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求着哥拿奖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4286字
  • 2022-02-05 16:23:11

袁鸿铭和秦科长柳处长商议的计划,要具体落地,自然还需要数日的讨论。

就算结果出来了,相关函件寄到明州也要几日工夫——如今可没什么隔日达的快递,所有邮递渠道都很慢。

更何况,顾辙这事儿还不是直接邮递个通知可以解决的,还涉及到一个协商。

顾辙这人还没手机。他留的联系方式是家里的座机,紧急联系方式是母亲的小饭馆。

一拖二等之后,招生办最终决定先在电话里确认一个顾辙本人在学校的日子,然后直接派工作人员跑一趟明州面谈,把所有资料都带上。

……

7月22日,星期一,也是顾辙最后一次必须回母校镇洋中学的日子。

这一天原本的行程,只是回校跟所有任课老师都见一见,汇报一下各自的去向,然后在学校附近找个饭店吃顿散伙饭、同学之间交换一下未来的通讯录。

如今距离第一批录取工作,已经有二十天了,第二批都开始录取六七天了,班上除了两个垫底的,其他同学去向都已落实,这个点吃散伙饭正合适。

顾辙最近这段时间,每天都在城南的鄞城区混,毕竟他家和沪通营业部都在那儿,要不是有这种应酬,也不会来城北的镇洋区。

按照他自己的日程计划,打算22日料理完高中散伙饭、23/24两天就去跟孙镇岳摊牌,然后25日就组织同班考上东海大学的小圈子同学聚会唱K,

再往后陆幽幽就要跟随父母出国,她机票都买好了,大家暑假里也没机会聚了。

而东海大学招生办的人,之所以挑他回校的日子跟他谈,也是觉得镇洋中学熟门熟路的好找,怕顾辙的家在乡下渔村,多费波折。

同时,在学校里跟学生谈,也容易“晓以大义”,顾辙不太会当着老师的面不签奖学金协议、表示“我宁可不要这么高额度的奖学金,也要保留为外国效力的便利”。

人都是要脸的嘛,花花轿子人抬人更容易成事。

顾辙前几天听母亲转述对方的电话要约时,倒是没有多想。但当晚睡觉时,他就琢磨过味儿来了。

好在他本来就从没打算给老外打工过,他是那种还没毕业就要亲自当老板的人,既然如此,东海大学招生办那点小伎俩,顾辙也乐得装糊涂。

反正他又不吃亏,还白捞点名声上的额外好处呢。有人肯做局,他就闷声发大财呗。

……

这天午前,大约11点,所有同学都已经跟任课老师们汇报完了自己的去处。师生之情、离别不舍,也表达得差不多了。

一些社交牛逼点的同学,早已拿着通讯录让别人写手机号、QQ号、电子邮箱,好保持联系。

本来他们要是找到顾辙,他也不介意写一下。

可惜,顾辙的邮箱和QQ还是高考后陆幽幽才帮他申请的,没跟外人声张过,也就没人来问他。

顾辙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正好落个清静,就当大隐隐于市。

忙活完之后,那些社牛同学便簇拥着班主任王雨菲,准备去吃饭:“搞定!状元楼206包厢,要坐校车的赶紧上车!慢的自己搞定交通啊!”

叫状元楼的酒店,很多城市都有,而且往往互不相关,只是重名。

明州这家也算老字号了,因为彩头好,市里最好的几所高中,高考考完后都喜欢去那里散伙饭。

人均至少一百多,难得AA一次普通人也吃得起。

随着同学们一涌而出,同寝室的徐嵩也过来拉顾辙:“走啊,还磨蹭什么?你不用坐校车么?他们磨磨蹭蹭的都是开自家车去的。”

徐嵩最近每天都忙着踢足球,好不容易熬到高考考完,愣是爽踢了一个多月。连他刚确定关系的女朋友林静静、在跟着顾辙做电话销售,他都没怎么过问。

也不知道该说他是“信任哥们儿,知道顾辙不会挖墙脚”好呢,还是说他“钢铁直男、没心没肺重球轻色”好呢。

顾辙微笑着拉开徐嵩的扣肩搭背:“我再等等,这不没想到大家这么快结束么,才11点就去吃饭了?我约了人在学校见,谈点事情,过会儿自己打车去吧,很快的。”

听顾辙这么说,徐嵩也不催他,回身就找林静静一起闪。

可惜林静静也想蹭陆幽幽的车,徐嵩就自己先闪了。

他俩的感情当然没出问题,但女生喜欢蹭豪车,这本身也没什么错。何况是闺蜜的豪车又不是男人的豪车,更天经地义了。

这么一闹腾,其他几个走得晚的同学也都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纷纷开始揣测:

“顾辙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不会吧,莫非陆幽幽真被他勾搭上手了?还别说,高考才考完一个多月,陆幽幽都比原来瘦了一些呢。

好羡慕啊,这世道怎么又开始流行青梅竹马了?真没天理!就顾辙那平平无奇的长相,不就成绩好了点么!而且也不是男生里最好啊!”

众人磨叽吐槽的同时,走廊上终于传来一阵皮鞋的响动。

顾辙整理了一下衣服、迎上前去,就看到教导处的李老师转进了教室,背后还跟着几个陌生人:

“顾辙,去一下办公室。这位是跟你约好的吧?东海大学招生办的。”

顾辙二话不说,跟着李老师去了教导处办公室。

他一出门,旁边的同学耳朵都“噌”地竖起来了,开始打听,还有人想去教导处门口偷听的。

“他不是已经录取东海大学了么?难道还有什么变故?”

这也不怪其他同学瞎猜,因为竺可桢学院的补录加试本来就是内部行为,外人根本不知道这个考试的存在。

……

顾辙到了教导处后,也不跟对方虚与委蛇,直接开诚布公地谈,非常的高效。

招生办工作人员姓胡,只是袁鸿铭手下的一个科员,他把校方开出的奖学金条件大致说了一下,顾辙也只是面露礼貌的感激之色,但绝对谈不上谄媚甚至卑躬屈膝,一看就是见过大钱的样子。

胡老师看他这架势,反而有点心虚,还担心顾辙不差钱,就小心翼翼地提醒他仔细看看关于“毕业后回国服务”的相关条款、以及违约责任。

上面写着,顾辙答应的话,每学期两万块,最多拿三年,最高十二万。如果毕业后违约不回国,要三倍返还承担违约责任(本金吐出来,罚款两倍)

顾辙对违约责任没有任何异议,只是提出一点:“这个可以接受,不过,对外是保密的吧?”

胡老师一愣:“这个对外是否保密,有影响吗?顾同学,你可别瞎动脑子,就算对外保密,也还是有法律效力的。”

顾辙笃定一笑:“我当然知道,保密又不是为了违约。但是,将来万一我要是真出了国,这违约责任保密的话,不是便于我把违约条件吹嘘得严重一点么,这样那些想留我的人说不定就能理解我回国的苦衷了。”

胡老师听得直接懵逼了:好家伙,这顾辙的脑回路是这么长的么?他在担心多长远的事情?莫非几年后你留了学、老外还会跟留钱院士那样苦心孤诣地设计留你不成?

顾辙这番话,不就等于在说“虽然我到时候只要赔36万就能留国外,但我不能让那些想让我留国外的老外知道我只要出那么点点违约金,那样才能防止他们帮我掏这36万强行留我”。

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旁边教导处的老师一开始还没琢磨过味儿来,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顾辙有多“受害妄想”。

胡老师好气又好笑地说:“放心吧!你想太远太多虑了!要保密就保密吧,这个我就有权限答应,不是原则性变更。没别的疑问就快签吧。

你要知道你运气有多好,拿到奖学金之后,本科三年也要好好表现,争取成绩和课外成果要比那些竞赛生还强,才不辜负学校相关领导对你的期待。”

顾辙却是一点不急:“既然可以改,麻烦您重新打一份、我签了你再带回去用印——我也看了,这上面贵校相关部门的章还没盖呢,本来就要你带回去之后再盖,你重新打一份出来我签,也没费什么事儿。”

胡老师一时语塞:“你……顾同学,没必要这样吧,这种条款,我们答应了就是答应了,故意违反我们也没好处啊,违约总得有动机吧?否则我还得先给袁主任打电话请示……”

顾辙礼貌微笑:“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既然都要打电话请示了,那不如再多请示一个点。比如这个‘学成之后不得滞留外国’,要加个限定语:不包括在交流国继续读博。”

胡老师想了想,觉得这些也确实有道理,之前仓促弄来的条款也实在不严密,就又打电话、收发传真请示。

他肯这么做,也不是姿态低,而是他知道这个协议未来还有可能长用,顾辙只是第一个吃螃蟹的试验品,现在把协议条款改好了,以后遇到其他学生时套用起来也方便。

磨刀不误砍柴工吧。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尽管只是改了两个条款,还是往复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顾辙才签字——

另外,顾辙今天还把母亲也请到了学校,让她也在监护人的位置签字,因为顾辙还不满18周岁。反正这种法律上的小瑕疵双方肯定是不会犯的,都是老江湖了。

“顾同学,我相信你是爱国志士,协议我带回去之后,几天内就会盖章、寄回其中一份,奖学金也会在一周内到账。希望你继续好好学习、好好专注学术科研。”胡老师也算是了却一件任务,神色轻松。

顾辙:“谢谢,我能先留下一份还没盖章的复印件么?”

胡老师:“这随便,你复印一下好了,或者拿走之前作废的版本也行。”

……

顾辙办完一切,回到教室收拾书包时,就看到除了陆幽幽和林静静以外,其他全部同学都已经闪了,包括其他家里开私家车来的同学。

毕竟12点都过了,状元楼那边估计早就吃上了吧。

林静静看到顾辙,就拍了拍他肩膀:“你又害我和幽幽去晚了少吃几道好菜,你得多请我们一顿补偿补偿!赶快交代,招生办的人到底找你什么事儿?”

陆幽幽等闺蜜说完,才惜字如金地补充:“要是秘密,就别说了。”

顾辙:“没有秘密!这种事儿有什么好秘的,就是正式被竺可桢学院录了,还让我签了个附条件的新生奖学金。”

妹子们也很为他高兴,陆幽幽尤其惊喜:“真的假的?太走运了,钱是小事,这多有面子啊。不过怎么会谈这么久?这种东西还有讨价还价的嘛?”

顾辙把能说的大致解释了一下,妹子们这才消停,只是觉得顾辙愈发深邃难以窥测了。

“行了别说了,再拖下去估计那边压轴菜都凉了,上车!”

满足好奇心之后,三人立刻直奔酒店,顾辙和陆幽幽坐后排,林静静很自觉地坐副驾驶。

中午路也不堵,辉腾这种庞然大物开在路上别的小车都会自然而然稍微让开,开得就更顺畅了,不过十五分钟就到了状元楼。

全班聚餐一共包了两个大包厢,每间三大桌,顾辙他们按照门牌直奔入席。

因为迟到的关系,顾辙当然是一进门就被同学们堵了,还半开玩笑半起哄要罚他酒:

“顾辙!你太大牌了吧?程颖考清华都没你大牌啊。散伙饭还让我们等那么久,今天必须吹了这半箱啤酒,嫌撑就两瓶红的!”

“就是就是,什么事儿非要拖到今天来处理。本来11点40就能上菜了。我们看你们三个人没到,特地先喝饮料拖到12点才开吃,你说你该不该赔大家这二十分钟,两瓶红的已经算轻饶你了。”

“你总不能让迟到的女生帮你挡酒吧?那还是不是男人?”

顾辙重生至今,还是滴酒不沾,不过他也不是完全不能喝,反正红酒这玩意儿,又不像抽烟肯定是有害无益的,偶尔喝就喝了。

他也就态度还算可以地打起了太极:“我尽量,我尽量,诚意先摆这里了……今天真不是我要约这时候,是招生办的人不肯去我家谈,嫌地方偏,这不只能约我回校的日子了么,总之我对不住大家。”

——

PS:说下更新计划,这周最后两天还是每天四千字。因为还是蚊子推,下周新书推,我基准还是每天四千,中间抽三天加到六千字。

如果后续有分强或者更好的推的日子,那就保持一周七天每天都是六千字。如果是三江周或者强推周,那就在此基础上每周再加两更。

现在毕竟还是过年期间,看书的人流量下降得厉害,还赶上冬奥,新书期爆更写得多也没什么人看。回暖一些再加更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