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稳如谢安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4699字
  • 2022-02-10 16:16:03

毕竟顾辙也不是什么把辛苦活都丢给同学的恶魔,

所以他说自己要好好准备,那就是真的做了不少精细的准备工作。

第二天,当陆幽幽带着笔记本电脑到校图书馆接头时,就看到顾辙拿来一份手写的厚厚图表。

“这些是……整理的股票历史行情?好多啊。”

顾辙耐心解说:“我昨晚去网吧包夜,整理出去年熊市后、沪市依然震荡特别剧烈的股票。估计里面还有没解套的庄股在挣扎演戏、想蒙点人接盘吧。”

陆幽幽想了想:“可这些信息怎么利用呢?你只是知道震荡剧烈,但不知道具体会涨还是跌啊,庄家的演技哪那么容易看穿?要是真能看穿,你自己炒就行了,何必还拉别人炒。”

顾辙闻言,不禁莞尔一笑:“你之前还说自己完全不懂金融,能说出这句话,已经赢过85%的人了。”

陆幽幽:“讨厌!别明夸暗损了!我真不懂。”

顾辙自信一笑:“我说真的——就凭那种‘股评家要是能信,他干嘛不自己炒’的朴素认知,就实打实胜过85%的人了嘛,因为空仓立胜85%啊。”

陆幽幽一愣,如当头被泼了一点冷水,更加深了对市场残酷的认识。

幸好他们只是来打个暑期工、长长见识,以后永远不会再干这一行了。

殊不知,这已经算仁慈了。要是搁20年后,随便打开一个炒股APP看排名大数据,哪个不是“空仓立胜92~93%”。

顾辙看妹子情绪低落,连忙切回正题:“好了不开玩笑了,我把具体操作计划跟你说下——过会儿给你邮件地址列表上的前一半人,发送其中某只股票明天会大涨的消息。给剩下一半人,发送会大跌的消息。

或者,把名单分成四部分,一次性同时发两只股票大涨或大跌,具体你自己排列组合。记好账别弄混就好。”

陆幽幽:“那你不等于什么都没预测,肯定会错一半人吗?”

顾辙:“对啊,以你的智商,到这一步,仔细想想应该能明白吧?错的那一半,确实以后就不会信我们了,但我们有那么多邮箱地址,把那些人丢掉就行。”

陆幽幽被提醒后,仔细想了想,终于恍然大悟:

“你这是广撒网、利用基数大来赌概率?哪怕每次删一半,几次之后还能剩下不少,那些人就把你当股神了吧?这不就是生物课复习过的那个考点吗?鸟枪法!”

毕竟才高考结束十几天,她对生物课考点还是印象非常深刻的。

顾辙见她反应也不慢,很是欣慰,趁热打铁补充了两点注意事项:

“最后,记住两个细节:首先,所有推荐个股的邮件,在下午三点收盘后发。其次,邮件末尾只说‘有兴趣的详询某电话’,千万别多写,我们不做虚假承诺。”

正如其他能创造利润的数学概率思维一样,“二分群发邮件装神棍”这招,历史上在被发掘出来后,立刻被很多人盯上了。

有不少没下限的卑鄙之徒,用这招去包装某些基金经理、承诺“让股神帮你买绝对包赚”,骗对方大量投钱托管,甚至是接盘。

顾辙绝对不干这种事情,所以能力边界一定要划清楚。

“……我们只劝人开户,两百开户宣传费到手后转身就走,甚至最后可以给对方发个邮件提醒: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再把我们的真实预测成功率告诉对方。”

更多原理也没必要跟客户说,给个数字就够了,也免得券商经理难做。

陆幽幽一直默默听着,许久说不出话来,觉得今天接受到的信息已经够震惊她一整年了。

最后,她还是有点胆怯,总觉得没必要:“可是,我们会不会打开潘多拉的匣子?我们自己是能自律,但模仿了我们的人,会不会用来干更没底限的事情呢?”

她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只是来暑期社会实践散散心的,犯不着冒险。

顾辙换了个温柔的语气,诚恳分析道:

“你要相信随着邮件技术的普及、电子商务的进步,这些招数就算没被我想到,一两年后也会被别人发明出来的,然后渐渐野蛮普及,最后被监管。

现在控制权在我手中,我作为首创者不作恶,还能尽量管控、披露,已经是最大限度把危害降低了。

我扮演的是发现系统漏洞、及时上报的黑客角色。从没有打算长期捂住这个漏洞一直牟利,这还有什么好怕的?哪怕让我堂而皇之上电视进行反诈原理宣传都行。”

顾辙前世也没少见大风大浪,

在他看来,这种事情处理得好,就像是立法机关拿出一个修订中的草案、征求社会各界专业意见时。你作为热心社会贤达,主动应答垂询函、堵住未来原本可能出现的法律漏洞,功德无量啊。

不过,没必要让同学们介入太深,他们也驾驭不住,跟着稍微涨涨社会阅历就行了。大局始终由顾辙自己掌握就好,其他人每个人都只知道一部分原理。

哪怕是陆幽幽,她其实也不知道全局操作——后续刘凯那边写的爬虫脚本和发帖机具体怎么运作,她现在也是不懂的。

顾辙这也是在保护大家。

……

陆幽幽把这些信息消化理解之后,总算是彻底统一了思想,继续帮忙做事。

刘凯那边的爬虫脚本和发帖机还没写好,所以现在暂时需要人工手动分批发邮件,来小规模测试验证顾辙的计策有效性。

顾辙还没狂妄到脑子里有个数学模型、就笃定觉得必然能拿它赚钱的程度。

社会实验还是要做的,绝知此事要躬行嘛。

过程中,也好根据不同的对照组效果反馈,小步快跑、快速迭代、微调数学策略模型。这样等爬虫完成后、才能以最高效的模型来全面推广。

短短一周之内,陆幽幽试探了三波,把她最初从父亲公司里拿来的电邮通讯录,也筛掉了八分之七。

但最后剩下的八分之一潜在目标用户,是三次都得到了“正确预测”,对这个神秘的股票推荐邮箱越来越有兴趣。这些人还有二三十人的规模。

最后,在临近高考查分的前两天,终于陆陆续续有第一批意向客户打电话进来,咨询开户的事儿。

因为是陆幽幽找来的资源,这些电话顾辙就让她亲自接了。

陆幽幽先是隐瞒身份,想看看自己的真实口才和能力。最后果然挺顺利,一两天之内稳扎稳打说服了十几个客户。还约好了时间,到时候去营业部现场签约。

对这个成绩,她也有点小兴奋。毕竟是第一次自己赚钱,意义不一样。哪怕不差钱,也觉得好有成就感。

虽然计策是顾辙想的,但她毕竟全程跟进了测试,还帮忙优化了模型。

约好客户之后,她就拉顾辙下午陪她一起去营业部,顾辙自然是义不容辞。

然后她又给邵佳也打了个电话,确认下她那边有没开张。

邵佳这几天居然也拉到了三四个,不过完全是靠传统笨办法、从亲戚朋友中拉的。她原本还觉得这点业绩挺不好意思拿出手的,想再攒攒,现在自然是一拍即合。

……

吃过午饭后,一行人便直奔营业部,帮陆续前来的预约客户办手续。

因为顾辙等人没有证券从业资格证,所以严格来说,并不能由他们直接开户,还得找个正式工接手。

顾辙也不认识更多的人,所以就直接找招他们进来的李晓琴接手。

李晓琴当然也乐于如此,虽然提成跟她没关系,但毕竟对她的履历数据有好处。

大伙忙活了个把小时,总算把约好的客人都签了,整个过程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倒是陆幽幽第一次做,有点良心过意不去,最初几个客户签好之后,她还追到门口偷偷提醒对方:

“先生,股市有风险,我们推荐您关注的股票,也不是都准的,具体投资时一定要慎重。”

好在对方也都是讲道理的,看她又漂亮又善解人意,肯定不会拆她的台。

最后还是顾辙提醒她:“幽幽,收敛点,一个两个可以,多了就串供了,你可以回去之后再慢慢发邮件提醒。”

陆幽幽这才腼腆一笑,立刻改正:“不好意思,第一次有点紧张。”

李晓琴那边把全部手续办妥后,这才一边擦汗喝茶,一边有闲暇跟顾辙他们闲聊:

“我开始还差点以为你们不干了呢,那天签约之后就没再来过,也不要求培训。没想到你们业绩还行啊,对新人来说非常不错了。你们到底怎么拉来的这些客户?”

顾辙微笑应对:“李姐,这就是商业机密了。”

李晓琴倒也干脆:“呦,还有绝活啊?那你们可别做擦边球的事情,虚假宣传是要被罚的。哦对了,今天孙经理也在,你们还没见过他吧?

第一次批量出单,还是向他汇报一下比较好。不管你们用的什么手段出单,只要他点头,以后在这个部里就没人质疑了。”

顾辙:“孙经理有空?那就最好了,麻烦你了。”

李晓琴便走进经理室,帮着说了几句好话,然后就让顾辙他们进去。

陆幽幽和邵佳都有些怯场,进门后就靠墙站。

顾辙则是表情淡定,但内心颇有点感慨。

孙镇岳如今也就二十七八岁年纪。而半个多月前、顾辙重生前那场庆功宴上,对方可已是年届五旬的老者了。

孙镇岳一开始只是伏案奋笔疾书,随口鼓励:“你们是小李前阵子新招进来的?听说今天签了十几个,很不错,再接再厉。”

又过了几秒他才合上文件夹,结果一抬头就觉得顾辙这人有点不平常。

做金融的,多多少少会看人。他看得出顾辙的气度很沉稳,绝对跟那些临时工不一样。

加上他们今天的业绩也不错,孙镇岳的印象就更好了。

他善意说道:“之前听小李说,你们也是慕名而来,可以说说理由么——还是看上了我这里什么便利?没关系,尊重都是相互的,打开天窗说亮话就行。”

顾辙淡然一笑:“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自己琢磨出了一套拉新的销售策略,我对它很有信心。但是我又不会干太久,怕被人窥伺、偷学了我的办法后,去做更没底限的事情。

所以,听说孙经理您这边能够容人,用人不疑,还不会随便打听剽窃员工出单的小窍门,就特地签您这儿了。

我相信您以后是干大事的,不会一直在地方营业部混。所以您肯定比其他同行更珍惜名声,我就爱跟您这样的长期主义者合作。”

顾辙这番话,也不完全算恭维,也是基于他前世对对方的了解。如今要快速重建互信,还是坦荡一点比较好。

孙镇岳果然生出一些知己之感,得意地翘起二郎腿调侃:“你对自己的工作方法很自信啊。我要是非要追问细节,你肯定不愿意透露吧?”

顾辙:“当然。”

孙镇岳:“你能保证没有违规操作、虚假宣传么?”

顾辙:“可以,但我觉得你不会信,因为我没有本钱担保。”

孙镇岳笑了:“也罢,你看上去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为了这点蝇头小利留下污点是划不来的。我就不问细节了,用人不疑嘛。”

孙镇岳的心思其实很明白:镇洋中学的优等生,好歹都是能考进985的。而且小小年纪做事前已经能想到说出“长期主义”这个词,不会是眼皮子浅到不珍惜名声的货色。

这个人情还是结交了吧,说不定将来能成大器,多个朋友多条路。

再说,顾辙就干两三个月,真等他出单出得多了、明显有异常,再复查也不迟。

得到了孙镇岳的正式支持后,顾辙计划的最后一个隐患才算彻底排除。

临走之前,孙镇岳还吩咐李晓琴把顾辙他们今天这部分业绩的提成手续办一下,把相应的票先开出来。但是得等月底再正式合并扣税打钱,说不定顾辙这个月还能出一些单呢。

……

回校之后,顾辙就把这事儿暂时抛诸脑后了,毕竟模式已经跑通,可行性已经验证。

后续就是软件工具齐备后的大规模复制,没什么好担心的,后续两个月里细水长流就行。

顾辙估计自己这边第一波爆单,要七月下旬才会出,在此之前自己能一直保持低调。

这个模式的火爆应该能持续到八月中,然后肯定会因为业绩确实太惊人,被同行嫉妒、窥探、学习、模仿。

但到时候顾辙都快闪人了,也没什么好留恋的。这纯粹是一块敲门砖,用完就扔了。

以后,这事儿说不定还能传为美谈:顾爷不是不能靠虚拟经济来钱、才去投资硬科技。他只是不屑!

有些事情一辈子只做一次,证明了自己,然后了事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不也很潇洒么。

……

因为暂时了却了一桩心事,顾辙当晚睡得很好。第二天直到陆幽幽打他寝室电话,才被吵醒。

顾辙揉揉眼睛,觉得怎么有点像自己刚重生时的场景。他拿起听筒,迷迷糊糊就听到陆幽幽报喜:

“你查分了没?我查出来639,比自己估的时候还高一分,很准吧?这样应该更有希望了吧?我还问了静静佳佳小敏他们,佳佳高估了,不过应该也能过!”

“我还没查呢……热线多少来着,现在查查。”顾辙是丝毫不担心。

“你这么睡得着?我靠,你的心脏什么材料做的啊。”

陆幽幽平时是不爆粗口的,但顾辙这慵懒的语气实在是太欠揍了,简直比淝水之战时的谢安还欠揍,她也忍不住“靠”了一下。

顾辙挂断电话,按她报的查分热线查了一下,果然是659,一分没差。

查完后,他很快给王老师和陆幽幽都回了个电话,又给家里父母也回了,算是正式报喜。

给父母的电话中,顾辙还提到了昨天做暑期工终于赚到了一点钱,月底就能结算,让他们放心。

父母也因此消停了不少,最近也不再为家中的困境吵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