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夺剑

刘鸣身怀麒麟血脉,体内圣灵剑气凌厉却又无比阳刚!

剑魔血含断脉剑气,杀意无穷!

二者与巨大剑形一融合,顿时激起一场剧变。

铸剑师被这突入起来的变故给吓了一跳,但察觉到后面两道血气当中的精髓之时,却是大喜。

此剑一成,必将震耀古今!这是无数铸剑师的毕生追求!

眼看着剑力过猛已超出他的控制,可他却丝毫没有放弃,眼中精光绽绽。

鲜血,顺着他的鼻间,嘴角与眼角开始不断外流,铸剑师气息逐渐变弱,可绝世好剑的剑元开始融合刘鸣之血与剑魔之后,气息不断变强。

最终,在一场惊世轰鸣中,铸剑师应声倒地,可绝世好剑的剑元之上,却散发着两股浓浓的气息。

至阳至邪的两种相反气息驳杂在一起,让绝世好剑充满着诡异之意。

只见一股灰色诡影自铸剑师尸体上飞起,奔入绝世好剑剑元后,绝世好剑剑元,成!

轰!剑池当中再次响起一阵轰鸣,山体崩塌,万剑齐鸣!

中央处的巨大剑形开始不断变小,剑魔见状,连忙喊道,

“傲天快去!”

傲天当即化身残影直飞而去,却被绝世好剑的气息所崩回。

边上的剑贪见状,贪心再起,连忙上前尝试,却落得与傲天同样的结局。

“此剑已强至诞生自我意识,非常人所能收服!”

剑贪尖声喊道,他被绝世好剑震地不轻,一口淤血当场喷出。

刘鸣眉头微皱,运势而起,直接朝着绝世好剑剑元飞了过去,剑魔见状,连忙出手阻止,却被刘鸣以火麟剑将之拦腰斩断。

顷刻间,无尽烈焰扑面而来,绝世好剑剑元竟是发出一道磅礴的剑气,想要将刘鸣震退。

奈何刘鸣眼中凌厉一闪而过,单手一握,一股更为磅礴的剑气直灌而下,剑元瞬间没了脾气,眨眼就被刘鸣所收服。

“良剑择良主,恭喜城主喜获绝世好剑!”

剑贪见状连忙出言恭喜,步惊云生怕再次挨打,也跟着恭喜了一声。

唯有傲天眼中闪过一丝悲戚与桀骜不驯的结合眼色,

“你虽收服了剑元,但若是找不到剑身,依旧无法获得完整的绝世好剑!”

谁知下一秒,刘鸣淡然一笑,炼化剑元之后,对绝世好剑的剑身早已有所感应。

再说自己元神一出,哪怕剑池当中假剑万千,也逃不过刘鸣的侦查。

“剑来!”

刘鸣大声一喝,只见在万剑当中,绝世好剑剑身瞬间飞起,落于到刘鸣手中。

融合剑元之后,绝世好剑瞬间绽放无比耀眼的光芒,散发而出的邪异之气与烈火阳刚之气更加浓厚。

刘鸣拿剑试手,随手一挥,竟是斩出一道惊天剑气,将剑池斩成两半!

从剑中传来一股嗜血嗜战之意,被刘鸣给当场磨灭。

“难怪原剧情中,无名会插手绝世好剑择主之事,此剑若是被旁人获取,怕是就会变成剑御人,而不是人御剑了。”

刘鸣心中明了,绝世好剑威力无穷,在原剧情中更是被奉为十大神器之首,好剑除了锋利之外,还可自动吸收灵气,能把别人的功力转化为己用。

融合了刘鸣与剑魔之血后,更是能放凌厉剑气,以及火焰伟力!

剑池内山体崩塌,众人连忙逃出剑池,无数巨石落下,但刘鸣有绝世好剑在手,轻松就将落下的巨石化为粉末,劈山而出。

“恭喜城主好剑加身,如虎添翼!”

剑贪望向刘鸣手中的绝世好剑,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意,只是被他的理智压住,他很清楚,自己若是上前抢夺,怕是夺剑不成反而惹来杀身之祸。

傲天有些不甘,此刻却大气不敢多出。

刘鸣正想上前询问败亡之剑,却见一道剑光从天而降,剑晨手持英雄剑竟是直接朝着刘鸣发起了攻击。

戾气一闪而过,刘鸣挥剑应对,绝世好剑与英雄剑接触之际,居然直接将英雄剑斩断!

剑晨大惊失色,连忙后退。

“三番两次对我出手,真以为背靠无名,我就不敢杀你?”

刘鸣看向剑晨,眼中杀气一闪而过。

尽管剑被折断,可剑晨依旧是不依不饶,

“绝世好剑绝不能落入你手,否则,天下怕是难逃一场浩劫!为了天下苍生,我绝不能让你得逞!”

刘鸣冷哼一声,

“出口不离天下苍生,可天下会为祸武林之时,你与无名却不管不顾,这就是你心中的正道?

“眼看我无双城实力不济,你便出手帮助雄霸,这就是你心中的正道?

“宝剑出世,有能者得之!你却叫我将之拱手想让,这就是你心中的正道?”

事不过三,刘鸣不再忍让,一剑刺出。

剑虽已断,可剑晨实力却并未受损,之间他手中波纹阵阵,眨眼间形成一道水幕状屏障,朝着刘鸣袭来。

此招,正是当初无名传授剑晨,以破去剑圣剑廿二的一式,名不经传!

刘鸣一剑刺在其上,可水幕状屏障却只是波纹闪动,轻松将刘鸣的剑力化解。

而名不经传继续推进,其上传来阵阵伟力,让刘明也不禁慎重对待。

嘭!刘鸣一个后撤步,一跃而起,旋即落砍而下,以绝世好剑使出阳光三叠,竟是增幅了不少威力!

一斩,尽管名不经传已是深深下凹,最终却硬抗了过来。刘鸣眼中厉色一闪而过,再次后撤,使出第二斩!

无数太阳之力凝聚在剑尖,剑形元神之上的太阳印记,此刻也散发出阵阵光芒。

“这是什么剑法?”

剑贪整个人都看呆了,他观刘鸣剑心,知晓刘鸣至刚至烈,可此剑之威,却是把他吓了一跳。

至刚至烈,与太阳之力完全是两个档次,看来,他根本没有完全看透刘鸣的剑心。

一剑落下,水幕状屏障应声而破,化作水汽消散于空中。

名不经传被迫,剑晨连连后退,口中一道鲜血喷出,眼看着刘鸣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不顾伤势,开始疯狂逃命。

三番两次被他挑衅,哪怕知晓剑晨乃无名之徒,刘鸣也不再留什么情面。

他追上前去,在剑晨满是惊慌的眼中,举剑,斩下。

如此简单的两个动作,却是惊起了万般风浪。

绝世好剑贪婪地吸收着剑晨之血,刘鸣眼中也闪过道道戾气。

他转身望向目瞪口呆的傲天,冷然问道,

“败亡之剑,在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