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善解人意如此,夫复何求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3054字
  • 2022-02-10 17:04:43

顾辙领到第一笔提成后两天,便是本一录取结果公布的日子了。

陆幽幽的忐忑不安,也总算画上了句号——她成功被东海大学环境工程专业录取。

这一年的环境工程,果然还是没有直接招满、要接受专业服从调剂的学生。而她直接填的就是这个专业,当然是轻松过关。

结果出来之后,她跟林静静等人,还在学校里打听了一下,想了解隔壁班有哪些同学、未来还能继续当校友——

毕竟镇洋中学这种地方,每个班都有至少四五个人能考上东海大学。以后到了省城,老校友还是比较多的。这些未来好歹也算是人脉。

林静静是英语课代表,就直接从班主任王雨菲那儿,弄来了学校官方统计的清单。

几个女生偷偷看了一下,发现今年全校12个班,有71人考上了东海大学,平均不到6个。他们班这次有7人过关,还算是超过平均数了。

陆幽幽还从清单上看到了十几个所填专业没过、不得不服从调剂的同学,也自然而然为他们惋惜了一下。

然后,她又重点看了被调剂到环境工程的那些人,发现分数普遍都是650左右的,比她要高十几分。

而那些高考分数跟她一样、略低于640的,如果是服从调剂,几乎都是调剂到农学院去了。

没办法,哪怕是调剂,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每年都是把分最低的一股脑儿扫去农学院,毕竟那边缺口很大,足有几百个招人缺口,量大管饱。

被调剂的也大多是女生,或许是男生更怕专业不好难以找工作吧,极少有人敢勾选“服从调剂”,宁可不读东海大学。

看到这个结果,她自然是捏了把汗,心中对顾辙也愈发感激:

“好险啊,我要不是直接填了环境工程,就我这分数让校方调剂,肯定也调到农学院了吧。这次多亏顾辙了,也算是我好人有好报,帮他在先。”

……

在王雨菲那看完名单后出来,林静静就直接放飞了自我,一改在老师面前时的乖巧伶俐,搂着陆幽幽的脖子瞎起哄八卦:

“幽幽你命真好!当初中考有人帮你复习拉你一把,现在高考填志愿又有人帮你出那么精准的点子。

我看你直接以身相许算了,你们俩这是要做十年校友、五年同班了吧,这缘分挣都挣不脱的!

我看顾辙除了不帅,别的都还行。原先还觉得他太老实、以后事业容易吃亏。现在想想,估计只是为了高考、深藏不露吧,听说他最近他照顾你嘛。”

陆幽幽听得牙直痒痒:“刚才还让我请客呢!真是什么都堵不住你这张嘴!我再说一次,这几周我就是找点活转移一下注意力,不为别的!不然天天担心能不能录取,估计我都疯了!”

林静静扳过她的双肩,想看看她眼神有没有心虚,盯了几秒后才放弃:

“你这人真没趣,都高考考完了也不算早恋了!还是说你就是势利眼,觉得他家境配不上你。”

“你……”陆幽幽一阵无语。

她当然不是那种人,可毕竟她家条件是要好得多,她从小接受的大家闺秀教育,让她也不可能主动,那多丢人啊。她也不想给别人压力,缘分没到就再等等呗。

不过,她没法用真实理由搪塞闺蜜,想来想去,只好揪住对方话中别的瑕疵反驳:

“谁势利眼了!你还不了解我和顾辙?我们都是那种心里只装着学习的人,这种交情多纯洁?

如今都毕业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初中的时候比现在还漂亮呢。他那时也比现在帅。

我们在对方最漂亮最帅的时候都没想法,现在怎么可能?”

这番剖析心底的言语,总算是让林静静彻底折服了,甚至有些佩服。

“这种存在还真是浪漫啊……起起伏伏那么多年,算是‘同患难共富贵’了吧,真让人羡慕。”

她识趣地转开了话题:“行了我不说了,那你这几天有什么安排么?要不我们几个先聚聚?”

陆幽幽:“再等等吧,顾辙不是忙着要准备竺可桢学院考试么,再说散伙饭都还没吃呢,我们提前庆祝,万一传出去,也不利于同学团结。”

按镇洋中学的惯例,散伙饭会等到二本录取结果也出来、绝大多数同学都明确了自己的去向之后,才会安排,所以还有一阵子呢。

毕竟不是所有同学都能考上一本的。

也是凑巧,顾辙那边也刚好能趁二本同学等录取的工夫,把他的竺院加试给过了,两不误。

陆幽幽前天还在逼着顾辙请客攒局,此刻在外人面前,她已经调转枪口帮他说话、为他着想了。

……

得知了录取结果后,陆幽幽也不可能再住校了,毕竟家里人早就希望她尽快回去,之前只是让她找点事散散心。

她就花了一天时间,把还没跟完的一些单子,大大方方转交给邵佳,让她继续跟完。

当然,最后算钱的时候,邵佳也只能赚个接电话的辛苦钱,这个是一开始谈好的,不能乱,不患寡而患不均嘛。

顾辙那边,也是住了三个星期校后,难得要回家给父母报个喜。在家里好好休整几天、调整好状态,然后就得去省城参加考试了。

至于加试要考的实验这些,他已经彻底练熟了,到省城之后再突击熟悉一下场地就好。

回家那天,顾辙原本打算继续坐公交车的。

他虽然赚了几千块钱,但家里按揭还没彻底着落,他自己连手机、电脑都没买,暂时还得省着花。

回家三十多公里、打车的话要上百,还是舍不得的。

不过,他刚在校门口等了没多久,就看到一辆朴素的、大众车标的车,停在了站台旁。

要是原本的顾辙,看到这车也就误认为帕萨特了。但重生后的他见多识广,余光一撇就觉得不对劲。

因为尺寸明显太大了,顾辙立刻意识到这是辉腾,不是什么帕萨特,估计要百来万。

顾辙正在分析,黑漆漆的单向透光后车窗降了下来,陆幽幽伸出手来招呼:“你也回家呢?那正好顺路啊,上车。”

顾辙一愣,飞速回忆了一下。

前世高中三年,他不是没搭过陆家的顺风车回家,毕竟他俩都住南郊,学校在城北,顺路互助很正常,顾辙也不是死要面子的矫情之人。

但显然他记忆里没坐过这么好的车。

陆幽幽看他发愣,已经揣摩到他在诧异什么了,善解人意地说:“想什么呢?平时回家用的我妈的车,今天难得是我爸的车。”

顾辙也不好推脱,只能硬着头皮上车。

他还以为会遇到陆幽幽的父亲,幸好最后发现只是陆家的司机,倒是省了很多口舌。

车子很快启动了,陆幽幽把他的局促看在眼里,悄悄宽慰他:“我爸今天不用车,难得昨天又是高考录取报喜的日子,所以特地派这辆车来接我。”

顾辙也已经回过神来,不卑不亢地用司机听不见的低音量点评:“辉腾啊,看来你父亲很想跟开奥迪A8的日子划清界限,又不想炫富呢。”

陆幽幽看着窗外,也是叹息点头:

“是啊,他原来体制内的朋友都开奥迪,他也不想给人‘官不官、商不商’的印象。他经商真的很正直,从来不走门路。最多是利用一下比别人更高更长远的眼界。”

这个倒是实话,官员开奥迪,想炫富的商人开奔驰宝马。这种想两边低调的就只能辉腾了,巴不得普通小市民认不出来。

这种好车当然也不可能走坑坑洼洼的郊区公路,所以过江不远就绕上了港区高速,宁可远一点。

路上的车很快少了起来,某些路段还能看到海景,只听见呼呼的风声在耳边飞掠。

这样风噪林逾静的环境,让氛围有些暧昧,陆幽幽不得不寻找话题关心一下对方:

“这次真是多谢了,全靠你指点我填志愿。最近忙着赚钱,没把心玩野吧?过几天的特招生加试,有信心么?

我现在还记得,去年秋天的时候,你奥赛省决之前,有多浑浑噩噩,后来结果出来,又有多后悔,当时怎么问你你都不解释。

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子,肯定是毫无心病了——你是不是就那次之后,突然变得稳重了?感觉跟原先相比,完全不一样了呢。”

顾辙被这番话勾起了不少回忆,也是叹息道:

“是啊,那次让我成熟不少,好在都过去了,我也不再觉得丢人,我会证明自己的真正实力的。

你知道去年我有多傻?阴差阳错错过了些什么么?你想知,我就说——这事儿,只有竞赛带队的金老师知道内幕,我连我爸妈都没敢说,怕他们悔恨。”

陆幽幽觉得心中又是微微一暖,顾哥肯把跟父母都不说的秘密,跟她分享呢。

她善解人意地用手指在沙发皮垫上划拉,悄悄触碰了一下顾辙的手指:“既然都迈过这道坎了,说出来或许更好受一些呢。”

——

PS:继续求下新书友的一元打赏增加一下新书期活粉数。

已经打赏过的书友就不用再破费了,因为已经算活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