让出来,任由林静静姐几个当麦霸,自己端着饮料坐角落里玩玩小游戏聊聊天。

那群家伙如出栏的羊群,一连唱了两个小时都不带问顾辙的,最后还是爽过了,注意到买单的主一首都没唱呢,才不好意思起来。

“好了别谈情说爱了,唱首歌吧。都给你点好了,《爱在西元前》。”林静静风风火火地拍了拍顾辙的肩膀。

顾辙接过话筒,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陆幽幽倒是一下子窜起来,跟林静静打闹在一起:“谁谈情说爱了!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我在请教顾哥职场经验。”

顾辙摇头苦笑,本想拉开妹子,但音响里很快传来了伴奏,他就先随便唱唱捧捧场。

他的唱功还是很扎实的,嗓音也不错,同学们纷纷起哄叫好,毕竟他是今天买单的金主。

陆、林二女听着听着也不打闹了,陆幽幽听着听着,心中也闪过更多的疑惑:

为什么顾辙唱那些青春纯爱的歌曲,再也没有当初的感觉了呢?

似乎还是自己刚来的时候、偷听到的那些老男人怀旧情歌更适合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

一行人一直唱到傍晚,顾辙买了单,打了两辆出租车,直奔他家的餐馆吃烧烤。

母亲褚秀果然下午就提前歇业了,专等着晚上这一顿,还特地没用冷冻食材,而是从禁渔期非法出海的渔民同行手中,买了一些最新鲜的渔获——

要不说顾辙父亲这种老实人会被卷死呢,都贷款买了渔船了,还不敢做任何不遵纪守法的事情。等九月份正式开海,估计近海也剩不了多少值钱货了。

“哇,这些鱼好新鲜啊,银鲳鱼和带鱼的银鳞都还在,而且摸上去那么光滑,这拿来烧烤或者油炸都可惜了,带鱼估计都能直接做刺身了。”

同学中间,陆幽幽果然是最识货的,一下子就看出了这些材料的难得。

比如带鱼,虽然平时不值钱,但是能新鲜到跟不锈钢一样反光,绝对是当天才捕获的。

相比之下,肥厚的生蚝、膏满黄肥的扇贝、梭子蟹、大黑虎虾,倒是不算什么了。

其他同学此前连顾辙家里有餐馆都不知道,如今更是一惊一乍:

“顾辙,看不出来啊,你家这店看起来挺不错啊,学校里的时候居然那么节俭,深藏不露啊。”

这些人又哪里知道,欠着高额贷款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顾辙见同学们都很满意,心中也是微微得意:“大家这个月都辛苦了,一会儿先吃烤的。炸串我亲自下厨,露一手慰劳一下大家!”

下个月继续好好干!

“你还会炸串?太意外了,难道你爸妈原本还想过让你继承店么。”林静静和邵佳都异口同声好奇。

“不是刻意学的,练化学的时候触类旁通的。”顾辙自信坦白。

林静静:“咦……学化学的时候练的?怎么感觉像黑暗料理。”

顾辙:“不吃拉倒,到时候别后悔!”

大家对他的玩笑话也不以为意,嘻嘻哈哈之间,先干掉了百来串各种海鲜和牛羊肉串,还有一些烤韭菜、蒜薹、金针菇、大茄子之类配菜。

褚秀怕儿子的同学们吃不饱,还特地准备了一些霉干菜肉末馅的烤麦饼,是她老家婺州的小吃。

大伙越吃越快,赞不绝口:“这么好吃,早该做大才对,太可惜了,现在才知道,都要去省城读书了,以后寒暑假回来吃。”

“唉,估计是地段偏了点吧,要是在市中心,肯定火爆到分店都开好几家了。”

“不过也没事,听说这边附近的渔村很快要拆迁,保税开发区要扩大,到时候外商多了,估计周边生意档次都会提高的吧。”

结果因为这些人胡吃海塞得太快,顾辙亲手炸的炸串端上来的时候,大家都没剩多少胃容量了。

顾辙炸东西的控油也很有一套,下面垫吸油纸都看不出多少油渍,导致远远闻着没多少香味。

“这炸串看着好干净啊,估计也不怎么香吧?算了,烤的都吃饱了,没兴趣了。”林静静摸摸肚子,暂且不甘心地放弃。

还是一直很斯文的陆幽幽,预留了足够多的胃。拿起一串炸带鱼先小口试了试,顾辙预先把两侧的鱼鳍刺去掉了,所以非常酥脆。

仅仅两秒钟后,她眼神都直了。

“有那么好吃吗?你就秀恩爱吧!”林静静颇为不服。

“起开,不爱吃别吃,归我了。”陆幽幽一把护过食,

“太好吃了,从没想过炸串能做成这样。关键也不是好吃,那种反差……算了不说了,我先吃了。”

同学们被勾起好奇,也纷纷挤出胃口尝试,立刻就意识到陆幽幽所言不虚。

“确实好神奇哦,看上去表面没油,也没什么香气,但是吃到嘴里酥香脆嫩反差那么大。”

“啊!好后悔,刚才为什么直接吃烤串吃到饱了,不行,吃不下也得吃。”

“顾辙,你是不是很擅长做菜,太深藏不露了。以后你老婆肯定很幸福。”

面对这种疑问,顾辙当然是很有自知之明地澄清:“别!除了炸串我什么都不会做,做个炸串我都是看温度计、密度计和定时器的。”

他一边搪塞,一边又在柜台里变戏法似的调好了一杯分层花里胡哨的子弹鸡尾酒,推到陆幽幽面前:“这个不太凉,适合餐后慢慢喝。”

陆幽幽拿起这杯鸡尾酒的时候,心脏怦怦直跳,太漂亮太华丽了,关键这是顾哥亲手调的啊!也不知道练了多久……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可惜如今是离别前夜,再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回来再说了。

“好漂亮!我们也要!”林静静立刻没脸没皮地把其他女生给代表了。

“你们吃太撑了!算了吧,实在要喝给你个简单的。呐,男生喝喝长岛冰茶、女生喝喝自由古巴就行了。”顾辙这次动作很快,三下五除二几秒钟就搞定,而且是直接用圆筒玻璃杯装的。

林静静的脸立刻就垮下去了:“为什么我们就没有五颜六色分层的?这两种看上去就是可乐和冰红茶啊。”

顾辙:“多留点胃吃炸串不好么?”

林静静:“吃饱了还能用饮料溜溜缝啊。”

“你是怎么做到这么不自律还不胖的?”顾辙简直无语。

……

发薪日团建,就在这种胡吃海塞的混乱氛围中结束了。

不过能够让那群每天接电话销售的女同学发泄掉压力、下个月继续好好干,这活动就组织得很值,她们迟早也要慢慢适应职场压力的。

散伙的时候,陆幽幽最后略有深意地跟顾辙说了几句惜别的话,暗示他这一两个月好好努力,说话时那眼神里几乎要滴出水来。

顾辙也没多问,只是让对方放心就好,目送陆家的车把她接走。

第二天一早,陆幽幽就和家人坐飞机出国了。

顾辙这边也清净了下来,进入了每天锻炼身体、在电脑上写点东西的日子。

偶尔想起前世做专利代理时接触过的技术资料,就第一时间在电脑上记下来,同时尽量按权利请求书和技术说明书的格式整理。

因为手头还有五六千块钱的零花,顾辙这次也不再藏着掖着,遇到适合立刻申请专利的简单技术,就直接提交了申请文件。

而一个多月前提交的那俩鸡汤滤油勺、分层鸡尾酒滴管的后续改进型,他也一股脑儿排列组合都刷上了,反正五百块一个的审查费,给得起。

除此之外还另有一些由化学实验器皿启发演化而来的小玩意,都是不需要实物、用CAD画个结构图就能申请成功的。

不过,在做这一切的过程中,顾辙还留了个心,特地去检索了一下他两个月前申请的那两项专利,目前有没有人试图申请跟他的原始型类似的改良版——

如果没有查到的话,顾辙就可以把自己的改进型直接作为一个新的专利来申请,赌一把蒙混过关。

如果有查到别人加塞的话,那顾辙就刷不到这个量了,他就得在新的申请中注明自己要求优先权的那个两个月前申请的专利的专利号,这样就能把加塞的人挤出去,但顾辙在先的旧的,也会被他自己后续的改进覆盖掉。

结果,顾辙仔细检索了一下,还真就发现了问题:鸡汤过滤勺那个专利,还真的有人试图加塞改良!而鸡尾酒滴管,倒是没人看得上,也没人改良。

“是确实有人不谋而合?还是上次我给石韬晦看过之后,他那边有人不长眼,想欺负我不懂法?”顾辙也是有些不爽的,

既然如此,他只能对鸡汤勺的改良采用第二套方案了。而鸡尾酒滴管,可以继续按第一套方案。

不过眼下他的公司还没开起来,有些事情还不方便出手,先养鱼观察一段时间,到时候要卖专利时再一并收网好了,反正也不会过时效。

他因为不得不要求优先权而少拿的那点跑量钱,肯定也要想办法最后让加塞的人连本带利吐出来。

……

忙完这一切后,顾辙最后剩下的那点时间,就抽空稍微监督激励一下那些女同学的工作进度、接单效率。

不住校之后,顾辙的时间也愈发自由起来。

重生至今,八月份这一整个月应该是最自在的。早就想好好坚持锻炼身体、重塑自己形象的顾辙,也总算有条件每天都直接到海里游泳了,每天至少两三公里。

渔民家庭出身的他,身体底子其实并不差。之前完全是因为高中住校没得游泳、学习压力又大,才发福起来的。

重新与海浪搏击了一个多月后,顾辙就又快速瘦下来十几斤。刚重生的时候,他有1米8,170多斤,七月底时是160多,到八月底已经跌破150大关了。

这一个月里,沪通证券那边的开户业务倒是始终没出什么意外,也多亏了孙镇岳已经被他拉下水、大家有共同利益,需要一起掩饰这一切。

而孙镇岳这种金融界内部的老江湖肯帮忙,手法自然比顾辙细腻得多。

所以直到八月下旬,顾辙等人正式结束兼职、要求结算最后一个月的提成时,他们的业绩才算是轰动了整个沪通证券明州各大营业部。

顾辙等五个人,在七月份出了五百单、总提成八万块的基础上,又提升了整整三倍。八月最终业绩定格在“拉新开户两千户、提成近三十万”。

(实际上是因为七月份最后一周的业绩和提成被压到了八月一起结算,为了低调。前文说过)

不过因为数额巨大,八月份提成下发的时候,能够靠交通费、通讯费报销抵税的比例也下降了,不得不实打实交了足足三四万的税。

最后分账的时候,顾辙个人拿了二十万左右,还有五六万分给剩余四人。

所有同学也都惊喜得如在梦中,七月份的时候他们每人分别拿六七千或者三四千,就已经很满足了。这次那三个电话销售的女生,每人都拿到了一万五以上,这在02年绝对是个让人羡慕的月薪。

虽然,她们当中也不是完全没有羡慕顾辙的心思,毕竟知道顾辙这个月就监监工就拿了二十万,是人都会羡慕。

但好在她们都知道自己的斤两,也知道做局的脑子最值钱,顾哥之前表现出来的种种手腕和带团队的凝聚力、社会阅历,都让她们暂时甘于继续打下手。

而这个数字报出来后,在圈内也是彻底捂不住盖子了。不仅沪通营业一部的人开始打听,同城的其他券商也开始打听。

因为傻子都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人力推销一个个拉客户做得到的,绝对是上了先进的技术手段、广撒网自动推销简化了工作流程。

在股市大寒冬的年份,能这样拉新进来,孙镇岳带的团队,今年绝对是沪通全国所有营业部、在拉新这个细分考核项目上的销冠了。

有了这么一个突出的单项业绩,说不定年底就能升迁或者调到魔都总部呢。有这样的利益在背后,同行哪个可能坐得住?当然是无所不用其极开始打探孙镇岳的操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