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投资就是投人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250字
  • 2022-02-12 15:21:15

也幸亏散伙饭约的是午饭,尽管顾辙喝多了,傍晚回到寝室后,一口气睡了十五个小时。

第二天清晨醒来,已经彻底恢复了神清气爽,丝毫不耽误办正事儿。

顾辙冲了个凉水澡,换上干净体面衣服,拿上他最新的战绩资料,打车去沪通证券营业部。

邵佳和林静静、叶小敏也一起,帮他打下手。今天还有一大批之前谈妥的客户,约好了要去营业部正式签约开户。

到时候几个女生帮忙张罗具体业务,顾辙负责跟孙镇岳谈判。

一行人拿着厚厚一叠开户人资料走进营业部大厅的时候,好几个正式员工都下意识站了起来。

他们多多少少都有注意到:最近这一两周,顾辙这群人业绩有点好。

负责对接的李晓琴,连忙倒了几杯水,招呼邵佳林静静她们准备开户文件。

顾辙跟李晓琴打了声招呼,确认孙镇岳现在不忙,他就直奔经理室。

……

顾辙进门时,孙镇岳正在打电话,脸色似乎不太好。

不过挂断电话后,立刻就换了一副亲切的表情。

看得出来,他对顾辙这个“临时工”最近的表现很满意,也觉得当初给顾辙放权的那个决策太英明了:

“小顾啊,好几天没见你来了,不要懈怠啊,最近业绩很好,正是再接再厉的时候。

我见过好几个本来大有可为的员工,都是因为眼皮子太浅,结果小富即安、躺功劳簿上维护维护老客户就满足了。”

顾辙喝着水:“谢谢孙哥,前几天是周末嘛,昨天学校吃散伙饭,所以才来。我眼皮子深着呢,不过就是因为太深了,一样干不长久,开学我就去省城了。”

孙镇岳:“你们本来就是兼职嘛,又不会占太多精力。而且我看你的单子都是网上拉的,远程也能做。每个月几万块的兼职,名校大学生也不敢想呐,你就舍得收手?”

孙镇岳也算是用人不疑,并没有过多打探顾辙的具体操作手法,所以至今只知道他的客人是网上广发邮件拉来的。

但邮件具体怎么写、怎么统筹,孙镇岳也不清楚细节。只当是顾辙特别勤奋、口才好、邮件写得天花乱坠。

见顾辙执意收手,孙镇岳还挺仗义地最后给他提了个建议,说可以给他介绍一个省城营业部的同僚,让顾辙到时候可以在省城就近兼职。

顾辙虽然用不上,但还是挺感激的,果然没看错人。孙镇岳的人品还是可以的,跟前世没什么区别。

顾辙便诚恳地说:“我今天就是来跟孙哥摊牌的,实话实说,我坚持收手,不光是时间精力的问题,也是因为我知道,以我的实力,这个赚钱的法子捂不长久。

如果我什么都不干,等这个月的提成发下来之后,营业部上上下下同事、乃至隔壁一部的、或者同城其他券商的人,都会来打听我的手法细节的。

就算我设计尽量遮掩,也最多再拖一个月被人盯上。到时候,我的操作没法保密,别人乱学、彻底失控,说不定还拿去干坏事。

所以我想通了,不如跟孙哥你彻底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联手合作控制这个操作的外泄节奏,说不定还能利益更大化一点,吃相也好看,整个过程也更可控。

不过,在说出一切之前,我希望孙哥你答应我几个条件。”

孙镇岳闻言,表情也冷静凝重下来,想了一会儿,又忍不住点了根烟整理思路,这才开口:“你想要什么?”

顾辙轻轻挥手驱散飘过来的烟雾:“首先,我希望你今天开始,就尽快把我们这些人七月份的提成结算了、发下来。

至于这个月后续八天会出的单子,到时候统计口径调整一下,算到八月份的业绩里好了。”

孙镇岳:“你希望立刻拿钱?就差那么几天?我这边手续上倒是可以腾挪,你们是临时工嘛,结算本来就灵活,但这有意义么?”

顾辙:“有,我倒不是差钱,我是怕这个月业绩太好看,直接就惹来太多关注,不便于细水长流。

而如果今天就结算掉,那么截止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业绩还不至于明显超出往月销冠一个数量级以上,就能再多低调一个月。”

孙镇岳拿过一张清单,一边看一边问:“你们这个月已经做了多少了?”

顾辙:“之前签了三百户,今天又集中拉来近二百。好在理论上我们有五个人兼职,账面上可以摊得不那么显眼。但如果拖到月底,我还能再签三四百户。”

孙镇岳也有些意外:“这么多了?你增速惊人啊。要是每周三四百户,一个月总提成有小三十万了吧?我记得之前月销冠也就五十户左右。”

顾辙两手一摊:“所以,我希望你也拿出点合作诚意来,让我们安心,今天就把这个月提成先结了。”

孙镇岳立刻让人算了算,考虑到部分客户质量比较低,提成要打点折扣,最后算完,近五百户的业绩,实际要发放八万两千多块。

这个数据是已经扣完税了的,实际上的税大约是几千块。主要是给销售人员的提成,本来就可以用通讯费、交通费、汽油费报销抵扣相当一部分,这是合理的跑业务成本。

得出数字之后,孙镇岳沉吟了一下:“这钱我可以想办法今天给,不过,既然要我配合你,也该把你的策略细节和我说说了吧。我得确认后续还有挖掘潜力。”

“先给钱吧,这本来就是我们应得的,付了我就说。”

顾辙说着,双肘撑在膝盖上,身体前倾,摆出很诚恳的姿态:

“孙哥,有句话,相信你们做金融的都理解:投资就是投人。觉得一个人有前途、人品值得信赖,那就该果断在他身上下注。

凭我目前展现出来的能力,你应该相信我是有大前途的,正因为我对自己充满信心,所以才那么珍惜名声。如果你还有疑虑,我可以给你看几样东西。”

说着,顾辙拿出了他今天带来的几张复印件,有东海大学竺可桢学院的录取通知,还有邱成桐奖学金的协议,以及省科技厅对顾辙那几个在申专利的查新报告。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过多解释,顾辙说到这儿,后续直接摆成绩就行。

孙镇岳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些,反复确认之后,不由感慨:“难怪脑子那么好使,也难怪你爱惜羽毛。小顾,你将来绝对是个干大事的。罢了,我就赌一把你这个人。”

孙镇岳便打了好几个电话,又喊来下属处理手续,忙活了好久,总算把顾辙的钱付了。

展示了己方深度合作的诚意后,孙镇岳示意顾辙可以畅所欲言了。

顾辙这次没再藏私,把计划大致说了一遍:

“……情况大致就是这样,我无非就是利用了概率分组,大胆预言、海量群发。我手头目前找到的有效邮箱资源,最多再有一个多月就用完了。

所以后续要用,邮箱资源你得自己找,相关脚本代码倒是可以借你用用。实话实说,我今天才告诉你,也不太怕你吃相难看、直接截胡我。

因为你自己找邮箱资源、磨合套路,至少也要十天八天的。后续等你开始发邮件,这个过程又要一两周见效,还不如直接跟我合作呢。

我只希望,八月下旬的时候,你能足额把我们应得的提成足额发清。后续如果有潜力,你再凭良心给我一点好处费。

最后,如果发现这个计策有失控、被对手利用的可能性,我希望你配合我的计划和节奏,完成揭盖子掀桌的步骤。”

“揭盖子?”孙镇岳不由一愣,“你最后打算亲手终结掉你想出来的这个销售策略?”

顾辙:“当然,因为我虽然只是拿它揽客开户,但别人有可能拿它虚假宣传、甚至是骗客户买基金、买个股接盘。真到了那一天,我们当然要和法律站在一起。”

孙镇岳想了想:“也是,这种东西,最多再过两三个月,迟早泄密到烂大街,到时候大头也不是我们在赚了,不如博个业界良心的口碑。

如果揭盖子够早的话,也还没形成既得利益集团,反扑的力量也可以忽略不计,我们自己也足够干净。

不过,就怕泄密的早期阶段,学到这招的都是我们自己的同事,或者隔壁营业部的。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贸然揭盖子,只怕被总部的人当做是嫉妒同僚、内斗内耗,那就不好了。”

顾辙微微一笑,提醒道:“泄密的路径,还是可以控制的嘛,券商那么多,如果是友商先用来干坏事,你揭盖子,总部只会嘉奖你。”

孙镇岳琢磨了一会儿,眼神一亮:“对啊,我知道怎么做了——到时候,我争取九月份先继续闷声发大财。

等哪天发现营业一部的人学了我的计策,我转头就故意泄给其他‘友商’。营业一部的人如果是自己琢磨出来的,那么他们还得先花十天半个月准备发帖机脚本和爬邮箱的代码。

而我第二天就可以转头把发帖机代码这些、通过友商的内奸故意泄密出去。到时候友商动手的速度、就可能比营业一部的同僚还快个十天八天的……”

最后他再去揭盖子,伤的就完全是友商,而不是营业一部了。

想明白这个时间链后,孙镇岳对顾辙的脑子也是愈发佩服,幸好自己选择了跟这家伙做盟友。

送顾辙出门之前,他也大度地说:

“小顾,真有你的,那我也再给你个准话吧。你不干之后,九月份我能赚多少,我再私下分你三成算是咨询费,不过最多不超过十万,就当是个君子协定,交个长远朋友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