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五血淬剑!

“大胆!”

剑魔虽不知刘鸣口中舔狗是为何意,但与狗沾边,总觉不是什么好词。

刘鸣不屑一笑,要说这剑魔是风云世界的第一舔狗,还真的毫不为过。

剑魔因对拜剑山庄的傲夫人一见钟情,竟是不惜抛妻弃子,来到这这拜剑山庄后,又杀了傲夫人的夫君。

还收傲夫人的儿子傲天为徒,将自己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凭一己之力维护拜剑山庄数十年的安稳。

奈何杀夫之仇,却让傲夫人对他恨之入骨,无论他如何讨好,却依旧换不得傲夫人的好脸色。

可剑魔却乐此不疲,每到深夜就在傲夫人房间之外苦苦哀求,只为见后者一面,却终不如愿所偿。

最后在剑池之中,剑魔被垂死的傲夫人所重伤,真是卑微到了极致。

不过剑魔的实力倒确实不可小觑,一手断脉剑气威震武林,哪怕是雄霸,也对他忌惮三分。

“我再送你一句话,”

面对剑魔的呵斥,刘鸣却是不屑一顾,他淡然说道,剑魔也十分配合地闭口倾听。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放肆!”

剑魔瞬间大怒,手指一弹,断脉剑气直接朝着刘鸣打了过来。

刘鸣随意回之一道剑气,在元神的精准控制下,一丝不差地与剑魔那道断脉剑气在空中碰撞。

气浪荡开,将高台中间的火炉给劈成两半,剑魔嘶然一声,再看刘鸣的眼神就已变慎重。

“小子倒是有些实力,难怪能击杀雄霸老儿,不过跟我相比,你还差了些!”

话音一落,剑魔率先打出五六道断脉剑气,并大声将边上的断浪等人喝退,

“闪开!今日老夫就大开杀戒,在独孤小儿临死之前,给他开开眼!”

刘鸣冷哼一声,坐在原地根本不动,却在催发着体内剑气,使出无名剑法第四式,万丈光芒的简化版。

断脉剑气临体,却被刘鸣身前的剑罡所轻松抵挡,紧接着,一道道圣灵剑气,化作光芒快速朝众人打去。

噗噗噗……刚刚放出狠话的剑魔,眨眼间身上就被圣灵剑气给穿透数道孔洞,血流不止。

“这是什么剑法?”

他惊骇不已,没想到刘鸣仅用两个回合,就把他全面压制。

“你们还不动手?!”

剑魔转而又望向断浪等人,寻求支援。

旁人不知,刘鸣却心知肚明,剑形元神凝形之时,他虽还在天人之境,却与天人之间相差了一个量级。

剑魔又如何?无名剑法一出,还不是被轻松拿捏?

断浪见大事不妙,挪步之间就想趁剑魔拖延刘鸣之际,快速逃跑,可刘鸣岂能如他所愿?

当初无双城城外之战时,受明家之人拖延就让断浪侥幸逃脱。在凌云窟时,也因自己悟道,又错失了杀掉此子的良机。

今日再次碰见,刘鸣可不想再将之放过。

“浪兄这是要去哪儿?”

刘鸣一个箭步上前,手中无剑便以剑气萦绕指尖,形成剑指,凌厉异常。

断浪见状,当即拔出火麟剑朝刘鸣砍来。

火麟剑气至邪至阳,刘鸣脚踩鬼影幢幢,将之躲过,旋即就已接近断浪。

在后者满是惊恐的眼神之中,一指,刘鸣轻松将其手臂戳穿,断浪倒地哀嚎。

火麟剑应声掉落,刘鸣缓步上前,将火麟剑捡起。

火麟剑入手微热,一股熟悉之意萌然而生,仿佛火麟剑本就与刘鸣同源。

剑身之上的火麒麟鳞片,此刻更是正散发着一股微弱的光,与刘鸣的麒麟血脉相互呼应。

“好剑。”

刘鸣持剑随手一挥,剑气瞬间斩落,将断浪双脚斩成两截。

用起来也是非常顺手。

火麟剑本身并不特殊,全靠着那道麒麟鳞片才有如此威力。

而如今火麒麟已被自己收服,岂不是说,以后无双城可以量产火麟剑?

无双城内,火麒麟似有所感,望向东南位置就是一阵抗议的怒吼。刘鸣适时感应到火麒麟的情绪,当即打消了量产火麟剑的念头。

“城主……城主大人,你不要杀我,先前断浪是被明家姥姥所蛊惑,这才作出对城主大人不利之事,还请城主大人给我机会,让我将功补过。”

双腿一断,火麟剑被夺,断浪全然丧失了抵抗的实力,他连忙求饶,却见刘鸣邪魅一笑。

一剑穿心,鲜血瞬间飙出,断浪也当场含恨气绝。

如此一来,“三毒之血”刘鸣就收集了两毒。

剑贪缓步上前,已经被刘鸣的战力所屈服,

“城主大人,小的可从未做过什么对不起城主大人的事,这绝世好剑,我剑贪不要也罢,还望城主大人给条活路。”

剑贪低声求饶,刘鸣此前与其根本没什么交集,只不过需要剑贪之血,完成绝世好剑的最后铸炼。

“本城主并非滥杀无辜之辈,不过,我需要取你身上一物。”

“城主大人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剑贪定不吝啬丝毫!”

“我需要你的血。”

“血?”

剑贪不明刘鸣意思,可剑魔与傲天看向刘鸣的眼中却有些震惊,不知刘鸣从何处知晓铸炼绝世好剑的最后一步流程。

“好!”

流血总比没命要强,剑贪答应下来,持剑将自己手臂隔开,道道鲜血喷涌而出,他的脸色也随之煞白。

“随我去剑池一趟。”

“放肆!剑池乃我拜剑山庄圣地,岂是你想去就能去的?”

一听剑池二字,傲天如被人触碰逆鳞,当即怒声喊道。

剑魔亦是上前阻拦,刘鸣二话不说,脚踩鬼影幢幢来到剑魔之前,手持火麟剑当即打出一记旭日阳刚。

瞬息之间,无论剑魔如何抵挡,却依旧被刘鸣给斩成重伤,身上伤痕无数。

做完这一切后,刘鸣冷眼看向傲天,后者见剑魔都已经身负重伤,哪还敢对刘鸣又半分反对。

若不是考虑以傲天作为要挟,让拜剑山庄重启败亡之剑的锻造,刘鸣也不会对傲天手下留情。

“带路,你,去把断浪的尸体带上。”

刘鸣对着傲天与步惊云先后吩咐道。

剑池之间热浪滚滚,无数把宝剑在其中被火焰炙烤,其中便有绝世好剑的剑身。

在剑池中央,一把巨型大剑浑身赤红,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众人一进入剑池,刘鸣又是一道剑气射穿了步惊云的右下腹,后者万分不解,感觉刘鸣好像看他十分不爽,每次见面都要挨打。

然而下一秒,只见步惊云的鲜血落于地上,竟是化作小蛇一般缓缓朝剑池中央的巨型大剑流去。

与此同时,剑贪之学与断浪之血同样也渗入地面。

巨型大剑吸收了三毒之血,瞬间升温,颜色也变得更为浓烈。

适时,从池上洞穴之中传来一句喊声:

“毒血已到,绝剑将成!”

巨型大剑颜色越来越深,最终居然变成了一片赤白,绽放着无上之光。

眼看着绝世好剑即将出世,刘鸣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旋即将自己手掌隔开,再取剑魔之血融合,一并抛向巨型大剑之上。

轰隆隆!巨型大剑的剑身开始不断颤抖,连带着整座剑池,也开始崩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