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明家慌乱

“贺绍典勾结叛党意图谋反,被我就地正法!东山城暂时由我独孤鸣接管,尔等若敢违背,视为贺绍典同党,直接处死!”

城墙上,刘鸣将赶来支援的东石军喝退。

贺绍典的头颅还不断地滴着血,甚至偶尔还有青白色的粘稠物体掉落下去,众人看得是心里一颤一颤的。

过往城民,被吓得瑟瑟发抖,纷纷逃窜。

守城军更是面面相觑,城主的头都被别人挂在城墙上了,再有过万大军兵临城下,反抗,与自杀有什么区别?

丢盔弃甲,不战而胜。

“东石城也是被我们攻其不备,等消息传出后,其余城池一警觉,怕是就不会遇到这么好的机会了。”

城主府内,叶三一边向刘鸣汇报着管制进度,一边复盘着本次战况。

“兵力几乎没有损失,修整一天,我们还能继续推进。”

“不用。”

刘鸣摇了摇头,否决了他的建议。

“东石城内粮草充足,现在要急的,不是我们。”

刚刚占领东石城就冒然出击,即时前有伏击,而后又被偷了老家,反倒容易让刘鸣陷入僵局。

再有,推进太快反倒真有了造反之嫌,以独孤一方那愚蠢的脑子,说不定到时候还联手明家一起打自己。

“城中尽快恢复正常秩序,另外,收集东石城与明家、栖山城朱李刘三家的来往痕迹,一并送到无双城去!”

……

无双城。

明家姥姥这两天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身为天人,她隐约能感应一丝天道,预知福祸。

右眼皮跳动,是大凶之兆。

“姥姥,姥姥!”

门外突然有人慌忙而来,打断了明家姥姥的清修,她眼眸睁开,闪过一丝戾气,有些不耐,

“什么事情?”

“不好了,独孤鸣……独孤鸣已经占领东石城了!”

“什么?”

明家姥姥以为是自己听错,但当她接过情报仔细一看后,整个人瞬间愣住,连情报掉落在地上都不知。

“过万精兵,独孤鸣他哪来的这么多兵力,东石城是我们的粮仓,现在把我们的粮仓给占了,我们怎么办?”

客卿也在边上说道,但明家姥姥却置若未闻。

‘独孤鸣胆敢如此行事,说明栖山城已经失守,这才短短几天,独孤鸣到底藏了多深?亦或是说,他也被帝释天给换了?’

明家姥姥心中暗道,栖山城三大家主都是一流之境,料他刘鸣有媲美一流的实力,也不可能是他们三个的对手。

所以明家姥姥才放心让他过去,但现在,这才几天,独孤鸣就给他送来这么一个大惊喜?

‘三大家族莫非倒戈了不成?可他们分明已经服下了天阴噬魂丹,一个月后若没有我的解药,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一时间,明家姥姥的计划被刘鸣全盘打破。

粮仓失守,意味着明家就算推翻了无双城的统治,也逃不过被天下会,或是被中原王朝虎视眈眈。

两败俱伤的结局,有什么好去争取的?

但密谋了数十年的计划,难道就此放弃?明家姥姥眼中狠色一闪而过。

‘无双城已不再是我明家所要守护的无双城,帝释天想要夺走无双宝剑,也要问我答不答应!’

“立即通知仙河城与西萌成!打着平反的旗号出兵东石城,势必给我拿下独孤鸣!告诉所有北江城外营寨,不顾一切占领北江城,哪怕不能占领,也不能让他们去支援!”

姥姥大声说道,全然不顾是否隔墙有耳。

客卿被吓了一跳,姥姥这是打算开始造反的节奏吗?

“没听明白吗?”

明家姥姥见客卿一动不动,当即眉头紧皱,冷声一喝。

“是。”

话音一落,明家姥姥身形一动,消失在了房间中。

无双城城主府。

几天过去,独孤一方已然忘记前几天雄霸来过无双城,府内歌舞升平,哪有半分危机感。

明家姥姥看得直摇头,悄无声息进入大殿当中,独孤一方还搂着个美人儿让对方喝酒。

“城主。”

独孤一方闻言,连忙用手势吩咐乐师停止奏乐,又将舞女驱散,正了正衣衫,才问道,

“姥姥有什么事?”

“独孤鸣把东石城占领了。”

“什么?!”

独孤一方当场大惊失色,这才把独孤鸣放出去十天不到,怎么他都开始攻打自己的城池了?

“这逆子,难不成想谋权篡位?!”

“我明家奉先祖之名世世代代守护无双城,可奈何少主野心过盛,屡次密谋均被我给阻拦,故少主才会三番五次针对我明家。

“先前我担心有挑拨之嫌,所以一直不敢向城主提及此事,可现在,少城主他……”

明家姥姥细声说道,唉声叹气,独孤一方听见后,只觉确实有这么回事。

他还纳闷为何独孤鸣与明家不对付呢,原来是此子操心过急,计划都被明家给拦住的原因。

姥姥见独孤一方有所动摇,心中不禁一阵暗笑。

“东石城中粮食丰裕,少城主此举,不可谓不是用心险恶。无双城与天下会本就局势紧张,一个月后如果他不去赴约,天下会大兵临城,少城主再以粮草为把柄,要求城主退位让贤……”

嗙!不等明家姥姥说完,独孤一方就已经大怒地拍坐而起,

“荒唐!独孤鸣简直荒唐!来人,给我率队攻打东石城!”

明家姥姥闻言心中冷笑,假城主这榆木脑袋,倒是给她省下了不少事情。

……

叶三等人接管东石城后,不出一天,城中就恢复了正常秩序。

只不过城中秩序完全由守城军管辖着,进出城都需要严格的审查。

沁香楼内,这两天刘鸣除了修炼之外,就是来这里查阅情报,对明家目前所掌控的其余四座城池的实力,有了大概了解。

“我让梅佑乾送来的人,他给我送来了?”

“少主莫急,梅城主那边估计今天就能收到消息,两城之间间隔两天的路程,哪怕加急,估计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到。”

“明天早上么?”

刘鸣喃喃一声,也没有为难掌柜的,起身回到城主府内。

“这两天明家怎么会没有动静?”

刘鸣对此感到非常奇怪,

“东石城、栖山城与明家来往的信息,我已经尽数送到了无双城。可却没有回声,难不成,独孤一方又听信了明家的谗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