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雄霸再现

“叮!您已击杀一个【困难级】,奖励:技能点+1,无名剑法熟练度+300,经验值+200。”

冰珠的真元之力被刘鸣的本源火珠吸收,第三道印记果真凝实完成,刘鸣如今在麒麟血脉的境界上,已经与火麒麟持平。

后者可是在风云世界修炼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从上古世纪就一直存活至今,活了这么多年却被刘鸣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实现了弯道超车,差距瞬间就出来了。

破损的麒麟鳞甲也尽数恢复,令刘鸣没想到的,系统居然将冰皇定义为困难级敌人?

但也难怪,自进入皇城之后,刘鸣足可谓是置于死地而后生,若是中间走错一步,那对刘鸣而言都是灭顶之灾。这一人性化的定义,又让刘鸣获得了意外之喜。

“获得一枚技能点,没想到仅是出来三天,这收获就远远超过了我在无双城的一个月。”

虽然很累,但相比于收获,疲惫根本不值一提。

“只是,冰皇最后说的那句话,应该不是恐吓。”

他想起冰皇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稍有雀跃的心情又在这一刻低沉了下去。

“这一切,只是开始么?”

顺着万象丹推测下去,不难想象,帝释天的真正目的,是突破元神,成为风云世界唯一的万象境武者。

如今第一步就被自己破坏,帝释天决然不会善罢甘休,这一切,也就印证了冰皇的最后一句话——

这一切,只是开始。

是帝释天万象计划的开始,也是,与刘鸣缠斗的开始。

按照刘鸣对于原剧情的理解,这帝释天现阶段应该是筹备着忽悠七武去屠龙才对,抢夺龙元才对。

但仔细一想,七武当中就已经有两人死在自己手中,剧情偏离原剧情,也算是正常。

只是对于帝释天的下一步计划,刘鸣却失去了信息掌控。

他并未想过会与天门和解,他与帝释天之间,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危机暂解,经过这一役,皇城也彻底沦为废墟,失去了维持秩序的势力,想必过了今天,中原很快就会迎来动乱。

“不知小友方才使用的是什么剑法?老夫一生行走江湖,有幸对天下剑法都有所过目,哪怕是十强武道中的天命剑道,老夫也有幸观摩,但对于小友方才所使用的剑法,却是有些陌生。”

无名此刻对于刘鸣的赞赏之情,已经升级到了敬佩之意。

“而且小友的剑道境界,对比老夫好像也是只高不低。”

自己剑道虽然臻入化境,但却已是寸步难行,迟迟未能凝聚属于自己的剑道元神。

想要突破最后一步,难,普天之下能借鉴的剑法几近于无,就连同道对手,也是难有一人。

这或许就是,天下第一的寂寞。

今日看到了刘鸣,他反而不担心自己在剑道之上,天下第一的位置受到威胁,反倒觉得无比兴奋,如获至宝。

“无名。”

刘鸣淡然说出无名剑法的名字,江湖上早就流传自己掌握一套不亚于万剑归宗的剑法,无名剑剑法已不是什么秘密。

“嗯?”

无名不明所以,感到非常疑惑。

刘鸣一阵无语,

“我说,我的剑法,叫无名。”

“……”

起名字还真是随意,无名见刘鸣情绪不佳,不宜交谈,遂也识趣不再多言。

今日能够得以保命,还是全仰仗着刘鸣的一人之力,无名已将后者的救命之恩牢记于心,择时回报。

“聂风,你先行回去,通知梅佑乾做好接受难民的准备。眼下中原武林高手死伤十有八九,只有我们无双城还保持着巅峰状态,不出几日,无双城就将迎来第一波难民潮。”

刘鸣安排道,接受难民的另一个目的,也是想阻缓帝释天炼制血丹。

“是。”

聂风领命后就想出发。

刘鸣则是打算带着步惊云,搜寻一下皇城当中的宝物。

然而就在众人准备分头行动的时候,脚下的大阵居然又再次启动了起来。

“有人?”

刘鸣第一时间警惕了起来,却见从宫殿之中,突然飞出一个人影,刘鸣小心应对,却被后者直接一掌给击退了数米之远。

“雄霸?”

稳住身形后,刘鸣第一时间竟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雄霸?”

刘鸣朝着突然出现之人望去,果真看到了雄霸的身影。

只是相比于天下会时,此刻的雄霸略显沧桑,整个人的头发都已经全部变白,但他脸上的皱纹却减少了许多。

但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当初哪怕被冰皇给救下,雄霸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但见方才他击向自己的那一掌,实力好像还变强了不少。

“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独孤鸣。”

雄霸脸上带笑,看着刘鸣,仿佛是两个很久未见的好友重逢,但刘鸣可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亲切。

相反,他却感觉到一阵森寒。

“当初在天山之上一不小心败在你手,老夫日日挂念,等待的就是与你重新交手的一天,几个月过去,老夫总算如愿。

“两位爱徒,师傅在此你们二人为何不上拜?秦霜那小子去哪里了,难不成短短几个月时间,他就撑不到见为师一面了?”

雄霸似是叙旧,方才大阵启动之时,他就在殿中待命,原本计划万象丹坯成型之后,由雄霸吸收剩余的血气。

再以大阵为辅,炼化皇城的龙脉,完成三分归元气的最后一步——凝元。

这元,便是龙元。

早年他就与帝释天有过碰面,后者一言指出他自己创造出的三分归元气存在弊病,并帮雄霸改善,从而可以让他吸收龙脉之气,不仅可以提升威力,还可以增加自身气运,何乐而不为?

被天门营救之后,雄霸在天门之中苦心修炼,受尽歧视,终于,他的三分归元气即将大成!

而马上,他就要完成他的最后一步!

丹坯被夺无所谓,毕竟那与雄霸毫不相干,只要大阵不破,只需等到天色渐黑,自己的机会也就来临。

而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

方才他之所以未出手帮助冰皇,便是怕实力受损,导致错过这次天狗食日的绝佳机会。

“少废话!”

步惊云暴戾地说道,他对雄霸本就恨之入骨。

“哦?”

雄霸淡然一声,但见天色忽然一暗。

空中,原本完好无缺的太阳,此时竟是,少去了一角弧形……

ps:疫情严重,工地附近都被封了,今天忙着组织工人做核酸,不过幸好晚上没什么事。

昨天晚上码字码着码着就睡着,嗐,生活不易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