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朱容厚之死

“刚才,是你说让我出来见你?”

刘鸣一步逼近,气势迸然而发,一道烈如炽阳,又有森然杀气的剑域瞬间开启。

他上来就用了最强招式,不打算给朱容厚留半分生机。

“上,都给我上。”

被杀机锁定,朱容厚感到胆寒,而更让他胆寒的是,让他还未交手就已生退怯之意者,还是个二流武者。

“我看谁敢拦我!”

刘鸣顺手夺过一柄长剑,身形飘忽,顷刻间就与朱容厚相邻。

朱容厚慌张之中连忙抓起身边两人放在前面抵挡,刘鸣持剑无情,毫不犹豫一剑横扫。

剑未至而剑气并发,下一秒,两个人双双倒地。

有此警戒,剩余之人哪还敢站在朱容厚边上,他们纷纷后退,倒是给两人空出了场地。

“你我二人不过咫尺,想要报仇,赶紧。”

刘鸣不屑地说道,剑域一开,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转变。

十步之内,宛若战神。

朱容厚深知退无可退,拔刀前劈,脚下踩出一丝轻灵韵味,徒步生风,速度瞬间涨了一截。

他将刀势锁定刘鸣,乱风之中,尽是肃杀之气!

电光火石,刀剑相交。

刘鸣的剑应声而断,虽说自己的道境方面领先朱容厚,但身体属性,刘鸣终究还停留在二流武者,与一流之间还是存在差距。

不过,他的剑域,却刚好能弥补这方面的人缺陷。

下一秒,朱容厚得意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完全绽放,就感到自己的刀好像砍在了泥潭之上。

刀力被剑域吸收,他脸上立即露出惊恐之色,

“剑域,这是剑域?”

刘鸣不做回答,以剑卸力后马上反击。

虽然是断剑,但此剑之威却远远超过了上一剑,朱容厚在愣神之时,被打得连连后退。

“剑域,居然是剑域!你才二流武者,不可能,不可能!”

他不相信自己有生之年还能遇到如此怪物,凝势再发,却依旧跟上次结局一样。

“真是剑域!”

他最终还是被现实所折败,战意如潮水般退去,可刘鸣却是越战越勇。

一剑,两剑,层层叠加,直到第五剑时,朱容厚硬生生接下,双手却被震地虎口一麻,狂风刀脱手掉落。

“怪物,你真是怪物!”

他此时哪还有半丝战意!

照刘鸣这样的节奏下去,他最多还能接下三剑。

“逃,只有逃!”

退意萌然而生,他最擅长的速度,连狂风刀都来不及捡,转身之后脚底就跟抹了油一般。

“想逃?”

刘鸣岂能放过他,拿着断剑就追了上去。

二人交手不过瞬息,众人看得也是云里雾里,根本没有看清两人的交手细节,只是在看到朱容厚匆忙逃窜的背影后,才回过神来,愣愣地说道,

“朱……朱家主,逃了?”

刘鸣紧追不舍,同时不断自手指处弹剑气朝朱容厚射去,他昨晚灵识再做增长,对剑气的控制更叫精准。

两人相距只有二十米左右,在剑气所组成的枪林弹雨之下,不过片刻,朱容厚就脚肚中招。

速度受损,可逃生的欲望并没有减退,他依旧奋力地逃着,然而眨眼间,刘鸣就已经追到其后。

“给我死!”

这一剑,快到朱容厚都来不及回身应对,圣灵剑法前十八式本就以快著称,刘鸣如今圣灵剑法已入精通之境,剑速自然也快了不少。

嚓!一剑砍下,朱容厚后背直接出现一道深入骨头的伤口,他痛苦着哀嚎一声,

“别杀我!城主别杀我!”

刘鸣冷笑一声,再次一剑,结束了朱容厚强势的一生。

“叮!您已击杀【普通级】敌人一个,【圣灵剑法】熟练度+17,【圣灵心经】熟练度+20,【无名剑法】熟练度+2,【神龙劲】熟练度+10,经验值+20。”

系统提示音及时响起,但刘鸣的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一流高手,现在都只能算是普通级敌人了?”

不仅熟练度与经验值少了一大截,最让刘鸣痛心的,还是没有了技能点。

“估计是我剑道境界太高的原因,对现在的我来说,只有天人才算是困难级敌人。”

与朱容厚的战斗,刘鸣全程将之压制,看样子系统对敌人等级的判断,并不只是局限于境界差距,而是综合考虑。

刘鸣不再多想,自己进城两天,栖山城最大地头蛇的蛇头,就被自己斩掉,这效率,不可谓不快。

他将朱容厚的头颅割下,转身回了军营。

军营此时已乱作一团,刘鸣击败朱容厚的传言火速传开,朱家之人对天字营的控制力度已经远远降低,哪怕他们喊破喉咙,也没人再敢与刘鸣为敌。

“城主回来了。”

人群中有人突然喊道,队伍瞬间安静,每个人都看到刘鸣提着一个血淋淋的圆球归来。

那个圆球看着有些熟悉,离得近了,众人幡然醒悟,圆球,是朱容厚的头颅!

刘鸣高高将朱容厚的头颅举起,对着众人大声喊道:

“朱容厚已死,想死还是想活,你们自己选!”

噹噹噹!兵器掉落在地的声音接踵而至。

“城主威武!城主威武!”

一声领头,其后万千呼声相拥而至,朱家将领深知大势不妙,连忙弃兵而逃。

但刘鸣可会绕过他们?他看着这群跳梁小丑,嘴角掀起一道冷笑,

“所有人听着,击持朱家将领人头者,入我城主府亲卫营,赏白银百两!”

一呼百应,众人纷纷开始找寻已经在逃亡的朱氏将领,哪怕后者大都是二流武者,依然难逃死在乱刀之中的下场。

刘鸣看着这一切,深吸了口气。

虽然战斗轻松,但他的消耗却极大,有种被掏空的感觉。

“看来得赶紧提升到一流武者了。”

刘鸣暗道一声,看到被朱容厚重伤的叶三,缓步朝他走了过来。

现在的叶三,对刘鸣可谓是百分百的臣服,后者不仅心机过人,就连实力,也已经达到他望尘莫及的地步。

可偏偏两人的境界还相同,这让叶三对刘鸣更加钦佩。

“城主。”

刘鸣微微一笑,对叶三今天的表现还算满意,

“我说过,一城只能有一个城主,一军,也只需要一个统帅!”

ps:开会开到八点,工程狗留下了心酸的眼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