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冰皇出手

森寒霜气在绝无神面前形成冰障,任由刘鸣如何攻击,也没有松动丝毫。

不过霜气与火焰不同,哪怕它形成屏障,却也难逃脆性的致命缺陷。

此时绝无神已是重伤,刘鸣可不想重蹈在天下会时候的覆辙,再次让绝无神逃脱。

一剑之力,刘鸣直接将寒冰屏障击碎,丹田内传来亏空之感,那就掏出一粒血菩提再次吃下。把屏障破去,刘鸣根本没给绝无神流出半分时间。

火焰瞬间收敛,但下一秒,一道巨大的火球在刘鸣口中逐渐成形,天门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没想到这才几个月时间过去,刘鸣的实力竟是又增长如此之多。

他引以为傲的寒冰之气,此时竟是勉强与刘鸣的火焰相当,而且持久力度也根本不如刘鸣。

“真是个废物。”

天门男子大骂一声,面色之上闪过一丝暴戾之色,绝无神的狂妄自大导致他的计划目前也只成功一半!

如果这绝无神没有提前出来,那刘鸣自当会进入其中,即时中原武林高手均落在了他提前布下的大阵范围之内,只要大阵一启动,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

但被绝无神一搅和,他现在不得不再想办法将刘鸣引进去。

感受着刘鸣口中火球的威压越来越大,天门男子直接放弃绝无神,他望向刘鸣,脸上闪过一丝戏谑之色,

“想拿回无双剑?来追我啊。”

语罢,就在刘鸣抛出火球的前一秒,天门男子化作冰霜钻进了皇城城门之中。

轰!一声巨响惊天动地,火焰在城墙之下爆开一波漂亮的蘑菇云。

城墙应声倒塌,顿时之间尘土漫天飞,飞沙走石,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绝无神本就重伤在身,可就算如此,他依旧扛下了这波爆炸,但不灭金体被破,整个人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痛苦不堪,蜷缩一团哀嚎不已,哪还有此前的半分威风。

“这是什么招数?”

无名在一旁都看呆了,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却从未看到过有人居然能把火焰运用到这等地步!

而且火焰呈现深沉的黑红之色,一看就知道温度不低,不是常人所能掌握。

中原武林在惊讶之后,旋即就掀起了一阵火热的庆祝,一扫此前的阴霾之气。

“不愧是独孤城主,连无名都败在绝无神手下,可独孤城主却能力展神通,还我中原武林一个朗朗乾坤!”

“我看,武林神话之名应该易位才对,独孤城主才是我们中原武林的最强之人!”

“诶?刚才好像就是你小子说独孤城主不行来着?现在怎么改口了?”

求生的欲望让处在绝境当中的绝无神依旧不忘运转回神之象,但不等回神之象起到作用,刘鸣就已经手持绝世凶剑来到他的身边。

绝无神连连后退,知晓自己已经被此前帮助自己的神秘人放弃,眼下刘鸣轻而易举就能要了他的老命。

再说,他确实也是被刘鸣给打怕了,整个人瑟瑟发抖,想要求饶,却发现五脏六腑疼得要是,刚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你是死在我绝世凶剑下的第一个天人。”

刘鸣眼睛泛起嗜血的灰色,没有丝毫犹豫,刘鸣一剑刺向了绝无神。

这一次,绝无神的灵魂再也抵不住绝世凶剑的吸扯,灵魂化作灰色物质被绝世凶剑所吸收,与此同时,绝世凶剑也在贪婪地吸收着他的本源,转化后反馈到刘鸣体内。

感觉着丹田内的真元再度增长,刘鸣脑海中适时响起了久违的系统提示音——

“叮!您已击杀【普通级】敌人一名,奖励:无名剑法熟练度+100,力量+900,敏捷+600,经验值+500。”

杀死普通级的敌人居然也能得到这么高的奖励?

特别是力量,直接增加了九百之多!其余属性与经验值的增加也非常可观,刘鸣杀了那么多普通级敌人,还是头一次得到这么高的降级。

“莫非与绝世凶剑有关?”

刘鸣不禁记起方才斩杀绝无神之时,绝世凶剑给自己反馈的元力,心里有了猜测。

绝无神已死,刘鸣下一个目标就是方才出手的天人神秘人。

那人与自己颇有些渊源,当初在天下会就是他从自己手中救走了雄霸,还夺走自己的无双剑,今日再次遇到,刘鸣岂有放过他的道理?

他循着地上的冰霜一路追杀而去,一直追到了皇城之中。

冰皇的痕迹突然消失,刘鸣身后,聂风无名及步惊云,与中原武林一行人也一并追随着刘鸣的脚步追了进来。

此时的无名风头已经尽被刘鸣抢去,但他也丝毫不恼,自己本就不在乎虚荣,不过对刘鸣这小子,他是打心眼里欣赏。

“你跟冰皇有过交集?”

无名上前一步问道,他口中的冰皇,就是方才出手抵御刘鸣的天门神秘人。方才听冰皇与刘鸣交谈之际,还涉及到无双剑,无名顿时猜出了原委。

“怎么会消失了?”

刘鸣懒得理他,依旧找寻着冰皇的踪迹。

“这一看就是冰皇故意留下的。”

无名上前看了一眼,就道出其中的奥秘,他与天门打过不少交道,对其中成员自然也熟悉不过。

“故意留下?”

刘鸣心中突然生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如今绝无神已经死在自己剑下,最后又有天门之人出手。

毫无疑问,泥菩萨以生命的代价所预言出来的大劫源头,就是天门!

刘鸣本想一探究竟,却不料真正的猎手,居然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他察觉不对,正准备离开此处,却不料一阵黑烟升起,整个皇城,居然瞬间化成了炼狱!

“无名,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倘若加入我天门,门主念在血脉之情,还会既往不咎,但你若是一直执迷不悟,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一声巨响在皇城中回荡,刘鸣看到方才消失的冰皇,此刻又出现宫殿顶部俯瞰众生。

“果真如此。”

无名喃喃说道,刘鸣有些无语地看向他。

你既然知道,为何不提早说?

不等刘鸣质问无名,下一秒,地面突然坍塌!

一个巨大的炼丹炉,居然在众人脚下,缓缓升起……

ps:今天太累了,昨天晚上只睡了四个小时,疫情严重了,今天早上四点半就起床去工地值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