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四明山

黄昏将临,由于紫枫城内实行宵禁制度,街上小贩此时都忙着收拾摊子,准备出城。

若不然,就要在城中留宿一晚,得不偿失。

刘鸣简单采购了一些食物,又顺手买了几个儿童玩具,便动身前往四明山。

山高路远,不过以刘鸣二流武者的实力,尽管还不能飞檐走壁,但陡峭山势,他却可做到如履平地。

在山中走了个把时辰后,刘鸣总算看到了一处熟悉地场景——

只见两山之间,有一条满是石头的干河床。

他悬着的心这才定了下来,

“原剧情中,在独孤鸣与释武尊等人打斗之时,泥菩萨带着他的孙女,就是顺着这个河道,向上游方向去的。”

方向既然没错,大胆往前走就好了。

刘鸣沿着河床一路往上。

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半个小时后,他就在河床上方不远处的山腰上,看到了一处灯火。

“总算被我找到了。”

刘鸣微微一笑,健步如飞,直奔草屋而去。

……

草屋内,泥菩萨与孙女吃着粗茶淡饭,却是乐在其中。

在江湖中躲躲藏藏这么久,他早就想享受这般安定的生活。

只不过,近些天来,泥菩萨听闻雄霸派出自己的大弟子秦霜与三弟子聂风,在满江湖地寻找自己。

天命如此,泥菩萨也放弃了徒劳的挣扎。

顺应天命,或许才能得到最好的归宿。

不过在入土此之前,他还是想给自己这孙女找一个好家人收养。

“来,妮子。”

他夹了些野菜到孙女碗中,又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眼中满是宠溺之色。

“苦了你了孩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却还要跟着爷爷受这些苦。”

女孩很懂事地冲着泥菩萨笑了笑,

“爷爷,我才不苦呢,等我再长大些,我就可以进山打老虎,给爷爷吃虎肉!”

说着说着,小女孩就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泥菩萨也跟着笑了起来,而就在这时,却是响起了敲门声。

小女孩看了眼泥菩萨后,就跑去开门。

只见门外男子手里拎着食物,笑着问道:

“老人家,我在山中迷了路,不知能否在此借宿一晚?”

泥菩萨心思一沉,摇了摇头,低声道:

“进来坐吧。”

刘鸣沉默着走了进去,将手中的食物摆放在桌上,一股肉香瞬间在屋子内弥漫开来。

“爷爷,是肉!”

小女孩一闻到肉香,口水就在嘴中晃荡了起来。

刘鸣又拿出之前买好的玩具,递给女孩。

女孩在征得泥菩萨的同意后,非常开心地接了过来。

“小圆,还不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

刘鸣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略有惋惜地说道,

“多可爱的小女孩,只可惜常年深居在山林当中,与世隔绝,如果哪天突然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世间可能都不记得曾有这么个小仙子降临人间。”

“你未见此花时,此花与你同归于寂;你观此花时,便知此花并未在你心之外。心即道,道即天,故知心,便能知天,世间记得与否,全然在施主你我的心之间。”

泥菩萨摇了摇头,刘鸣更是听得云里雾里。

我在威胁你,结果你却跟我讲起了玄学?

“我说不过你,但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

刘鸣也不再藏着掖着,自己也不是来跟泥菩萨讨论心学的,他直接挑明意思。

根据他对原剧情的了解,晚年的泥菩萨,小孙女就是她的唯一心结。

而原剧情中,秦霜也是把握着这点,泥菩萨才答应与他们一同回天下会。

“没想到无双城也要卷入这趟浑水,天机不可泄露,可世人又偏偏喜欢逆天而行,罪过,罪过。”

“泥菩萨一生算尽他人,却不知是否给自己算过一卦?”

泥菩萨闻言,摇了摇头,

“人性贪婪,既已望尽余生,难免不会满足,一辈子争来争去,到头来还是逃不过一捧黄土一尺木。”

这货如果投胎到大唐是不是都可以去代替唐僧去西天取经了。

刘鸣在心里忍不住发了两句牢骚,

“可我偏就要逆天而行呢?”

他霸气地说道,奈何泥菩萨对此根本不作回应,刘鸣又继续说道,

“跟我回无双城,我保你不会晚年不祥,包括这小女孩,我能保她一生平安。”

泥菩萨闻言,轻笑着摇了摇头,

“我如今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跟少城主去无双城,或是与风堂主去天下会,又有何区别呢?”

……

“你确定吗?”

地室内,梅佑乾盯着桌子上的情报,有些难以置信。

“回城主,属下已经亲自前去栖山城城主府观察,确定这情报无误!”

“栖山城居然跟天下会有勾结,为何此前一直没有发觉?”

梅佑乾只觉怒火中烧,愣是以他的好脾气,也没忍住压低自己的声音。

人家天下会的四大天王都已经入住到栖山城的城主府了,可相关情报却在无双城主六十大寿的前一天才送到自己桌上。

让梅佑乾如何不怒?

“是属下失职,还请城主责罚!”

手下连忙半跪在地,诚心忏悔。

梅佑乾冷哼一声,并未再出言责备。

他将情报捧在手中反复查看,直到自己将情报上的每个字都牢牢记在心中。

“吩咐栖山城‘北江’据点的所有人,暂时停下手中的所有工作,从今天开始,所有人都去给我盯着栖山城城主府!特别是其中的天下会之人,胆敢跟丢一个人,我希望再看到你时,只看到你的人头。”

“属下明白。”

梅佑乾不再理会他,转而又问向边上一人,

“黑蛇镇外的区域搜寻地怎么样了?如果不是少城主发现,是不是要等对方打到我北江城的城门下,你们才知道原来贼寇就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梅佑乾感觉这次自己的脸面真的被这群手下给丢尽了。

如果不是少城主提醒,那估计自己一向自认为坚如铁桶的北江城,反而成了无双城的防御漏洞。

“目前已经发现三处,均已按照城主指令严加盯梢。”

“有没有打草惊蛇?”

“回城主,敌方并未发现我们的人。”

梅佑乾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眼下的重点工作并非问责,而是想想该如何补救。

“立即向黑蛇镇增派守城兵力,我要保证黑蛇镇内随时有三个二流武者待命!另外,出兵栖山城,在栖山城去往无双城的路上,严加设卡,必要时,可以给我切断通道!而且我要掌握栖山城的所有动态信息。”

“是。”

“等下我要带队前往无双城,我走之后,如果少城主回来,他说的任何事,你们均要给我全力以赴去对待!”

此刻的梅佑乾,对独孤鸣已经彻底改观。

之前受舆论的影响,他虽尊敬这位无双城的少城主,但打心里并未将他当回事。

否则,与独孤一方断联五年之久,他也并未前去找过独孤鸣,独孤鸣也一直没有主动提起过‘北江’之事。

但从今天开始,他见识了独孤鸣的大局观,对后者反而多出一丝信心。

“或许以后的无双城,在少城主的带领下,可以逆转颓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