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刚重生就差点高考迟到
  • 重生之我全都要
  • 浙东匹夫
  • 2637字
  • 2022-02-16 10:33:26

2002年夏天的一个午后。

东海省,明州市,镇洋区,甬江边某酒店的钟点房内。

一阵闹铃刺破午休的宁静,把自认为宿醉未消的顾辙吵醒。那低血压起床气,蹭地一下就窜上来了。

“靠!我昨天难道没关闹钟?”

他眼都没睁,只是顺着声音的方向狠狠挥手一扫,翻个身继续睡。

可惜,他也因此错过了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已经重生了”。

顾辙本该是一名2020年代的职场中年,在某科技公司当专利法务部长。

他出身贫寒,学历一般,近二十年的摸爬滚打,搞过一线科研,当过专利代理人、知识产权律师;后来又机缘巧合弃商诏安、进过国知局,最后才被派到央企。

昨晚,一个他布局了好几年的大案终于收网,成功坑了一家竞争对手。

案子细节很复杂,一时难以赘述。

对手委托的事务所是潘奥普蒂斯,其实力可见一斑。毕竟在专利布局领域,连苹果高通特斯拉都是委托的潘奥普蒂斯。

所以公司上下一片欢腾,半夜大摆庆功宴——案子是在布鲁塞尔仲裁的,有时差,所以国内是半夜。

庆功宴上,顾辙酒到杯干,反正后续有假期,喝多也不怕。

但今天闹钟还是响了,让他很不爽,这才有了迷迷糊糊砸闹钟的一幕。

或许有人会奇怪:20年代怎么还用机械闹钟?这不合理!

但其实很合理,很多自律人士都是这么干的。

闹钟最大的好处,就是睡前可以把手机放远处,确保自己躺着拿不到。

这样就能轻松避免“睡前或醒来后赖床刷手机”的劣习。

躺下就睡,睁眼就起,雷厉风行。

作为生活黑客,他并不缺乏意志力,他只是懂得:能用制度设计去优化的生活,就不要浪费意志力。

……

就这样回想着昨晚的事儿、顾辙又躺了大约一刻钟。

差不多要再次睡着时,旁边又响起了铃声,而且这次是老式的电话铃。

他心中一惊,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揪了一下头发,强行睁眼清醒过来。

自己居然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装修风格很古早。

他下意识放下挠头的手臂,结果一眼就看到手臂肉嘟嘟的,内心愈发懵逼——这绝对不是他这种自律中年该有的身材!

印象里,自己只在学生时代,因为忙于学习不运动,才有过这样畸形的状态!

难道……重生了?

铃声还在催促,已经响了七八声。

顾辙暗忖:要搞清现状,最快的办法还是直接接电话。只要措辞谨慎,应该不至于露出破绽。

他便一咬牙,拿起话筒:“喂?找谁?”

“找谁?你睡昏头了吧!这是高考啊!听力要提前十五分钟截止进场的!要不是我打电话确认退房,都不知道你还没走!”

听筒里一个女声,倒是很不跟他见外。

顾辙觉得这声音熟悉而又陌生,回忆了几秒钟后,他整个人都微微战栗起来,对重生这种可能性,也信了七八成。

“先不说了,我马上去考场,回头再谢。”顾辙立刻挂了电话,冲到窗前确认了一下,楼下街对面果然是当年他高考的考场。

那一瞬间,他内心之懵逼,简直如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自己这是重生回了高考的时候!

确切地说,是考试第二天的下午、前三门语数理都考完了,只剩最后一门外语。

尽管还有一些不真实感,但没时间解释了!

他飞速拿上书包、检查了一眼文具和证件,拔腿就跑。然后靠着证件上的信息,最快速度找到考场、抢在截止时间前五分钟顺利进场。

顾辙的火线赶场,着实让同场考生侧目,嫌他破坏了大家做听力前的情绪平稳。

极个别跟顾辙关系不好的同学,忍不住恶意偷笑:

早听说他去年年底指望冲化学奥赛保送。结果连省一等奖都没,只能乖乖回来补偏科准备高考。看样子果然不是学语言的料!考试都差点迟到,这种人完了!

……

顾辙一路逼命似地狂奔,所以根本没空理会旁人的反应。

坐下之后稍稍喘匀了气,他才有时间慢慢捋一捋状况。

刚才给他打电话的,是他的初中和高中同班同学陆幽幽。当然,他们实际认识的时间应该更早,是在小学五年级时一个校外的作文培训班上。

大家交情一贯不错,经常互相帮助。

顾辙读的高中叫镇洋中学,是明州最好的。但因为高考是打乱分配考场的,他们班被分到了别的学校考试。

所以大家中午没法回宿舍休息,就在校外租钟点房。

很显然,顾辙是在午休时重生了,这才差点睡过头。

幸好这些钟点房是陆幽幽统一帮订的——她家是经商的,商务接待比较多,恰好在这家连锁酒店有团购优惠。

英语是三点钟开考、两点半到两点四十五可以进场。

陆幽幽也算有责任心,两点半刚过、就向酒店确认退房情况,得知顾辙还没退,就一个客房电话打过去催促。

“真是好险啊,要不是幽幽仗义,怕不是刚重生就得去上个大专混社会了。”

顾辙稍稍有些后怕地回想着。

他毕竟不是什么考北大清华的顶级学霸,记得自己当年总分621,英语102。

而那年一本线580,二本线也有530,家里也没钱上民办或者复读。真要缺考了英语,可不得去读大专了?

虽然,重活一世的顾辙,对于学历其实已经看得挺通透,那只是一个职场起步阶段的敲门砖。

但能白捡一个更好的,当然要顺手弥补上这个遗憾!将来也少走几年弯路!

他前世高考之前、也是因为种种阴差阳错的意外打击,导致发挥稍显失常。

如果仅仅是考差一点,倒也没什么,这分数依然能上个985。

关键是填志愿的时候,顾辙还不甘心,年轻气盛总觉得自己是C9的命,想赌一把押个冷门。

结果当然是连985都没了,直接滑档到一家211——还是那种连第一志愿都招不满的垃圾,否则也不可能接受调剂生。

后来踏上职场之初,为了这破学历,他颇经历了几年坎坷,才渐渐靠工作能力证明了自己。

……

顾辙刚捋顺心态,监考老师已经开始发卷子,还嘱咐大家“可以先看,但打铃前不许动笔”。

广播里也开始试音。

顾辙连忙收回心神,不再胡思乱想,把注意力集中到考试上,暗暗给自己鼓劲。

也多亏了这次是重生到前三科都考完后、只用面对一门英语。

他前世虽然理科成绩更好,但毕竟工作中转法务和管理已经很多年了。高考用到的那些数学物理复杂题解题技巧,估计也大多忘了。

但英语就不一样了,他前世读书的时候,作为一个打算冲竞赛保送的理工男,英语并不好。

但工作几年后转了专代,因为专利是按国家保护的,很多有前途的技术需要基于PCT条约进行国际申请。

所以顾辙天天跟外文的请求书、说明书打交道,还要钻研外国专利法、筹划涉外诉讼。对付高考英语还不轻松么。

很快,广播里试音结束,正式开始放听力。

不少考生才刚听几句,立刻脸色一变,如临大敌。

原来,听力是去年(01年)才加入高考的,最初用的是英音,但此后每年都在逐步微调、到05年彻底确立用美音——

这是为了与时俱进、迎合国家加入WTO后的新形势,培养更适合实际外贸交流的人才。但也因此导致那些高一高二时只学英音的考生苦不堪言。

而对顾辙来说,管你英音美音,用多了掌握了规律,听起来都跟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听力的顺利,让他信心大增。后续越做越顺畅,轻松全部搞定。

他估计了一下,就算有些阴险刁钻的语法题会被坑,那就当留个十分余量好了,这不就实打实比前世提高了三四十分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