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结束
  • 斗破之人生模拟器
  • 云海中的鱼
  • 2550字
  • 2022-04-06 17:12:05

原本双方人马的老大正在面对面对峙,因为碍于客栈规矩的原因,双方都没有动手,只是靠得近而已。

但是,其中一个老大被身后的一个手下这么偷袭,正对着的两老大毫不意外的直接翻滚在地上,脸对脸贴在了一起。

这个偷袭的手下实力其实还不错,也是斗师境界,不然也不至于偷袭成功,不过,这一脚仓促之下,并没有使用斗技,只是单纯运用斗气而已。

威力不是很大,两个领头的都没有什么事。

据萧明短时间内的观察,经过刚才的对骂,除非双方是受虐狂,否则,这个两个大哥应该不会喜欢对方的。

果然,只见刚才被踹的男子,飞快的脱离另一个大哥的怀抱,满脸恶心喊道。

“呸呸呸!恶心死我了,这是没有刷牙了!一股子大蒜味。你们几个,快把那个叛徒给我抓住,敢踢我,看我怎么炮制他。呕~”

说完,还要呕吐一下,似乎刚才那一下真的恶心的不行,给他心灵带来了极大伤害。

“呵呵呵,真是个蠢货,刚才两人对骂,唾沫横飞也不见得他们有什么,现在只不过是撞在了一起而已,大惊小怪的。”刚才在一起的壮汉二人组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目光,络腮胡子大叔似乎对这个大哥的呕吐非常不屑,大声的嘲讽。

“哈哈哈,不像我们想拥抱在一起就抱在一起,这只是友情的见证而已,根本不怕其他人的目光。”白胡子老头也嘲笑道。

两人对话没有压低声音,反而有种故意放大的意味在里面。

整个客栈的人全部听见了,听到两个状汉的调笑对话,纷纷不嫌事大的大笑起来。

那被撞的大哥,脸色涨红的从地上站起,眼里布满血丝。

原本好好吃饭被人往碗里吐了一口痰就已经非常生气了,后面进行一小会儿含马量极高的对话。

现在,被嫌弃嘴里一股大蒜儿,其他看热闹的人还嫌事大的嘲笑他。

他刚才是只碰一下吗?撞一下嘴巴都快磕破了!

真是可恶啊!

周围的嘲笑声像魔鬼一遍,想屏蔽都不行,让人心烦意乱,终于,脑海中一根名为理智的弦被崩断了。他声音低沉无比道:“给我弄死这些杂碎!”

“可是,大哥这里人太多了,而且这里是……”一个手下想上前劝阻一下,客栈里的人太多了,不是他们可以撼动的。

啪!

“你在教我做事!我说的是弄死那些王八蛋。”那大哥给了小弟一巴掌,手指指向刚才跟他们对峙,此刻在堵住叛徒的那一伙人。

他当然不会脑子抽的觉得自己一伙人打一个客栈的人。

说完,这个老大提起刀就一马当先的冲了上去。

“狂刀斩!”一出手就死手,直接往别人脑袋上劈。

“可恶,你这群杂碎居然敢偷袭!兄弟们上弄死他们,碎石掌!”

……

萧明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场上各色斗气渲染,兵器踉跄碰撞声此起披伏,木石碎片四溅,时不时还有倒霉中招者发出惨叫声。

战斗规模扩大的很快,萧明退至客栈边缘,注视着两首领的对拼。

两人不愧是在黑角域混的,身上裹着淡黄色斗气纱衣,短短时间已经交手数十招,你来我往,长刃挥动间,手持嵌入魔核的武器,迸射出夺目的凶光,每一招都以刁钻角度往敌人要害切去,每一次利刃的光芒一闪,都有带起呼啸风声。

他们周围的手下纷纷有默契似的离开他们交手范围,避免被波及。

正在两人打得正激烈时,后台的胖子和疤脸终于跑了出来。

“干什么呢,忘了在客栈不允许动手吗?都给我住手!”疤脸男看到大厅桌椅七零八落,血迹斑斑的样子,语气森然喊道。

可是,双方正打得火热,对战有进入白热化的趋势,哪里有空理他。

“呵呵,真是找死。”

被人无视,疤脸大汉只觉非常恼怒,从腰间摸出一双拳套,戴在手上,体内的斗气,也是开始了流淌。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猛的向正在激烈交手的两个大哥扑去。

“谁?”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得两人脸色大变,身体狼狈的在地上一滚,险险的避开了拳锋。

一击无果,拳锋毫不停滞,双拳一挥,大开大合,横划而出,一抹寒光,掠过破碎的桌椅,向其中一个人射去。

躺在地上的人躲闪不及,此时的斗气纱衣也毫无用处,被结结实实的砸在脑袋之上,顿时,他的脑袋像西瓜似的四分五裂,红白之物混杂。

“大哥!”

“我焯,大哥死了,快跑!”

这边的动静惊扰到了其他的正在打斗的手下,死了大哥的那伙人,感觉事态不妙,立马逼退对手,想要溜走。

没死大哥的看到疤脸这么猛,感觉自己的老大也快凶多吉少了,也起了丢下大哥逃走意思。

可此时胖子已经悄悄地堵住了大门,被轻松干死几个自己人后,所有人都老实了下来。

“疤脸,你这是什么意思?”

被打碎脑袋是那个被亲的倒霉鬼,留下的是被叛徒踢了一脚的,此刻的他脸色难看的看着疤脸,看样子两人应该认识。

“我什么意思?客栈内不能动手,不会忘了这个规矩吧,你这可给我们别的客人带来了危险。”疤脸大汉语气凛然,一副为客人着想的样子。

嘛的,绿岩镇谁不知道你们这TM是个黑店,专宰过路的,在这里装什么装!

男子内心火冒三丈,但是想到疤脸的实力比他还强上两星,只能开口道:“你想怎么样?”

“呵呵呵,你也是算上老熟人了,赔钱吧。”

“你想要多少。”大哥只感觉这次自己要大出血了。

疤脸伸出一只手。

“五百金币?”

“不,五千金币。”

“多少?”大哥怀疑自己耳朵有问题,感觉是听错了。

“你没听错,五千金币,还有,是你手下每个人五千,你一万金币。”疤脸脸上挂着嘲讽的微笑。

一旁的萧明没想到这个先前喊自己大人的家伙报价居然这么狠,五千金币什么概念啊,在加码帝国,二十个金币够一家老小一年的支出了。

五千金币有的人一辈子都赚不到。

即使这里打架的都是有斗者以上实力,斗师也有好几个,但也不代表他们拿得出这笔钱。

所以他们这些人都绝望的看着自己老大,希望他想想办法,或者帮自己出这笔钱。

势比人强,破财总比丢命强。

无视手下投来的哀求目光,“好,我给一万金币。”

是的,他只交自己的钱,其他人他才不管呢,兄弟没了可以再找,钱没了可就真没了。

再说那么多钱他也给不出来,一万金币是已经他大部分积蓄了。

萧明看着这个大哥交出一张黑色卡片,倒也不意外这个结局。

捏了捏这黑卡,疤脸满意的点头,挥挥手,“你可以走了。”

“老大,别走啊!”

“大哥救救我们。”

“我知道你还有钱的,救救我,我晚上让翠花陪你……”

……

男子最后还是走了,他剩下的小弟被疤脸男喂下了一种毒药关了起来。

听其客栈里其他看热闹的本镇人讨论,这种事情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些人最后会被卖给某些势力当奴隶。

这件事对萧明没有什么影响,不过疤脸的所作所为,让他提起了一丝警惕。

黑角域混乱不堪,这个客栈还做人口贩卖的生意,恐怕不是个正经客栈。

正好大堂已经被破坏得不成样子了。

本来就没打算吃这里饭菜的萧明,就直接询问了自己房间所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