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干就完了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237字
  • 2022-02-10 17:35:21

考完实验那一刻,顾辙就知道自己过了,心态非常稳,丝毫不担心后续。

不过流程还是得走,正式特招进竺可桢学院的通知,怎么也得再等个十几天才会发出。

顾辙如今还不能住东海大学的宿舍,在省城多留一天就是多一笔花销,每天食宿至少也要七八十块。

对于出门之前给了母亲三千块、自己身上只留了一千多零花的他而言,再耗着也没意思,

不如回老家等通知,先专注于沪通证券的暑期工,抓紧多出点单子。

所以,考完后他仅仅只在方舟市多住了一晚,确认没什么事儿,第二天白天在市区稍微游览放松了一下,傍晚就坐长途大巴回家了。

东海大学的新校区在方舟城西,而明州在东边,本来就要穿城而过,也算是顺路。

02年的方舟市,正是旅游业进一步崛起的时候,西子湖景区在这一年刚刚免费开放。

以至于整个暑假游人如织,哪怕烈日炎炎,都有人打着阳伞挤来挤去。人群里还有不少魔都口音的,竟是因为听说不要门票了,特地驱车150公里过来玩。

顾辙这人虽然擅长斡旋、有手腕有口才,但本质还是略微有点社恐的。很多社交只是为了工作应酬需要,不是因为他喜欢社交。

看见这种夸张的拥挤环境,他也就游兴寂寥。毕竟前世他在省城也厮混过好几年,该玩的地方都玩过了。

最后就只是登了一下相对人迹稀少的宝石山,在初阳台上远远俯瞰一下西子湖,就收工回家。

下山时,顾辙轻车熟路地选了一条人少又适合燃脂心率的小路。

路过抱朴院,还遇到一个看见有游客路过、才临时披上道袍、吆喝求签解签的家伙,被顾辙片叶不沾身地闪过。

……

回到明州后,此后十天顾辙的日子也没什么可赘述的。

无非是带着邵佳、刘凯这俩骨干,三人分工明确,一个发邮件、优化邮件写法,一个接电话,一个再微调改改代码,把证券拉新开户的活儿整起来。

随着时间进入七月中旬,项目的规模越滚越大,团队磨合也越来越顺手。

从六月底的每天签约两三个客户、涨到七月初的每天七八个、再到中旬的每天几十个。

而邵佳那边,每天接到的电话数量,和最终确认签单数,也还是有一个比较大的比例落差的,基本上签三十个人,就得打进来一百个以上咨询电话。

可见七成潜在用户,依然会在这个阶段冷静下来、或者琢磨到别的不对劲、疑神疑鬼从而放弃。

这种成功率,也在顾辙接受范围内。

对于专业的简单客服来说,一天接两百个电话都没问题,但邵佳还不专业,她也不想干这个,大家本质上还是理科生。加上证券开户咨询的内容比较繁琐冗长,顾辙便意识到必须加人了。

好在他们也已经聚拢起了一个小团队,就是那群同样考进了东海大学的同班同学,他们本来就已经隐隐然以顾辙和陆幽幽为核心了,比较服气他俩。

所以这事儿也不难,顾辙联系了一下林静静和叶小敏,她俩就迫切加入了进来,很乐意赚这个“接电话谈妥一个人就拿二十块提成”的外快。

当然,顾辙的手续也办得很妥帖,让林静静和叶小敏也在沪通的明州二部营业部签了临时暑期工的约,便于到时候分钱走账、照章纳税。

这点小钱顾辙是不会省的,法律风险也不会冒。而且把那俩妹子也签了之后,顾辙还能借用营业部的办公室和客服热线电话——

否则,按照之前顾辙只带着陆幽幽和邵佳单打独斗时的风格,他们邮件中留的电话号码联系方式,都得不一样,这样才能防止单个人被打爆。

正式有了办公场所后,就可以用总分机的号码,邮件里只统一留一个总机号,潜在客户打进来之后,直接根据哪台有闲暇就接入哪一条,避免耽误。

毕竟主动找上门来的客户,耐心也是有限的,要是被占线晾着,说不定就损失了。

这个过程中,明州营业二部的其他人也不可能完全没有觉察。

好在顾辙也算敞亮,他本来就没打算干多久,所以逐步跟分管副经理孙镇岳摊牌,各种暗示稳住对方。加上顾辙前世就熟知孙镇岳的秉性,知道与对方打交道的注意事项,所以再拖住个把月还是没问题的。

另一边,那些新加入的妹子们,在邵佳的传帮带之下,不过三五天时间,就完全顺利上手了。

她们目前接电话的话术虽然还比邵佳差一些,但以林静静那种外向的、语言类科目成绩更好的禀赋,超过邵佳也是迟早的。

叶小敏则是典型的数学比较强、口才不太好,前阵子填志愿报的也是财经类专业。她接电话时完全不会打感情牌,但金融宣传本来也不全靠口才,她那高冷的音调、听起来就比较专业冷静的语感、擅长数据分析的说辞,最后效果竟也不差。

把接电话客服增加到三人之后,顾辙觉得这个暑假应该是够用了。哪怕每天进来三四百个电话、签单一百加,他这边都能扛住。

另外,在摊子逐步铺开的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个让顾辙觉得挺暖心的小插曲,也让他内心进一步提升了对这俩新加盟女生的信任度。

事情是这样的:大约是7月20日这天,一个星期六,也是林静静和叶小敏加盟后刚刚干了一周的时候。

因为周末证券歇业,所以打进来的咨询电话也很少。大家有点闲暇,就可以私下里开个内部小会、梳理一下账目、交流总结一下经验。

妹子们都涉世未深,刚刚才工作那么点时间,自然也没有花花心思,还处在如饥似渴学习一切社会经验的阶段。开会讨论的积极性都很高,颇有社畜潜质。

顾辙在内部小会上,一边分发一些饮料零食,一边帮她们分析业绩数据,便于她们认清差距、找到要补的短板、提升服务质量。

然后,林静静和叶小敏就看到了一个让她们羞赧的数字——过去一周,邵佳接电话的潜在客户平均转化率,达到了32%,也就是接一百个电话能实打实签到三十二单。

而林静静的平均转化率才19%,叶小敏是21%。这还是一整周平均下来之后的结果,如果看上周一、周二也就是刚完成岗前培训、正式开始接客时的成绩,两人更是15%都不到。

也就是说,打进来七个电话,才有一个开户的,另外六个潜在客户资源都被浪费掉了。到了周五的时候,他们的成功率才爬上25%,全周平摊下来勉强在20%左右。

顾辙倒是没觉得什么,他提到这些数据的时候,完全是就事论事向前看的,为了大家的进步。

而林静静她们,则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她们浪费了顾辙用计策拉回来的那么多潜在客户,她们两人加起来,一整周接了四五百个电话,如果这些电话让邵佳那种熟练度的接线员来聊,说不定就能多签五十个开户!

就算每个开户不是都值200块提成,还有一些要打折,那她们也至少少赚了七八千块。

谁让小姑娘没社会阅历呢,她们觉得,“潜在客户”里就是该有三成会被转化为真实业绩的,自己做得差了,就是在浪费顾哥组织的客源流量。

只有顾辙自己心里清楚,“可预期利益”和“实际盈利”之间,相去何止以道里计。

现实世界的生意,哪怕签了单还有变更、拖货款、各种各样的风险,哪那么容易变现,每个环节都是有损耗的。

反正他的流量成本很低,稍微大水漫灌浪费一点也无所谓。

相比之下,还是接线员的忠诚度可靠度最重要。能口风严实一些,保密多干那么十天半个月的,比什么都实在。

几千块的“可预期利益”,只要能把心腹培养起来,完全不算什么。

于是,开会的时候,开着开着,林静静和叶小敏都有些脸红惭愧,反过来还要顾辙安慰:

“你们别往心里去,钱是赚不完的,新手话术没练好,成功率低是很正常的。你们不也是进步很明显嘛。

才密集打了一星期,成功率已经从15%成长到25%了,有进步就好,我们还能再干一个多月呢。这生意本来就不长久,越成功越容易引起人注意,被忌惮。

还有,静静虽然是成功率最低的,接电话时的措辞也比较直接,欠委婉,但你每个开户的平均接听耗时也是大家当中最短的。

这说明,你可以在最短的接电话时间里谈成一个客户,这也是优点,就是有点费通讯录,那么多潜在邮箱都被你大水漫灌变药渣了。

大家不要有心理压力,这只是一次暑期实践,过几天发了第一个月提成,我请大家好好放松一下。”

顾辙这么说,那些同学当然是对他更加死心塌地。毕竟大家心里都有杆秤,接电话这种活儿,随便找耐心、口才还可以的女生,稍微培训一下就可以做。

平均接三五个电话就值二十块的活儿,如今绝对是高薪了,顾辙还肯拿出潜在客户资源喂招、培训她们待人接物的水平,这样好的组织者哪里去找?

别多想了,干就完了。

新的一周很快到来,这也是七月份最后一个交易周了,顾辙通盘考虑之后,决定这几天就去跟孙镇岳摊牌,然后要求把七月份的提成先支取了。

不过,也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省城那边又寄来了一些邮件,东海大学的竺可桢学院录取工作,总算有最终的正式反馈消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