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每个人都演着并非自己所选的剧本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5378字
  • 2022-02-14 10:06:12

高中生之间的逼酒扯皮,毕竟没有商界谈合同那么较真。

顾辙三杯下肚之后,剩下一整瓶可以边吃菜边慢慢喝,也就算搪塞过去了。

同桌们很快把注意力转向了顾辙的迟到原因。

他没想显摆,但被问到了,再藏着掖着反而矫情,就大大方方说了。

那几个家伙立刻就惊了。其中一个跟顾辙同寝室的瘦小男生,名叫姜军,忍不住一惊一乍:

“我靠,你行啊,居然进竺可桢学院了?那起码是东海大学前3%了吧,以后保研、留学的机会估计不少吧。”

他嗓门很大,整个包厢都听见了。

好在顾辙知道他并不是故意拉仇恨的,只是喝多了。

谁让两人平时关系不错呢。姜军体育极差,学习成绩也跟顾辙开挂之前差不多,所以有点同病相怜。

顾辙正要谦虚几句,一旁的徐嵩先怼了姜军一句:“要不说你消息不灵通!我们早料到阿辙能进竺院了。至于以后留学的概率,还用你来猜?

今天阿辙跟人谈的就这事儿,人家给的奖学金都带服务期协议的,特地约定了以后如果交流出国、毕业后要回来。要不是真打算让他出国,人家费这个劲干嘛?”

“真的假的?那不等于提前三四年就锁定出国了么?”

这一下,包厢里整整三桌同学,全把耳朵竖起来了,连隔壁都惊动了。

原本以顾辙的成绩,他也就全班第五而已,并不算同学们关注的焦点。

闹了这一出插曲后,大家对他的羡慕,已经超过了班上那俩复旦生。前面只剩去清华的程颖和去北大的韩坤,依然暂时盘踞鄙视链的顶端。

顾辙连忙解释:“大家别损我了,协议条款嘛,本来就是求全,不代表什么的。如果进大学后表现差,还是随时会取消的。”

这种无效解释,显然只会招来更多讨伐:

“少来!假谦虚,有那么好机会你肯放羊?谁不知道你最喜欢暗搓搓努力了。”

“就是,我可以作证,我看到过顾辙好几次了,月考之前说自己没复习、这次完了,其实偷偷复习比谁都狠!”

顾辙百口莫辩,只好一边吃菜,一边又被拱火灌下去半瓶红酒,喝得他都有点上头了。

好在大家的“仇恨值”也散了,讨论的话题渐渐奔放,从学业扩散到聊游戏聊世界杯聊女人八卦,顾辙的压力总算降低不少。

不过,或许是大家都渐渐喝多了吧,喧闹之间,一些录取结果不太好、心事比较重的同学,渐渐情绪失控。

同桌另一个女生,忽然伏案大哭起来,还碰翻了几个杯碗,摔碎在地。

“哎,碎碎平安碎碎平安,小心手,快让服务员扫了就好。”几个喝得少的同学,很有责任心地张罗收拾。

最热心的林静静,还过去安慰她。

顾辙听到哭声,也搞不清状况。他对那女生印象不深,只知道叫胡梓君,长得很普通、没什么存在感。

听其他同学窃窃私语,他才知道胡梓君今年考了627,居然也填东海大学,结果比投档线低5分,还不服从分配,直接滑档到二本去了。

“这也太冒险了,627她怎么敢的?就算很多人怕调剂学农,但这分数也太小看东海大学了。”搞清楚因果后,顾辙忍不住跟旁边的陆探幽如是轻声惋惜。

他心中也有些奇怪,因为前世不记得有这事儿,莫非又是蝴蝶效应?

然而,原本轻松自在的陆幽幽,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对顾辙的话似乎并不认同。

顾辙看到她冰冷的表情,酒意顿时醒了几成,委婉地哄她:“怎么了?怎么忽然连你也不高兴了?你的分数不是刚好充分利用了嘛?”

陆幽幽深呼吸了一口,把音量压到最低:

“我是那种只顾自己的人吗?你还好意思问!肯定是你填志愿太高调,导致别人冒险跟风。你惹的事你自己搞定,快把她劝好了、别扫大家兴。”

顾辙直接懵逼了:“这关我什么事?”

陆幽幽柳眉一竖:“静静早看出来了,胡梓君可能暗恋你,你真是涨本事呢。”

顾辙差点一口酒喷出来。

天地良心,高中三年,他心思全在陆幽幽身上。毕竟有家境美貌气质交情全面碾压的美女存在,谁会注意到一个小透明啊。

顾辙很快冷静下来,他知道陆幽幽吃醋了,但又没立场吃醋,毕竟俩人还没确定关系。

陆幽幽说“静静早看出她暗恋你”,估计也是“无中生友”的粉饰之言。明明是她自己早就看出来了,但不好意思,就说是闺蜜看出来的。

顾辙飞速想了想,当机立断地说:“幽幽,不管你信不信,我保证,我是真不知道这事儿,说不定这就是静静瞎猜的。

但既然你觉得她是因为我,我就把这事儿处理干净,好好劝她鼓起信心。”

顾辙说得非常有担当,先强调自己确实不知情、也绝对不会玩什么“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渣男把戏。

而是在顾全对方面子的前提下,低调、明确地拒绝,让对方积极迎接新生活。

最后还隐藏了一层潜台词:我做这一切是为了你。

陆幽幽心思细腻,稍一琢磨就体会到了,于是扭过脸去:“你跟我汇报什么!爱干啥干啥!”

“明白。”

说罢,顾辙拿起酒杯,大大方方走到胡梓君面前,陪对方喝一杯。

胡梓君果然没拒绝,惴惴地把酒喝了,带着哭腔低声说:“以后我就是二本生了,大家渐渐就不会跟我联系了吧。”

顾辙轻拍对方肩膀,低声而诚恳地开导:“怎么可能,都什么年代了,交朋友还看学历那也太功利了,简直侮辱了朋友二字?对了,你读什么专业?”

胡梓君稍稍好受了些:“东海工大,法学。”

看得出来,她是典型的挑城市不挑学校。宁可滑档到省城的二本,也不去外省的211。

顾辙一愣:“工大不是一本么?那可以啊。”

胡梓君:“有些专业是二本,尤其那几个新设的文科。”

顾辙揉了揉太阳穴,把话往回圆:“那也很有希望嘛,这几年省里对工大很重视很投入,每年都有二本专业升级成一本。

等将来毕业求职,说不定你们院已经一本了。时代不一样了,学历只是一块起步阶段的敲门砖,不用太担心的。就算想考研,后续四年努努力,重新考个更好的不就行了。”

胡梓君默默想了一会儿:“真的?但是,第一学历还是很重要的吧,听说不少单位还是要挑第一学历,考研翻身的都不认。”

“怎么可能,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啊。”顾辙说着,推了推眼镜,便于洋洋洒洒指点江山,

“你这么想,80年代的时候,学历比90年代重要多少?90年代比现在又重要多少?历史的宏观规律,就是时代越发展、信息和数据的技术越发达,越便于全面评估一个人。

传统时代,记录和读取人履历的技术媒介太落后,所以我们需要把对一个人的评价尽量压缩,才能做到快速评价,最后就只留下很少几个评判维度。

但这是一种‘有损压缩’,用心理学术语就叫‘刻板印象’,就好比法国人都浪漫、德国人都严谨,研究生都学习能力强……

随着技术和社会进度,对人的评价数据的存取越来越便利,社会对人的评估就会越来越全面丰满,给偶尔失误的人翻身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多——

当然,偶尔发挥超常、德不配位的人,重新跌落回来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大,所有人最后都会得到尽量符合他真实能力的社会定位。”

顾辙说得很慢,但胡梓君听得很认真,渐渐地忽然就觉得人生勇气又找回来了一些。

她觉得顾辙说的真的很有道理,把她原本模糊隐约的一些认知,一下子就点透了。这些话绝对不可能是为了安慰人、而临时编造的。

胡梓君忍不住又稀里哗啦掉了一串眼泪,随后拿眼镜布擦了擦,长吁出一口气,诚恳地展颜笑道:

“顾辙,太谢谢了,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个老实人,文科的道理都不懂,没想到你原来懂这么多,我好受多了。”

而且刚才顾辙的语气和语速很沉稳老练、张弛有度。甚至跟元首式演讲似地,会不经意停顿制造安静、来拉回走神了的旁听者的注意力。

这显然是顾辙前世当了多年律师、练出来的思辨能力和口才。

所以,当顾辙说完后,不光胡梓君,旁边至少有十几个对高考颇感遗憾的同学,都听得津津有味,额外找到了几分继续奋斗的动力。

那些填志愿滑档的,也全部自然而然围到了顾辙旁边,接受他的心理疏导。

有些同学甚至忍不住想:要是班主任王雨菲也懂得像顾辙这么恰到好处地安慰激励人心就好了,咱们班最后冲刺阶段的心态,说不定会更健康一些。也不至于一听到老师机械说教就厌烦。

一时之间,连围着王雨菲敬酒的男生人群,都似乎稀疏了一些,不少同学都不由自主挪过来听顾辙分析。

最后,王雨菲自己都感受到变化了,本来她这种天天跟花蝴蝶似换衣服的女老师,是最受男生追捧的。她心中也不由有些不是滋味。

“顾辙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不过也就考完之后说说,考前要是说了,我也怕大家泄气……”王雨菲讪讪地跟依然围着她的最后几个男生优等生分说,为自己找台阶。

见王雨菲一改往日的强硬,她旁边几个男优等生立刻受不了了。

考上北大的韩坤立刻脑子一热,非常有男子气概地为美女班主任站台,反驳顾辙道:“顾辙你这话就过了!未来学历重要程度会渐渐下降,这点我承认。

但第一学历还是很重要的,很多顶级大公司校招根本不会去烂校,你说自己有本事也没机会展示啊!”

“你闭嘴!说话看不看场合的?这是你添乱的时候么?”

顾辙直接怼了回去,他倒不是对韩坤有意见,而是考都考完了,顾辙这边正在给那些滑档同学安慰鼓劲、心理咨询。韩坤这不是火上浇油么?简直毫无同情心。

韩坤被怼得懵逼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主要是在他印象里,顾辙也是个典型的“智力优越感人士”,平时对成绩差的人毫无同情心。怎么高考考完后、这家伙忽然就背叛了自己的阵营?

缓了几秒后,韩坤总算回过味来:这家伙凭什么对自己大声?他今天敢嚣张,不就是看在东海大学基础上,又进了竺可桢学院、拿到了邱成桐奖学金么?

这点加成,最多让他的风头暂时压过那俩复旦生,但绝对不至于让他有资格在清北生面前大声!

加上韩坤刚才跟美女班主任喝多了,酒劲上涌,立刻开喷:

“顾辙!你竟然叫我闭嘴?How-dare-you?(你怎么敢的)我也不跟你计较礼貌,你就说我哪句话道理不对!比嗓门大谁不会啊!别说校招了,就是社招,多少名企看到第一学历差的就把简历丢垃圾桶了!”

看韩坤要发飙,作为体育委员的徐嵩仗着自己的力量,连忙过去拉开他:

“韩坤别激动别激动,顾辙是给胡梓君他们心理疏导呢。好好的散伙饭动什么气啊,这一开始就不关你事,吃菜吃菜。”

一旁同样考上清北的程颖,因为女生几乎不用喝酒,所以至今很清醒,也过来劝解:“算了算了,这有什么好吹的,大家心里清楚就好。”

顾辙本来也不想得罪成绩更好的同学,但他这人,既然答应了别人要做的事情,就得做好。何况是答应了自己心上人陆幽幽。

而且现在也不光是为了开导胡梓君,更是为了其他刚才信任顾辙、听顾辙分析的滑档同学,别让他们留下心理阴影。

顾辙也懒得搭理韩坤,只是纵横捭阖地转过身来,大手一挥,对着全包厢的同学说:

“韩坤刚才的话,或许会让一些同学心里难受。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我也有几句心里话,送给所有觉得自己没考好的同学——

高考如果失误了,这意味着什么?人生失败么?不是!最多只是意味着,你中学阶段没学好。人生是一场长跑,后续还有的是机会改变。

而改命的规律,据我的总结,其实很简单,那就是退一步至少要进两步才能弥补。

这个社会很公平,一个人做错一次,不可能再做对一次就被人原谅,因为那样的话犯错将变得毫无惩罚性成本,任何人都可以随便犯错、然后轻易改过就行。

所以人类历史的规律,从来都是错一次,至少要对两次来弥补。中学没学好,你大学再努力,毕业去顶级大公司找工作时,你的简历还是可能会直接被人扔进垃圾桶。

但是,你可以换一条求职之路。比如,假设四年后胡梓君想进微软,微软的HR把她的简历扔了,但她可以试试去微软的供应商那儿,那些做外包的小公司,总没那么看重第一学历吧?

只要她做得确实好、展现出自己的不可替代性,最后以金牌外包的身份再进微软,学历还重要么?不重要了。微软的采购会给这个优质供应商背书的!

那么,这一路上,她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是大学四年的辛勤非人努力,再加上毕业后第一份外包供应商工作期间的努力,或许是三年,加起来就是七年。

与之相比,一个清华计算机系的学生,如果进了大学就鬼混,但因为他的招牌值钱,所以只要别太离谱,也许他大学一毕业就能进微软。

所以,我给所有没考好的同学一句话:你就假设,中学没学好而失败的这个人生阶段,后续要多用两阶段的人生弯路来补偿,并不是完全追不回来了!

或许比你们强的人也会继续努力,那样你一辈子可能都跟别人差七年。如果别人松懈了,你就能慢慢追回来。但如果你现在就不追了,这七年的差距只会变成十年、十五年。

人生是一场无限游戏,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没死就不算下牌桌。所以,任何时候都别停下,但任何时候也都要注意分配体力,别一下子冲太狠、后面要躺几年。

一次摔倒了,也别想着读档重来,你只能爬起来继续跑完。

爱比克泰德说过:我们每个人都登上并非自己所选的舞台,演出并非自己所选的剧本,但我们只能演下去。”

顾辙说完之后,从桌上拿起自己那瓶红酒,对着三桌同学遥敬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这些话他也是说痛快了,并非他想说教,而是他前世的真是人生经验,不吐不快。

重生之前的顾辙,也同样算人生赢家,只是赢得没那么彻底。

前世高考的失败,无非就是浪费了他七年时间,但他足够坚韧,最后又从泥淖中一步一个脚印爬回来了。

如今,他也不吝大度一把,能帮到几个同学就帮到几个同学吧。

十几个考得不好、乃至滑档了的考生,个个听得热泪盈眶,忽然就觉得做人动力都变强了不少。

“顾哥,你说得太好了!喝!我们敬你!”

“不就是比别人多走几年弯路嘛,又不是永远没机会!你这点喝完就行了,我开瓶新的!”

“老子还年轻呢!大不了继续拼,总能追回来!”

“我不该考完就扔书的,人生是一场无限游戏啊,活到死学到死!”

一群人围着顾辙抱头痛哭,不经意间,顾辙在同学们之间的威望,已经远超了考上清北的韩坤和班长程颖。

甚至大家觉得连班主任王雨菲,都远不如顾辙会讲人生经验、会鼓舞人心。

顾辙又安慰了大家一会儿,好不容易脱身,回到陆探幽身边坐下,悄咪咪交差:“你让我把那些考砸了的同学安抚好,我做到了。”

陆幽幽只觉得心脏怦怦狂跳,顾哥实在是太可靠了,还那么一诺千金。

果然任何时候都可以信任他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