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审讯

“杀了我,你会失去栖山城的所有生意。”

李剑俊刚才之所以没出手,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刘鸣的剑域。

他知道,就算自己出手,也改变不了什么。

活着,或许还能迎来转机。

“那就要看,李家主给我带来的价值,够不够买你这条命了。”

刘鸣淡然说道,朱容厚与刘山海已死,只剩李剑俊一人孤掌难鸣,不足为惧。

李剑俊深吸一口气,准备离去,却被刘鸣给伸手拦住,

“李家主这是要去哪儿?如果李家主觉得城主府太过寒碜的话,倒不如去军中牢房坐坐。”

李剑俊眼中愠色闪过,下一秒,刘鸣的剑骤然挥起,竟是把他的手筋挑断。

“你!”

他惊喝一声,没想到自己已经投降,刘鸣居然还偷袭他。

紧接着,刘鸣没有丝毫停顿,如法炮制将他的脚筋也给挑断,最后一剑刺入他的丹田,废了他的武功。

轰然一声,李剑俊瞬间倒地不起,手脚被废,他宛如植物人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心如死灰。

“把他带下去。”

做完这一切,刘鸣把手中剑随手一扔,回了城主府。

往昔热闹无比的栖山城,此时却是一片死寂,除了守城军的脚步声与三大家族府中偶尔传出的惨叫声外,再无任何多余的声音。

刘鸣不喜欢这种死寂的氛围,但他又感觉早已习惯。

城主府内,刘鸣手里拿着账簿仔细看着,俄顷,他深吸口气,把账簿放下,

“无双城十三座城中,居然有五座与朱李刘三家有关系,这些年来,三家给这些城池输送了不少物资。”

五座城池当中,有两座就与无双城接壤,分别是南望城与平山城。

其余三座城池更是紧邻北方雪域与东面大海,明家姥姥的布局,着实深远。

“除此以外,他们三家与天下会与生死关之间,来往也很密切。”

天下会暂不担心,可生死关却是近在咫尺。

刘鸣对生死关没什么印象,只记得那是邪皇的隐居之地。

“邪皇,有点麻烦。”

手指在桌上规律地敲出响声,片刻后,刘鸣把等候在门口的叶三叫了进来。

“李剑俊有交代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

“回城主,三大家族的客户信息我们已经完全掌握,另外,他们的锻造工艺也已落到我们手中,只是关于他们三家与明家之间有什么联系,李剑俊却是打死不说。”

刘鸣点了点头,三大家族虽然可恶至极,但几十年沉淀下来的锻造工艺却可问鼎世界。

其中朱家所锻造出的精钢剑更是军中利器,刘家的荆棘之甲也是防御神器。

“三大家族的财物清点得怎么样了?”

“目前朱家与李家已清点完成,共计约有六十多万两。”

“这么多?”

刘鸣暗中咂舌,再加上刘家的财产,那不得到八十万左右?

乘以两百换算成前世的货币,那就是一个亿!

“拿出十万放在军中你自己分配,其余的,都放入城主府内。然后把刘家武学作为军中修炼功法,朱家与李家的刀剑之法,给我拿过来。

“另外,你立即派人期望北江城,告诉梅城主,就说栖山城有难,还请速速增援。”

“有难?”

叶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眼下三大家族尽除,哪还有什么难?但他并不敢质疑刘鸣的决定,当即吩咐人前往北江城传达信息。

地牢当中,李剑俊双目无光,无论被人如何抽打,他都只字不吭。

刘鸣缓步走入其中,看到李剑俊,他先是叹了口气,

“成者王侯败者寇,事已至此,李家主又何必苦苦坚持。”

李剑俊背部已被打得没有一块完成的肉,血肉混杂的不明液体,顺着他的腰一直留到腹部,最后在腹部汇聚成小流,滴落在地上。

听到刘鸣的声音,李剑俊挣扎地微微抬头,挤出余力露出一道惨白的冷笑。

“三大家族为明家尽心尽力,可最终换来的是什么?你现在在这里受尽苦难,明家姥姥又为你做了什么?”

他摇了摇头,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说着,刘鸣随手拿着边上准备的盐水,两秒钟后没等到李剑俊的回答,他手一倾泻,盐水瞬间掉落在李剑俊背上。

“啊!!!”

李剑俊发出一声惨叫,怒骂道:

“独孤鸣!你不得好死,你绝对不得好死!”

刘鸣置若未闻,盐水依旧不停地往李剑俊身上浇着,看得边上守城军头皮一阵发麻,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

“说不说?”

过了一会儿,刘鸣又轻声问了句。

“我说了,我说。”

李剑俊再也忍不住,

“三个月后,明家姥姥将在剑圣与雄霸决战之际,发起内乱,与天下会里应外合,吞并无双城!”

他大声喊着,对于他的回答,刘鸣还是没有停止手下动作。

“我很讨厌别人骗我。”

李剑俊所说虽是实话,但对刘明而言,却是无用的信息。

“你已经被姥姥视为眼中钉,她针对你,准备联合天下会,让你死在栖山城中!”

刘鸣眼神一凝,四天前姥姥刺杀失败后,看来仍旧不死心。

联手天下会,难不成天下会还会派出十三太保?

“还有呢?”

“停!我都说,我都说!你停下来。”

然而刘鸣却丝毫没有停顿,

“你什么时候说完,我什么时候停下。”

李剑俊咬了咬牙,

“明家已经控制平山城……”

当下,他快速把所有信息都说了出来,包括这些年三家往外输送了多少兵器,以及其余五座城池的大致实力等。

但却对生死门没有透露半点信息。

“我说完了!”

李剑俊大声喊道。

“还有生死门呢?你是不是还不够痛?要不我再加点砒霜进去?”

刘鸣冷声说道,紧接着一道剑气贯穿了李剑俊的右腹处,他转而将盐水顺着李剑俊新增的小孔灌入。

“啊!!!生死门今明两天对栖山城会有行动!是我联系的!”

李剑俊不敢再有隐瞒,大声说道。

“今明两天?”

刘鸣眼神一凝,他预测到生死门会对栖山城有所行动,却没料到会这么快。

而这一切,都是李剑俊的功劳。

刘鸣停止了倒盐水,李剑俊也暂时缓了口气。

“你对我没有用处了。”

谁料最后,刘鸣忽然来这一句,下一秒,一道剑气贯穿李剑俊的眉心。

李剑俊,死。

刘鸣随手把盐水扔下,拿起桌上的毛巾擦了擦手,对边上的人淡然说道,

“知道下次怎么审讯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