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深渊教派(求推荐求收藏)

方旭和银月晨歌行走在一条碎石子铺就的街道上,街道的两侧是一间间充满着异世界风情的房屋。

大部分是民居,但也有些店铺。

像是售卖黑面包的店铺,卖劣酒的酒馆。

昏黄的雾气遮蔽了视线,让两人最多都只能看到几米外的事物。

雪白的狮鹫已经在银月晨歌的指挥下飞走。

虽然临走前三米高的雪白狮鹫,好像只长毛布偶大猫一般,对着银月晨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表示不想离开。

但却依旧坚定的被银月晨歌赶走了。

毕竟它的体型实在是太醒目了,已经不适合接下来的调查了。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方旭环顾四周喃喃自语。

一栋栋房子的大门敞开着,里面却没有半个人影,张开的房门犹如黑洞一般,仿佛要将一切都吞噬进去。

银月晨歌示意方旭跟紧她,走向旁边的一栋屋子。

透过敞开的大门,能看到屋内浓墨一般的漆黑。

那不是正常的昏暗环境。

随着两人走近,这黑暗更是蠢蠢欲动,想要从屋内扑出来一般。

直到银月晨歌身上闪烁起一道金色的光芒,屋内的黑暗一碰到这股金色的光芒,就仿佛是雪花落入了水中,瞬间融化了。

再看房间内,虽然还是很暗,但是已经只是正常的黑暗了。

而银月晨歌,则是仿佛确认了什么,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了。

“果然,是深渊教派。”

“深渊教派?”方旭发出了疑问。

“崇拜深渊,信仰深渊的邪恶教派。走吧,无论他们在干什么,都必须阻止他们。”

银月晨歌顺着石子路,大步向着昏黄浓雾最浓重的地方走去。

方旭紧随其后,没走出多远,两人就看到了昏黄雾气之中,游荡其中的怪异存在。

那是一个隐约还能看出人形,但却有着四手四脚,胸口上长满了眼睛的怪物。

在发现方旭和银月晨歌两人的第一时间,胸口就立刻张开,露出里面密密麻麻的口器,向着两人冲来。

方旭被吓了一跳,赶紧掏出手枪,不过还没来得及开枪,银月晨歌已经一剑斩出。

一道光芒闪过,金色的剑芒落在怪物身上,随即怪物的身体迅速泯灭,直到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是小镇的镇民,已经被深渊异化了。”银月晨歌解释给方旭听道。

“那么其余的镇民?”方旭表情有些沉重。

“走吧,希望还有幸存者。”

银月晨歌说着,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方旭赶紧跟上,两人迅速的向着雾气最浓重的所在而去。

小镇并不大,所以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小镇的镇中心。

这里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方旭都担心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把银月晨歌跟丢了。

犹豫着要不要握住银月晨歌的手,或者手臂。

不过还没等他下定决心,银月晨歌周身已经再次亮起金色的光芒。

下一刻,金光大盛,瞬间驱散了四周大量的浓重雾气。

方旭这才看清楚,两人已经来到了镇中心处的一座广场之上。

同时也看清楚了,这广场之上那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幕。

只见一具具尸体被切掉了四肢,堆叠在广场之上,四周则是摆放着被切掉的四肢,还有挖出的眼球等等,形成了一个有些诡异的魔法阵。

魔法阵上闪烁着漆黑的雾气,形成某种循环。

然而这循环,却在某一个位置,被阻断了。

那正是位于魔法阵的一侧,位于广场的边缘之上。

唯一的一点微弱的光芒。

那光芒与银月晨歌身上散发出来的庞大力量相比,简直就是萤火虫一般弱小。

但这点光芒却固执的阻断着魔法阵的成型。

方旭定睛向那里看去,终于看清楚了那点微光之中,正拄剑挺立的青年骑士。

他的身上是一身有些破旧的附魔盔甲,上面还装饰着华丽的贵族纹章。

看得出来,他是一名贵族,从贵族纹章上看,应该就是这座小镇的领主。

而也正是他的坚持,让这处本应该早就成型的魔法阵,始终没有成型,

银月晨歌与方旭来到了他的身前。

而青年骑士却已经双眼无法视物。

他的周身缠绕着漆黑的雾气,浑身血管根根暴起,大半个身体几乎已经和黑雾融为一体。

双目也只剩下了两个血窟窿。

可以说,他已经接近了油尽灯枯,他只是一个二环骑士,毕竟一个偏僻小镇的领主,又能有多强呢?

但还是在坚持压榨着体内最后的一点力量,阻挡魔法阵的成型。

“桑格镇领主,威廉哈尔?”银月晨歌询问道。

她知道这座小镇的领主姓名,但并不知道样貌。

“您是?长公主殿下!”青年骑士虽然双目已经无法视物,但这个声音他绝对不会忘记,这个浩瀚而温暖的魔力气息,他也永远记得。

虽然他只是在王国的典礼上远远的见过银月晨歌,但他也绝对不会记错。

“是我,银月晨歌。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威廉领主。”

“是深渊教派,公主殿下,他们要召唤深渊炎魔,彻底摧毁王国南方。”

“所以这就是召唤深渊炎魔的魔法阵?”

“是的。”青年骑士的嘴角绽放出一个惨笑。

他已经无法移动,甚至就连生命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但是他终于坚持到了银月晨歌的到来。

看着青年骑士的笑容,银月晨歌一时无言。

以区区两环的实力,根本就无法阻止魔法阵的运行。

也无法阻止深渊炎魔的降临。

所以他选择了将自身融入魔法阵,再以自身的魔力,作为阻断器,短暂的阻断魔法阵的魔力流通,达到阻碍魔法阵顺利运转的目的。

但是这样做,最多也只能阻止一时,而且本身也会彻底融入深渊,最终成为诡异异类,再也回不去了。

明明以他的实力,是有机会偷偷逃走的。

但他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被深渊污染,最终会怎样,你应该清楚的吧?”银月晨歌再次开口道。

“当然,我可不想变成那样的怪物,就请公主殿下,送我一程吧。”青年骑士身上的魔力越来越微弱,渐渐连微光也快消失了,但他却露出了笑容。

银月晨歌握紧了手中的剑,缓缓将剑抽离剑鞘。

“我以王国长公主银月晨歌之名,承认你的勇气。”银月晨歌竖剑在胸前,行了一个骑士礼,虽然面前的青年骑士已经看不见了。

“你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职责,是一名优秀的贵族!你的家族将以你为荣。”

“接下来就请交给我吧。”

银月晨歌双手握住手中之剑,以最郑重的姿势,对准了面前的青年骑士。

一边的方旭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也只是对着青年骑士,抱拳作揖行了一礼。

而在他低头时,长剑挥出了。

PS:继续求推荐票,求收藏,新书需要支持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