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风云反水

步惊云的瞳孔在短时间内瞬间放大,片刻后却又缓缓收缩。

他抬头看向刘鸣,眼神的杀气逐渐收敛,他明白刘鸣话中之意。

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

而且刘鸣对他手下留情了三次,就算以步惊云的傲气,此时也不禁在刘鸣面前低下了头颅。

“至于聂人王,一介刀神却也遭人暗算,打入了凌云窟。”

一听聂人王三字,聂风当即迫不及待上前。

他从雄霸口中得知,父亲聂人王乃是与南麟剑首断帅在大佛首决战,最终双双落在凌云窟前,被突然冒出的火麒麟给叼入窟中。

可仔细一想,真相却是被蒙上一层迷雾。

当日聂人王带他上大佛之前,他便在佛脚处遇到了断帅之子,断浪。从断浪口中得知,当时南麟剑首已落入凌云窟内,而断浪苦苦等待水淹凌云窟,就是为了拯救其父!

时间都对不上,更何况,自江湖传闻,聂风王与南麟剑首关系莫逆,又如何会一决生死?

聂风一直心存疑惑,而今听到刘鸣谈及此事,他自是无比期待答案。

“难道独孤城主知道,暗算我父亲之人是谁?”

刘鸣冷冷一笑,看着依旧稳坐高台上的雄霸,手指一指,

“喏。”

聂风望向台上的雄霸,转念一想,后者的嫌疑确实很大,但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雄霸?”

刘鸣点了点头,证实了他的想法。

刹那间,天地变色,众人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原来这些年,威名赫赫的风云两位堂主,居然一直都在给自己的仇人大江山!

“雄霸……!”

聂风咬牙切齿,心中恨意爆发。

风云的身世之谜被人点破,雄霸确实不慌不忙,反倒是刘鸣吸引到了他的注意,后者对风云身世如此了解,难道说——

“泥菩萨果然在你无双城?”

“在不在,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有剑圣坐镇,刘鸣还真不信雄霸敢轻易前往无双城。

“狂妄之辈!”

眼下雄霸的掌控龙脉之气已到了关键节点,只要成功,三分归元气因之大成,即时的剑圣,就不足为惧。

不过现在,仅凭雄霸一人,倒是真不是剑圣的对手。那日之所以前往无双城宣战,也是想试探剑圣的态度,再有明家姥姥为盟,他也有恃无恐。

但如今明家姥姥生死不明,雄霸哪敢再轻易前去。

“今日我就让你走不出天下会!十二天煞何在?!”

雄霸杀心已动,今日刘鸣对他处处挑衅,再加上他不再想放任刘鸣成长,当即唤出十二天煞,准备将刘鸣永久留在天下会中。

咻咻咻!无数的纸片从天而降,每一张纸片都宛如一道锋利的暗器,蕴含剑气,威力不小,但却在临近刘鸣之时,眨眼间化作粉末。

“纸探花!你是不是被剑圣那老小子吓破了胆,连自己的乾坤剑纸都使不来了。”

一声粗犷的吼叫,但见一赘肉横生的胖子,带着他的爱犬哮天,快速朝着刘鸣靠近。

倒是一个灵活的胖子。

十二地煞除了当日被剑圣绞杀的童皇之外,其余十人尽皆到场,

刘鸣眼神微眯,知晓他们当中的鬼影又想阴人,不过自己有无名剑域,对他的鬼影重重根本不惧。

而台上的四人当中,唯有步惊云受伤。

尽管刘鸣没有感知到鬼影的存在,却对对方的行踪已经有所预料。

他装作没有察觉,严阵以待地面对着其余十人,可就在步惊云身后出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之时,刘鸣一剑如闪电般刺了过去!

“独孤鸣?!”

步惊云大惊失色,不知刘鸣为何突然对他出手,聂风也是惊奇无比,想要出手阻拦,却又快速眼睛一眯,明白了刘鸣此举的目的。

只见步惊云身后,十二天煞当中的鬼影此刻大惊失色,他修炼鬼影重重,身法敏捷一直都被他引以为傲,但奈何愣是以他的速度,在刘鸣的剑速面前却宛如蜗牛一般缓慢。

“怎么可能?不可能!”

他口中喃喃,本想着杀了步惊云,好在雄霸面前邀功,却没想到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鬼影!”

其余十人大声惊呼,十二天煞当初被剑圣围剿都没能逃脱,在雄霸手下行事之际,也是屡立奇功,令江湖之人威风丧胆。

但与刘鸣的第一次交锋,十二天煞的为首之一童皇就身死道消。

眼下,鬼影眼看着也要去下面陪童皇了,难道这独孤鸣,是他们十二人的命中克星?!

嗤!剑速很快,剑力很足,但却诡异的没有掀起一道剑风,它流畅地划过步惊云,眨眼间,就没入了鬼影的眉心。

没有丝毫阻碍,对方坚硬的头骨,在刘鸣剑下却如纸片一般脆弱。电光火石之间,鲜出喷出,溅了步惊云一身。

一剑,一人命。

步惊云惊魂未定,但转眼就明白鬼影的意图,再看刘鸣,眼中已是感激之色。

“多谢独孤城主救命之恩!”

刘鸣没有理他,只是侧身接过鬼影的尸体,从其身上搜出一本《鬼影重重》。

这可是好东西,二十多天前,刘鸣在与鬼影第一次交锋时,就已是眼馋,如今把对方解决,自然不会忘记这隐匿神技。

“有了他,‘银灰’的威慑力将会更大。”

刘鸣暗中笑道,转而面对天池十二煞的其余十人,

“当日你们这十二只老鼠就想置我于死地,我没去找你们算账,你们却自己冒出来了。”

他冷声说道,十二煞也是愤怒无比,其中食为仙战意滔天,把手中一只腿肉大口吞入腹中,连骨头都没吐出来,他就大声说道:

“小子,真以为会使圣灵剑法,你就是剑圣了?”

说罢,他瞬间运转【战天化气】,朝着刘鸣杀了过来。

聂风见状,抢在刘鸣之前与食为仙对上。

“妈的,老子跟你说了多少次,不准吃狗肉!”

其余九人见食为仙动手,也是纷纷使出了自己的绝招。

狗王一声怒吼,声音如同狗叫,落在耳中感到非常刺耳。

食为仙面上露出痛苦之色,转身望向狗王,

“奶奶的,你到底是哪边的?”

大战在即,天下之人纷纷四下逃难。

步惊云起身忍痛,默默站到了刘鸣身边。

秦霜眼神飘忽不定,左右为难,最终还是在十二天煞动手之时,使用天霜拳将纸探花的剑纸冻结。

至此,天下会三大堂主纷纷反水。

高台上,雄霸眼神微眯,一股浓烈的杀气,蓄势待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