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就拿这点小钱考验同学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293字
  • 2022-02-12 13:18:26

把孙镇岳彻底拉上自己的战车后,这份暑期兼职也就没什么需要顾辙亲自操心的难点了,后续剩下的都是“体力活”。

走出经理室,顾辙就听到几个女生在喊累。看看天色,已经是快下班的点,大厅里人也不多了。

“总算签完了,好累啊,给客户解说了一整天,嗓子都要哑了。”林静静斜躺在一张椅子上,动都不想动。

“行了静静你忍忍吧,我们就是身体累,好歹脑子不累。顾辙跟孙经理谈判了那么久,肯定比我们辛苦多了吧。”叶小敏比较冷静,变着法儿劝道。

“嗓子受不了就学我多喝水啊。不行,我好像喝太多了,等等,走之前要再上一次。”邵佳似乎最有应付经验,说着就要起身去洗手间。

邵佳刚一转身,就看到顾辙出来了,她连忙拉扯了一下衣角,把因为坐久了而褶皱起来的衣服拉挺,赔笑说:“静静就是随口说说的,其实她今天最卖力了。”

顾辙微微一笑:“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又不是领导,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累了还不能喊么,不过,一会儿你们就不觉得累了。”

顾辙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又凑近了压低音量:“把这几个字签了,回校分钱,别张扬。”

“耶!”邵佳果然瞬间不累了,刚欢呼了半声,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大家很快把字签了,一伙人一溜烟回了学校,顾辙就开始分钱。

也多亏了他们的性质是“临时工”,领的是“劳务报酬”,所以孙镇岳那边可以直接发现金。

要是那种缴纳社保的正式员工,工资都得直接打到每个人卡上,就不方便顾辙二次分配处理了。

顾辙给大家的分配和很是合理、服众。事前答应大家的部分,自然是一点都不会克扣的。

在此基础上,还会略施小惠,给大家一点额外的奖励和红包,也算是凝聚人心、让大家更重视保密。

毕竟顾辙很清楚:他跟这些同学说好的操作模式,说到底只是个君子协定,谈不上什么法律约束力。

如果真有不会做人、眼皮子浅的,眼红他赚大头,迷之自信觉得“我已经学会了,我自己单干我也行”,那这个团队很容易散掉,赚钱策略的泄密速度也会加快。

虽然顾辙肯定有办法让那个背叛者讨不到好果子吃,震慑立威。但何必闹到那一步呢,能和和气气赚久一点不好么。

最后的分配结果是这样的:

负责写代码的刘凯,按照事前约定,封顶只是给五千块,毕竟他是技术人员,上个月也稍微给过他一点了。

这次顾辙就在补足五千块的基础上,又发了两千块红包,名义上是奖励他后续的代码优化,以及保密。

顾辙还承诺,只要这门生意后续还会做下去,每做一个月都会给刘凯两千红包,他什么都不用干,只要嘴严实一些就行。

刘凯对这个结果已经非常满意了,毕竟他只是个技术宅,刚刚高中毕业也没见什么世面,顾辙等于是给他一笔长期“软件版权费”,细水长流。

拿到钱之后,刘凯还有点不真实感,内心只剩下一个念头:顾辙这生意最好做久一点,争取多白拿几个月封口费。

剩下三个具体负责接电话拉业务的女生,那就实打实按照业绩提成算,最后再额外给点鼓励红包。

而邵佳因为前期带了一下林静静和叶小敏,顾辙额外给她多算了一个培训费的红包。另外两女生对此也是心服口服,毕竟师傅领进门,多拿一点也是应该的。

最终,邵佳也拿了七千多块,其中四千多是接电话签单提成,剩下是奖金、红包。

林静静和叶小敏各自拿了三千多。

另外,顾辙还得稍微留下一部分,还给陆幽幽,因为上个月他为了纳税记录,拆借了一些陆幽幽自己谈回来的单子,这个月自然要还回去。

全部算完后,八万两千块的总提成里,顾辙分出去大约两万块。

他想了想,还得稍微留出一两千给其他关联人礼尚往来一下、请大家吃喝玩乐鼓舞士气。所以最后只往自己兜里揣了六万块整。

这个比例,比他一开始画大饼时拿的要少一些。

按原计划,他只要给一成的接电话劳务费、以及一笔固定的软件费用。最后实际的各种支出加起来,达到了总收益的四分之一,他自己拿四分之三。

不过做生意嘛,本来就不可能完全按照计划的,总会有执行过程中的损耗和意外开支、上下打点。

发完钱之后,顾辙通知大伙儿:“明天大家好好把手头的潜在客户梳理一下,别积压。后天下午我请大家唱K,东钱湖景区那家,高尔夫球场旁边,晚上烧烤。”

“好耶!”一群没心没肺的家伙齐声雀跃。

顾辙说的那家,他们都没去过只是听说过,据说六七个人的中包至少也要大几百呢。以02年的物价,学生请客已经算很不错了。

……

分好钱、安排好团建之后,当天晚上顾辙在学校宿舍住了最后一晚。

次日一早,他就去办了离校手续,跟宿管交了钥匙,算是彻底离开母校镇洋中学了。

距离暑假开始都已经个把月,宿舍里本来就热得不行,顾辙早上起床,都跟水里捞上来似的。

低年级的人也几乎走光了。比顾辙住得还晚的,只有那一小撮准备九月份参加奥赛市预赛的高二竞赛生,他们暑假都完全没得休息,需要魔鬼训练两个月。

要是没有他们的存在,估计宿舍早就封楼了,也不会给顾辙蹭住的机会。

顾辙也没什么行李可收拾,旧的毯子枕套全部丢了,他只背一个书包就出门了。

昨晚他没急着回家,也是因为计划好了今天还要大采购,还是住城里方便。

书包里还有六万块现金,很不安全,顾辙就把包背在前面。

出行也是全程打车,不会冒险挤公交。02年连支付宝都还没有,小偷这个职业还远远没被消灭。

顾辙先去了最近的明州银行,那是他家之前买渔船时办按揭贷款的银行,然后向父亲的还贷账户里打了三万块,先把七八两个月的按揭还了,再预存了九十月份的,到时候会自动扣。

缓了这么一大口气之后,家里的断供问题算是彻底解决了,最艰难的日子也彻底过去了。

离开按揭行后,顾辙又顺路直奔最近的数码城,准备给自己买个笔记本、再配个台机、买点储备的移动硬盘,最后再搞个手机。

之前连电脑都没有,他写那些专利申请文件都很不方便,检索现有技术都得去外面上网。

反正手头的三万块钱暂时也开不了公司、投不了别的事儿,那还不如都先拿来升级“生产工具”呢。

弄两台电脑也是绝对有必要的,顾辙早就计划好了,很多秘密资料要存在家里台式机和移动硬盘上,尽量少联网。

日常保密级别低的工作,就用笔记本处理,也方便做数据隔离。

不一会儿,顾辙就到了地方,那是鄞城区今年新开的一家店,叫颐高数码广场,也算是方便了城东市民。

在此之前,本地人买电脑都得跑城西的天一数码。而颐高是98年在省城出现的牌子,经过四五年发展,终于扩张到明州了。

顾辙随便看了几家店,店员们对这个书包背前面、一个人来看电脑的少年也不敢轻视,都是规规矩矩介绍,没试图忽悠他。

这些店员显然也都是经验颇丰,知道数码城里最好骗的是带着孩子来的中年人,那些人自己往往不懂电脑。

而年轻人自己来看的,还戴个方框眼镜儿,基本上都是行家,肯定是看过行情的,大家痛快点比较好。

02年的笔记本也确实贵,主要是后世作为“国产价格屠夫”的神舟电脑,01年才刚成立呢,如今都还没打入市场。

没有这种搅局的鲶鱼,如今最便宜的牌子,也不过是进口的戴尔,最低配也要八千多。除了戴尔其他所有牌子都要五位数,IBM更是两万起步。

好在顾辙也知道这种东西换代快,第一台电脑也没打算用好多年,最后花一万三弄了个HP的。

内存256M,已经算当时很高的了,奔腾4的CPU也对得起这个内存,显卡当然是集显了,其他没什么好多说的。

然后,顾辙又花了八千多配了个台机,也是奔腾4的,不过台机CPU的性能肯定要比笔记本强,主频从1.4G提高到了2G。其他性能差不多也是等比提升。

卖电脑的店员都是男人,看顾辙主意那么正,他们也都闭嘴没瞎推销,整个流程非常干脆,连付钱在内十分钟搞定。

最后走到旁边一家诺基亚手机店铺的时候,总算是遇到了个女店员。

这女店员似乎早就注意到了顾辙下手果断,很喜欢这种豪爽的客户,变着法儿给他推销最好的新机型。

然而,顾辙的目标非常明确,他只要一个能打电话的,屏幕面积尽量大一点,方便看短信时少翻几次页。

女店员给他推最新的5210,说这机型屏幕颜色更多几种,看起来漂亮。(还不能算彩屏,只是从黑白屏变成了四色屏。)

但顾辙跟一年半之前上市的3310对比了一下之后,发现屏幕大小几乎没差,只是颜色多了,为了这点漂亮上的改良,还付出了续航力下降的代价,还贵一两千块钱。

顾辙又不是冤大头,当然是直接拒绝了,就要一年半前上市的3310凑合一下。

通讯工具而已,该省省该花花。

办完一切后,顾辙让店员把所有东西打好包、盯着他们塞减震泡沫,出门打车直接回家。

到家估计还要八十多块打车费,顾辙直接给了司机一张一百的,让司机尽量开稳一点,别颠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