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凌云窟

“风兄,你离开天下会后有什么打算?”

七天时间,也只够刘鸣来返无双城一次,太过浪费。

他打算去凌云窟一趟。

凌云窟内宝物无穷,可以算得上是风云世界的第一大奇遇副本。

十强武道,血菩提,就已经足可让武林为之狂热,更别提浑身是宝的火麒麟了。

下了山,聂风与秦霜的情绪依旧低沉。

一日之间,二人与师傅雄霸反目成仇,平日里朝夕相处的同伴,也就此成了路人,甚至是仇家。

三个师兄弟之间,步惊云身负重伤,下落不明。

爱人孔慈也就此在记忆中永存,成了过去式。

如此打击,让聂风显得有些迷茫,面对刘鸣的提问,他也是摇了摇头,反倒是秦霜开口接话,

“如果独孤城主不嫌弃,无双城对于我二人而言,也是个不错的归宿。风师弟,你的意思呢?”

聂风看了看刘鸣,想起今日后者曾出手救过他两次。

而且刘鸣眼下还只是一流武者,就有着不弱于天人的实力,潜力巨大,也能给二人叛离天下会后,提供庇护。

“城主若是不嫌,聂某自是愿意为你效劳。不过,在离开之前,我想先去凌云窟,祭拜家父。”

麾下新增两名大将,又与聂风不谋而合,想要前去凌云窟,刘鸣自是乐意。

当即他与聂风秦霜三人一拍即合,与剑圣告别之后,前往了凌云窟。

乐山大佛与天下会总坛所在的天山相邻,仅需一天的行程,便可抵达。

“凌云窟内的某块墙壁上,有武无敌留下的十强武道,更有可以延年益寿,增长功力的天材地宝血菩提,只是,窟内有火麒麟出没,哪怕是雄霸,对凌云窟也只能敬而远之。”

大佛脚下,秦霜简单给刘鸣做着介绍,

“传说这火麒麟,乃是上古炎帝的坐骑,具备神兽血脉,可吐火吞金,鳞甲刀枪不入,威力不穷。纵使以南麟剑首或是雪饮狂刀的盖世神功,也只能在其脚下饮恨。”

刘鸣点了点头,他当然知晓火麒麟的厉害,否则,它也不会被百晓狂生列为十二惊惶的首位。

但机遇往往与危机相伴,要说风云世界最大的宝物,绝对非火麒麟莫属。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断家先祖断正贤斩下其上一道鳞片,将鳞片镶到火麟剑上,火麟剑因此剑身冒火,随手一剑,就可斩出无上威势,火麟剑因此晨光为风云世界第二神兵!

聂家先祖因染火麒麟血,开启疯血,一经觉醒,战力直线飙升,如同开挂!

于岳在火麒麟为祸民间之际,以剑伤之,手臂染血,因此功力大增,麒麟臂力大无穷!

麒麟血,麒麟甲,等等等等,身为四大瑞兽之一的火麒麟,可以说是浑身是宝。

凌云窟外,聂风上了摆上了六炷香,三炷给其父聂人王,另外三炷,则是烧给南麟剑首断帅。

这也是他与断浪二人一直的习惯,只是今年,断浪先行判出天下会,二人未能相聚一同前来。

可聂风却看到地上居然有几炷新鲜的香灰,难道是断浪来过?

但附近却看不到断浪的人影,聂风也只好默默等到香烧完之后,起身走到刘鸣身边。

“好了?”

刘鸣问了一声,聂风点头后,刘鸣便动身往凌云窟内走去。

“城主,你是不是走反了?”

秦霜连忙上前阻拦,凌云窟前不能儿戏,若是火麒麟突然冒出,即时三人就危险了。

“风兄每年对着几块石头祭拜,也不是个事,难道风兄不想令尊的遗骨,还有家传至宝雪饮狂刀?”

刘鸣微凝,语气坚定,旋即也不管二人是否跟来,自己先进入到凌云窟中。

如果此行寻到了血菩提,替剑圣延续几年寿命,那无双城,必能将天下会所吞并!

自己也可通过吞食血菩提,增长功力,说不定还能迈入天人的门槛!

聂风闻言猛然抬头,紧随着刘鸣的脚步走进了凌云窟。

“风师弟!”

秦霜在背后喊道,但见二人执意如此,他也只好无奈跟上。

凌云窟内山道如羊肠一般曲折环绕。

洞内幽暗,时常能在边上看到一些骸骨,这些人都是来凌云窟碰运气的,结果运气不好,成了火麒麟的腹中餐。

绕过羊肠小道一直深入,三人很快来到一处较为开阔的洞穴,刘鸣只觉这个场景有些熟悉,连忙朝右边墙壁上望去。

果然!他在墙壁上果真看到了亮闪闪的颗粒状物体。

“这就是血菩提?”

刘鸣上前摘下一颗,放在手中仔细查看,但见其通体透红,有鸡蛋般大小,入手之时竟是有着一丝丝温热之意,质感也有些坚硬。

仅是看着,就让人有一种想要将之服食的欲望。

刘鸣谨慎起见,没有以身试险,而是又摘下数颗,放到怀中。

“爹!”

可就在这时,却听见聂风突然大喊了一声,刘鸣回头一看,聂风已经走向一处遗骸,而在遗骸边上,放着一把银色长刀。

这把刀,赫然就是风云世界十大神兵之一的雪饮狂刀!

神刀通体透着冰寒之意,光看外表,就觉得不凡,这也是聂家的传家神器,可此时的聂风,却是看都没看它一眼。

“聂人王。”

刘鸣看着那具遗骸,不禁对这个绿帽王心生些许同情。

当初聂人王迎娶江湖第一美人颜盈时,风光无限,奈何等他卸甲归田之后,颜盈却生了异心。

她是被雄霸掳走的?还是自己自愿跟雄霸走的?

刘鸣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在佛首决战之时,颜盈更是出言刻薄,给聂人王戴了绿帽还那么理所应当,扰乱了聂人王的心智,影响了他的实力发挥。

可就算如此,聂人王在她跳落佛首之时,依旧不顾一切去救她。

男人的苦只有男人会懂,刘鸣看了眼有些伤心的聂风,想想还是不要告诉他真相是好。

“节哀。”

刘鸣拍了拍聂风的肩膀,聂风铁汉柔情,并没有太多的伤感忧愁,他伸手拿起了边上的雪饮狂刀。

感应到聂家的血脉,雪饮狂刀杯唤醒,开始不断抖动,转眼间,更是直接飞向空中,翻转几圈后,刀柄落入到聂风手中。

一道红光在聂风眼中一闪而过,刘鸣知道,这是聂风的疯血被唤醒,只要他能将之成功压制住,从此以后,风云世界又将多出一个开外挂的怪物!

可不等聂风完全炼化雪饮狂刀,洞穴内竟是突然冒起一阵火光,热浪来袭,眨眼间,肉眼可见的火焰就从穴内喷出。

“火麒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