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你不要过来啊!

场面瞬间混乱无比。

聂风与食为仙与媒婆缠斗在一起。

步惊云则是与狗王对上,不过身负重伤的他,却是处在颓势。

秦霜与纸探花跟铁帚仙打得有来有回,其余夫唱妇随、手舞足蹈以及戏宝等五人,则是联手攻击着刘鸣。

“独孤鸣当真实力超凡,同时应对五大一流高手,居然根本不落下风。”

众人远观战场,不禁诧异说道。

“而且夫唱妇随,手舞足蹈本就是双人组合,联手之下,可以轻松击杀等闲一流,这次却被独孤鸣给全程压制!”

“爹,那个用剑的是不是很厉害?”

人群当中,于楚楚好奇地问道,她虽不通武道,但自与刘鸣第一次碰面时,就感觉此人实力非凡,似是连爹爹都不是他的对手。

于岳还在悄然运功压制着暴动的左臂。

他的左臂当初染上了麒麟血后,就变得力大无穷,却又会时不时暴动,似是这手臂不属于于岳自己一般。

此刻,麒麟臂暴动地更为严重。他也在关注着擂台上的局势变动,不过他的注意力却不在独孤鸣身上,而是在步惊云。

“嗯。”

他轻轻回应,于楚楚虽觉敷衍,但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害羞的事情,面色微红着并不追问。

再说刘鸣,十二煞中的戏宝手段诡异,配合阴险狠辣的夫唱妇随正面牵制着他,而夫唱妇随二人轻功了得,时不时出手偷袭。

必杀之境,刘鸣却是轻松应对,几个回合下来,刘鸣甚至连无名剑法都没有使用。

不过眨眼之际,戏宝突然与其余四人脱节,刘鸣找准机会,一剑横砍。

平平无奇的一剑,却是将戏宝给拦腰截断,手舞足蹈见状,连忙出手想要抵挡,解救戏宝。

残疾腿配上撕骨爪,阴风阵阵,只要中招,哪怕是刘鸣也得重伤。

刘鸣也不托大,剑锋一转,气势迸然而发。

“旭日阳刚!”

一股昊天之气从天而降,经过接近一个月的打磨,刘鸣的旭日阳刚更加内敛,威力却是不减反增。

太阳之力浩浩荡荡,却又夹杂着一股肃杀之气,仅是剑临,手舞足蹈二人便感到炙热无比,整个人都要被融化一般。

嗙!剑落之时,强大的剑势惊天动地,万丈光芒乍然显现,就连边上的其余几人,都受余威影响而受了点伤。

夫唱妇随二人察觉危机,连忙运转轻功暴退,可就算如此,也一样受了重伤。

更别提处在剑势中心的手舞足蹈二人,直接在刘鸣的旭日阳刚之下,与戏宝一同化作了灰烬。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狗王的哮天犬不再嚎叫,战意滔天的食为仙也褪去了战意。

铁帚仙收起了武器,吞了吞口水,包括风云在内,其余几人,均是愣在原地,仿佛他们并没有在打斗,而是在看戏。

人群当中,于岳在余波来临之际,护住于楚楚,他瞪大了瞳孔,被刘鸣的这一剑给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剑法?”

“这不是圣灵剑法!江湖上根本没有记载过此剑!哪怕是蚀日剑法,也远远没有此剑的半分威势!莫非这剑,是独孤鸣自己所创?”

“惊世之才,惊世之才!”

看到了刘鸣这惊艳一剑,众人只觉不负此行。

雄霸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嘴巴微微张开,身为天人的他,自然感受到刘鸣此剑所蕴含的力量。

“太阳之力,此剑莫非蕴含了至高的太阳道意?”

他转而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口中喃喃,

“难不成,这剑法也是剑圣所创?如果是的话,那……”

刘鸣一个一流武者施展出来,就已有如此威势,如果换成是剑圣使出,那不得惊天动地,鬼哭狼嚎?

想着自己与剑圣的约战在即,雄霸不禁心中打鼓。

台上,天池十二煞如今已经变成了天池七煞,除了童皇之外,其余四人都是被刘鸣所杀。

剩余七人回过神来,以夫唱妇随为首,匆忙逃窜。

场面上又只剩下刘鸣与风云霜四人。

“你……是一流武者?”

秦霜老实巴交地问了一句,聂风也是愣愣地看着刘鸣,幡然醒悟,原来方才刘鸣是未对他与秦霜下杀手,否则,以方才那剑旭日阳刚,要他二人的性命也是绰绰有余。

“一流武者,会一些比较强的剑法,不奇怪吧?”

而且,这还只是无名剑法的第一式,后面两招的威力层层叠加,到了第三式,就连剑圣都要严阵以待!甚至作出,此剑能与雄霸打出五五开的结局。

威力之大,显而易见。

短暂的交谈之后,场面陷入到了寂静之中。

突然间,高台上的雄霸赫然出手,以雷霆之势打出一记朝着聂风打出一记三分归元气!

这一次他用了七分实力,元气化球瞬间朝着聂风打了过来。

聂风浑然不觉,而就在元气球快要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闪出,挡在中间,替聂风挡下了一道致命一击。

嘭!一掌之力,香消玉殒。

空中的孔慈宛如折翼的风筝一般,无力倒落。

“孔慈!”

秦霜步惊云几乎同时大喊,二人也随即冲天而起,在空中,步惊云毫不留情直接一掌将秦霜拍下,自己则是接过孔慈后,缓缓落地。

孔慈在他怀中奄奄一息,

“云师兄……”

“孔慈。”

突如其来的巨变让三人都陷入到错愕当中,风霜二人也围了过去。

“风师兄,霜师兄……”

濒临死亡,可孔慈却是脸上带着笑意,她用尽全身力气,用手触摸了下步惊云的脸颊,却又转而轻声对着聂风说道,

“风师兄,你可以抱抱我吗?”

……

刘鸣当时就感到气氛有些诡异,只见聂风也是伤心无比,可就在在他上前摊手之时,却被步惊云大声呵斥,

“你不要过来啊!”

聂风身形一止,僵在了原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雄霸也是陷入混乱当中,他身心关注着刘鸣等人的战势,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孔慈。

“我亲手杀了孔慈,是我亲手杀了孔慈……”

他泪流满面,对于孔慈,雄霸还是有着父爱之情的,如今被他亲手所杀,让他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接受。

而在步惊云怀中,孔慈已经奄奄一息,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双目含情看向聂风,喃喃说道:

“我终于为自己最爱的人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