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二滴血

“朱容厚死了?”

刘山海一拍扶手,震惊地站了起来。

“嗯,军营现在已经完全被独孤鸣掌控,据说他与朱容厚交手,完全把朱容厚碾压。”

手下如实汇报,语气平淡,刘山海却被吓得够呛。

他老谋深算的眼睛闪了又闪,做下决定。

“走。”

连产业钱财都顾不上,家眷之内的也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他现在只想活命。

天高海阔,他身为一流高手,总能找到一席之地。

“刘家主想要去哪儿?”

李剑俊听闻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与仓皇欲逃的刘山海刚好碰面。

“你不知道朱容厚已经死了?下一个要么是你,要么,就是我!”

刘山海一把推开他,在栖山城多待一秒,他都心急如焚。

“你是被独孤鸣吓破了胆子,还真相信了那些流言?我传书给姥姥,并已跟生死门的人通了气。最多两天,失去的,我们终究能全部拿回来!”

李剑俊自信道,当务之急,是稳住刘山海,否则独木难行,三大家族最终会被刘鸣逐个击破。

唰唰唰,府外路上响起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刘山海神色一沉,知晓已经错过了逃跑时机。

眼下,也只有跟李剑俊联手,才会增加生存的几率。

“我就姑且相信李家主一回。”

“所有人听着,我等奉命捉拿叛贼,栖山城临时戒备状态,城中暂由我护城军管制,所有人不得外出,立即执行!”

护城军开始对栖山城中执行管制,让城中的所有人都知道,栖山城的天,真的变了。

咚咚咚!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不等刘家下人去看,护城卫就直接破门而入。

二人脸色阴沉,但见来者不过普通护卫,此前在二人面前不过蝼蚁之人,现在却对他们丝毫没有敬意。

“我等奉命前来搜查叛贼!”

说着,刘府上下顿时被闹的鸡飞狗跳,刘山海看在眼里,敢怒而不敢言。

“你们干什么?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赶紧给我滚,滚出去!”

一声怒斥在院内响起,刘山海心中暗道不妙,他连忙走出去,但自己年仅十七的小儿子已经跟守城军起了冲突。

嘭!他小儿子一拳打在守城军身上,眨眼间,更多的守城军鱼贯而入,把刘府围堵地水泄不通。

“胆敢冲撞守城军,我看你是想造反!给我拿下!”

为守统领当即喊道,身后之人立马刀剑伺候。

眼看着小儿子即将成为刀下亡魂,刘山海再也忍不住,纵步一跃跳了过去,一掌把守卫击退。

然而下一秒,一柄长剑自天而落,刘鸣一招飞龙在天搭配起圣灵剑法,朝着刘山海砍了过去。

嘭嘭嘭三脚,刘山海还没弄清楚状况就被刘鸣踢个够呛。

待得他看清来者是刘鸣时,却是连忙赔礼道:

“城主,这是误会。”

“误会?”

刘鸣眼睛一眯,

“你刘府之人对我守城军出手是误会?你刘山海致我守城军重伤是误会?”

咔嚓一声,刘鸣一剑把刘山海的小儿子给劈成两截,

“现在我把他给劈死了,也是误会?”

刘鸣森然一笑。

“炎儿!”

刘山海高声痛呼,自己最爱的小儿子就这么命丧黄泉,叫他如何能不心痛!

“别着急,你马上就要陪他下去了。”

话音未落,刘鸣的长剑就已经砍向了刘山海。

刘山海精通拳脚,一身筋骨皮被他练得如同精铁一般坚韧。

他就像大乌龟一般,面对刘鸣的一剑,竟是徒手挡下。

剑手交接之时,竟然还冒出了火花。

“咦?”

刘鸣惊呼一声,下一秒,只见刘山海手掌发力,居然直接把剑身掰弯。

咔嚓,剑身瞬间被折成两半,刘山海手握半截剑尖,一剑朝着刘鸣刺了过来。

刘鸣虽惊讶于刘山海的功法奇特,但战斗中的注意力却没有半分分散。

面对刘山海的攻击,刘鸣先以见龙在田快速躲过,顺手抄起一柄剑又是一砍。

呲!刘山海衣服破碎,这一剑威力虽有所增加,但最终也只是在刘山海身上留下一道白痕。

“我就不信我今天劈不开你这个龟壳!”

刘鸣收手后又是一剑,这一剑他改砍为刺,有无名剑域增幅,剑力比之前两记更加浓厚。

噗……这一剑,终于刺开了刘山海的肌肤,露出其内鲜红的肌肉。

刘山海当场震惊,要知道,此前他与李剑俊交手之时,打到最后李剑俊也只是在他身上留下道道白痕,都没见血。

没想到刘鸣仅是三剑,就破开了他的铜皮防御。

“看来流言是真的。”

刘山海心如死灰,刘鸣趁胜追击,无论刘山海如何躲闪,他的剑,总能精准地刺在先前刺开的伤口位置。

圣灵剑气同时贯入,疯狂绞杀着刘山海的肌肉,剧痛袭来,刘山海龇牙咧嘴,有点抵不住了。

“李剑俊你在干什么?还不出手?!”

危急之下,他连忙向后者求助。

刘鸣微微瞥了李剑俊一眼,见对方隐隐私有出手的欲望,但又不知在犹豫什么。刘鸣二话不说,加快了自己出手的速度与力度。

刘山海虽然实力不及朱容厚,但他的防御力惊人,非常难缠。

“剑十九!”

刘鸣直接使出目前自己掌握的圣灵剑法最强招,剑十九。剑光在空中幻化成道道剑网,将刘山海牢牢困住,进退两难。

刘鸣的剑也越战越快,在无名剑域的增幅下,几番下来,剑力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层次。

刘山海身上的伤口叶越来越大,从皮到肉,再到骨头,层层递进,剑气肆虐,痛苦不堪。

最后一剑,是刘鸣挥出的第十一剑,剑速已经达到快如闪电的恐怖层次,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

噌!这一剑,直接斩断了刘山海的骨头,震碎了他的内脏。

噗……鲜血随口而出,刘山海来不及说出遗言,就被刘鸣给了结。

“叮!您已击杀【普通级】敌人一个,【圣灵剑法】熟练度+14,【圣灵心经】熟练度+23,【无名剑法】熟练度+2,【神龙劲】熟练度+20,经验值+20。”

刘鸣收剑把剑收起,身后手下都已是见怪不怪,上前问向刘鸣,

“城主,朱刘两家之人该如何处置?”

眼下两家家主都已成了刘鸣的剑下亡魂,守城军随随便便就可将之完全控制。

刘鸣看了眼刘府上下的男女老少,刘家上下三代,最小的还只在襁褓之中。

“斩草,除根。”

不过,刘鸣还是森然说道。语气当中不夹杂丝毫感情,仿佛他只是为杀戮而生。

刘府上下顿时血流成河,而刘鸣跨过刘山海的尸体,一步一步朝着李剑俊靠了过去,

“刚才刘山海在临死前喊了声李家主的名字,难不成,李家主是他的同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