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震慑

刘鸣盯着朱同,等待他作出决策。

现在朱同陷入到两难之地,军令如山,若敢违背,确实理应处死。

可刘度毕竟是刘家之人,

如果杀了他,朱同一方面不好跟刘家交代。

另一方面,杀了刘度,朱同就相当于帮住刘鸣在军中树立威信。

但如果不杀,就是他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军营之人,城主之令,我们无需听从。

这无疑是在造反,刘鸣以此为借口将之拿下,也就变得理所应当。

朱同并不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权衡之后,做出了决定。

他深深地望了眼刘鸣,

“要怪,只怪这刘度太蠢。”

脸上狠色一闪而过,朱同准备亲自动手,却被一道剑气给截断了刀刃。

“军法处置,难道就如此儿戏?”

刘鸣冷声一喝,看出了朱同的小把戏。

军法处置,应该当众执行,这样才有威慑力。

要立威,就要立的彻底!

既然你们三家根本不把我这城主当回事,刘鸣也不会再去留什么情面。

“那你想怎么样?”

李进当场怒道,自进帐之后,他们就被刘鸣步步紧逼,李剑轲在位之时,二人哪里受过这种窝囊!

“还没请教阁下高姓大名呢。”

面对李进的质问,刘鸣不愠不怒,脸上甚至还泛起了一丝笑意。

“在下李进,栖山城护城军地字营副帅!”

李进语气强硬,李家之人对刘鸣本就抱有敌意。

然而等他回答之后,刘鸣却看都没看他一眼,

“朱统帅,军中以下犯上者,该如何处置?”

“……”

叶三惊讶地看着刘鸣,对后者的心计不由地心生佩服。

朱同更是猛然抬头,惊讶于在不知不觉中,就又着了刘鸣的法。

“以下犯上者,视情节严重程度,应处于降职、关押、或是死刑。”

李进当场就愣住了,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以下犯上的上下限值很高,自己的命运,眨眼就成了刘鸣一句话的事情。。

他原本以为刘鸣会碍于三大家族的情面,见好就收,可没想到,对方竟是一点情面也不留。

“属下知罪,还请城主见谅。”

他连忙跪地请罪。

“城主,李副帅也是袒护手下,有些心急,还请城主宽宏大量。”

朱同帮着求情,虽然他是朱家之人,但身为护城军统帅,明面上他的上司,只有刘鸣。

眼下若是被刘鸣抓住把柄趁机将之换掉,对朱家而言,可是巨大的损失。

“此事交由朱统帅定夺,至于刘度,即刻关押,明日问斩以正军规。”

刘鸣淡然说道。

听见刘鸣放过了自己,李进心里松了口气,至于刘度,就让他自求多福吧。

“是。”

朱同见李进已经妥协,自己也不再当出头鸟。

“这军营不能也无人负责,叶三,即日起由你负责这个军营,正好也可以帮朱统帅好好正一正军纪。”

“卑职领命。”

叶三连忙接命,朱同在边上欲言又止,最后就权当默认了刘鸣的决定。

说完之后,刘鸣也没在军中久呆,起身准备回城主府,在经过李进之时,他停下来在后者肩上拍了拍。

刘鸣一走,朱同三人脸色瞬间拉了下来,叶三也不是怎么软角色,走出军帐,就大声宣布道:

“即日起,由我负责管理此营!所有人在日落之前必须登记军册,未入军册者,不得入营!”

“朱二哥,现在怎么办?”

李进听到叶三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被刚才刘鸣一吓,他现在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就怕被刘鸣抓住了把柄,落得与刘度相同的下场。

他看到朱同脸色阴沉地十分难看,甚至额头上都已经暴起了青筋,原本以为对当忍不住了,但奈何也只是看到朱同最后咬牙切齿,

“此事,由三位家主定夺。”

栖山城中,有实力也有资本与刘鸣周旋的,只有三位家主。

至于他们,如果冒昧行动被刘鸣再次抓到了把柄,反倒可能把自己的家族给坑了。

刘度就是个典例。

“朱二哥……你要救我,你要救我……”

刘度哭诉道,若不是朱同命他起身,他也不会惹来杀身之祸。

但现在的朱同哪还管这些,直接让人把刘度给押了下去。

……

“四大军营中,朱家掌控着天字营,李家掌控着地字营,玄字营也被刘家掌控。另外还有常驻在各大矿脉的守卫,算起来,平均每个家族掌控了六七千的守卫。”

城主府内,刘鸣根据资料,简单推算了下三大家族的势力。

“花着城主府的钱,去养他们的人?”

刘鸣不由冷笑,明白过来为何三大家族对自己毫无畏惧。

几大矿脉名义上归城主府所有,但实际却是他们在控制。

然后城主府每个月再以“售卖玄铁”为由,从三大家族手中取得几万两白银。

这些银两,最终又用于供养军队,相当于是三大家族借着城主府的账户,给军队发工资。

财政完全被他们控制,自己话说得再响,到最后可能也只是空喊。

军队开支巨大,到时候军饷发不起,军粮跟不上,刘鸣还不得乖乖去上门求钱?

这算盘,打得是真好。

“栖山城的主要矿脉有五处,朱李两家各控制两处,刘家则只控制了一处,也就是说,三家当中,刘家是处于弱势。”

手指在桌上轻轻点动,刘敏在心里想着对策。

拉拢三家没有可能,想要一并击破,也不太现实。

但先挑个软柿子捏,倒也并非不可……

刘家。

当刘山海听说刘度被关押,明日就要被当众问斩之时,他的心情瞬间就跌入深渊。

“这个蠢货。”

本就是草寇起家的他,处事向来都小心谨慎,但没想到这次出头鸟还是让刘家给做成了。

而且朱李两家对此事的态度,也是让他心寒。

“朱容厚那老狐狸,巴不得利用我与李剑俊跟独孤鸣开战,到时候独孤鸣被赶走,他朱家也能一家独大。”

他冷哼一声,但现在自家后人得罪刘鸣已是既成事实,等明日刘度被当众问斩,他刘家的威严也会受到不小的冲击。

连带着话语权也会随之变小,甚至还有可能失去玄字营的军力。

这不是什么小事,刘山海有着极其明锐的危机感。

如果处理不当,极有可能会让本就处在弱势的刘家,夹在刘鸣与朱李两家之间,变得极为被动。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

“立即对外宣传,把刘度逐出刘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