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风起云涌

“你,输了。”

手中的长剑还在滴血,刘鸣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痛苦不已地延石,淡然说道。

延石喘着粗气,这一切都发生地太快了,他原本以为刘鸣仅是侥幸抵挡住了他那一脚。

谁料眨眼就被一套连招,刘鸣也兑现了给他的诺言,将他的双手给斩落在地。

“我要杀了你!”

他语气森寒,仿佛每一个字都是从他的牙缝当中挤出来的。

仇恨,已经让他暂时忘记了断臂处传来的疼痛,脚步再次发力,准备杀招。

然而不等他出手,刘鸣直接一剑扫过,延石身首异处。

“叮!您已击杀【困难级】敌人,技能点+1,【圣灵剑法】熟练度+60,【圣灵心法】熟练度+60,【无名剑法】熟练度+20,【降龙神腿】熟练度+100,【降龙劲】熟练度+80,经验值+200。”

延石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倒在一个二流武者手中!

别说是他,就算是在场的所有观众,此刻也没有反应过来。

万人场面,鸦片无声,落针可闻。

“少主……赢了?”

良久,人群中有人似是疑惑地提问,众人这才看到,一分钟前还压制着刘鸣的延石,此刻却已经身首异处,死状惨烈。

“精彩,真是精彩!少主这绝地反击,单独击杀了一个一流高手!”

“是谁说少主赢不了的?是谁说的?”

场面瞬间被引爆,刘鸣的反杀,成功点燃了众人的热血。

然而观众席上的气氛,却与台下群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少主这抓机会的能力,好强。”

梅佑乾深吸口气,低声说道。

如果说李剑轲之死,刘鸣只是沾了梅佑乾的光,那这次,就是刘鸣自证实力。

“一个二流高手,从正面单独击杀了一流高手,这消息……”

要不是亲眼所见,梅佑乾估计根本不信!

“城主,少主赢了。”

见众人久久没有反应,梅佑乾又出言提醒。

独孤一方眨了眨眼,确定还站在台上的人是刘鸣,随后才难以置信地说道,

“赢了?”

明家姥姥看着延石的尸体,脸色非常难看。

短短五天时间,明家就损失了两名一流大将!

而且还捧起了一名独孤家的新星。

这让她如何不心痛?

“城主,我无双城,又失一名一流高手。”

她森然说道,周边兴悦的气氛根本没有将她感染。

独孤一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眼下情形,他根本不好出言打击群众的热情,于是他起身,大声宣布道:

“鸣儿不愧是我独孤一家的麒麟子!我宣布,即日起,独孤鸣出任栖山城城主,我无双城援兵三千,祝我独孤家的麒麟子,稳固边城!”

“好!”

“少城主,少城主!”

随着独孤一方宣布胜者,场内气氛再次被推向高潮,所有人都仿佛魔怔一般,大声呼喊着少主二字。

刘鸣站在擂台之上,感受着如火般的热烈气氛,却只觉浑身不自在。

他为人低调,并不喜欢这种受人瞩目的感觉。

“另外,平平仄仄缔良缘,恋爱情丝自早牵!”

独孤一方平了平手,示意大家噤声倾听下一则消息。

刘鸣一听就知道估计是跟自己与明月的婚期有关,他顺势朝观众席望去,刚好,明月正巧脸色羞红,也望向刘鸣。

四目相对,还没来得及擦出火花,刘鸣就赶忙收回眼神,又似觉有些尴尬,便朝着远方胡乱望去。

就在这时——

轰隆隆!天边骤然升起一道浓烈的乌云,一股威压应势而来。

刘鸣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压力,原本活跃的场内气氛,瞬间变得低沉无比。

众人纷纷朝着无双城西边望去,但见天边似是有一束流光飞速而来,不断向众人靠近。

仅是一眨眼的工夫,刘鸣就看清在流光当中,是一个人形轮廓。

“剑圣,出来见我!”

一声巨响,在天边炸开,宛若滚滚惊雷,震耳发聩。

有不少平民百姓,甚至被这声巨响给吼破了耳膜,耳朵不停往外冒出鲜血。

“雄霸?”

刘鸣用手盖住耳朵,哪怕威压如山,但他依旧抬头望向天空。

离得近了,他也能简单看出光束内,那人的脸型身材。

“十年之期未至,雄帮主难不成想提前赴约?”

剑圣的声音从无双城的北面传来,无形当中,又给众人增加了压力。

“果真是雄霸。”

刘鸣咬了咬牙,感受到身边的威压更重,好似雄霸在观察自己。

“鄙人爱徒步惊云前几日好心来你无双城给独孤城主拜寿,为何你无双城要伤我徒儿!”

果不其然,雄霸真是为此事而来。

刘鸣心中暗道一声不妙。

“晚辈之间的相互切磋乃是常事,难道雄帮主爱徒技不如人,也要前来兴师问罪?”

剑圣不含一丝感情地回道,他并没有点明步惊云来无双城的真正目的。

如若点明,无双城与天下会的局势将瞬间紧张,即时二人的决战之期将极有可能提前。

这是还未创出“完美剑法”的剑圣,以及三分归元气还没圆满的雄霸,都不愿看到的。

“技不如人?若不是有你这老怪物在背后指点,你独孤家的后人,又岂能战胜鄙人爱徒?”

雄霸咄咄逼人。

刘鸣周遭的压力再次加大,甚至他的双腿都开始颤抖,若非极力控制,说不定刘鸣都已经跪下了。

“三月后,我会如期赴约,但在此之前,我要你独孤后人在一个月后,来我天下会,与云儿决一胜负!

“如若不来,一个月后,我雄霸将亲自带队,踏平无双城!”

说完,雄霸并没有逗留,化作一道流光刹那间消失在天际。

压力瞬间褪去,刘鸣终于忍不住伏在地方,大口喘着粗气,发现自己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湿透。

“这就是天人之威么?”

被雄霸的气势所笼罩,刘鸣感觉自己如蝼蚁般渺小。

“少主,你还好吧。”

梅佑乾连忙上前将刘鸣给扶了起来。

刘鸣摇了摇头,高强度的战斗后,又被一位天人刻意施压,他现在只是感到有些虚脱而已。

场内气氛变得无比压抑,不少群众耳朵受伤,此刻开始陆续回去,哪还有心思去关注刘鸣等人。

刘鸣望了眼雄霸消失的方向,回想起方才他所说之话,喃喃道,

“一个月后么?”

那无疑是鸿门宴,可如果不去,天下会即时就将与无双城开战,即时自己将更加被动。

独孤一方脸色阴沉着走了过来,看了眼刘鸣,淡然说道,

“回城主府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