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明月皎皎动人心

“泥菩萨醒了么?”

回到无双城,刘鸣马不停蹄赶往泥菩萨住处。

后者在推衍大劫之时晕倒,看样子此事牵扯极深。

但根据刘鸣对原剧情的了解,绝无神入侵中原武林之时并没有带来多大的危机。

甚至被打败之后,还被风云一路追杀到了东瀛道,最后在无神绝宫,死在风云的连造摩柯无量之下。

何来大劫之说?

“回城主,泥菩萨他……好像命数已尽,体虚身弱,不敢轻易使用火菩提,所以到现在他还在昏迷之中。”

下人知晓刘鸣此刻心情不好,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深怕将刘鸣触怒。

“命数已尽?”

刘鸣眉头微微皱起,在无双城这段时间里,泥菩萨好生滋养,已然从此前的天道反噬中调节出来,怎么会突然之间再次严重?

他俯身轻轻试探着泥菩萨的鼻息,确实感觉十分微弱,说不定下一秒,就有可能断绝。

刘鸣深吸一口气,手握着泥菩萨的手腕,缓缓输入气机到后者身体之内。

太阳主生,则万物复苏。

这是刘鸣这段时间感悟剑道所获取到的新成果,只不过初次尝试,他也心里没底。

不过片刻,泥菩萨竟是有所好转,气息略微增强,但面色却依旧苍白,甚至都开始咳嗽起来。

刘鸣知道,这是已经到达了他的极限,若是再妄加输入气机,只会加快泥菩萨的生命流逝。

“城主……”

谁知刚刚停手,刘鸣就迎来了意外之喜,泥菩萨缓缓睁眼,看着床边的刘鸣,他眼中隐隐有着一丝担忧之色,手掌无力地想要抬起,指了指前方的龟甲。

下人当即会意,上前将龟甲给取了过来。手握龟甲,泥菩萨不再浪费为数不多的气力,他将龟甲握在手中上下轻微摇晃,口中念着刘鸣听不清的语言,片刻过后,他突然将手中龟甲扔在地上。

龟甲应声沿着龟纹四分五裂,泥菩萨也因此再次口吐鲜血,但他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龟甲头部所指的方向,含血而言,

“中……中!”

下一秒,随着最后一口鲜血落地,泥菩萨再也没有了生机。

“泥菩萨?”

刘鸣试着呼唤一声,没有回应。他无奈地将泥菩萨的尸体缓缓放下,望着后者最后所指向的中原方向,眼神当中透露着一丝担忧之色。

“泥菩萨所指的,是中原么?”

结合此前泥菩萨的话语,刘鸣心生对中原的探测之意。

“将泥菩萨,厚葬。”

事已至此,哪怕刘鸣心有不甘也只能作罢,他怀着沉重的心思走了出去,屋外乌云盖顶,气氛压抑,仿佛是受到了刘鸣心情的影响。

“无神绝宫,真有这么大本事?”

刘鸣不信,无神绝宫倾其上下,也只有绝无神一人能打,鬼叉罗?不好意思,哪怕是来一万个刘鸣也不虚。

“虽说绝无神有不灭金体,但依旧是用‘毒’这种卑鄙的手段赢下无名,凭他,能掀起中原大劫?

“他与武帝一战,也是靠着不灭金体生生耗到胜利,依旧没有斩杀武帝的实力,这样的实力,别说掀起大劫,就算成了中原皇帝,也只是个短命帝而已。”

可是大劫所指的不是绝无神,又会是谁呢?

刘鸣深吸了口气,非常时期,他已安排守城军加强城墙,填补军备物资,又在城外修建狼烟塔,三里一岗,以防无神绝宫偷袭。

基建火热,尘土飞扬,整座无双城都充斥着战时的紧张气氛当中。

城主府内也不例外,各类情报来自五湖四海,在这里被人分类整合,暂时汇报到梅佑乾处,梅佑乾再做整理后,甄选出重要信息提交给刘鸣。

众人拾柴火焰高,只过去三天时间,无双城的防御战事已经修建了十之七八,杀手组织‘银灰’此时也派上了用场,均带队前去中原侦查。

刘鸣也加强了修炼力度,同时也尽全力去帮助火麒麟恢复实力,但见效果甚微后,刘鸣最终决定将火麟剑也送给火麒麟吞噬。

火麟剑上本就有火麒麟被夺的鳞片,再加上这些年来火麒麟染血无数,鳞片吸收不好强者精血,强度不减反增,火麒麟炼化之后,总算补齐了最后一片鳞片,从此外表物理防御再无破绽,恢复到了巅峰时刻。

夜凉如水,刘鸣坐在大殿当中挑灯夜读,桌上的《剑道真解》被翻的有些破旧,刘鸣能背诵其上的大部分内容。

“听说你晚上没吃东西,是因为楚楚做的不合你口味吗?”

明月端着夜宵缓缓走进,盘中放有她精心制作的糕点,看到略显憔悴的刘鸣,她甚是心疼。

“不饿。”

刘鸣回答简略,却没有起到任何劝退效果,明月屈身把糕点放在桌上,拿起一块糕点送到刘鸣嘴边。

她的体香将糕点的甜味盖住,刘鸣轻动嗅觉,略有陶醉。

他抬头看到明月梨花带雨的眼眸,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嘴。

“我知道你心结,但我明月可以对天发誓,那些都非我所愿。我也知道在你饶恕明家之后,我不该还对你有太多想法,我也在竭力控制着对你的感情,

“可是……可是在你去天下会的那段时间,我真的……”

明月说着,两行清泪就再也没能忍住。

“你走的第二天,我就去草庐找了剑圣前辈,剑圣前辈不见我,我就一直守着,我知道剑圣前辈因明家的过错,可能会迁怒杀我,但我不怕,我只想要你的安全回来,就够了。”

刘鸣缓缓抬头惊异地看了眼明月,难怪那天剑圣紧随自己脚步来到天下会,刘鸣之前对此还有些奇怪,毕竟自己走的时候,剑圣正好处在闭关悟道的关键时刻,轻易不会出关。

听明月这么一说,他终于明了了。

“你回来之后对我不理不睬,我也不怪你,只要你好我就开心,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带楚楚回来。我受不了,我忍不了,到底我哪里比不过她。

“不会做饭,我可以去学,只要你喜欢吃,我就去钻研,别人能为你做的,我也可以。别人不能为你做的,我也可以帮你,但你为什么,为什么就是对我……”

刘鸣轻轻捂住明月的嘴,他的感知很敏锐,从一开始,就察觉到明月对他没有多少坏心。

在栖山城的时候,每次自己行动,其实都在明月眼皮子底下进行,可她依旧没有一次通风报信。

刘鸣也能感觉到,其实在栖山城时,明月对他就隐隐有些情愫,只是他没料到,她对自己的情愫,居然已经这么深。

“不用再说了。”

刘鸣轻轻遮住明月的嘴,把她揽入怀中。

四目相对,含情脉脉,热唇相接,春天的气息开始降临。

这一晚,有太多的细节不可描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