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斩杀

“醒来!我的血尸!”

魔宗男子一声爆喝,后院房中的棺材瞬间开始震动不止。

刘鸣长剑一抖,气势瞬间一振。

昨天吃了大补之物后,他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哼,二流武者就拥有剑域,看样子剑圣那小子对你倒是重视。”

魔宗男子冷哼一声,并未选择与刘鸣正面交锋。

他快速后退,与此同时,控制十二具血尸冲棺而起,将刘鸣与叶三等人围在中间。

唰!比起干尸,血尸的移动速度与攻击速度都快了一截,单具战斗力足可媲美顶尖的二流武者,而且防御力惊人,短暂的交锋中,刘鸣已连在其上砍出数剑骇人伤口,却依旧没有伤其本源。

“我的血尸,不错吧?”

魔宗男子得意道,但下一秒,只见刘鸣一招杀龙求道直接踢开四只血尸,打开一道缺口后,刘鸣顺势快速冲出,再次朝着魔宗男子刺去。

“比起你,还差了些。”

刘鸣森然说道,手中剑毫不留情,在无名剑域的坚持下,圣灵剑法运用地得心应手。

剑十九一出,剑气连绵逐渐形成一道剑网,将魔宗男子束缚住。

“不错不错,你越强,我越开心。”

然而魔宗男子应对起刘鸣的攻击,却显得得心应手从容不迫,他浑身上下忽然冒起道道浓烈的黑雾。

黑雾将魔宗男子笼罩,形成一道屏障,刘鸣一剑砍下,却是瞬间被黑雾所侵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

这是什么招数?

刘鸣心中乍惊,但手上动作却没有停止,他快速抽出长剑,旋即数道剑气顺指而出,打在黑雾中也如同水滴滴入大海一般,仅是掀起一道不起眼的波澜。

“你以为,所有一流武者都跟朱容厚那三个废物一样?”

魔宗男子不屑地说道,

“哪怕你有剑域又如何?道基不稳,道境再高也是空中楼阁!”

黑雾一震,把刘鸣瞬间逼退了数米。

“还是让我的血尸陪你玩玩好了,跟我打,你还不配。”

魔宗男子打趣道,言语之中根本没有把刘鸣放在眼中。

“少主,怎么办?”

叶三有些慌了,单具血尸他都不是对手,更不用说牵制了。其余守城军更不用说,不出片刻工夫,地上就已经满是尸体。

“你们帮我把血尸牵制住。”

刘鸣冷声说道,眼睛死死的将魔宗男子盯着,他一剑再次震开血尸,顺手换了把剑后,来到魔宗男子前面。

这次刘鸣调整了策略,并没有着急用剑。

他以剑气运到手指之间,随即以手指为剑,朝着魔宗男子横扫而去。

魔宗男子口中惊咦一身,连忙伸手阻拦。

见状,刘鸣瞬间调整攻击招式,右脚一出,一道杀龙求道瞬间踢出。

嘭然一脚,魔宗男子周遭黑雾一震,被杀龙求道的脚气给踢出一道口子。

鞋子已经尽被腐蚀,黑雾滚滚,眼看着那道口子即将恢复,刘鸣顾不得其它,直接一剑使出剑八!

十字剑气在黑雾愈合之前攻击而去,竟是成功将魔宗男子伤到。

见攻击有效,刘鸣趁胜追击,降龙神腿与圣灵剑法配合,气势逐渐打了出来。

再配上无名剑域的特殊属性,刘鸣越战越勇,伤害与攻速层层叠加,竟是把魔宗男子打的节节败退。

黑雾越来越淡,魔宗男子的步伐也越来越混乱,失去操控后的血尸随即乱了节奏,很快被赶来增援的守城军层层围住。

奈何守城军实力不足,血尸对他们而言,如同刀枪不入。不过至少,还是帮助刘鸣限制住了血尸。

“你这是什么剑法?”

魔宗男子也是惊了,他从未遇到越战越强的敌手。

十几招下来以后,刘鸣如今的攻击力已经不亚于一个一流武者。

这样下去,是不是这厮还能达到天人的攻击水平?

再加上剑十九的缠敌之术,圣灵剑气生生不息,魔宗男子一时之间根本无法逃脱。

他本就是擅长御尸之术,黑雾秘法只是他所学的唯一一个防御之法。

“用来杀你的剑法。”

刘鸣的气势已经完全转变,他脑海中不断想起那晚剑道突破时,他所看到的炽阳场景。

脑海中的剑形萦萦生辉,刘鸣手中的剑招也越来越简单。

最终化成一个最简单的动作——劈!

一下,两下。

仅仅只是第三下,魔宗男子就再难挡住刘鸣,被后者一剑劈在地上,浑身黑雾化去,露出他苍白的皮肤。

“咦?”

刘鸣惊讶一声,最后一剑明明凝聚了自己的所有剑力,但砍在魔宗男子身上,却如同砍在铁壁上一般。

剑身受力弯折,而魔宗男子却浑身无伤。

刘鸣看着有些熟悉,

“这是刘山海修炼的功法?”

魔宗男子冷冷一笑,

“刘山海的功法?那种低劣的功法,怎么能跟我们魔宗的《尸魔炼体大法》相提并论。

“不过你还真是让我感到意外?你刚才使用的剑招,莫非是剑圣新创的剑法?”

对方好像对剑圣有些了解似的,不过刘鸣却懒得回答他。

眼看着刘鸣连让他喘气的时间都不给,魔宗男子眼神一冷,

“我本不想让它提前出世,但你既然苦苦相逼,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血尸!”

轰!一声巨响瞬间从脚下传来,紧接着,地面当场炸开一个巨坑,自坑中飞出一口巨大的棺材。

这棺材一出,一股压抑无比的气息瞬间将众人笼罩。

嘭!一只手突然穿过棺材板,从棺材中伸了出来。

那是一具泛着青铜色的黑手,手指粗壮无比,整个手掌约有正常人的两个之大。

棺材板破碎,一具足有三米高的巨尸出现在众人眼前。

众人仓皇逃窜,但却被巨尸伸手抓住,咬开脖子直饮鲜血。

刘鸣心中一沉,看向了魔宗男子的眼神中尽是杀机。

“死!”

他长剑一挥,哪怕深知对方防御坚不可破,但依旧义无反顾地挥舞着长剑。

脑海中的剑形荧光闪动更加快速,刘鸣手中的长剑蓄势待发!

魔宗男子还得意地看着自己的血尸杰作,美中不足之处,便是炼制还没到最后时刻,他对巨尸的控制还不够熟练。

怎料下一秒,刘鸣居然对巨尸不管不顾,直接朝着自己杀了过来。

“幼稚。”

他对自己身体的防御非常自信。

第一剑,火花四溅。

第二剑,剑过留痕。

第三剑,第四剑……

一剑一剑,周遭天地之气均被刘鸣的剑域所吸收,最终化作剑力为刘鸣所用。

短短的几个呼吸,刘鸣就连砍了数十剑!砍灭了魔宗男子的所有轻视。

他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防御,此时却被一个二流武者砍到破防,心里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惊骇。

直到第七剑,刘鸣的剑刃上已经泛起了耀眼的白光,似是与天上的太阳形成了一种微妙的连接。

此刻刘鸣的眼睛也泛起了白光,整个人如同天神一般。

魔宗男子隐隐嗅到了死亡的危机,在死亡的恐惧之下,他急忙召唤自己的巨尸。

奈何时间根本不够,他嘴巴微张还没说出声音,刘鸣的剑就已经落了下来。

剑落,分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