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4224字
  • 2022-02-08 19:47:45

“爸,妈,我回来了,帮我搬一下电脑。这两个月的按揭我已经帮你们还了,还往爸的扣款卡里多预存了俩月。”

随着出租车在自家餐馆门口停稳,顾辙一下车就吆喝上了。

母亲褚秀照例还是拿着菜单过来准备揽客,结果就看到居然是“败家儿子”打车回来。

好在顾辙的后半句话,立刻让她内心火气全消,甚至还有点精神恍惚。喘息了两口、确认一切都是真的之后,她才扯开嗓门喊丈夫赶紧滚出来。

父子俩一人一个箱子,把台式机先搬回屋里。

使唤父母干活确实不太地道,但如果是刚刚帮家里还了按揭贷款,那就另当别论了。说话不硬气一点,父母反而会心虚。

把顾辙带回来的东西都收拾好之后,母亲就把店门先掩上了,急于盘问一下儿子。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两点,午餐的高峰早就过了,损失不了多少生意,等晚饭再开就行。

其实,同一条街上的其他饭馆,基本上更早就午休了,也就顾家背着巨大的贷款压力,想着多做一单是一单,才这么辛苦耗着。

“你老实说,这个月到底赚了多少?怎么会突然发这么多的?那个给证券公司拉人开户的活儿,上个月不是才几千块么?”褚秀很是忐忑,既为儿子高兴,又觉得很不踏实。

顾辙也怕吓到他们,暂时把数字稍微低报了一大半,腾挪处理了一下:

“上个月三四千,那是没上手,这个月做熟练了,所以有三四万——另外,前几天签的那个奖学金协议,钱也到账了。”

父母都没文化,跟他们说什么电子商务、邮件推销、概率策略……肯定会吓住他们,让他们多担心。

所以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拿奖学金打个时间差——奖学金实际上要再过半个月才会到账,但顾辙直接提前虚报了。

这种善意谎言怎么说都不怕,时间一到自动圆谎。

“读个大学还能倒拿好几万?!”顾海峰并不知道这事儿,心中顿时充满了骄傲。

这得是多优秀的新生才能享受这待遇啊,他们感觉自己的想象力已经不够用了。

褚秀也没料到钱会到得那么快,现在她只想找借口跟娘家兄弟姐妹打电话,不经意地报个喜。

还好顾辙拉住了她:“妈,少显摆点吧,整得咱家很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月初刚确认我被东海大学录取的时候,你已经把家里全部亲戚的电话都打过一遍了。”

“也……也是哦,”褚秀这才稍稍冷静,但转念一想还是不甘心,“这能一样吗?他们原来也听过考上名校的,但他们见过拿那么多奖学金的吗?”

顾辙叹了口气,下意识看了看父亲。他原本还指望父亲帮忙劝劝,因为父亲是个低调的老实人,最怕丢人现眼。

可惜,这次也是指望不上了,顾海峰也是一脸的悠然神往,似乎在脑补什么光宗耀祖的事情。

顾辙只好转移话题:“妈,我帮家里做了那么多事,还考得那么好,是不是该奖励我了?现在家里暂时还贷没压力了,总没借口克扣了吧。”

“那当然,你要什么尽管说。”褚秀想都没想就先答应,随后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可是,你光贷款就帮家里还了两三万,还差钱嘛?”

顾辙:“谁说要奖励钱了——这次打暑期工,有好几个关系好的同学都帮我不少,而且都是跟我一样考上东海大学的。

我请他们明天来店里聚餐,晚上,你和爸挑最新鲜的食材好好做一顿,别砸我面子就好。”

这个请求总算是挠到了褚秀的得意之处,开饭馆的最自豪的不就是厨艺么,请儿子的同学吃饭这种事情,褚秀向来是热心到狂热的。

“没说的,明天歇业半天!就招待你同学!”她也总算收了打一圈电话显摆的心思,全心全意都转移到明天的菜单上了。

顾辙:“这个倒没必要……就一桌人。”

褚秀:“一桌人也要歇业!”

顾辙想了想,休息半天也好,父母最近太辛苦了,精神压力太煎熬。

……

当晚顾辙把电脑的最终组装调试搞定,又熬夜写了点东西。

第二天睡了个懒觉,把早餐和午餐合并吃了,稍微歇了一会儿,觉得干等无聊,就提前去KTV开好包厢,订好酒水零食果盘,等同学们陆续来会合。

他到的最早,闲来无事,就用昨天刚买的手机,给同样有手机的同学打电话确认,也算是交换号码。

那些家伙果然都还没出门,接到电话纷纷表示立刻出发。

打完一圈电话,顾辙自己开了瓶百威润润喉,觉得让包厢费空转也挺浪费的,那就趁没人先唱几首。一会儿正好把麦彻底让出来,也好让其他人玩得更尽兴。

他在点唱机上随便翻了一圈,后世他擅长唱的很多周洁伦的歌,如今都没诞生呢,自然也找不到伴奏。

他又懒得抄歌,毕竟不是走文娱路线的重生者。翻着翻着就发现只剩90年代的老歌了。

忽然,一首歌闪入他的眼帘,是老渣男李宗胜的《鬼迷心窍》。

顾辙心中一动,这歌他重生前常唱,正好没人,唱点老男人专属,也不怕被人觉得奇怪。

“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百转千折它将我围绕。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

唱着唱着,顾辙觉得自己的气息有些紊乱,又坚持用假声来唱,音调难免有些颤抖。唱到第二遍的时候,眼眶不觉湿润了。

……

接到顾辙电话的时候,陆幽幽其实已经提前出门了。莫名的心烦意乱,让她根本坐不住。

只是辉腾隔音好,中午路上又空,她接电话时,顾辙完全听不到车内噪音。

到了地方后,她直奔包厢,刚一推门,就听到了顾辙忘我的歌声。

陆幽幽琴棋书画都懂点,顾辙的音色当然无法让她惊艳,而且她早就在音乐课上习惯了。

但顾辙假声中的颤抖和真挚深切的情感,让她内心不由共鸣了一下,但又觉得不对劲。

“有那么遥远么……怎么像老男人怀念年轻时的白月光似的……”

心烦意乱之下,她下意识把门拉上一点,重新假装敲门再进,也好给顾辙一点准备时间。

听到敲门声,歌声戛然而止,顾辙立刻转身招呼她:“幽幽你好快啊,快坐下先喝点饮料润润喉。我给你打完电话好像还不到十五分钟吧。”

“我家车快。”陆幽幽甩了甩因赶路而变得蓬松的单马尾,扯掉扎发带重新按黑长直捋了一下,玩味地随口调侃,

“唱得不错嘛,你不是只唱《爱在西元前》和《双截棍》的么,怎么改唱老男人了。”

“随机播放的,遇到就唱了。既然你来了,你点歌吧。他们估计还要一会儿。”顾辙随口掩饰。

陆幽幽也怕尴尬,就先唱一首,在点歌台上搜了一会儿,找了一首动漫配曲《晓之车》。

这是《高达SEED》的配曲,片子即将上映,不过动漫的原声配曲已经单独作为专辑先预热发售了。

《晓之车》是剧中表现凄婉追思场景用的BGM,多次被女主拉克丝演唱,非常少女风,没什么情情爱爱的。

陆幽幽的音色也非常空灵幽远,驾驭得非常完美,竟能与原唱玉置成实有八九分相似。

顾辙前世没有跟她一起去过KTV,所以还是颇为意外的,听得也有些出神。

陆幽幽唱完之后好一会儿,他才拉回思绪,给妹子倒了点饮料,轻松闲聊:

“你的日语越来越流利了,不过,记得你原先不太喜欢扶桑的东西,这是为了去旅游,才练练口语么?”

陆幽幽喝了口饮料,也被顾辙勾起了心事,便随口倾诉:

“不是跟你说过么,是考察不是旅游,想赚扶桑人的钱而已,当然要做点功课了,语言也得补补。上半年我家好不容易做成了一个美津浓的单子,这次想看看有没机会成为长期供应商。

我爸一直坚持一个理念,他觉得,做面料供应商,如果没有材料核心技术,那就永远不可能赚到有尊严的超额利润。

最多是打磨打磨供应链,跟隔壁秀州的桐昆集团那样,靠效率抠出一点平均利润,一辈子卖卖涤纶长丝。而且人家已经占了这条路,我们来得晚就得另外找路,不能同质化竞争。

我爸想来想去,就只能专注研发给运动品牌专用的高科技新面料——因为给其他奢侈名牌供料没前途,奢侈品值钱的是牌子,不是技术含量,质量再差的奢侈品都能卖出去。

只有运动品牌,值钱的是科技含量而不是牌子本身。如果耐克阿迪的球鞋不是全世界跳得最高最护脚的,那NBA和足球五大联赛的球星,就会立刻改穿性能最好的鞋。

所以,运动面料上有独门的科技突破,才能逼着耐克阿迪这样的大牌都低头求你进你的货。不过,我家目前的产品还没这个实力,能先拿下美津浓试试手、形成研产反馈闭环再说吧。”

在明州这一亩三分地上,外贸企业要想在供应链上往上游爬、打开高附加值环节的国际市场,往往也只能先从扶桑下手。

主要是地理上也比较接近,扶桑外商来这考察供应商的比较多,信任基础比欧美市场好些。

扶桑人对这的华夏企业也是有一点点情怀加成的,毕竟从唐朝开始明州就是遣唐使来华的停靠港,柿子当然要挑软的捏了。

顾辙低头沉吟思索了一会儿,他听得出来,陆父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这些信息他前世并不知道,也是重生之后,才第一次听陆幽幽说。

毕竟这条路线,在二十年后,可是被明州同城的另一家化纤巨头、申州国际的马老板验证了的。

二十年后,马老板不就是靠着专注研发、搞出几款连耐克阿迪都不得不低头抢购的高科技运动面料,把申州国际做到两千亿港币市值的么。

他公司的毛利率比耐克和阿迪还高。马老板个人就占股七成,一度在二十年后的国内富豪榜前列晃悠过一阵子。

“既然幽幽她爸如今眼光就那么清晰,为什么后来就悄无声息了呢?也没见他能跟马老板竞争啊……”想着想着,顾辙不由出神,冒出了一个新的疑问。

好在他很快就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幽幽她爸好像几年之后就病重了,坊间传言都说是肝癌!他都没撑到申州国际的马老板彻底崛起!”

前世陆幽幽父亲肝癌的原因,坊间也是莫衷一是,这种东西也不可能有确切答案,有些说他是太拼太肝,操劳过度。

有些说他是经常泡化学实验室、亲自督促研发进度,也有说是公司的排放环保没做好。化工类企业,污染导致员工肝癌率上升,在90年代末21世纪初,那也是常有的。

顾辙心中一紧,觉得有必要趁着这个机会,找点借口提醒陆幽幽注意家族企业的环保措施,就当是多积点德,再想办法让她劝她爸好好的、全面彻底做个体检。

不过,要怎么开口呢?太突兀的话,也不好让对方接受。

好在,他很快就发现,眼前便有一个契机。

顾辙不动声色地劝道:“幽幽,既然这次是跟家里人一起去考察,就趁机多学一点东西吧,能帮你爸妈分担的活儿,就多分担一些。你爸妈一定都很辛苦吧。”

陆幽幽:“这还用你说,我当然会尽力了,我知道我爸有多辛苦。你现在说这些干嘛?快点唱啊,别浪费包厢费。”

顾辙连忙接过话筒,一边假装点歌一边说:“是么?你爸那么辛苦,可要注意身体啊。对了,我听说扶桑人的体检特别细致全面,很擅长筛查早期疾病。

国内有钱人还有特地花两万块去扶桑体检游的。你们这次去都去了,要不顺便劝你爸抽时间做个全面体检?”

陆幽幽果然颇为意外:“扶桑还有这样的旅游项目?体检游?”

——

PS:说明一下……这本书中期开始,可能主角有主角的事业线,女主也会有自己独立的事业线。

她们家族的生意女主自己会做下去,并不属于主角,主角只是在大战略和技术上点拨女主开开挂。所以,希望大家不会觉得这样的写法水。

当然了,这本毕竟是男频文,如果大家觉得这样写会过于大女主,那我也先听听大家的意见,还可以适当调整大纲,减少女主自己独立的事业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