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人在江湖飘,难免被树典型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183字
  • 2022-02-23 10:11:58

话分两头。

时间线回溯到几天前,位于省城的东海大学招生办。

主任袁鸿铭总算把各方汇总的竺可桢学院最终录取结果复核完毕,准备第二天就把通知函邮寄出去。

因为竺可桢学院每年也就招两百多人,这一波的特招补录更是只有几十人。跟东海大学总共招生六千人的规模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所以最近的工作也不是很忙。

距离下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袁鸿铭已经是悠哉游哉地翘着二郎腿、喝着茶,轻松应付。

就在此时,办公室门忽然被推开了,袁鸿铭立刻放下了二郎腿,正襟危坐。用眼神余光一扫,心情才重新恢复淡定。

来人是省厅基教处的秦科长,以及本校学工处的柳处长,这俩都是熟人,有时工作上还需要他配合,没什么好见外的。

“老秦,老柳,难得你们一起来,这是有什么变故?”袁鸿铭笑着拿出一次性纸杯,从饮水机里倒了两杯温水。

基教处的秦科长接过杯子,干脆地抿了一口,直截了当长话短说:“袁主任,我跟小柳那边已经商量过了,其他该打的招呼都打了。就你这里,有件小事需要配合。”

袁鸿铭公事公办地报以微笑:“职责所在,当然配合。”

秦科长拍了拍他肩膀:“别打哈哈了,这么说吧,你这边的录取名单里,有个镇洋中学升上来的,叫顾辙,有吧?”

“有点印象,”袁鸿铭说着下意识翻了翻清单,倒也没翻多久。

因为顾辙的名字排名本来就很靠前,在化学加试补录的学生当中,成绩本来就排第一。

“对,是有这人,成绩还非常不错,这次化学补录的卷子,直接用的就是考前一天、在荷兰格罗宁根的全球总决赛卷子,难度是绝对够的。

这个顾辙理论部分只是稍微错了一点,但每道大题主体部分都做出来了,实验表现更是堪称完美,总分和单项都是绝对的第一。他怎么了么?”

秦科长又拿出一份从省科技厅拿来的预查新报告,摊在桌子上:“这个顾辙身上的潜力和成果,还不止于此。我们前阵子、在贵校的补录加试结束后,就注意到了这个考生。还跟贵校几个认识他的教职人员聊了一下,了解情况。

我们查到顾辙有好几个在申的实用新型专利,虽然还未授权,但我们拿着在国知局查到的公开的说明书和权利请求书,去省厅找查新办的人大致评估了一下。

科技厅的相关同志认为,这些技术跟现有技术相比,确实是有新颖性的,不出意外的话,几个月后就能被国知局授权。”

秦科长这番话,外行人乍一听听不懂,不过涉猎过专利制度的应该都懂。

如前所述,哪怕是最容易授权的实用新型,国知局一般也要审半年才授权,最快绝不少于四五个月。而秦科长显然是想更快知道这些东西是否是干货,就去省科技厅做了查新报告。

技术查新是各地科技厅、科技局的一项日常工作,职责就是企业或社会申请人拿来一个技术,让他们快速评估一下有没有可能申请下来专利。

查一下收费五百块,复杂的另外加钱。

他们的意见不能代表国知局的最终决定,但是可以供参考。

袁鸿铭看了查新报告上肯定的结论后,也是跟着点头嘉许:“这个顾辙确实表现非常优异啊,高考刚结束,就自行研发了好几项小创新。

而且看得出来,他这些都是真实的学习训练有所心得、才想出来的,不是天马行空远离生活,估计不会是家里长辈拿成果给他贴金挂名……他怎么了么?”

袁鸿铭顺着夸赞的语气说到最后,忽然就话锋一转,给秦科长搭了一个提要求的台阶。

秦科长也就不客气了:“所以,我也是跟柳处长讨论过了,小袁,你觉得这个顾辙,够不够资格给他一份入学奖学金?我是说邱成桐奖学金,每学期两万块那种的。”

“这么高规格?!”袁鸿铭也微微有点惊讶,眼珠子一转,“这个么……按说加试补录分科成绩第一的,给点入学奖学金倒也应该,每学期不超过六七千都正常。

但是邱成桐奖学金的规格可有点高了,这还不光是钱的问题,拿到这个奖学金,基本上算是半只脚踏进了将来硕士阶段交流生的圈子,对留学也有帮助。

他表现再好,也只是在高考补录生当中最优异,这个奖学金还是要跟其他竞赛保送生一起争夺的,我们招生办这边,也只能是建议,本来就没决定权,要多方意见评估……”

说到这儿,袁鸿铭终于顿了一下,压低了音量:“老秦,咱自己人,实话实说,莫非这顾辙上面有人?”

秦科长一甩手:“有什么人,我们就是惜才,公事公办——这么说吧,小袁,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基教处,从陈副处长往下那条线。哪个没为去年的‘不允许单一学校考生垄断省队选送国家队名额’这项改革承担压力?

陈处问心无愧,他也是为国抡才、希望野无遗贤,唤醒更多教育落后地区考生参加竞赛的积极性,别被杀怕了。但是,任何改革最后关键是看疗效。

去年被这个改革扶上来的几个直接受益者,都不争气呐。四大竞赛,三科都用到了这条改革、选送国家集训队的三个人,没一个过冬令营的,也没别的任何成果拿得出手。

陈处也难呐,他需要树典型,找几个‘看到改革的激励之后,燃起了拼搏竞赛的希望、快速进步出显著成果’的典型。镇洋中学的张铭指望不上,这个顾辙也可以嘛,多励志啊。”

袁鸿铭听完之后,才意识到对方确实不是为了私人关系,纯粹是改革前后的新旧优劣之争。

这事儿按说跟他没关系,但里面人情错综复杂,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结个善缘也不是坏事。只可惜,他也没权限直接操作。

好在,秦科长似是看出了他的难处,来的路上早就想好了一点,提醒道:“小袁,你也别着急,这事儿不会让你一个人推的,你能过,小柳就能过。

再说了,我是特地打听过的,这个邱成桐奖学金,要拿也有附加条件的吧,虽然每年都在调整,但听说之前因为留学生归国率太低,你们校方也有压力,

今年不是在考虑附加‘拿了邱成桐奖学金的学生,如果将来被公派交流,完成学业后也必须归国服务至少六年’。

我记得这个条款草案,是学的之前港大、南洋理工赞助学生的先例吧,无非他们是要求为赞助的外国公司服务六年,而我们是要求归国服务六年。”

袁鸿铭听后,眼珠子一转,解释道:“这个还没定呢,主要是上面也担心,如果这么定,邱成桐奖学金的声望会下跌。

万一最有前途的那些学生,都不愿意接受、宁可不要奖学金也要保留留学后毫无法律瑕疵地为外国服务的自由。那我们到时候岂不是只能把奖学金发给次优秀的学生?那奖学金的档次就跌份了。”

秦科长听到这儿,立刻抬手制止了袁鸿铭继续说,然后握拳击掌、两手一摊:

“这不就结了!你们可以想办法试点嘛。这顾辙,我看真要是给他邱成桐奖学金,也不是完全说不过去吧?

那个‘如果将来能公派交流,留完学后必须归国服务,否则要给高额违约金’的条款,就可以先拿去试试嘛。偷偷给他寄通知的时候,附一份协议,看他签不签,让家长也签。

如果有人托底,这事儿再推下去阻力也小一些。咱也算是一举多得了,陈处证明了他的改革的优越性,你们也算公事公办,同时推进了一把奖学金附条件这事儿的可行性。

反正本来他就勉强符合,那些竞赛保送生质疑,就把剩下几个名额的协议推给他们,看他们爱不爱国签不签。他们不肯签也就堵了嘴了,反正高考补录这边表现最好的第一名已经签了,这奖学金也不掉价。”

袁鸿铭被这么一说,越来越是心动,眼珠子乱转,觉得似乎确实是个一石三鸟的计策。

人家港大和南洋理工背后的赞助资本家,那可是至少拿出十万港币一年、四年累计四十万的赞助,才换取“学生毕业后六年服务期”呢。

人民币历史上要05年才进入升值通道,此前港币汇率比人民币还高呢,那些钱可不等于至少四十七八万人民币了。

邱成桐奖学金才每学期两万块,三学年总额也就十二万,就要买对方回国六年,对方肯接受已经算爱国良心了——

当然,这种附带协议,跟资本家的赞助也是大不相同的。资本家赞助的奖学金,那六年是必须为他的公司服务的。东海大学这个附带协议,是只要你回国六年即可,给谁干是不限制的。

说白了,只要你完成学业后人回国,哪怕你立刻自己当老板都没事。

袁鸿铭最后想了想:“也罢,秦科,这事儿你和老柳那边也要推进起来,我这边也做做方案,从我的角度促进一下,成不成再说吧。

好在我也看过这个顾辙的资料了,似乎近年来家境有点贫困,估计会看得上这12万换取将来读完书回国吧。”

——

PS:非常感谢盟主“神亚”的打赏!感激!今天加一更!

上架的时候会再为“神亚”盟主加两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