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镇压

咻!一柄飞刀瞬间穿过刘度的眉心,前一秒还在说话的他,如今已成了一具死尸。

朱容厚收手而立,朱同是他的亲兄弟,又主管着天字营,他绝不想看到后者被刘度给牵连进去。

刘鸣把朱容厚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但现在目的已经达到,刘度的死活,他不再关心。

边上,朱同深知刘鸣不会放过自己,在朱容厚飞刀杀死刘度后,他骤然出刀朝着刘鸣刺去。

“蠢货。”

朱容厚见状暗骂一声,但转念一想,如果朱同真把刘鸣给杀了,倒也省了不少麻烦。

奈何刀尖在距离刘鸣还有一寸左右之时,就再难深入,他吃惊地望向刘鸣,却见后者淡然转身,冲着他冷冷一笑。

刘鸣骤然出脚,朱容厚见状当场骂道,

“你敢!”

他一直关注着朱同与刘鸣的动势,见刘鸣下了杀招,他心里不由一急。

但刘鸣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一脚杀龙求道,重重地踢在朱同下腹处,朱同丹田瞬间被破,武功尽废。

强大的脚气在判台上留下一道深痕,朱同倒在旁边,昏迷不醒。

‘看样子威力还不错。’

刘鸣对自己这一脚还算满意,收腿之后,他看向朱容厚与李剑俊二人,二人也看向他。

四目相对,敌意纵横。

台下的群众已经四散而去,生怕被即将到来的大战给误伤。

“动手?”

李剑俊问向朱容厚,但朱容厚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死死地盯着刘鸣。

“叶三。”

刘鸣目不转睛,冷声一喝。

叶三察觉到空气中的火药味,连忙回应,

“卑职在。”

“将罪犯朱同,押回军中候审,不准任何人探看!”

“遵命。”

人山人海的菜市场,转眼就变得空荡荡,只留下刘度的那具尸体还在血流不止,边上两个小孩还在哭声不断。

朱府内,刚得知刘度被杀,朱同重伤被关押消息的刘山海,连忙跑来过来。

如果在这事上能跟朱府绑定在一起,对刘家而言,也算是好事。

“朱家主,现在该怎么办?”

刘山海试探着朱容厚的态度,相比于朱府,他刘家的损失反而小了不少。

“集合天字营与玄字营,给我把他独孤鸣的人给围住,今天要是不交出朱同,我让他这城主都做不成!”

朱容厚不再忍让,他这次打算给刘鸣上一盘硬菜,让他知道什么叫底蕴,什么叫掌控力!

“好,好。”

刘山海也乐于如此,三大家族中朱家实力最强,跟着他,总不会出事。

军营中,刘鸣与叶三前脚刚带人把朱同押会军营,城墙上百的军士后脚就从天字营与玄字营中冒出来,将黄字营团团围住。

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对方人手还在不断增多,足足数亩宽阔的黄字营,眨眼间就被围地水泄不通,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久经沙场的叶三知晓己方处在劣势,但军中士气却没有一丝低落,他们都是铁血之军,是一路跟着自己磨练出来的生死兄弟。

双方刀剑相对,等到人手汇合地差不多,天字营与玄字营的人便开始高声喊着:

“交出朱统帅!交出朱统帅!”

声音响彻云霄,震得大地都在颤抖,人心都在悸动。

刘鸣在军帐之中,看着到已经苏醒的朱同脸上,挂着一丝疯狂之色,

“凭你,还杀不了我。如果今天你不把我放了,就别想出黄字营。”

刘鸣微微一笑,听着军帐外的动静,没有理会他。

呼声越来越大,人群当中裂开一道缝隙,朱同脸上阴沉地走到最前面,看了叶三一眼,冷然说道:

“独孤鸣呢?让他出来见我!”

叶三上前与对方正面对峙,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一流高手就感到畏惧。

“让我家城主出来见你,你还不够格,有种,你杀进去自己找他!”

朱容厚闻言眼睛一眯,一股杀气凝然而发。

嘭!叶三被他一掌拍飞,在空中宛如折线风筝一般疯狂倒退。

“杀!”

自家统帅被打,叶三手下顿时来了杀气,可就在这时——

“住手。”

刘鸣拖着朱同,从军帐中走了出来,脸上挂着一道森然的笑容,

“我的人,可不是那么好伤的。”

嗤……剑过留痕,朱同脖子上立马出现一道半指宽的血口,鲜血疯狂涌出,朱同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哦,伤口还不够深。”

刘鸣旁若无人般自言自语,紧接着,剑刃再次缓缓伸向了朱同伤口处,一锯,两锯,刘鸣就像是锯木头一般,一剑一剑,在朱同伤口处隔开更大的口子。

直到里面的器官肉眼可见,直到朱同的嘴里不再发出一丝声音,直到全场鸦片无声,每个人看到刘鸣,就仿佛看到死神一般。

“这下够深了。”

刘鸣假装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满意,他展现了类似于精神病一般的疯狂。

疯子,这就是个疯子!

不少人都瞳孔睁大,无论是敌方或是己方,都被刘鸣给吓得不轻,士气大跌。

“这样就死了,真可惜,来来来,你们谁想当下一个。”

刘鸣随手把朱同的尸体扔到一边,缓步朝着朱同方向走去。

他的姿势简单,没有多余的动作,却把对方给吓得连忙后退。

刘鸣进一步,他们就退一步。

“怎么?怕了?”

刘鸣嘴角掀起一道不屑的笑容,摇了摇头,把手中带血的剑扔到一边,

“这样吧,我不用剑,痛苦会少很多,要不要试试?”

咕噜。朱容厚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是现在,他竟是还没动手,就被刘鸣给吓得退了一步。

“刚才朱同在军帐中跟我讲了个笑话,我给大家分享分享,他说,我今天要是不放他走,就没办法走出黄字营。”

刘鸣啧了啧嘴,

“我有点不信,真想让你们来证明证明,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全场鸦片无声,没有人敢回应刘鸣。

“来啊!”

他一声爆喝直接把众人给吓退。

“没有我的指令就私自行动,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你们想打,我陪你们打,三千人不够,我可以再叫三万人,甚至是十万,打到你们爽,打到你们舒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