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双倍的月色真美

城外的军营,浩浩荡荡的两百多辆拖拉机驰骋而来。

柴油发动机的轰鸣声汇聚到一起,声音响彻了天际。

而在最前方的一辆拖拉机上,一位英姿飒爽的女骑士,银发飞舞,驾驶着拖拉机疾驰而来。

所有的两百多辆拖拉机上,已经遍布了血与火的痕迹,有些甚至还带着焦黑。

而这两百多辆拖拉机上的上千名拖拉机骑士团的成员们,也在经过了数场清缴深渊渗透的战斗之后,看起来有了一点真正军队的样子。

不过现在骑士团成员已经不满一千人了,在战斗中因为各种原因阵亡了十几个人。

这个数字已经很低了,如果不是有银月晨歌这个八环骑士始终跟随着,估计阵亡的人肯定不止这些。

就连拖拉机也损毁了数量,幸好出发前带了一些备用的。

而出发前拖拉机拖斗里携带的大量柴油,也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想想这么多柴油的价格,方旭就是一阵的心疼,并且还挤占了大量能够携带的物资还有弹药的空间。

这么一想又坚定了方旭尽快给拖拉机换魔导发动机的决心。

“欢迎回来。”拖拉机在方旭的面前一个漂移停下,方旭对驾驶位上的公主殿下说道。

然而公主殿下却没有答话,而是直接一个纵身从拖拉机上跃了下来,在方旭有些诧异的眼神中,径直的抱住了方旭,将头埋在了方旭的肩头。

“恩,我回来了。”公主殿下的声音,这才轻轻响起。

“怎么了?”方旭也伸手环住了银月的腰身问道。

“只是补充一下能量而已,现在没事了。”银月晨歌离开方旭的怀抱,又一次恢复成了那个威严的公主殿下。

然而刚刚那一瞬间的真情流露,还是暴露了她此时此刻的状态。

“恋爱中的女人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何况是过去了这么多天,啧啧啧。”小公主的声音从方旭身后传来,卫衣短裙过膝袜和小皮鞋,双马尾摇头晃脑,一副青春活力美少女的样子,此时却在用调侃的眼神看着自家姐姐。

然后,她就受到了姐姐大人铁拳的制裁。

“呜,我错了姐!姐夫,你管管你老婆啊!”

抱头蹲防的小公主殿下委屈不已,早知道就不来接你了,吃你狗粮还要被你揍。

你等着,回头我就给姐夫找十个八个小妾,气死你个大妇。

可惜方旭并不知道小姨子此时此刻心里的想法,否则他一定会觉得,这小姨子能处。

安排好出征的骑士团,银月晨歌这才和方旭,妹妹以及女仆长一起返回了城堡。

其实也没什么好安排的,回到了熟悉的军营,只要像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就行了。

更别说工程兵也已经重新请来了,继续之前没有结束的训练。

虽说不出意外,这帮已经经受过真正战争的拖拉机骑士团成员们,很快就要被派往南方的松木原去进行贸易购买粮食了,但训练还是每天都不能停的,只要有时间,就得安排上。

“来自暴风帝国的使者?”城堡顶层方旭的房间里,两人站在窗边,银月晨歌依偎在方旭的怀里,手也五指交叉紧紧握在一起,听了方旭介绍这些天的情况后,眉头微皱了起来。

“是的,而且还是秘密来访,也不知道再打什么鬼主意。”

“好,明天我见见他。”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一段时间的离别,到是让银月晨歌更加依恋方旭了一点。

两人相拥着站在窗边看着窗外天空中的绯红之月与冰霜之月。

说起来银月的名字,正是取自银白色的冰霜之月,所以对于冰霜之月,她总是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两人聊着这段时间各自遇到的事情。

银月晨歌难得的话比平时多了很多,对方旭讲着这些天遇到的深渊生物。

幸运的是,因为拖拉机骑士团清缴的及时,周边到是没有太多的领地受到侵害。

最惊险的一次是,当银月晨歌带着拖拉机骑士团赶到时,当地的领主已经带着撤退进城堡里的领民们,在十几只血魔的围攻下坚守了两天了,再晚一点估计就要来不及了。

方旭则是说着魔导科技研究所成立的事情,还有魔导发动机的完成,以及他已经向张伟那边下了制造发动机的车床等等的订单,甚至还准备试试能不能自行制造拖拉机。

“魔导发动机啊,我不在的这些天,你还真是做了些不得了的事情啊。”

“不是我做的,我最多统筹了一下,这都是人民的智慧啊!”方旭感叹道。

“是啊,解放思想真的很重要。”

两人牵着手,相拥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气息,嘴上聊的却都是正事,事关领地发展的事情。

看起来貌似与浪漫无关,但对两人来说,这却是世间最浪漫的事情。

看着领地一天天变好,两人的感情也越发的稳固,还能有比这更加浪漫的事情吗?

直到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

“姐夫,你在吗?”小姨子探头进来,像往常一样视线先是在房间里扫了一圈,仿佛是要确定自己并没有撞破自家姐姐的好事。

然后,她就看到了抱在一起的姐姐和姐夫。

刹那间,莓果晨歌正要像往常一样蹦跳着进来的动作僵硬住了。

卧槽,终日打雁被雁啄了眼,自己还真撞破姐姐的好事了。

这不得被姐姐吊起来抽啊。

“你什么事?”方旭问道。

银月晨歌也看了过来。

“没事,我就是问问,你们没关门,我帮你们关上,再见。”

砰地一声门被关上,小姨子溜了。

“这小丫头。”方旭好笑的说道。

“不用管她。”到是银月晨歌,好像不像以前那么容易害羞了,始终没有松开方旭。

两人就这么继续搂在一起,手握着手。

“不管她啊,那我们?”方旭看了看怀里的未婚妻,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大床。

“不行,太早了。”银月晨歌终究还是害羞了。

“这样啊,那亲一口行不行?”方旭又想到了迅哥儿的折中论。

“那,那好吧。”

银月晨歌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于是窗前本就重合的两个身影,贴合的更加紧密。

绯红之月与冰霜之月,双倍的月色真美。

而窗外的风,貌似也是双倍的温柔。

PS:求追读,真心求,谢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