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图穷匕见

“叮!您已修炼【圣灵心经】六个小时,累积【圣灵心经】熟练度+9,经验值+60。”

凌晨,便随着脑海中响起了系统提示音,刘鸣缓缓睁开了眼,吐了口浊气。

“【圣灵心经】太过玄奥,剑一到剑七主修剑形,这个阶段的【圣灵心经】仅是类似于高级一点的内功而已。

“到了剑八,就需将内力转化为剑气,我修炼了一夜,体内剑气也产生萦萦几丝,熟练度更是只增加了9点……”

修炼速度着实慢了许多,【圣灵心经】距离下次升级还需要四百多的熟练度。

照这个速度,哪怕没日没夜地修炼,也需要四十多天。

太久了。

“四十几天,我是等得及,就怕雄霸他等不及了。而且这次的危机能否解决,还是个未知数。”

目前刘鸣除了技能点以外,还没有其它办法加速修炼。

“我的剑法底子还是太薄弱了,前世也主攻近身格斗,看来,我接下来的修炼模式要调整了。”

刘鸣自语道,同时运转【圣灵心经】,顿时,一道淡蓝色的荧光萦绕在刘鸣手指上。

凌厉之感扑面而来,刘鸣有些惊讶。

“这就是圣灵剑气?感觉威力不错。

“如果降龙神腿能够结合圣灵剑气一起施展,那威力,足可提升一截。只是两种不同的功法结合使用,风险很大,一不小心就会伤及自身。”

风险是有,但不代表着刘鸣不可以尝试。

“等大宴事了,回到鸣剑山庄我就开始好生研究。”

凌晨已至,天边抹上了一层晓白。

不过刘鸣着急出发,可无心欣赏美景。

“我与断浪约定明天下午汇合,最好今天就能赶到紫枫城,把泥菩萨的事情给解决了。”

刘鸣起身洗漱之后,将沈昊叫到了房中,简单跟他交代一下自己假装中毒的想法。

即韩承已经给刘鸣下药,刘鸣就不如将计就计,给韩承等人来一个瞒天过海。

看看这厮肚子里到底装着什么坏水。

二人说完便到院中与韩承等人汇合,前往紫枫城。

相比于北上之路,北江城的南下之路更为平坦。

翻过黑蛇山后,视野变得开阔许多,路势平缓,遥远便可望见无双城的边关重镇——黑蛇镇。

“过了黑蛇镇,便算是进入中原王朝地界了。”

韩承似是在提醒刘鸣,又似是在提醒自己的手下。

经历昨晚手下被杀的事件,再加上眼下已经快出无双城地界,韩承对刘鸣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改变。

一路上,他根本不顾刘鸣“身体乏力,体虚发寒”的不适,反而命队伍加快行进速度,迫不及待想要走出无双城的范围。

沈昊曾多次提议放缓行进速度,但都被韩承等人严词拒绝。

对此,刘鸣与沈昊主仆二人对韩承等人的心思早有所料。

“韩统领,过了黑蛇镇后,常有山贼草寇出没,保险为妙,我觉得我们还是在黑蛇镇稍作修整,等少主恢复些许再出发。”

“闭嘴!”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沈昊话未说完,就被韩承的人打断。

韩承没有发言,但却默然加快了行进速度,表明自己的态度。

等过了黑蛇镇,队伍中的气氛变化更大。

先前还有些约束的韩承手下,此刻对刘鸣也不再多尊重。

对沈昊更是推推攘攘,疯狂挑衅。

“你们这是做什么!”

刘鸣佯装一副浑然不觉模样,对韩承等人呵斥一声。

“回去,我们回去!

“韩承你听到没?我让你调头,我们回去!”

可是面对刘鸣的命令,韩承头也不回,队伍中更是一阵发笑。

“这蠢货,现在还把自己当少城主呢。”

“昨晚的那股嚣张劲儿呢?今天怎么跟个瘟鸡一样了!”

手下肆言妄语,韩承也不再警告。

等到一处路口时,韩承直接转入小道。

沈昊见状,想要说话,却被刘鸣给用手势阻止。

“看样子,此行韩承等人的目的,并非是杀我,而是将我控制。”

也对,独孤鸣的实力,根本无法引起别人的重视。

之前刘鸣以为,是‘独孤一方’忌惮独孤剑,所以才命手下把自己带出无双城击杀。

但此刻细想,这无疑于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是想利用我当人质?”

难不成,韩承等人的主子,不是‘独孤一方’,而是另有其人?

难怪昨晚韩承,只是给自己下蒙汗药。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看了看天色,时间尚早。

“今天日落之前,一定要将韩承等人解决了。”

刘鸣心里做出了打算,但见在韩承的带领下,队伍越走越偏,路两边竟是过膝荒草,时有狼声起伏,明显是处恶地。

刘鸣一路上依旧时不时地嚎两声,等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后,刘鸣依稀可以看见,在前方的地平线上隐约有许多类似于蒙古包的鼓包。

他眼睛一眯,

“位置已经找到,不能再继续往前了。”

眼下已经发现了敌人的大本营,如果再往前,刘鸣根本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敌人。

当即他勒下马绳,

“停下,都给我停下!”

队伍停了下来,韩承回首,一脸不耐烦地看向刘鸣。

他不再掩饰什么,只是大声喝道:

“把他给我绑起来。”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刘鸣有气无力地喊道,沈昊也跟着刘鸣一起表演起来。

“韩统领,这个人怎么处理?”

“杀了!”

沈昊闻言当时就慌了。

“少主,这咋办?”

“……”

刘鸣原本还想继续演戏,看看能否套出些话的,奈何这厮看起来好像不会武功!

“你不会武功?”

沈昊摇了摇头,眼看着刀剑就要砍在他身上。

刘鸣无奈,反手夺过边上一人的手中剑。

剑光横闪,围在沈昊边上的一行人瞬间倒地。

“圣灵剑法?你不是中了蒙汗药吗?!”

韩承惊呼,突如其来地骤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圣灵剑法其快无比,其中剑六更是横扫全场,非常适合群攻。

不过片刻,场面上就只剩下韩承一个敌人。

“你只要说出是受谁指使,我或许可以饶你一命。”

刘鸣步步逼近,而韩承也知自己被刘鸣给算计了,他脸上闪过一丝狠色,随后直接冲向了刘鸣。

“不知死活!”

刘鸣收剑而立,就在韩承临近之际,瞬间出脚。

先是一记见龙在田,躲过了韩承的攻击,随后,刘鸣又以一脚神龙摆尾,将韩承踢出三米开外。

一条连招行云流水,愣是把久经沙场地韩承给踢麻了。

“好!”

沈昊忍不住在远处喝彩。

韩承嘴角流出血丝,看向刘鸣的眼神中,不再是之前的蔑视。

“都说你独孤鸣不过就是个无用废物,没想到,你居然藏得这么深。”

“有多深?”

刘鸣打趣道,此处距离鼓包大约还有七八里的距离,根本不用担心被对方察觉。

“深不见底。”

韩承从马腰处取出自己的武器——长枪。

“你很强,不过却不足以力挽狂澜,拯救无双城,你独孤一家,大势已去!”

话音一落,韩承气势一震,直接使出他的看家本领,引龙诀最强一式——引龙出洞!

刘鸣看着枪头宛若毒蛇一般刁钻地朝自己此来,他不慌不忙,侧身先躲过一击,转而一脚降龙摆尾,以攻为守,一脚踢在了韩承的枪杆上。

两人迅速拉开距离,刘鸣乘胜追击,迅速跃起使出飞龙在天,韩承根本来不及防守,只好匆忙一阵胡乱挥砍,却被刘鸣踢得连连后退。

最后,刘鸣接力在空中一个转身,在落地之时,运转圣灵心经,同时施展圣灵剑法。

一剑,轻松划过韩承胸口,留下一道骇人的伤口。

二人交手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而已,刘鸣更是全程压着韩承打。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

刘鸣冷然问道。

韩承倒在地上往后挪了挪身子,惊恐地看向刘鸣。

“三。”

刘鸣开始倒计时。

“一。”

“我说!”

噗嗤,刘鸣一剑划过韩承脖子,只留下一具无头尸体,在地上疯狂喷血……

“刚刚他最后是不是答应了来着?”

刘鸣扔下手中带血的剑,擦了擦手,对着沈昊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