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立威

“真把我当病猫么?”

刘鸣脸色冷煞,朱府之事他暂且不提,可这栖山城的守卫怎么回事?

先是进城之时把自己拒在城门下,现在又与叶三一行闹起了矛盾。

真拿我这城主当摆设?!还是觉得背靠三大家族就可以高枕无忧?

“给明月小姐送去。”

他把手中饭盒随手递给一人,

“带路。”

军营外,叶三与栖山城守城军对峙而立,剑拔弩张。

“阁下这是何意?”

守城军为首之人傲慢无比,

“我说了,军营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想要进去,先去朱统帅那里登记入军册再说!”

“谁是闲杂人等?我等奉城主之令来此处驻扎!何须登记军册?快快放行,否则后果自负!”

叶三咬牙切齿,身为老军,他自然明白所谓的朱统帅搞得是什么把戏。

登记军册,等同于默认他的军队也在朱姓之人管辖之内,这无疑是想要架空刘鸣的权力,叶三肯定不答应。

“你是要违背朱统帅的军令?来人,给我将这群乌合之众拿下!”

“我的人,我看谁敢动!”

刘鸣刚才混在军队中间,听着对方的虎狼之词,心中冷笑不已。

一听此人居然准备动手,刘鸣一步上前与之对峙,若对方胆敢轻举妄动,刘鸣手中的剑不会客气丝毫。

“是你要动我的人?”

刘鸣冷漠道,两眼将那人死死盯着,威压并施。

那人看到刘鸣后,气焰瞬间熄灭,沉默不语。毕竟有个前车之鉴,他可不想自讨没趣。

“你不认识我?”

刘鸣眼神微眯,气势一凝,肃杀之气直接将那人笼罩。

“卑……卑职刘度,拜见城主。”

刘度单膝下跪,携身后军队一同朝刘鸣行礼。

姓刘的?而且方才他口中的统帅,也是姓朱。

三大家族对军队的渗透很深。

“刚才,是你要动我的人?”

刘鸣再度逼问,没有丝毫要放过刘度的意思。

“军册之事,是朱统帅强制要求,任何未入军册之人,都不能进入军营。”

刘鸣心生不耐,

“听不懂我问你什么?是不是你要动我的人?”

他怒喝一声,吓得刘度连忙跪在地上,

“卑职不敢。”

刘鸣眼中充满戾气,扫视一圈,根本没人敢跟他对视一眼。

“叶三。”

“卑职在。”

“立即率队进驻军营,阻挡者,杀!”

“是!”

有刘鸣撑腰,叶三的腰杆直了不少,三千军士整齐进入军营之中,没有一人敢出来阻拦。

期间,刘度就一直跪在那里,仿佛是在跪迎叶三等人一样。

等所有人进去之后,刘鸣这才信步往军营内走去。

他前脚刚走,刘度就想起身,谁料刘鸣赫然转身就是一声暴喝:

“谁让你站起来了?给我跪着!”

说着,又指着边上一人吩咐道,

“你给我盯着他,如若被我发现他私自起身,你就跟他一起去死。”

被指之人浑身颤抖,被刘鸣吓得不轻。

“是……是。”

他吞吞吐吐地回答,见刘鸣转身而去,又胆战心惊地低声对刘度询问道:

“刘统领……小的……”

刘度没有理他,只是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不甘,与杀气。

“城主。”

军帐内,叶三深知局势动荡,对刘鸣欲言又止。

刘鸣知道他要说什么,

“一城只有一个城主,一军之中,也只能有一个统帅。”

他淡淡说道,

“把那个姓朱的那个叫过来。”

叶三看了眼刘鸣的脸色,一路下来,他知道刘鸣的行事风格,应下之后,便退了出去。

栖山城守军过万,为方便管理,划分了四个军营,以“天地玄黄”为名。

刘鸣与叶三等人目前所处的,是四大军营中的“黄”字营,主要驻扎炊事、杂役等后勤兵种,而朱姓统帅,则是居住在“天”字营。

四大军营间隔不远,叶三刚才率队到达“黄”字营时,其余三营之人也听到了动静,甚至都做好了集结的准备,一旦双方发生冲突,他们将第一时间前来支援刘度。

不料最后刘鸣出面,夭折了这场冲突。

叶三在一人的带领下,来到天之营,又遭遇了之前在黄字营时候的为难,但他这次懒得争执,直接甩下一句,

“告诉姓朱的,城主要见他。”

转身就走,态度极其强硬。

天之营,朱同脸色阴沉不定。

“他真敢这么说?强龙都得看看地头蛇的脸色,更何况我等乃是雄武之师,那姓叶的,竟敢直呼统帅姓氏?”

“该杀!统帅下令吧,独孤鸣又如何?难道不知道您是朱大人的亲弟弟吗?”

手下在耳边煽风点火,而朱同却在心里算计得失。

“叫上李进,随我一同去黄字营。”

他沉声说道,心情很是不好。

李进是守城军副帅,掌管地之营。

两人汇合后,一并往黄字营走去。

“朱二哥,黄字营什么情况?”

朱同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两人来到黄字营门口,一眼就看到跪在军营门口的刘度,两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在栖山城,他们朱李刘三家就是土皇帝!别人碰到他们三家之人,都要礼让三分。

但刘鸣一来,先是把他朱家一人打成重伤,现在又让刘度跪在营帐大门,无疑是在挑衅他们三家的威严。

“起来。”

朱同走到刘度身前,厉声说道,旁边那人连忙劝阻,

“朱帅,是城主……”

呲!一刀下去,人头落地。朱同看都不看一眼那具无头之尸,见刘度仍旧不起,他又加大了声量,

“起来,随我一同去见见我们的新城主。”

“真他妈丢人。”

李进在边上骂了一句,刘度涨红着脸站了起来,

“朱二哥,要不……我就不进去了吧?”

“嗯?”

朱同一个眼神就镇住了刘度,他乖乖地跟在二人身后,走到刘鸣所在的军帐之中。

此时,刘鸣正查看着黄字营的军册,叶三就站在他边上。

三人走进来之时,刘鸣连头也没抬。

“城主。”

朱同李进拱手行礼,刘度本想下跪,但却被李进给制止。

刘鸣久久不言,朱同见状不禁眉头微皱,

“城主!”

他再次行礼道。

“朱统帅,如有人违抗军令,还如何处置?”

刘鸣放下军册,凝视着朱同问道。

朱同眼睛微微一眯,两只手抱地更紧,他知道刘鸣所指的,是刘度之事。

他没有表态,但不代表着刘鸣就会跳过这个坎。

“还要我教你怎么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