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栖山城

“恶战?”

明月眼中诧异快速闪过,脸色也随之变得浓重。

刘鸣瞄了她一眼,心中冷笑。

“说说看,你对栖山城了解多少?”

叶三稍作思考,缓缓道来:

“栖山城西临生死关,二者因为几处矿脉争夺,常年摩擦不断,不过冲突之中,经常是我栖山城占据上风。”

三言两语当中,简单概括了栖山城的主要经济来源,与外交矛盾。

刘鸣听得清晰,但紧接着又感到奇怪。

栖山城矿产如此丰富,而经济发展却远远没有北江城好,其中显然有猫腻。

估计这些矿产收益,最终流向并不是城主府,而是明家!

想着想着,刘鸣朝明月望去一眼,笑着问道,

“这些矿脉,都是栖山城城主府所控制?”

叶三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据说城中有三大家族擅长锻造,几处玄铁矿脉,也主要是三大家族在开采。

“虽说栖山城城主府在矿脉驻扎军队,其实也只是抵御盗贼与生死关而已。”

连城主府也只是辅助三大家族,难怪堂堂一城之主,明家姥姥也说弃就弃。

她这已经掌控住了栖山城的经济命脉,李剑轲死了,无双城还会派出另一个‘李剑轲’去任职,她明家姥姥有什么可慌的?

“我明白了。”

刘鸣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队伍徐徐前进,期间,刘鸣又碰到此前梅佑乾安排驻扎在道路边上的北江守卫,他们得知李剑轲被杀,无双城危机接触后,便也都赶回北江城。

路上颠簸,刘鸣也无心修炼,正好赏花赏草,也算是给自己放了两天小假。

两天后,栖山城城门下。

刘鸣望着紧闭的城门,脸上忍不住闪过一丝戾气。

此门可是面朝无双城而开,是两城来往的主要通道。

连这门都敢常闭,对方显然就是防着刘鸣。

“城下何人?速速报上名来!城主有令,如无通行令者,一律不得放行!”

看到刘鸣这三千军士,守卫明显有些心悸,喊话之时,声音都有些许颤抖。

城主?李剑轲在无双城被杀,城中哪里来的城主?

不等刘鸣开口,叶三一步上前,怒声道:

“前无双城护城青龙军统领叶三,率三千将士,护我无双城少城主接管栖山城,现限贵方一刻钟内打开城门,否则,兵刃相见!”

声音滚滚传开,不过片刻,城墙上就多处一名将领穿着的军士。

他俯视着刘鸣等人,在看到明月之时眼睛一亮,当即吩咐道:

“打开城门。”

城门缓缓打开,刘鸣率队走进城中,但当叶三等人要进入时,却被守卫给拦了下来。

刘鸣眼睛一瞥,叶三等人也瞬间愤怒,几位统领直接长矛应对,却被叶三伸手阻拦。

“阁下这是何意?”

冷静下来,叶三出口问道。

那守城将领此刻才从城墙上下来迎接刘鸣,听到质疑,他也仅是回以轻轻一笑,

“既然少主已经送到,诸位军士可以返回无双城了。”

“你!”

叶三被人下了逐客令,心中气不打一出来。

在来之前他就料想到,两军相遇,必会有所摩擦,甚至由于介入到了栖山城的利益纷争,他们还可能会受到针对。

但他没想到的是,军队还未进城,对方竟然就想要把他们赶走,欺人太甚!

怒不可遏,叶三刚想痛骂,就被刘鸣制止。

只见刘鸣缓步上前,细细端详着那位将领,可那位将领却趾高气昂,丝毫没把刘鸣放在眼里。

啪!一道巴掌,重重地落在了将领脸上,把他当场打懵。

“见到本少主,为何紧闭城门?”

啪!又是一巴掌,将领脸上已经泛起了两道血手印。

“见到本少主,为何不下来迎接?”

啪!第三巴掌,将领被打得披头散发,整个人都有些痴呆状。

“见倒本少主,为何不跪?”

三个巴掌,打进了将领身后守卫的心中,他们吓的浑身哆嗦,然而刘鸣却没有停手。

嘭!他一脚直接把将领踹在墙上。,

“本少主在此,轮得到你指手画脚?老子的人,是你能指唤的?”

将领本身也只是个二流武者,哪能吃不住刘鸣这一脚。

若非刘鸣留手,刚才那一脚,可以轻松要了他的命!

原本威风凌凌的将领,此时劫后余生,宛如瘟鸡一样,在两个守卫的搀扶下,来到刘鸣身前跪下。

“卑职,参见少主。”

嘭!谁知刘鸣又是一脚下去。

“老子现在,是城主!”

刘鸣怒喝道,把他身边的明月都给吓了一跳。

倒霉的将领身负重伤,提不起一点力气,再次跪伏在刘鸣面前时,已经奄奄一息,说话都有些不清。

“卑职,参见城主。”

“说话都说不清楚,杀了吧。”

刘鸣冷漠地说道,却被叶三给阻止了,他这才作罢。

“你们两个带队,前往城主府!”

刘鸣指着搀扶降临的两个守卫说道,两人现在哪敢违背刘鸣的指令,赶紧把那将领放到一边,就颤颤巍巍地往城中走去。

三千军队浩浩荡荡地穿行在城池当中,过往之人,均是赶忙给他们让路。

途径一座豪华府邸,刘鸣见守卫并未止步,便问道,

“这是谁家府邸?”

“回城主,是朱大人家的。”

府门紧闭,没有一人出来。

刘鸣眼睛微眯,点了点头,示意两人继续前行。

没走多久,又是一座大门紧闭的豪华府邸,守卫依旧没有停留。

“这又是谁家府邸?”

“回城主,是李大人家的。”

刘鸣点了点头。

接着又看到大门紧闭第三个府邸。

“栖山城的三大家族,似乎根本没把我这新任城主放在眼里啊。”

新城主到任,居然还直接闭门不见了。

有趣,有趣。

等快走到西门之时,刘鸣这才看到一座小院。

说是小院,但其实也不小,只是相比于那三大府邸,就显得简陋了许多。

小院大门之上,黑匾中央赫然写着“城主府”三个大字。

而大门上,三把大锁将大门紧紧锁住,并在之上写有提示——

欲开此门,请至朱府取出钥匙。

两个守卫见刘鸣脸色有些不对,赶忙吞吞吐吐地说道,

“城主大人,小的这就去给你取钥匙。”

“不用了,”

刘鸣摆了摆手,接着直接转身,

“我要亲自去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