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人生是一场无限游戏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387字
  • 2022-01-21 08:19:31

随着铃声再次响起,大家都不得不放下笔,静静等监考老师收卷。

短暂的宁静后,考生们终于爆发出阵阵压抑的喊叫、捶胸顿足,甚至直接把书包从走廊上扔下去。

顾辙看了不由暗暗摇头。

发泄压力可以有很多方法。但压抑到了这种程度的人,就算考好了,估计也对学习产生仇恨了吧。大学里还能有多努力,显然值得存疑。

人生是一场无限游戏,没死就不算到终点,得一直玩下去。那种“过了某道坎就不做人了”的有限游戏思维,要不得呐。

不过顾辙也没空管别人的闲事,之前因为赶考时间太紧,他午睡起来后脸都没洗厕所都没上。还是先找个地方静静,照镜子收拾一下形象,重新熟悉一下少年时的身体。

……

为了不被人打扰,顾辙特地踅到隔壁的教师办公楼,大大方方找了个干净僻静的洗手间解决,一边飞速思考了下人生规划。

重生后干点什么好呢?如今是02年,其他重生者最热衷的金融投机,自己刚好干不了——A股后续还有四年大熊,互联网正在寒冬,次贷危机也要五年以后。

全球各大主要金融市场,正好都在低谷期。

这样也好,既然断了念想,那就脚踏实地发挥自己的专长。

他前世搞专利法务时,主要涉猎的是“增材加工”相关领域的新材料和新工艺。说白了就是“粉末冶金、3D打印、增材光学、类石墨烯物质化学沉积加工”这些。

搞法务不用像一线科研人员那样专精深入,而是要观其大略,所以懂的面广一点很正常。

至于后世有哪些大牛科学家有前途,他心里也清楚。有了这些优势,做一个促成产学研结合的大佬、一个帮助科研成果向市场转化的伯乐,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么一看,他前世的职业,简直就是为重生量身定做的。

端正好了人生态度,也收获了一个阳光的心情后,顾辙抖了几下,走到洗手池边把自己的形象彻底收拾一下。

看到镜子里那松松垮垮的精气神,他也有些耿耿于怀。

少年时的自己,醉心学习、讨厌体育、不修边幅,浪费了身体的好底子。

后来人到中年,被三高和各种白领职业病折磨后,才真心激发出锻炼的自驱力。

顾辙一边用手沾水梳着头发,一边暗暗告诫自己:

“身体是本钱呐,这么朴素的道理小学就会背,却等三十几岁才真心相信。这次要从17岁开始就科学锻炼。”

他还决定把理发周期缩短到两个月,以免头发容易被压成鸡窝状。

……

做完这一切,顾辙才神清气爽地慢悠悠逛回考场拿书包,准备回家。

不过在走廊拐角处,他就被一个瘦弱到让人印象深刻的女生截住了。

顾辙立刻回忆起,这是同班的林静静,英语课代表,陆幽幽的闺蜜。

林静静显然已经等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

“你去哪儿了?早上王老师不是说过考完别走、有事要通知!记得明早八点回校估分啊。真是的,就差你一个没通知到了!”

顾辙一愣,估计老师是交代过,但他都重生了,所以忘了吧。

02年东海省的高考是先考试、再填志愿、最后出分数的,所以估分很重要,越准越有利于填志愿。

但老师为了不破坏大家应考时的心情,考前都是告诫大家“考完一门就丢掉,别有包袱,别对答案,好好考后面的”。

这就需要最后一门考完后、突然临时变卦、通知大家趁着还没遗忘赶紧对答案。

顾辙反应过来后,也就诚恳致歉:“谢谢,真不好意思,是我忘了,耽误你回家了。”

说罢,顾辙还大方的报以微笑,然后告别。

林静静看他这就要走,总觉得有点怪异。

“怎么感觉有点别扭?对了,这家伙平时跟女生说话,都是眼神闪躲、做错事还要找托辞,今天不对劲啊。咦?他居然还梳头了?”

恰好她心中还为另一件事憋着气呢,便忍不住喊住顾辙:“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吗?这就走了?你说你要是有手机,不就不用耽误别人专程来堵你了。”

顾辙一愣,耸了耸肩:“不是校规不许用手机么。”

02年手机普及率还很低,高中生几乎都不许带手机。镇洋中学是全市第一,管得更严,持有手机就可能处分。不过顾辙倒是这条校规的受益者,他本来就买不起。

林静静气笑了:“你倒是守校规,那你别丢三落四害别人啊!连高考都差点迟到。幽幽为了通知你,在走廊上打手机,还被王老师看见了。王老师有多八婆你又不是不知道。”

顾辙这才有些内疚,他不喜欢欠人情,连忙很有担当地说:“幽幽只是乐于助人,怎么能怪她呢,我找机会跟王老师解释一下。”

顾辙自己是无所谓的,他都重生了,脸皮厚着呢。但他知道陆幽幽是个乖乖女,在乎这些,被批评了肯定心里不好受。

林静静这才好受了些,也有些意外。顾辙原本给人的印象是非常刻板遵守校规、从来不敢质疑老师的。

她便叹了口气:“行了,算你还有良心。你英语那么差,王老师多讨厌你,还是别添乱了。”

……

告别林静静后,顾辙便坐公交车回家了。

考场在城北的镇洋区,而他老家在南郊鄞城区与奉县交界的海边,整整三十公里,路况也不好,足足花了两个小时。

让早已习惯2020年代基建水平的他,颇有些不适。

坐在车上,顾辙想的是即将再次见到还未老去的父母,心情复杂而又激动。学校里那些事,也被他暂时抛诸脑后。

作为80后,顾辙当然是独生子女,家里就三口人。

父亲是本地渔民,母亲是邻市婺州来的,开始也跟着打渔,后来嫌大钱都被鱼贩子赚走了,就开了家海鲜烧烤摊。

顾辙重生前虽已事业小成,可父亲已经不在了,母亲也过得不好。现在自己回来了,当然要改变这一切。

下车时已是晚上八点,郊区的马路上,为了省电,夏天路灯都只开一半,看着很荒凉。顾辙又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老家。

那是一座海滨渔村的平房,外墙有些盐渍腐蚀,旁边栈桥泊位上拴着自家的两条船。

几年后这一片就会拆迁,渔港也会改成滨海经济开发区,一个保税加工区。

顾辙心情忐忑地走到门口,轻轻敲了两下,却没人开。

屋内的嘈杂掩盖了敲门声,还夹杂着母亲的哭诉:

“跟你说打渔没前途!你既没胆子下绝户网、又不敢禁渔期出海!还买什么新船?就这收成你还得起按揭?这日子没法过了!”

顾辙闻言,不由隔着门喟然叹息。

至今为止家里的一切,都还在照着原本的轨迹发展。

其中困顿,顾辙当然上辈子就知道了。

一切起因,都是父亲顾海峰前年的一次错误决策、贷款买了条新渔船。

众所周知,国内的海洋生态,早就因过度捕捞严重恶化。99年底国家不得不下文件,全面禁止东海南海新增渔船装机功率——通俗地说,就是限牌。

但根据经济规律,限购令生效前,肯定会引发恐慌性抢购潮。

顾家之前的旧船又小又没冷库,本来还舍不得换。父亲顾海峰是个老实人,在恐慌情绪中,终于被黑中介和托忽悠着、加价买了条冷库船。

因为钱不够,还把家里的店面都抵押了——那店是母亲褚秀辛苦多年、跟城管打游击、蹬着三轮车摆海鲜烧烤摊,才攒钱买下的。

结果突击买新船的人太多,此后当地渔业竞争就愈发内卷,收成量价齐跌。

顾家省吃俭用都不够还按揭,最后终于在他高考后不久断供,抵押的店面也被收走拍卖,从此家道中落。

不过,在此之前父母好歹还知道儿子要高考,所以没当着他面吵过,怕影响学习。

可惜顾辙本就敏感懂事,前世他在考前就知道了家里的困境,还只能装作不知道,也多多少少影响了他的应考心态。

……

顾辙回忆着那些遗憾,拳头都捏紧得关节发白。

好在一切都能改变,他忍不住发泄地拍了几下门,似乎要拍碎命运的枷锁。

屋里的声音戛然而止,顾辙也回过神来,连忙喊道:“是我,考完了。”

屋内一番火速的收拾,然后褚秀才过来开门。

她怕儿子看出破绽,还先声夺人问道:“考得怎么样?”

“放心吧,该拿的分都拿了,浙大应该稳了。”顾辙知道父母听不懂细节,就试图用最简单直白的方式让他们安心。

“真的?”父母还有些不信,继续一门门课仔细问,“语文怎么样?物理化学能不能拿满分?还有你最差的外语……”

顾辙哪受得了这种盘问,毕竟他重生回来才半天,除了英语是现考的,其他几门都忘了,说多了肯定穿帮。

所以他快刀斩乱麻地引开话题:“我很累了!晚饭都没吃呢!对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敲门都听不见。”

被儿子说中心虚之处,连忙解释:“哪有,就随便说他两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多不靠谱!不说了,先给你做饭。”

褚秀便去厨房鼓捣了五分钟,很快拿出一大盘形似蚵仔煎的食物。

顾辙也不挑,直接提筷就吃。

正宗的蚵仔煎,应该用整颗的牡蛎肉。而顾辙面前这盘,用的是一种长海蚌、剜去吸盘肉后剩下的边角料做的。

剜下的吸盘肉晒干后,就是“瑶柱/鲜贝”,售价昂贵,是要拿去卖的。

裙边肉难吃又不易保存,本来只能丢掉,节俭的渔民才留一些自家吃。

同理还有杂鱼干、海蚌裙边、缺腿破壳的醉蟹、醉螺,几乎伴随了顾辙整个童年。

这也不是因为穷,主要还是舍不得浪费。在老一辈眼里,辛苦生产的食物腐烂倒掉是很可耻的,要尽量自产自销。

顾辙吃着吃着,就感动得流泪了。心里一边琢磨着,如何跟父母把话挑明了,让他俩别再为家境的事儿争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