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绝心来犯

一个印记代表着刘鸣目前只是刚成年,所掌控的火焰也只是深红色,虽说比普通火焰温度要高,但比之于火麒麟,还是差了些许。

也就是说,在没有凝聚出三个印记之前,火麒麟的血对刘鸣都还有效果……

火麒麟的眼睛瞬间瞪大,不可思议地看着刘鸣,刘鸣也赶紧收起了自己的想法。

“也不知道泥菩萨有没有推衍出天门所在的位置。”

刘鸣低声喃喃,安排人再给火麒麟送些奇珍异石过来后,便去了泥菩萨的住处。

如今的泥菩萨,同时主持着北江与银灰两大组织,每日事务不可谓不多,但刘鸣吩咐他的事情,他依旧是第一时间去办理。

只不过,天门帝释天这个元神强者坐镇,遮掩了天机,并不是他泥菩萨所没能轻易感知。

虽然天门的位置没有推衍出,但是泥菩萨却另有所获。

他霍然睁眼,在推衍天门的同时,隐隐感应到无双城与天门之间,竟是的一丝关联。

他连忙两手掐诀,此时正好刘鸣走进了泥菩萨的房间之内,就听见泥菩萨口中喃喃着:

“无神绝宫,来了。无双城的劫数,到了。”

泥菩萨说完之后,就因再次泄露天机而遭到天谴,昏迷了过去。

“无双城的劫数?”

刘鸣上前将泥菩萨扶了起来,却如何也不能将后者唤醒。

“前几天还说无神绝宫只是大劫的导火索。”

刘鸣皱了皱眉,将泥菩萨安置好后,又马不停蹄回到城主府内,召见了聂风梅佑乾等人。

……

无双城外百里左右,一群身着黑甲,脸带修罗面具的军士,杀气凛然,朝着无双城缓缓进发。

乍一看,至少过千。

为首之人,身着黄色金甲,面容清秀,英俊之中又有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

他目空一切,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少宫主,江湖传闻无双城城主独孤鸣,一身剑意已达登峰造极之境,乃是如今中原武林中,除无名之外的剑道第一人,我们如此大摇大摆地过去,怕是会出意外。”

所谓的少宫主,赫然便是无神绝宫宫主,绝无神的儿子,绝心。

“中原王朝都已经归顺我无神绝宫,小小无双城,何足畏惧。”

绝心毫不在意,再说,有一千鬼叉罗伴随,他独孤鸣再强又如何?

身为无神绝宫的密卫,鬼叉罗各各实力超群不说,組阵之后,实力更加强势。

再加上自己,小小无双城,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侍从见绝心这般模样,也就闭口不谈,只是凭借他敏锐的洞察力,他能感受到附近的环境有些诡异。

一片寂静,毫无声音。

无双城再差劲,也不至于人烟稀少到如此地步。

正当他诧异之时,倏然间火箭四起,绝心等人顷刻间就被火海所包围。

紧接着一声怒喊响起,

“排云掌!”

火海当中,一道手掌装浓云朝着绝心攻击而去。

“步惊云?”

绝心大为吃惊,不是说步惊云失踪了?怎么会出现在无双城的地界里。

惊魂未定,下一秒又是一道龙卷风夹杂着火焰朝着绝心卷了过来。

一掌一风,前后夹击,打得鬼叉罗也是措手不及。

不过身经百战的他们,如此轻易就被击退,只见他们立即排成两队,身上盔甲散发着冷然之势,哪怕火焰炙烤,这群死士也丝毫不惧。

龙卷风与排云掌来临,却是被鬼叉罗给硬生生抗下,虽说有些损伤,但却还能保持着大部分实力。

“闪开!”

绝心一声怒喝,下一秒便一个闪身冲出火焰,看到火焰之外的潇洒自若的聂风,与煞气腾腾的步惊云。

“步惊云,你可知我是何人?胆敢伤我,信不信我无神绝宫的铁骑,今晚就踏平你无双城!把你步惊云碎尸万段!”

可一句威慑根本不起作用,绝心眼看着步惊云又要对他出手,再次当场怒喝,

“如今我无神绝宫横扫中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与我为敌,你就是在自寻死路,还不给我快快让开。”

步惊云眼神当中充斥着杀气,二话不说又是一记排云掌。

身后的鬼叉罗连忙上前帮忙,却在眨眼间就被数量远超他们几倍的无双城守军给包围。

叶三身为统领,浑身散发着一股铁血之气,鬼叉罗固然厉害,但我无双城的守城军难道很差?

拜剑山庄加入无双城后,守城军的军备都得到了更新换代,虽不及鬼叉罗那般精良,但他叶三若是手握四千重兵却打不过一千个鬼叉罗,他真就要提着头去见刘鸣了。

眼看着鬼叉罗想要结阵,叶三当即吩咐手下将之打断,丝毫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不过片刻,无神绝宫的人便处在弱势之中。

叶三见状不由得意,

“泥菩萨果真神机妙算。”

此战,若非是他们情报及时,提前埋伏于此,哪怕四千兵力,叶三心里也身负难料。

要知道,中原王朝军队精良,却依旧倒在无神绝宫的三千鬼叉罗手下。

今日提前埋伏再加数量优势,但所取得的胜利,也是以三比一的巨大损失所换取来的。

不过好在,他们幸不辱命,第一战,没有给城主丢人。

反观步惊云那边,却是与绝心打得有来有回,聂风也只好下场,二人配合,很快就将绝心压制。

绝心眼看着一千鬼叉罗就这样糟蹋,心中虽后悔没有听取随从的意见,随时保持进攻阵型,但心中更多的,还是对无双城的无尽杀意。

“今日的损失,我会让你们无双城,以百赔一来还债!”

绝心心犹不死,口中满是猖狂之词。

“以百赔一?”

一声淡然的质疑声突然响起,刘鸣缓缓从步惊云身后走了过来,一看到他,步惊云就连忙乖巧地退下。

“你是何人?”

绝心戾气横然,根本没把刘鸣当回事。

“无双城城主。”

刘鸣眼睛将之凝望,杀气瞬间生起不少。

“你就是独孤鸣?中原王朝已经易主,我父皇命我前来传尔等……”

咔嚓,绝心的话没说完,就已经尸首异处。

众人见状不禁诧异,这可是绝无神的儿子!杀了他,等同于跟无神绝宫不死不休。

现在的中原武林,谁还敢如此率性行事?

可刘鸣的动作却显得那般行云流水。

他脑海中还在想着中午之时泥菩萨所说的话。

再看绝心尸首,刘鸣冷然望向中原方向,淡然说道,

“王朝易主我不管,但我无双城,我看何人敢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