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得概率者得天下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4310字
  • 2022-02-18 14:24:25

十几分钟后,出租车就抵达了另一处位于邻区鄞城的人才市场。

这儿比市人才市场的规模小不少,但租金也便宜。所以很多需要常年招人的公司,会选择在这设摊。

一进门,除了顾辙以外,其他同学都被里面的乌烟瘴气吓住了。

连顾辙,都没忍住抬了抬手,驱散飘到面前的香烟味。

都02年了,明州也算沿海文明城市,室内市场允许这么明目张胆吸烟,也是不多见的。

这儿的用人企业类型,也跟市人才市场大相径庭。

一点稳定的、高技术含量的岗位需求都没看到,全是“招聘无底薪销售”。

券商、保险公司、房产中介……几乎三分天下,占了绝大多数的摊位。

邵佳忍不住拉住刘凯的手臂壮胆,一边对顾辙悄声问道:“这地方怎么像黑市啊?但看上去生意还不错诶,不会被骗吧?”

要不是来的路上,顾辙给他们画大饼吃定心丸、一副“计划通”的气定神闲样,这些家伙此刻怕不是扭头就跑了。

顾辙低声解释:“正常吧,这儿很多摊位都是包月包年的,所以看起来有人气。市人才市场那边包不起啊。

也正因为物以类聚,那些偶尔才招人的正经企业,就越来越不屑于来这摆摊了。我最初也没打算来这里,怕吓到你们。

在这里要想不被骗,关键不是看公司,得看具体的人可不可靠。如果遇人不淑,顶着再大的公司招牌一样会被骗——你们跟着我就是了,不要自己乱找,抓紧钱包手机。”

顾辙最后这句关照其实有点多余,那仨人哪有胆子乱跑,他们现在看谁都像诈骗的。

顾辙目光坚定地从人流中穿过,排查着两旁摊位前竖立的易拉宝。

只要没找到他要找的那家公司,眼神就绝不停留。

旁边一些野鸡公司的人过来拉拉扯扯,都被他轻轻拂开,片叶不沾身。

陆幽幽原本只是跟在他旁边,但为了自己的安全,防止被外人拉拉扯扯,就渐渐越靠越近,默许顾辙扣着她的肩膀保护她。

好在顾辙很快就找到了目标,一家写着“沪通证券”的券商公司摊位,径直过去咨询。

摊位上坐着两个面带微笑的女人,偶尔没精打采地挥着海报跟路人打招呼。

这一幕如果出现在市人才市场,绝对能算很热情的用人单位了。但是在这儿,同行衬托之下,就显得完全不够热情。

“你们这儿招无底薪的股民拉新销售,提成是两百块一个户?”顾辙也不跟对方玩虚的,上来第一句就问钱,还结合了他来之前网上查到的资料,功课很充分。

摊位上一个看似相对泼辣一些的女职员,原本张了张口想要忽悠,见状只好先回答问题:

“什么提成?那是‘宣传推广费’!我们是正经大公司!而且这个价也不能一概而论,要具体审核过的……你可别动什么歪脑筋。”

顾辙点了点头,知道这个价格很优惠了。

要不是去年大A开始了大熊市,如今赶上新股民入市的超级寒冬期,很多券商的该指标都非常难看,也不至于开这么高价自救。

而他要做的工作,就仅限于“介绍新人到证券公司开户”。

当然了,拉来后对方具体炒不炒股,这不关顾辙的事儿。毕竟入市有风险,他不会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也正因为如此,券商也会担心被人恶意薅羊毛、比如弄一堆僵尸户骗提成,所以审核比较严格。

面对这种麻杆打狼两头怕的局面,就只能找人品知根知底的人合作。

所以顾辙爽快地结束了侃价,直截了当问道:

“你们要审核,我也理解。那我可以自选应聘去哪个营业部么?我听说明州二部的孙经理圈内口碑不错,公事公办从不克扣下属,他那招人么?”

对面的女人顿时脸色有些不好看:“你说孙镇岳?他只是二部副经理,就带了一个组。我劝你一句,别听外面乱说,他那儿很没人情味的,稍微业绩差点你就没脸待下去了。还是我们一部的几个经理,待人和气照顾新人。”

顾辙笑了:“你就说他那招不招人吧?公司让你们招无底薪宣传员,你就只往自己锅里搂人、把不肯来你们部的往外赶?我录下来去你们公司官网,你就别混了。”

顾辙此言一出,那女人脸色微微一变。

但顾辙身边的陆幽幽,却反而比对方还担心,悄咪咪附耳急道:“这么说不会得罪人嘛?万一她作梗呢?”

顾辙安慰地一笑:“放心,我们都没要底薪了,这次我们是爷。哪家公司会允许招聘人员把免费劳动力往外赶?他们也有公司制度压着的。”

不要底薪,说话就是硬气。

看顾辙这么老江湖,那女人终于颓了气势,恨恨地对身边的同事招呼:“小李!你们部的人,你审!”

原来,旁边那个年轻一些的女职员,才是负责给营业二部招人的。

她是晚辈,一整天都被隔壁部的同事压着、看上去有本事的应聘者都优先往一部拉。好不容易遇到顾辙这个懂行坚持的,才算是招到了四个人。

小李连忙礼貌地检查了顾辙等人的证件,发现他们居然是镇洋中学毕业的,便肃然起敬,办手续也麻利了许多。

办好手续之后,她还礼貌地解说了一番工作制度、说明天就能开工,时间很自由,并递给顾辙一张名片,叫李晓琴,很通俗的名字。

顾辙仔细看了合同,确保不会被坑。

临走时,李晓琴又附耳到陆幽幽旁边,说了句悄悄话:

“小妹妹别担心,孙经理虽然严厉,但他带的组很正气的,不克扣人,能力不行就是不行。不会让女员工……业绩不达标就从别人那儿划的。你们都是高材生,只是做暑期工吧,肯定行的,加油!”

陆幽幽听得有些懵逼,只能是报以微笑,然后就走了。

出门之后,她还有些不真实感,拉着顾辙转述了一下,让他把李晓琴的话翻译翻译。

顾辙轻哼一声:“这有什么难理解的?就是字面意思啊。说明这个行业内,有些女员工业绩不达标,可以让领导帮忙潜规则一下。而我们没有根基,初来乍到,就要专门挑不能被潜的地方。”

“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吗?”陆幽幽脸色一红,又想到一个新的疑问,“那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孙经理可靠?你原先也不像关注这些的啊。”

“我擅长百度。”顾辙直接掐掉了这个话题。

事实上,他当然不靠百度。

他只是重生前就有交情、知道对方虽然在金融圈水平不算好,但人品确实正直。

如前所述,前世13到19那七年,顾辙是在做律师。开始在一家大所,后来执照混够年限,就拉了个合伙人自己开所。

孙镇岳曾是顾辙的合伙人早年的上司——那合伙人是学法律出身,早年刚毕业时还没过法考,拿不到律师证,就先在沪通干过一年证券销售。

19年底,顾辙弃商诏安进国知局的时候,在原先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几年后想进央企“东芯国际”从事专利布局时,就有些人使绊子。

当时孙镇岳已经是沪通的高管了,他那家券商恰好是“东芯国际”上市时的保荐机构,孙镇岳就动用了一点业务关系,帮顾辙牵线搭桥。

这里或许有人会觉得BUG——二十年后,顾辙供职的央企也好,孙镇岳所在的券商总部也好,不都是在魔都吗?如今顾辙怎么能在明州老家轻易遇见这些人脉呢?这不合理!

但其实这很合理,去魔都发展的明州人挺多的,主要是离家也不远。

而顾辙这次的操作,做完之后肯定还会留下点余热、被后来跟风模仿的人占便宜。

既然无法把所有好处吃干抹净,那还不如留点汤汤水水给老朋友喝呢,也不算便宜了外人。

……

搞定了兼职合同后,顾辙带着大家回到学校时,差不多已是晚饭的点,

大家就在食堂找了个角落,一边吃一边部署。

顾辙也没什么好客气的,没有他指挥,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干。

只听他挥着筷子,有条不紊地指挥:“打通关系只是第一步,后面才是关键。你们相信我,就按我要求的分工去做,待遇可以先说清楚。

刘凯,写一个分批分组定时群发邮件的脚本,做得到么?知道你会点编程,还经常混BBS,这个不难吧?”

“这个很轻松,稍微几天就能搞定,还有呢?”刘凯轻松答应。

这玩意儿跟后世的度娘贴吧发帖机器人差不多原理,非常简单。

顾辙:“还有就是,写一个爬邮箱地址的工具,尽量多搜集市面上登陆IP在本市的电子邮箱。或者你用别的办法搞定也行,比如写一个网吧COOKIE搜集脚本。

总之我们不做任何非法的事情,只是要一个发广告的通讯录,不要密码,不窥探用户隐私。”

顾辙的要求非常有分寸,他只需要群发广告邮件,很清白。

尤其02年还处在互联网寒冬,各大电邮公司都在挣扎求存,巴不得数据好看点,根本没人管垃圾邮件。

这个要求技术上稍微难点,刘凯想了想:“主要爬哪家的邮箱?这个事关工作量,要不少时间。你在外面找人写,估计也要几千块钱呢。”

顾辙想了想,他们也不会大规模干,时间精力都不允许。

毕竟最后的末段环节还是要人工接电话客服的,摊子铺大了不好收场。

所以他当机立断抓大放小:“就爬黄易一家,他们家最大,丁三石又是本地人,市场占有率高。”

2000年时、互联网泡沫崩盘前夜,有那么短暂的几个月,国内首富是明州的丁三石,他家的邮箱在明州的普及率非常高。

如今国内网民规模大约在五千万,有邮箱的不到三分之一。

东海省这种发达地区,能占到全国网民的十分之一以上。明州本地就有几十万的黄易邮箱用户,加上周边城市就更多了。(但只有一小部分能比较容易被爬到地址)

说完要求后,顾辙便跟刘凯把钱谈清楚:“你说找外面的人做也要几千,我无论盈亏给你三千,能干不?还是想跟我们一样,承担一定的风险?”

刘凯一听能直接拿三千,还是挺满足的。

但他下意识看了看旁边的邵佳,觉得妹子都在承担风险,他一个人拿旱涝保收,有点怂。于是就追问:“那我愿意承担风险的话,怎么个拿法?”

顾辙:“如果你肯承担风险,事后我们所有人能赚超过一万,就分你五千,你别的什么都不用干。如果没超过,我们所有人赚的钱也分你一半。”

顾辙也没跟人直接谈分成,毕竟技术人员还是“雇佣”比较好,给个封顶激励就挺合适了。

刘凯一听,虽然绝对上限金额加的不多,但比例已经很有诚意了。

连旁边的邵佳都为他不好意思起来:“他一个人就拿走一半,你们剩下的怎么办?”

顾辙:“我不说了么,他那是有上限的,我们其他人就要努力,至少赚远超一万,不就有得分了。”

刘凯连忙说:“顾哥说得对,我很满足了,就这样吧。”

然后,顾辙又跟邵佳说了她的工作:“我这边,后续会负责搜集意向客户,让他们主动打电话上门来咨询,而你和其他后续可能会加入的同学,就负责接电话答疑,最终促成。

你们放心,能主动打过来的客户,都是意向非常强烈的,转化率会很高,所以签约难度不大。接电话的人每促成一单拿20块提成,没问题吧?

你们回去之后把要用到的资料和话术背熟练好就行,别的不用你们操心,风险也都是我在承担。”

邵佳想了想,对此也挺满意的,觉得跟捡钱一样。

毕竟自己只是做的临门一脚的工作,能分十分之一的辛苦钱就行了。真要是把拉客最难的那些环节分给她,她直接就抓瞎了。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顾辙分配完,最后和陆幽幽说,“幽幽,我这边,需要先小规模人工测试、磨合一下我的设想。这样等刘凯那边爬虫和发帖机写完后,才能大规模复制推广。

所以,你今晚能不能偷偷搞一份你爸公司员工的通讯录电邮——我不是要坑他们,就是这几天先拿他们做几轮推销实验,到时候发邮件,也不会暴露你的身份,他们不会知道是谁发的邮件。”

陆幽幽欲言又止,听了顾辙最后的承诺,才算是答应了。

“既然是匿名邮件,那就不是以人情压制我爸手下那些职员卖面子,这也不算仗势欺人。正好看看阿辙到底要怎么操作。”她心中如是暗忖。

大家谈好之后,顾辙当晚回家也做了不少功课,第二天就开始动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